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28章 所以

第28章 所以


叶红秀细心的发现了不对, 仔细观察,但是她观察了一段时间,还是想不通女儿是怎么和大队长熟悉起来的?两个人明明没有什么交集,大队长在村里的时候,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等等, 大队长时不时会去县城, 女儿也要去县城,所以他们是在县城有了交集?

在她暗暗观察的时候, 顾向恒和江景瑜已经开始行动了, 比如现在已经起了头的养殖业。

郑乐英她现在被分派到的活就跟养殖有关。

郑她现在负责的就是一个比较轻松的活,那就是给兔仔和这次在山里带回来还小的野鸡仔们准备草料。

兔兔仔当时他们带回来了十八只, 夭折了四只, 剩下十四只, 后来发现了一只怀孕的母兔, 留了下来,到后面又凑了一对年轻的公兔和母兔,留着做种,所以现在他们这里是有三只成年兔子,还有十四只小兔子。

兔子它会打洞, 木料它们也有牙齿可以咬断, 要养着就必须得要在它们的窝里多做一些功夫。

顾向恒就让人在河边捡了石头回来, 专门砌成的兔子窝, 保证它们再能挖洞也逃不出去,还做了加高处理, 让它们无法“越狱”。

小兔子是很可爱的,自从养了兔子,就有些小孩子时不时的过来围观, 郑乐英和郭雪莲就对现在这份活计很满意,她们很喜欢兔子,加上这个活也比较轻松。

郑乐英是她外公点明了让她来做这份活的,就是让她缓一缓之前累病伤了的元气。

本来郑乐英没有想过做这份活,因为这个一天只有四个工分。

除了知青外,就只有一些孕妇和上了年纪的人会来干。

郭雪莲就是为了逃避劳动来的,一听还有这样的工,立刻就申请了。

跟她们有类似工作的还有打猪草的人,只是负责打猪草的人活更重一些,能拿到的工分也更多一些。

养猪跟养兔子、养鸡的不在一块,却也不远。

看着那边不停发出“哼哼”猪叫声的地方,郭雪莲满脸庆幸:“幸好咱们不是喂猪的,那边的味道太难闻了。”

上庄村是村里会出面集中养猪,其中一部分是任务猪,到年底的时候就要上交的,一部分是年猪,专门养着过年分猪肉和卖钱的。

因为猪的价钱比较高,所以他们村里专门养猪的人工分拿的也高。

如果村民自家养的猪留不到过年的时候,一般就是有大事发生,要提前杀了。

江景瑜家的猪仔还在囤肉,但是她有个舅舅家的要杀了。

江景瑜有两个舅舅,大舅和小舅,大舅打算在年底的时候嫁女儿,之前江景瑜和江景腾去省城的时候,他还拜托了帮忙买一块红布。

现在闹出了要提前卖猪大事的是小舅。

叶红秀的娘家是在细柳村。

她是大姐,下面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本来她上面还有一个大哥,下面还另有一弟一妹,只是没养活。

也就是说,江景瑜外婆生了八胎,活下来五个。

在这五个中,江景瑜妈排行第一,下面连着两个弟弟,再下面连着两个妹妹。

小舅的大儿子今年才十五岁,家里还没给他相看,但是他自己已经提前弄大了女方的肚子,现在女方家狮子大开口,聘礼要收五十,不然就把女儿另嫁。

江景瑜在房间里听着觉得牙疼。

这个表弟才十五岁!

就要当爸了?

说起来她大舅家年底出嫁的表妹年纪也不大,十六岁而已。

小舅和小舅妈今天就是为了他们大儿子闹出来的这糊涂事来的,他们一家很生气,不是生气儿子年纪小,而是生气他没有经过家里人的同意就自己找了对象,孩子都出来了,现在女方就抓住这一点,让他们出破财。

小舅妈说起来还痛心疾首:“这是把我们当什么了,五十块也能张得了口,我一说少一点,对方就不谈了,我连大声嚷嚷的立场都没有!”

在普遍几块十块的聘礼中,对方要求五十,简直就是抢钱。

小舅搓了搓手掌:“这已经这样了,也没办法,家里钱不够,我就把养的那头猪给卖了,本来是想着养到过年,能多长点肉,只是现在没办法。”

他低着头:“我在卖之前特意喂饱了,刚好过线,满一百三十斤,但是师傅评级的时候觉得出肉率不高,只卖了五十一块多点。”

叶红秀从他们开口,就沉默的听着,直到这里,才开口:“这不是正好五十?”

