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23章 你们很熟?

第23章 你们很熟?


江景瑜回到家里的时候, 就看到江景翔跟隔壁邻居白三婶的儿子白大苗飞奔着出去,一副急切的样子。

“你们这是要去哪?”她问了一句。

江景翔边跑边回答:“姐姐,哥哥和别人去掏蜜蜂窝了, 有蜂蜜可以吃了, 我要去看看!”

一听到这个, 江景瑜就起了兴趣:“在哪里,我也去。”

听到她也去, 江景翔和小伙伴的脚步没有停顿,还是往前冲,江景瑜跟在后面,然后来到了一处她没有来过的山里, 在前面山坡有一棵树上吊着一个蜜蜂窝。

但是这个蜜蜂窝已经只剩下一点点残骸,其余的已经被人割走了。

江景瑜看了看痕迹, “不是这里吧,这已经被割了有段时间了。”

就连那些蜜蜂都不在,也不知道是被废弃还是说那一窝蜜蜂已经都被烟熏死了。

江景翔呆了一下, 反复在周围查看:“哥哥明明说是这里的!”

那要么他说错,要么撒谎,江景瑜倾向于江景腾撒谎了, 这蜜蜂凶, 可不是小孩子可以凑热闹的,所以说了个别的地方岔开。

江景翔也想到了这个,有些沮丧“哥哥是不是没说对啊。”

把他哄到了这里,那哥哥是在哪里?

江景瑜这个时候也不着急了, 刚刚也是看着这里没有蜜蜂才会这样带着他们过来,要是真的惹怒了蜂群,就是不带毒的, 那尾巴尖也不是好惹的。

说起来这事,本来江景腾也没有告诉谁,只是他在准备东西烟熏蜜蜂巢的时候被白大苗给看到了。

然后这个小伙伴就眼巴巴的过来找江景翔了,想要一起去看热闹,如果能够分到一块蜂蜜就更好了。

甜甜的蜂蜜谁不喜欢呢?

江景瑜摸了摸江景翔的小脑袋:“行了,回去吧。”

回去等了一会儿,江景腾用蕉叶包了半个蜂巢回来,这个蜂巢不大,他的同伴一起去,两人一人一半,分到手差不多半斤的样子。

江景瑜拿出一个空罐子出来:“我已经清洗干净了,水也擦干了。”蜂蜜可以直接往里面装。

江景腾:“还有些蜂蛹,我没要。”不多,不够一盆菜的,还不如都给小伙伴让他泡酒。

江景瑜掂量了一下这个蜂巢,脸上带笑:“也可以冲泡一阵蜂蜜水喝了。”

她看了又看,这是野生蜂蜜,纯野生!

在后世想要遇到这样的可不容易。

看到了眼巴巴的江景翔和白大苗,江景腾愣了一下,然后给白大苗掰了一块,用蕉叶包好:“这个给你,这事不能说出去的,明白吧?”

他一副郑重的语气叮嘱小朋友:“能不能保守秘密就看你的了!”

白大苗使命感爆发:“保证完成任务!”

等到白大苗欢喜的离开了,江元同就提着个茶壶过来:“今天大家都泡一碗喝了甜甜嘴。”这件事情到底有别人知道,所以他们家也没有节省。

有什么好东西就先吃到嘴里,这样就跑不掉了。

他们家七口人,每个人泡一碗蜂蜜水喝了,数量就去了不少。

江景翔看着还剩下的,不舍溢于言表,还不停的舔嘴巴,他们这些小孩哪里有那么多零嘴呢。

这个时候要说零嘴,就是红薯干、炒豆子,还有外面摘到的野果子。

蜂蜜这种好东西,没多少机会可以喝到。

江景瑜:“回头姐姐工资发了,就给你买糖吃。”

江景翔立刻笑开了花。

江元同看着姐弟和睦的样子笑了笑,心里欣慰又惦记。

在和孙女谈起两个女儿的事情之后,到底是放心不下,就分别写了一封信寄了过去。

二女儿是在海城。

大女婿是涧城。

应该收到信了吧?

