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33章 新年

第33章 新年


江景瑜觉得大伯母这是急上头了。

这事那媒人既然过来了, 那肯定是还有周转的余地。

女方那边担心传的那些是真的,那就给对方一个定心丸不就好了。

她这么一说,江元同点头,看着刘慧芝这方寸大乱的样子:“你急什么?那些话你不是说都是假的吗, 你不想做恶婆婆, 那就跟女方解释, 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把他们在意的地方说清楚, 而不是想着别的, 你现在就算找出了那个说坏话的人又能怎么样,他已经这么说了。”

“你就算抓住他去女方家, 女方家还是会有疑虑。”

周冬梅突然有些幸灾乐祸, 这事不是她做的, 但看着刘慧芝现在的样子, 还是挺乐和的:“还是说大嫂你真的想做一个刻薄的婆婆,才不敢去女方家解释?”

刘慧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胡说八道!”

周冬梅:“你跟我说有什么用,去跟女方解释啊,要是他们不信就摆出来,你能做到什么, 让他们打消这个疑虑, 这样你的儿媳妇就不会跑了。”不是这么容易攀高枝的, 这不就要付出代价了。

要是门当户对的, 怎么会要她一个做婆婆的,放低姿态去做这些?

江元同:“那媒婆还在你家?”

刘慧芝:“她现在已经回去了。”

江元同:“那你还不赶快追上去。”

刘慧芝的脸这个时候就像个调色盘, 红了青,青了绿,然后咬咬牙, 扭头跑了。

周冬梅撇了撇嘴:“那爸,我也走了。”

江元同无力的挥了挥手。

这些糟心的。

郑乐英和章学知看到这一幕,也有些忧心忡忡:“怎么会有人这么坏,故意到别人家里说坏话。”

江景腾:“不会也有人到大队长那边说些有的没的吧?”

叶红秀之前那两个妯娌闹的时候不吭声,现在忍不住了:“能说什么,大队长对我们家的事知道的够清楚了,这要是还能被有些人的话影响,那就算了。”

江元同:“那应该不会。”

不知道刘慧芝是怎么跟女方解释的,亲事不变,同时她还问了这消息是谁传的,她未来的亲家既然答应了,也不会瞒着这件事,于是她知道了,问下去,才知道最开始是家具厂那边传过来的!

家具厂,一听到这个地方来的,刘慧芝的脸就青了。

她知道是谁干的了。

她匆匆拉着江明宗江若书去了老宅,跟江元同说了这事。

“爸,不得了了,这是是家具厂那边在搞鬼!”

周冬梅江明平也被她拉了过来,听到这话,这对夫妻也忍不住变色。

居然是他们!

要是等以后他们家要为儿子说亲了,是不是也会故意搞坏?

江元同脸色沉重。

要说起来,家具厂那边有他们家的仇人。

在之前家具厂需要人手对外扩招的时候,本来江元同是有希望进去的,

江明智那个时候手艺差点,也可以进去做学徒,但是就是因为有对方从中作梗,失败了。

那个时候刘慧芝他们也是希望能成的,这要是他能够去当工人了,他们以后不定也可以进去占便宜,结果却是不成。

对这事,小一辈的知道的不怎么清楚。

只知道有仇。

但是这仇是怎么来的?

不清楚。

还是张流云跟几个孙子孙女解释:“你们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曾祖父曾经被算计过,生下一个庶子,你们曾祖父不承认,对方就嫁给了一个姓孙的管事,她后来给他儿子取名叫孙胜江,他们母子一直对江家怀恨在心,江家的败落有五分归于时局,就有三分归于他们母子。”

“搬到县城的时候,也是他们从中作梗,让江家被帮派盯上,倾家荡产。”

“后来建国,因为他们家是仆人出身,被招进了家具厂,在那里扎根,现在已经是家具厂工会的副会长了。”

他们家会做家具,却绝了进家具厂的想法,就是因为有这么个人在那里。

进了那里还不一定会面对什么,这样的话不如在家种地,还不会被算计。

江景瑜这是第一次知道这来龙去脉,觉得憋屈:“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啊。”