小舅:“大姐,我之前买猪崽还欠了别人钱,这不留一点,我下年买猪崽本钱都不够,而且这五十块是给女方家里的,这要办喜事,还有其他花销,我没办法。”

所以这就上门来了:“大姐,咱们兄弟姐妹几个,大姐你日子过的最宽裕。”

叶红秀的眉头在知道自己侄子把人姑娘肚子搞大之后就没松过,看着自己小弟和弟媳,没应承,而是问:“那姑娘是哪家的?多大了?这事你们之前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田大妞一拍大腿,后悔的不得了:“孩子她大姑啊,我要是早知道我能看着成这样吗,我早就阻止了!人家孩子都怀上了,你侄子才告诉我们,然后女方一家气势汹汹的上门了,你说我们能怎么办?这要是闹大了,你侄子以后还怎么做人,只能趁着现在月份还不大,赶紧把事办了,以后孩子出生了就说早产,遮掩过去。”

这个时候未婚先孕是丑事,就算男方好一点,但她下面还有别的儿女呢,传出去了肯定会被连累,他们也会被指指点点,所以他们愁了很久,还是只能答应对方的狮子大开口。

叶生平不好意思抬头看叶红秀,一直垂着头:“都是孩子不争气,小小年纪就不懂事,闹出这样的笑话来,我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你侄子也知道错了,跪下来求我们,大姐,看着孩子这样,你说我能怎么办。”

田大妞殷切的看着叶红秀,叶红秀:“你们还没回答我这姑娘是哪家的,年纪多大了。”

叶生平不吭声,田大妞脸上扭曲了一下:“……是老张家的闺女。”

一听这个,叶红秀神色就变了:“哪个老张家?有七朵金花的那个?”

叶红秀说的这也是细柳村的名人了,一溜串的生了七个女儿,才在第八胎生下个儿子,为了这个儿子,张家都快疯魔了,可以想象,当这个儿子出生是什么待遇,完全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这样能养出来一个什么样的?

为了这个儿子,前面的女儿都倒了大霉,到了年纪就收一笔聘礼打发出去,做得很不讲究。

为了钱多,有嫁给年纪大的当后妈的,有嫁到深山里当童养媳的,有嫁给动手打人瘸子的……

这名声臭到家了。

这家的女儿沾不得,一旦沾上了,以后就等着养他张家的宝贝蛋吧,这不是五十块,这是个无底洞!

叶红秀深吸了一口气,但声音还是忍不住拔高:“你们就同意了?”

叶生平头垂的更低了:“……我阻止过。”

田大妞哭丧着脸:“大姐,你当我没反对啊,你不知道你侄子,跟着了魔一样。”

她肩膀耸拉着:“我知道这人是谁后我不知道吗?我也说不行啊,但我有其他办法吗?那肚子里的是咱家的种啊!张家你知道怎么做的吗,那是真的狠心,找了个老光棍,要是我们不答应,孩子就是那老光棍的了!”

嚎够了,她才一摸脸,打起精神:“我也想好了,姑娘年纪也不大,或许还能掰正,要是掰不正,我也不给她当家败家的机会,以后我把家当看严实。”

叶红秀:“你们平时就没说过张家的女儿不行吗?”

这七朵金花要说起来能干是真能干的,长得也不错,但再大的优点也盖不住有这样的父母,还有不停地贴补娘家啊。

老张家前面那几个嫁的这么不好,结果一个个还对娘家死心塌地,也不知道怎么教的,只有那个被嫁进深山的跟娘家断了往来。

这嫁的这么近,以后指不定怎么挖空婆家帮扶娘家。

叶红秀:“这次的排行第几?年纪多大了?性子是不是比较好一些?”

田大妞:“今年十八,排行第六。”她笑得有些勉强:“女大三抱金砖,差的也不大,性子……看上去是柔顺的,以后会好好过日子的。”

叶红秀默然,你说这话的时候知道你脸上有多勉强吗?

大三岁其实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这样的娘家……

叶红秀觉得牙疼。

叶生平唉声叹气:“大姐,事情已经这样了,咱们除了往好的方面想还能怎么样?难道真能不管吗?儿女都是债呀。”

叶红秀也跟着叹了一口气:“你还缺多少?”

听到她说这话,叶生平抬起头来:“大姐,我想借一百块。”

叶红秀眉头皱的紧紧的:“这么多?”

一百块都够娶两个这样的媳妇进门了,“你要这么多做什么?”