但是却让江元同有些意外,他先收到了大外孙郑乐海发来的电报,电报说他妹妹成了知青,他走了关系让对方来到了上庄村,请他多照顾,在后面还奉上了火车的班次。

因为电报贵,费用按字来算的,事情的经过江元同还糊涂着,不知道为什么外孙女会成为知青,但关键信息他是知道了,也就是说很快外孙女就要来这里了?!

而二女儿那边的包裹后脚也到了。

包裹很大,不重,拿回家,打开信之后江元同沉默了。

在那里有三双给他做的鞋,还有一件有八成新的军大衣,十分厚实,冬天穿上它肯定就不冷了。

江元同按照女儿信上说的,拆开三双鞋,在厚厚的鞋垫里找到了她藏在这里的钱和票。

在那件军大衣硬硬的边角也藏了一些,看到这些,江元同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二女儿那边的情况怕是不好。

信上说委托他们到时候帮忙照顾她的小儿子,会有人帮忙带过来。

这点是没问题,但是他们自己呢,还有外孙呢?

想到即将到来的外孙女,江元同眉头紧皱。

要是实在不行让二女儿的大儿子来这也可以,他们这里不能说有多出息,但好歹吃喝不愁,能把日子过下去。

想到这里,他立刻发了电报过去。

如果这些事情被江翘知道了,她又会瞠目结舌,因为上辈子并没有这些事发生。

在她的认知里,二姑姑是风光,但也就风光了这些年,她很快就要进农场改造,然后没几年就死在农场了。

她那个已经上了大学却又停课的大儿子也没有到他们这里来当知青,而是在海城当一个工人,但是因为父母的情况一直被排挤,还有批dou,有一次也不知道怎么的,瞎了一只眼,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大姑姑那边,这个表妹她是愤怒之下把自己的名字报上去的,被分去了东北那边,她一个小姑娘之前哪吃过这种苦,生了一场大病后就没了。

涧城到他们这里没有直达火车,要在中途中转,具体时间不知道,但他们这里有知青要来,大队长肯定是知道的,因为上面安排到的话会通知大队长去接人。

江元同让江景翔和江景瑜一起去接他们表妹,“你们表妹今年十五岁,刚初中毕业,之前也没怎么吃过苦,一路过来也辛苦了,你们去接一接她。”

至于房间也好办,她就不去住知青大院了,在他们家就能住得下。

他们家现在是江元同张流云一个房间,江明智叶红秀一个房间,江景瑜单独住,江景腾江景翔一个房间。

除了这些房间,另外还有一个堆放杂物的杂物间,现在里面堆了很多做木工用的工具,以及用不上的木材。

现在就把那个工具室的房间腾了出来,本来江元同说是表姐妹一起住,也够宽敞,但是江景瑜直接表示了,“我去住工具间,这间房给表妹住。”

她有那么多的秘密,要是连自己单独房间都不行,那她在家里就一点隐私空间都没有,不能进游戏了。

她估算自己快十级了,很快她的游戏又有新变化,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样,跟人合住,太不方便了。

顾虑到她需要工作,所以就把那工具间收拾了出来给外孙女住,这两间房也是差不多的,只是朝向没那么好。

那些工具就找其他空着的地方堆,这些一清出来,房间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旧的木架床。

江明智:“床还结实,可以继续用,柜子箱子我给她打一个就好了。”

自己家就是做家具的,缺什么自己做起来也快。

顾向恒在知道他们两个有表妹要来这边下乡,想要和他一起去接人,多看了他们一眼,这是巧合,这也太巧了?

他更相信是走了关系。

在这点许多地方还是比较宽松的,有的选择可以随他们选,这样有目标的话,走走关系就可以去想去的地方。

看样子这个叫郑乐英的知青来这里投奔她的外祖家,不会像其他知青那样不适应了。

对这些知青的到来,顾向恒是欢迎的。

因为代表着新鲜血液,而且这些知青要是用的好了也好用,比如他想改进一下大家一些不好的坏习惯,需要外力的推动,还有想让大家知道更多别的地方的生活,开阔眼界,眼界广了,心胸也会跟着更广大。

比如他近段时间就有在构思村里的扫盲。

1950年,召开全国农农教育会议,确定扫盲,在五十年代,村里搞过不少,但是成效不是很让人满意。

小孩子学习都不定性,难道大人就会喜欢学习了?