刘慧芝赞同:“就是啊,我们做错什么了,要说最开始,那也是他妈算计在先。”

周冬梅脸色难看:“怎么心眼这么小,要记仇也是我们记仇啊!”要不是他们,她现在指不定还是富家太太呢,不过转念一想,也多亏了他们,不然这成分就有问题了。

这一时之间,周冬梅也不知道是责怪,还是庆幸了。

刘慧芝:“这回差点我儿媳妇就没了。”

江明宗闷声闷气:“人家在家具厂威风,你能怎么办?”

刘慧芝:……

是啊,她能怎么办?

她眼巴巴的看着江元同:“爸,这事什么时候才能了结啊。”

以前两边不搭界,也就算了,以后她儿子可是会去县城的!这要是有人故意给儿子使绊子,那可怎么好?

就算远的不说,这回现在为了让亲家相信那是谣言,她答应以后两口子的工资是他们自己抓着的,只是每个月给她一些生活费。

她为了挽回这婚约,没少费工夫,这么大的牺牲都做出来了,本来那钱她都想好该怎么用了,现在好了,回头还得要想办法要怎么把钱再抠回来。

江元同也没办法,对方在那里使绊子,但对方又没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你能拿他怎么办?

以势压人?

现在是对方势高。

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能怎么办?打一顿?你要去打他?”

刘慧芝卡壳了,“不……”

但是这样就真的什么都不做吗?

真是气死她了!

江明平和周冬梅脸色也不太好看。

被人盯上,这么多年了还不放弃,谁知道了心情都不会好。

“看来他是想把我们家关死在这村里。”

江景瑜若有所思:“我那边没有。”

刘慧芝:“你那是学校,而且太突然了,估计等对方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定了。”就算刘慧芝眼红,她也不得不说这个侄女有本事,而且她还特意打听了,说她在学校的人缘不错,学生也喜欢她。

江景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事回头她打听打听,知道有这么个人盯着,她觉得浑身不舒服。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这件事情刘慧芝就这么憋屈的咽了下去,加快脚步定下日子,以防对方还有后招。

顾向恒约江景瑜去逛街的时候听到了这事:“我回头也问问。”

江景瑜:“好,看看对方是什么情况。”

“今天买什么?”

顾向恒:“先逛逛,看到合适的再买,然后去接我妹妹。”

两个人现在是恋人关系了,如果是在现代,牵手拥抱不在话下,但是在当下……夫妻都不行。

两个人要保持距离。

不过就算是保持了距离,两个人的氛围明眼人也看得出来。

纷纷侧目。

“你妹妹今天回去?”

顾向恒妹妹今年初二,今年十四岁,已经放寒假了,但还在她二哥家里帮忙带孩子。

顾向恒:“对,帮忙看孩子,也是之前我一直不在家,她对她二哥更熟悉。”

“你弟弟那边,带小孩人手不够?”

“他家里是孩子奶奶退下来了,她是带孩子的主力,有个孩子体弱,经常跑医院,妹妹在那可以帮把手。”

顾向恒弟弟叫顾向兴,今年,十九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现在接了一份临时工的活。

弟媳妇接了她妈的班,在纸厂里工作,孩子爷爷是裁缝,都忙。

江景瑜:“你之前还在部队的时候,你的工资会不会转回来?”

顾向兴就不说了,顾向喜还是个孩子。

顾向恒:“有,她的学费生活费有寄给她。”

说着,他们到了供销社。

今天新上了一种款式的毛巾,红色的,顾向恒立刻掏出票买了两条。

这个颜色的他没有,要是结婚了可以用。

这种大红的毛巾也是结婚的人买的多,售货员看到他买了,旁边还站着个大姑娘,那售货员就明白了:“这东西是得要买的,不能省,我们今天还有红头花,最后一对了,要买吗?”