叶生平:“这娶媳妇得要有房子啊,我家那房子姐你也知道,现在他们兄弟还住一块,儿媳妇进门了还跟小叔子住一起吗,我想着多建一个房间给他们住。”

是这么个理,但是叶红秀也没这么多钱:“我没那么多,你在跟爸妈、你哥,还有弟妹那边凑一凑。”

叶生平急了:“大姐,怎么没有呢?景瑜她现在不是大把大把的钱吗?一百块算什么?”

叶红秀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这话你也信,她工作才多久,一个月八块钱,一百块得要攒多久?”

叶生平:“她工作时间是不长,但是她还有稿费呀。”

叶红秀摇头:“稿费也不多,她现在就收到了三次,一次两块钱,也就六块钱,你们哪里觉得她有很多钱?”

叶生平难掩失望:“才六块钱啊。”六块钱也不少了,但是跟他们预想的江景瑜的收入有很大差别。

这样的话哪里能借这么多给他们。

“那能不能让景瑜预支一下工资?还有你大姑子的女儿不是借住在这里吗,应该也有补贴吧。”

叶红秀没说话,使劲看他的脸。

叶生平:“大姐,你怎么不说话?你看我做什么?”

叶红秀:“我看你脸有多大,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叶红秀可不是那种惯着弟弟的人,看不惯直接就说话:“你这一把年纪,转眼就要当爷爷了,你怎么还这么没数,景瑜去预支工资?怎么,预支工资养舅舅啊,她爸妈还没死呢,还有我大姑子那,小姑娘也要惦记,脸不要了?”

叶生平被她说的脸火辣辣的:“我这是跟景瑜借的,借钱,我又不是不还,而且,大家,你就没想过?等景瑜嫁出去了怎么办,这钱我慢慢还给你不好?这出嫁了,钱就没了。”

江景瑜:“……”

算计的倒是挺好的,但是,小舅,你是不知道我在家呢吧?

叶红秀深吸一口气,摆手:“别提了,不可能,她这工作你当铁饭碗啊,你说预支就预支,指不定下个月就没工作了,叶生平,你自己答应的事你自己解决,建不起房子就跟别人一样,在中间加道帘子隔开。”

穷人家都是这样做的。

叶生平也知道叶红秀生气了:“大姐,我们就是借一下,明年养了猪就还你了,明年我早点养猪,养精心一点,指定就能卖个一百块。”

叶红秀气笑了:“你这是忘了前几年养猪养死了的事了?”

叶生平:“那是意外,我现在有经验了。”

叶红秀现在也冷静了,有些心灰意冷:“这事你跟爸妈、你哥说了吗?”

叶生平:“回去就说。”

叶红秀:“这事你应该先跟他们商量,先跟我说有什么意思,以后那是叶家的媳妇,你们是当爸妈的,你们有困难,我能帮衬点,但也就一点,要是有这么多钱,我家里这早换上青砖大瓦房了,你别以为我不肯借,你们忘了?我上面也是有婆婆的,家里的大钱都在她手上。”

叶红秀手上的钱真不多,大钱在婆婆手里,到手的小钱就是江明智接到木工活的时候给的一些,加上年底分红分到的钱也会给一些给他们零花。

至于女儿手上的她没要,但她算着女儿兜里估跟之前上学的时候差不多一样干净,她一有了钱就给家里买吃的,话还说的那么好听,那个是爷爷爱吃的,这个是奶奶爱吃的,这个是看她和爸辛苦买来犒劳他们的……

每一次都有说头,这样花下来哪里还剩有钱?

她都看到婆婆拿钱补贴女儿了。

叶生平丧着脸:“姐夫平时挣的钱……”

叶红秀:“婆婆手里。”

叶生平不信。

但是看着大姐这样,没得商量,他也只能后退一步:“那大姐,你给我借五十?”

叶红秀:“顶多十五,你要是嫌少就算了。”

叶生平脸色一青,这对半折都不止啊!

十五块能干什么?

叶红秀:“叶生平,你两个外甥都十七了,这钱你要还的时候记得先还我,我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十五也不少了,这么多年,她手里的钱还不到一百。

说出去她就有些后悔了:“算了,你——”话没说完就被叶生平抢断:“大姐,十五就十五!我借你十五,明年养了猪卖钱,第一个还你!”叶生平赶紧保证。

听到这还有个养了猪卖钱的前提,叶红秀看着这个精明的弟弟,补充:“……我这还没跟你姐夫商量,你给我写个欠条,写明三年内还清。”

叶生平不想写欠条:“大姐,怎么就欠条了,你还信不过我?”