更别说大家下地辛苦一天,本来就身心疲惫,对学习更是不感兴趣,所以扫盲活动一度停滞。

顾向恒现在想要重新做起来。

不说学富五居,能认出常用字,会签名,就很好了。

要是有人顺带着被激起了好学之心,就更好了。

而且扫盲了,学普通话也更顺理成章,不会有外地人来了,就无法交流。

有些知青觉得自己受到了排挤针对,这是误会,他们这里真没有这样的事,换成本地村民也是一样的,语言不通,而且很多年纪大了,更不会一门新的语言,双方都听不懂,这怎么跟知青交流?只有这些知情学会了本地话,才能跟大部分村民无碍沟通。

要是知青当老师,他们来自五湖四海,自带的谈资就能吸引大家的注意。

因为要接人,不知道他们带了多少行李,顾向恒驾驶牛车过去,江景瑜江景腾搭了顺风车。

三人一起坐着牛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顾向恒跟江景瑜取起了经,说起了扫盲的计划。

这是好事,江景瑜是支持的。

顾向恒问江景瑜:“有没有兴趣当扫盲老师,有空过去讲一节课,你可以讲你连载的那些连环画上面的故事,也可以讲其他故事,我希望能够趁机教会大家用更多的字,知道更多外面的世界,开阔眼界。”

他的话语里不乏惋惜:“很多人一辈子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最远的就是县城,去县城来来回回就走那几条街,他们没有上过学,不认识字,接触的不是自己家的,就是本生产大队的,认识被局限了。”

这是事实。

就像叶红秀,她是细柳村的,嫁到了上庄村,迄今为止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除此之外,她还去过王家坳走亲,然后就没了。

她的大半辈子,都在这片土地打转。

像江景腾不到二十,去了一趟海城,这是很少见的,这么久了,还时不时有人问他一路的见闻。

江景瑜问了时间频率,顾向恒沉吟了一下,“这件事,我还要看看这回新来的知青性格特长,按照我的想法是请七个人,每一天都有一个人扫盲给大家上课。”

“要是今天没空,明天去,明天没空,后天去,只要有空了总有人在给大家上课的。”

怎么留住这些扫盲的人,传授知识,就要看扫盲老师的功底了。

江景腾:“请?怎么请?”

顾向恒:“扫盲老师不能白出力,给工分。”

这下不怕那些知青不乐意。

江景瑜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样的才能,她画的漫画也是说故事,但这是在用纸和笔说故事,换成人口头来表达,那是不一样的。

既然厢没有想好,她也不急,“我仔细考虑一下。”

江景腾蛮有兴趣的,“我觉得可行,晚上大家伙也没什么事干,要是有人讲故事,大人不好说,那些小孩子要乐疯了。”

顾向恒:“小孩更要学。”他想了想村里入学的孩子,心里叹息。

一个个才那么点大就要忙里忙外,家里舍得供去上学、有本事供去上学的比例真不高。

还是要大家都富裕起来,观念也要跟上来。

江景腾:“还有一个是要让大家别老是那么重男轻女,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了,送上小学的女孩子才多少,一眼看去大半都是男的,有些人家里穷了没办法不能上学,想要学认字,我们扫盲班也可以教,但是在有条件的那些就看不过去,这是观念需要改变。”

顾向恒有些意外和惊喜,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

江景瑜补充:“还有些人家不像话,仗着是男人有体力优势,喜欢对家里女人动手,大队长,我觉得这点你也注意一下。”

江景瑜对这点很不满,她是恰好遇见过一次,看到她对方就收手了,然后当做没事人一般走了。

这样的事,就算在后世也不好管,但是现在这个时候的女人更缺乏反抗意识。

顾向恒认真的听了,对这对年纪不大的姐弟生出了赞赏,受限于时代,很多想法局限于这个时代,越显得他们难能可贵。

一路上三个人嘴巴没停过,对彼此的认知也发生了改变,都产生了惊喜感。

说到后面,说话熟稔,俨然已经是朋友了。

比之前食客和厨师的关系迈进了一大步。

他们在火车站接人,顾向恒带了个牌子,写着上庄生产大队,站在出站口举着牌子,离开的人都能看见,知青也不例外。

牛车不能开进来,在外面由江景腾看着,江景瑜站在顾向恒旁边,看着人群。

等了一会儿,一伙人过来了,他们年纪都不大,脸上还有稚气。

粗略数一数,有十几个。

这当然不是都分到上庄村的。

上庄村这回分到的只有三个,但他们是同一波分到易水县的。

这一伙人有人眼尖,看到出站口有个牌子,写着上庄生产大队,指了指这里,“看那里,是上庄生产大队的,朱文你不就是被分去上庄生产大队的吗?”