顾向恒:“要,给我拿一对。”

看到还有别的,他补充:“再给我拿一对这颜色,我送妹妹。”

再买了一包点心,就上门了。

到了老裁缝的家,他以前是给裁缝铺的东家工作,后来这裁缝铺变成了公家的,他就捧上了铁饭碗。

隔了大概五百米,就是裁缝铺,距离很近。

他们住的房子是分派下来的,之前是大户人家的门房,现在被改成了小小的两间房。

里面的东西塞得满满的。

这肯定是比不得在村里的宽裕的。

家里没有太多的空间,顾向喜平时就住在门边,用凳子架起木板,拼成一张床,白天起来的时候再把东西收起来。

顾向喜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这一搬回去,基本上就不会再搬回来了。

“大哥。”她叫了顾向恒,然后好奇的看着江景瑜。

这人她也见过的,之前大哥抓到那两个歹人的时候,她也在。

顾向恒介绍:“这是我对象,你叫她景瑜姐吧。”

“景瑜姐。”

江景瑜落落大方的打招呼:“你好。”

顾向喜有些羞涩的笑了,她身后的孩子表现的更羞涩,两个小孩子大的三岁,小的一岁,大的说是三岁了,但是看着那个子说是两岁的,一点也不奇怪,原本正在和顾向喜玩耍,看到陌生人上门了,直接跑到了奶奶身后,把小脑袋都给藏住了。

顾向喜他们不在家,还在工作。

齐来娣摸了摸孙子的头发:“害羞什么,你见过的,这是你大伯,来,叫大伯。”

顾向恒拿出糕点“引诱”他:“天佑,这是你喜欢吃的吗?不喜欢的话我就收走了。”

小孩子没克制住好吃的诱惑,犹犹豫豫的探出头来:“……”

暗中观察jpg

顾向恒把糕点放在手心,等他来拿。

齐盼娣鼓励他:“去拿啊,你不想吃?那奶奶拿走了?”

他这才试探性的迈开脚步,然后慢悠悠的前进,一旦拿到糕点,就蹬蹬蹬跑回了奶奶身后。

跟他相比 ,他那一岁的妹妹就十分诚实了,在凳子上看着顾向恒直流口水。

顾向恒:“之前身体不舒服,现在好了吗?”

齐盼娣:“好多了,现在还在吃药,如果没有反复,过年就不用去医院了。”

顾向恒:“以后还会这样吗?”

齐盼娣:“医生说以后等孩子年纪大了,慢慢的就跟正常人一样了,这回是多亏了向喜在,我这都忙不过来。”

听到这里,江景瑜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家有两个正式工人,一个临时工,里面还这么凑合。

这要是家里有一个长期病号,确实很难存下钱。

也难怪……这孩子明明三岁了,转年就四岁了,却还是这么瘦小。

这个年代有很多养不活的孩子。

一个是因为这个年代物资匮乏,,第二个原因就是医疗条件差。

像江景瑜外婆她生了八个孩子,结果只活下来五个。

她之前还听人说起过,有户人家生了个带病的孩子,打听了一下治病需要多少钱,直接放弃了,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

可以说冷血,但很多人说起来不觉得这是冷血,这是现实。

自己都养不活了,哪里还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养这样一个孩子?

顾向喜:“我也没做什么,天佑很乖的,他就是有些怕生,相处一段时间,他认识了,就不会这样了。”她跟江景瑜解释。

江景瑜:“小孩子很多是这样。”

顾向恒:“你东西收拾好了吗?回去了。”

顾向喜:“收拾好了。”

江景瑜看着她的行李,在心里暗暗点头,看来她在这家里日子还过得不错,要是被亏待了,能有什么行李?

当初顾家是真的穷,所以才会将小儿子也舍出去当上门女婿。

不为别的,就为了能活下去。

那个时候顾向恒刚进部队,是靠着裁缝家,这兄妹两个才度过了父亲去世后最艰难的日子。

顾向恒把行李扛了起来,动作十分轻松:“我们走了,回见。”

齐盼娣:“回头多来坐坐。”

三人走在路上,顾向喜是个文静的性格,不主动跟她说话,她也不会开口。

江景瑜就和她聊起来,问她学校的情况,问她平时做什么。

顾向喜本来还有些紧张,这一问一答间,她的动作就没这么拘谨了。

回到村里的时候,看到这个组合有人笑着打趣,“哎,大队长,接妹妹回来了呀。”

“向喜,你嫂子和你哥一起去接你,高兴吗?”