叶红秀:“我信得过,你也要让我在你姐夫面前做人啊,我公婆也都不知道这事,要是拿这个说嘴,有欠条我才能说得上话。”

拗不过,叶生平还是在叶红秀写的欠条上歪歪扭扭的签下了他的大名。

田大妞等到借条写了才吭声:“大姐,景瑜那你还没看好吗?你想找个什么样的,你家挑剔的闲话都传到我们那去了,你差不多得了,真拖成个老姑娘,那就没行情了,你看她弟弟才十五岁,明年就要当爸了,她还没有对象。”这话里还带了沾沾自喜的味道。

叶红秀横了她一眼,忍住没开口打击她,刚刚还在为了这个儿媳妇纠缠着借钱,这就欢喜上了?

算了算了,娶了老张家的女儿,以后有他们头疼的时候。

田大妞还没完:“要不我给她介绍一个,我娘家那边有个侄子……”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叶红秀打断了,“行了行了,这事我心里有数,你侄子再看别人家的好姑娘吧。”叶红秀现在没那么急了,就她观察到的女儿和大队长的那点她还没看出来的猫腻,可能有戏,如果大队长真的能成她女婿,她还愁什么?

这样的女婿打着灯笼都难找。

真要成了,她就圆满了,所以她现在不着急了。

叶红秀准备送客:“叶生平,我这里十五块,你再去你哥那里借一点,爸妈再支援一点,还有弟妹娘家那边凑一点,房子是能起来的。”

田大妞:“我娘家那边哪有钱。”

叶红秀:“你不是常说你娘家感情好互相帮忙吗?现在这不就需要他们帮忙了。”

这话说的田大妞目光闪烁,她说那些话就是给自己脸上增光,实际上她娘家哪有那么重视她这个出嫁的女儿,她要开口借钱,指不定就被赶出家门了。

叶生平也知道这点,他想的还是怎么能从爸妈那里掏多一点。

等离开了江家,田大妞说起那份欠条:“以后真的要还啊?”

叶生平:“还,不还以后别想占我大姐便宜。”

田大妞:“你大姐真小气,这么大的房子住着,也不说帮衬点,这也就是景瑜两个月多点的工资。”

叶生平:“行了,这是我们一年下地才能挣到的钱。”

这话扎心了。

等到他们走了,江景瑜从房间出来,叶红秀满脸不开心,江景瑜过去,抱住她,“妈,生气呢?”

她听到刚刚叶红秀那番说法的时候,侧目了,在这个时代,对娘家看的这么透彻的人不多。

很多出嫁女都没法对着娘家狠得起心。

江景瑜:“小舅家这是要起房子了?”

叶红秀:“没那么快的,家里有孕妇不能动土,得要明年了。”

江景瑜:“还有这么久?”

叶红秀:“他怕下回借不到呗,你小舅很精的。”

江景瑜:“为什么这么说?”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相关的记忆并不多。

叶红秀:“他以前去山里砍木头去卖,卖了不少钱,我估摸着没有一百也差不多了,他把这钱藏得紧,以为我们不知道。”那个时候两个弟弟还没分家呢。

爸妈就是从那时候起寒了心,给两个儿子分了家,跟着大儿子过。

江景瑜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叶红秀的心情一下子就好起来了:“怎么也是弟弟,就借了他一些钱,三年内还清,他会还的。”

然后她看向江景瑜:“你刚刚也听到了,咱们挑剔的名声都传到那边去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你就不着急?”

江景瑜当然不着急:“妈,急什么,我还小呢。”

叶红秀没好气的拍开她的手:“还小呢,你表弟今年十五,表妹十六,都要成家了,你都十七了,要是你没继续上学,也是这个年纪。”

江景瑜顾言其他:“妈,你这布料拿出来做什么?”

叶红秀:“给你做衣服。”

江景瑜:“我有了,才穿没多久呢。”

叶红秀意味深长:“不一样,要新的。”这是备着出嫁用的。

江景瑜:?

这时候江明智回来了:“我刚刚听说小舅子来了?没留下吃饭?”

叶红秀:“有事,回去了。”

江明智:“来咱家做什么的?”

叶红秀:“借钱,他要娶媳妇了,手里不够,我就借了十五,让他打了欠条。”

她没有深说。

这样的丑事,不想谈。

江明智没起疑:“哦,这样啊,都这么大了,也要娶媳妇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江明智说起女儿的事:“你现在怎么想的?给女儿找个城里的?”

叶红秀:“别急,我先看看。”

第二天,花大娘上门了。

她就住在江家前面,看着他们家和大队长往来这么多,不放心,怕自己看好的女婿飞了,过来给他们做媒。

她上门的时候,叶红秀有些莫名其妙,“花大姐,你什么时候做这行了?”