之后就有三个人率先向他们这边走来,其他人落后一步也跟着过来。

顾向恒:“是分去上庄生产大队的知青吗,我是大队长。”

一个少年应答:“是,我是朱文,这是郭雪莲,郑乐英,我们三个都是上庄生产大队的。”

顾向恒点头,旁边就有人问:““我是被分去王家坳的,不知道王家坳是哪里?”

“我是被分去细柳生产大队的。”

“我是被分去牛山生产大队的……”

顾向恒举了举手,示意大家听他说,“别的生产大队不要急,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有的生产大队在外面,你们都跟着我出去。”

江景瑜在旁边看着,这些人年纪最大的不超过十八,初中毕业、高中毕业的都有。

初中毕业的才多少岁,最小的十五岁。

对这些半大的小伙子小姑娘到来,有些生产大队是不欢迎的,因为虽然说是上山下乡辅助大家建设农村,但是这么大的孩子自己都还是个孩子,需要别人教。

他们干活还是新手,速度慢,做不了多少活,一个疏忽大意,就把作物的苗苗给当成杂草给除掉了,让村民十分头疼。

而且他们的口粮也是生产队出的,对于有些实在是出产不丰的生产大队来说,他们的到来就是分薄他们村自己村民的口粮。

江景瑜打量着郑乐英,三人中年纪最小,看着有些面善,这个人就是她没有见过的表妹了。

说来也是没有办法,涧城太远了,本身这个大姑姑就是军队的医疗兵,没那么多时间。

在原主小时候,大姑姑带着大姑父和表哥回来过娘家,之后就再也没有来了。

朱文三人不停的看着顾向恒,这就是生产大队的大队长吗?

真的好年轻,不过年轻归年轻,看着是挺可靠的,而且郑乐英还在他身上发现了军人气息,这种气息她很熟悉。

在郑乐英打量顾向恒的时候,江景瑜走到郑乐英身边跟她搭话。

朱文和郭雪莲还以为这也是知青,结果一听才知道不是。

江景瑜:“你就是小表妹啊,初次见面,我是江景瑜,你的行李很重吗,给我拿吧。”她上手接过一个比较有分量的包裹。

其他两个人都愣了,看着郑乐英,居然在这里有亲戚?

郑乐英呆了下,很快就回过神来:“表姐你好,我是,麻烦你了。”

江景瑜笑着,尽情表现自己的友好:“你外公收到了你大哥的电报我们才知道的,然后就让我和你表哥在这里接你,一路上辛苦了。”

郑乐英脸红了,她长得白,脸一红就很明显:“表姐……”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伙人走到外面空地处,已经稀稀拉拉的来了其他生产队的人了。

顾向恒看了一圈:“有的大队还没来,同志们先在这里等等。”

看到顾向恒领着人出来,有的生产大队开始喊人:“王家坳生产大队的在哪里?过来这里,叫什么名字……”

他们要对着名单核对。

有人念到的,赶紧过去,没有的,就在原地站着,在这些年轻的脸上可以看到朝气蓬勃,也可以看到意气风发,还可以看到惊慌不定。

有些人是顺循着口号下乡,有的是不得不下乡。

这么多年这么多知青下乡,很多想尽各种办法都回不去,大家都知道。

但却没有办法,只是有些人性子还是小孩子,知道了也不上心,不当回事儿。

不把这些听说来的辛苦放在心里。

郑乐英就是这样。

看着这个场景发呆。

事实上她在报名的时候就有些后悔了,只是拉不下脸来,后面听到哥哥说她分到的地方是外公家,让她跟外公好好相处,她才松了一口气。

江景瑜给她介绍江景腾,“这是我双胞胞弟弟江景腾,也是你表哥。”