他们这里上门定了关系之后,基本上就是一家人了。

江景瑜还看到有些在背后偷偷议论她和顾向恒的人,在这时候也当做没事人一样打招呼。

面上一套,背后又是一套。

还是太闲了。

他们来到了家里,顾向恒很早就收拾出了一个房间,顾向喜之前回来的时候有看过,里面是齐全的,有床有柜子,还有桌椅。

她把她的东西都塞进去,柜子完全装得下。

床也是铺好的,她摸了摸被子,这个是之前大哥就准备的,现在她闻到了阳光的气息,他是洗过又拿去晒了吧。

顾向恒:“这房间你住,以后你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顾向恒他房子建的比较大,有四个可以住人的房间,除了他睡的主卧,以及顾向喜住的这件,另外两间一间是他的书房,一间是备着给他弟弟一家回来住的,要是有其他客人也可以住。

因为房子是新建的,加上他这宅基地,在原来老宅的基础上,往外扩了,要是人多,还可以把房间隔开,再隔一个房间出来。

所以顾向喜之前愿意在陈家那边挤,睡木板也不回来,也是对那边有感情了,不舍得。

顾向喜想到自己以后一个人住这里,也笑了。

很开心:“谢谢大哥。”顾向喜是个坐不住的,刚放下东西,就想干活,但是转了一圈,她发现家里一切井井有条,卫生整洁,顾向恒已经打扫过卫生了。

顾向恒带她到厨房:“过年吃的菜我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基本都在柜子里。”

等到江景瑜回到家,知道她去做什么了的叶红秀抓住她的手臂:“怎么样,是好相处的人吗?”

她这是担心江景瑜以后会被小姑子刁难。

江景瑜拍了拍她的手背:“是很好相处的性格,跟表妹有些相像。”

叶红秀:“那就好。”

江景瑜:“爷爷今天心情怎么样?”

叶红秀:“好多了,你爷爷心胸宽广,不会憋出病来的。”

江景瑜点头,不得不说,这是个优点。

要是爷爷上心了,这口气一直憋着出不去,又是这个年纪了,身体底子也不是很好,很容易把身体憋出病来。

叶红秀:“别小看了你爷爷,你爷爷经历的事情多了,这点事不算什么。”

转眼,到了除夕。

这个时候是大家最悠闲自在的日子,小孩子是最高兴的,过年有好吃的,犯错了大人对他们也更加宽容,有些人家还会给小孩子准备过年衣服,毫无疑问,要是有新衣服的,那是小伙伴们羡慕的对象。

今年因为收入增加,不少人都狠狠心,做了新衣服。

江景翔就是有了新衣服的一员。

叶红秀用郑乐英来的时候送的毛线给他织了一件毛衣。

又好看又暖和。

一洗完澡,他就迫不及待的穿上跟小伙伴炫耀去了。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穿的都是比较新的旧衣服。

叶红秀把她生日的时候江景瑜送她的那身穿了出来,她穿的很精心,现在拿出来,完全可以当做新衣服。

也是幸好今年过年天气没那么冷,不然她这衣服只能夹着穿在里面。

除了过年的新衣服,最让人期待的就是丰盛的大餐了。

今年狠狠心,把一只不怎么生蛋的鸡给杀了,做了一锅小鸡炖蘑菇,另外有腊肉炒木耳,还包了饺子,肉馅分两种,一种是白菜馅,一种是肉加白菜馅。

再加上红烧鱼,有三种肉菜了。

其余的就基本是素菜,比如炖萝卜、炒青菜、煎豆腐、焖豆腐等等,凑足了十个菜,取十全十美的意思。

看到这些菜的时候,江景翔都愣了一下,“过年的菜好丰盛啊,妈妈我们可以天天都过年吗?”