花大娘:“就这一次,这不是看着男方家里不错,我才想着跟你说说,我就不信你不着急。”

叶红秀谢过她的好意:“这事不急,我心里有数。”

她说不急,花大娘急了:“哎呀你怎么心里有数,这都过去多久了,你看那江翘她肚子都怀上了,你就真不着急啊?”

花大娘上门来也是有自信的,男方是个城里人,还是个有正式工作的铁饭碗,唯一的缺点就是娶过妻,但是这也没什么,因为前头那个是生产的时候没的,一尸两命,现在膝下空虚,嫁过去跟原配也没什么差别了。

一听到是二婚头,叶红秀的脸色就黑了。

花大娘没看见,还在絮絮叨叨:“如果我不是说了景瑜能干,人家还不愿意呢,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她都心动了,只是对方没看上她女儿。

叶红秀耐着性子:“花大娘,这事真不成,我女儿一个好端端的大姑娘干嘛给人做二婚?我知道你费心了,但不成还是不成。”

花大娘:啥?不答应?

不行,一定要答应。

胡搅蛮缠得让叶红秀后面都怀疑了:“花大姐你这么坚持做什么?我这边都说了不行,你就帮我推了就好了。”

“我这不是为你好吗?”花大娘拔高了声音,“真要看着江景瑜错过,那多可惜呀,她年纪小不懂事儿,你也不能不懂事儿啊。”

张流云听不下去了,儿媳妇不好赶这年纪大的,她可以:“景瑜她有爸有妈会帮她操心的。”

这话堵的花大娘涨红了脸,这不就是说不用她多管闲事吗?

“呸,我好心当做驴肝肺,有你们后悔的!”

她脸色不善的离开了。

把人送走了,叶红秀揉了揉听得太多有些发胀的额头,这是什么事儿呀?

来了这么一遭,叶红秀撮合女儿和大队长的心思更深了,给江景瑜创造机会,经常让她跑腿,理由冠冕堂皇:“景瑜,我跟大队长借了小石磨,你帮我还给他。”

“景瑜,我跟大队长借了纱布,你帮我还给他。”

“景瑜,我这脱不开手,你去大队长家帮我回个话……”

江明智看到这样,急了:“你真的要撮合他们啊?”

叶红秀没说话,她还没撮合他们就有小秘密了,谁撮合谁还不一定呢。

江明智又去问江元同,江元同想了一下:“也行。”

江明智:“这怎么行,咱们这关系……”

江元同看了一眼儿子:“你怎么那么死板,他们都解除婚约了,孩子都有了,大队长是自由的,景瑜也是自由的,真要说的话,这也是他们结婚在先的,咱们坐得端行得正!还是你看不上顾家小子,觉得他不配成为你女婿。”

江明智:“我当然没有这样的想法,大队长挺好的。”

叶红秀:“对啊,要是嫁给大队长,就嫁在我们跟前,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们在上庄大队的三支队,顾向恒也在三支队,只不过他家的房子在三支队的边缘,但距离也是很近的,要是想女儿了,真的是抬起脚就能过去。

江明智感觉自己快被说服了,张流云给了他一个这才对的眼神。

她没说话,并不代表着她就不赞成这门亲事,她孙女这样出色,上门的人家很多,有些看着也不错,但是孙女之前定过亲,要说起来就是一个说嘴的地方,一开始蜜里调油的不算什么,或许看在孙女能挣钱的份上也不会说什么,但是万一孙女的稿子不行了,学校那边也不要人了呢?

到那时候回想起当初心有芥蒂,再给孙女脸色看,后悔就太迟了。

在这方面,孙女大队长两个人是一样的,谁也别说谁。

江明智抬头四望:难道就只有我一个觉得不合适?

叶红秀睨他:不然呢?

江景瑜一开始真没发现什么,但是跑腿的多了,再迟钝也意识到了,心里有些古怪。

怪不得最近妈妈念叨的少了,原来是打的这么个主意?但是之前就是嘴上说说,为什么现在付诸行动了?

是谁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

她看着顾向恒,顾向恒察觉到视线,没说话,给了个疑惑的眼神。

江景瑜摆手:“没什么。”

话一出口,她动作僵住了。

他还没说话,她就懂了他什么意思,两个人什么时候有的默契?

江景瑜:搭伙蹭饭培养出来的默契。

但是别人不知道啊,这一发散思维,就联想到那方面去了。

所以……江景瑜面色古怪,这口锅还得自己背?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づ ̄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颗柠檬 10瓶;赵家姑娘 6瓶;木子李 5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