江景腾露出一口大白牙,“表妹你好,坐火车这么久,累了吧,来,上牛车,这两位知青同志,也上牛车。”

他们三个的行李放上去还有两个空位,就让郭雪莲和郑乐英上去坐着,其他人跟着走回去。

顾向恒:“我们回生产大队了,这里距离并不远,半个小时多一些就到了。”

牛车的速度不快,走快一点能跟上,江景瑜就在郑乐英身边走,边走边说话。

介绍这里的建筑:“看到那边那个白色的屋角了吗?那边转过去就是邮局,你们以后想要寄信寄东西回家来这里寄。”

“邮局前面直走就是我们县城最大的供销社,那里的东西是最全的。”

“供销社后面那里是医院……”

不仅仅是郑乐英听的认真,另外两个人也是,用心记下。

这些地方他们肯定要找机会去看看的。

介绍完了,走出县城,就是乡路。

这个时候就是闲聊了。

聊他们从哪里来,聊上庄村有什么出产。

郭雪莲和朱文对这个地方的认知增加了,偶尔视线看到身边的郑乐英,有些羡慕。

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但是这个同伴她却是能直接住到她外公家里去。

有一大家子在这里。

要说起来郑乐英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她是听得懂这边的话,也会说一些简单的。

而另外两个人就不一样了,如果顾向恒江景瑜不讲普通话,他们就相当于聋子。

语言是道坎,他们想要在这里更好的活下去,就必须得要学当地的语言,不然没法跟其他不懂普通话的村民交流。

在村民中,不懂普通话的,是绝大多数。

顾向恒也知道他们会担心,给他们介绍,“我会送你们去知青大院,房间已经收拾出来了,你们铺上铺盖就能住,在知青大院还有四个老知青,比你们早来,有什么不懂的问他们。”

知青大院里面的房子还是不错的,以前是大户人家的房子,挺结实。

不过就是没有自己单独的房间,要和其他的知青混住,不过现在好就好在他们现在男女都是单数,去到就是自己一个人住。

朱文和郭雪莲不知道房间环境怎么样,又担心老知青是什么性格,好不好相处。

郑乐英听着,也担心,她担心外公他们会不欢迎她,或者外公欢迎,舅舅不欢迎她。

很快就要到了,答案也要揭晓了。

进了村子,在一个路口兵分两路,江景瑜和江景腾拿着行李待着郑乐英往右边走,而大队长要带着朱文和郭雪莲往左边走。

江景腾:“你外公在等你,见到你肯定会很高兴,你是今年初中毕业的是吗?”

郑乐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是今年毕业的。”她家里还有一章旧照片,那里有外公年轻时的样子,但是现在……不知道外公变化有多大。

走到家门口这一条路的时候,郑乐英看着这附近房子样式风格一致,有些惊奇:“这是大家商量好的吗?”

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江景腾解释:“不是,以前,很久以前,这一片都是我们家祖上建的,后来家里败落了,这里就拆分了卖了出去,我们现在住的,是最开始的祖宅,本来祖宅也被人夺了去的,后来不是时局变好了,又还给我们了,一开始这一片都是房子,那里是小花园,现在这里变成了路,花园变成了菜园子自留地。”

郑乐英啊了一声,有些震撼。

她之前听谁说过外公家以前是大户人家,她以为是假的,现在看来,是真的啊!

江景瑜:“到了,这就是我们家了。”

郑乐英瞬间忘了刚刚的震撼,只剩下忐忑。

江景瑜:“大家都很好相处的。”

一进去,看到郑乐英,江元同的眼眶就红了:“你长大了,长大后更像你妈妈了,你妈妈看到了肯定很高兴。”

这话听的小表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妈妈去世的时候她七八岁大,那么久过去了,脑海中妈妈的印象已经不深了。

她长得像妈妈这句话,外公并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她爸、她哥哥都有说过。

她看照片,觉得照片上的妈妈又熟悉又陌生。

如果妈妈没有死,那么就不会有后妈,不会有后妈,就不会有杜双那个讨厌鬼。

想到后妈进门后她受的那些委屈,郑乐英眼泪就流了下来:“外公呜呜……”