叶红秀笑了,抱着章学诚的手都跟着抖了抖:“想得美!”

章学诚似乎也馋了,在她的怀里盯着这满满的一桌菜,伸出手,在空气中努力地够啊够的,似乎是想抓住这些这么香的东西。

江元同坐在主位上,看着这满满一桌子菜,还有这么多人,笑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大家都尝尝。”

他拿出了他珍藏的酒,就那么一小瓶,现在说要尝尝,也就是每个人分了一调羹尝尝味道。

江景瑜这个身体是第一次喝酒,但或许是天生的,这酒有些烈,她却没什么感觉,郑乐英喝了小小的一口,脸就红了。

江景翔觉得这是个好东西:“爷爷,我也要喝。”

江元同:“你不行,你太小了。”

江景翔撒娇:“爷爷、爷爷——”

江元同就用筷子沾了沾,递给他。

筷子一入口,江景翔脸就皱成了一团,然后一脸怀疑的看着酒瓶,“这是好东西?”

不好喝呀!

满堂大笑。

江元同笑得最大声:“等你长大了就知道它的好了。”

热热闹闹的吃完年夜饭,就到了发压岁钱的时间,没有结婚的孩子人手一个红包。

“谢谢爷爷,大吉大利。”

“谢谢妈妈,万事康顺。”

……

江景瑜也收到了,笑眯眯的收下了。

接下来就是小孩子玩耍的时间,江明智从山上砍了不少竹子,就是给小孩子过年烧着玩的,至于说花钱去买炮竹,有,那也是少数了,他们想要玩个过瘾的话,当然是不用钱的竹子更实惠,用火烧竹子也能发出啪啪的响声。

这个活动吸引了上到江景腾,下到江景翔这个年龄段的所有人。

在院子里玩的不亦乐乎。

“啪——”

“啪——”

时不时发出的爆竹声一点都没吓到章学诚,一双眼睛睁得溜圆。

不过没多久,他就睡着了。

过年要守岁。

小孩子却不强求。

没多久,玩累了的江景翔也打起了瞌睡,让叶红秀赶去睡觉了,留下这些还能熬的人一起聊天说话。

没有固定话题,聊到哪算哪。

到后面没什么聊了,就拿出了江景瑜的画稿,开始追连载。

直到午夜。

“啪啪啪——”

“啪啪啪——”

新的一年,到了。

大年初一拜年的日子,辈分越高的、人缘越好的人越多人去拜年,江元同他就不用出门,在家里坐着,只有别人给他拜年的份。

大伯母二伯母他们都来了,江元同也给他们的小孩发了红包。

叶红秀也发了。

在这方面现在是叶红秀这边赚了,因为他们三房现在三个没结婚的孩子,大房只有江若书一个,二房是兄弟两个。

再加上郑乐英章学知他们三个,大伯二伯一口气要给六个红包。

在掏出红包的时候,大伯母二伯母脸上都有些僵硬。

在没人的地方,江景瑜拆开红包看了下,不出所料,两分钱。

看那表现,她还以为今年给的更多呢。

然后顾向恒也来拜年了,而且还当起了善财童子发红包。

江景翔收到之后偷偷的拆了,然后惊喜,这是五毛钱的巨款!

当即就叫了一声,把叶红秀吸引来了,叶红秀瞅了一眼,笑了,然后向他摊开了手掌。

江景翔瘪嘴:“……”

他不想上交,但是在叶红秀的视线中,还是慢吞吞的把五毛钱上交了,然后得到了两分钱。

就算他现在还没有正式上学,他也知道五毛钱是好多好多个两分钱了,他能买好多糖,这笔账他亏大了。

叶红秀拿到了钱,一边放进兜里,一边不走心的安慰:“妈妈是先帮你存着,等你大了就给你。”

作者有话要说:  江景腾:这是谎言!

二合一更新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ichelle 14瓶;2451千寻、milchstrabe 1瓶;

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