本来有些陌生,但一说他们中间最亲密的那个人,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

缓和了情绪之后,江元同和蔼的拉着她介绍:“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你外婆,这个是你三舅,三舅妈,这两个你认识了,你表姐表哥,这个是你小表弟,你另外两个舅舅他们不在这里,回头再认。”

郑乐英乖乖叫人,她是知道的,外公和三舅一家一起住,另外两个舅舅独立分出去了。

跟她血缘更近的却是大舅舅一家,只是听说他们父子有矛盾,所以没有住在一起。

这是他们的私事,哥哥说她不要管这些,听她外公的话。

叶红秀给她泡了一杯蜂蜜水,然后让她收拾衣服去洗个热水澡。

从火车上下来,肯定是累了。

江景瑜就带着她进房间:“以后你住这个房间,我在你隔壁,这里之前是放我爸的工具,这里现在有点空,你把东西先放这里,他已经在给你打家具了,就是要过段时间才能用得上。”

郑乐英打开最大的包裹,那里是她的被子。

江景瑜拿出来抖了抖:“我给你去外面晒晒。”

江景瑜出去了,郑乐英打量这个房间,不算大,也不是很小,她一个人住够了,墙底是青砖、石头,上面是泥砖,摸一摸墙面,会往下掉泥灰。

面前这个床铺了一层稻席,坐下去软软的。

郑乐英突然有了一股真实感,她离开家了。

来到乡下外公家里。

比她之前想象的好。

她拿出换洗的衣服放在一边,打开包裹,拿到外面:“这个是我爸爸和大哥准备给大家的礼物。”

江景瑜:“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郑乐英摇头:“要的,这是礼貌,这个是给外公的,这个是三舅三舅妈的,这个给表哥表姐的,这个给表弟的。”

人人有份。

分完了礼物,郑乐英这才松了一口气,加上身上确实有味道了,立刻拿起衣服就去洗澡:“表姐,在哪洗啊。”

江景瑜:“这里。”

她去洗澡了,大家在厅里拆礼物。

江元同张流云收到的是一件毛衣背心。

江明智叶红秀收到的是两团羊毛线,可以自己织东西。

江景瑜江景腾因为是适婚年龄,所以对方送的是红色布料。

江景翔收到的是一个精致小书包。

看着这些东西,叶红秀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什么送大家这些东西,不就是想着他们能帮着照应照应吗。

江景翔很喜欢这个小书包,立刻就背上了:“真的给我的吗,我能用吗?”

然后被叶红秀收了起来:“等你上学再用。”现在用了等上学就旧了。

江景腾有些佩服:“我说怎么那么多行李,原来这些就这么多了。”

江景瑜:“也难为她一个人拿那么多东西。”

江元同看着这些东西,哼了一声,看来那个女婿还是记着这个女儿的,不然也不会准备这些东西。

不过外孙女到底是因为什么自己跑去报名下乡?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本来她接下来应该是上高中的。

如果是女婿给了外孙女委屈受,这可没完。

等郑乐英洗完澡出来,就是一碗鸡蛋羹,江元同:“先吃点东西垫垫,吃完了去大队长那里办手续,再回来吃饭,景瑜,你带她去,也在大队长那里问问他们下地是怎么安排的。”

江景瑜:“好。”

叶红秀从厨房出来,给了他几张钱:“之前我拜托大队长帮我买锅,还没给钱,你帮忙给带过去。”

锅!很难买的锅!

她想要的锅!

江景瑜缓缓冒出一个问号:“……妈,你们这么熟了?这锅还能再买吗?”她也想要。

叶红秀不解的看着她:“什么再买,这是一口旧锅,你舅那边要的,新锅还买不起呢,也拿不出票,这刚刚好,至于熟不熟……”她惋惜的看了一眼女儿,给了她一个眼神,可不是熟啊,打交道多了就熟了,熟到她喜欢的不行,恨不得这就是她女婿!

江景瑜:“……”

她慢慢转移了视线,妈,我看不懂。

旁边一脸懵的郑乐英:“???”

作者有话要说:  九点了,更新get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鲨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橱窗的彼岸、细瑶777 10瓶;庭庭、会跳的刺猬 5瓶;2451千寻 1瓶;

今天也是肥肥的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