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34章 好日子

第34章 好日子


红石农场。

在除夕这一天, 有人通知章庸江明仪和方家夫妇去拿包裹。

拿包裹的时候那个人没有为难他们,简单检查了一下包裹中没有不该有的东西,就让他们拿走了。

这个包裹对他们来说是意外之喜。

红石农场有不少地方是盐碱地, 其余的山地又占了一大部分, 产出不多, 但是他们只能自给自足, 不用想着外面的支援。

这里的产出少,在这里学习改造的他们自然没办法吃的好, 每天混合这杂粮、草根、野菜一起下肚。

江明仪夫妻两个瘦了很多,如果让章学知出现在他们面前, 肯定会不敢相信。

江明仪还病了一场,在这里缺医少药的,又没有足够的粮食补充, 现在还没有好全。

现在收到这个包裹, 夫妻两个心里也升起了期待。

打开,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件有些旧的旧毛衣,放在最上面。

章学知本来是想寄一件新的过来,后来被江元同拦住了, 换成了这件旧的。

下面是两双鞋子,再下面是一大包红薯干, 旁边还有其他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不知名物品。

江明仪在毛衣中看到了一封信, 打开, 一看。

映用眼帘的就是儿子那熟悉的笔迹, 她看的眼眶微酸,擦了擦眼角,这才继续往下看。

“爸妈,你们现在还好吗?

我在外公这里很好, 现在我长高了一些,弟弟也比之前重了一些,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只是我一开始有些不习惯,想必你们也会有些不习惯吧……”

章学知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思念的话,到后面就说了他寄了什么过来。

他寄了一块一斤左右的腊肉、两斤大米、半斤红糖、小半包盐,另外还有菜干,红薯干。

除了腊肉,红糖、盐这些精细的东西怕有人拿走,放在红薯干袋子里面。

还有就是他拜托方明月做了一些药丸子,分门别类放好了,按照症状可以自己服用。

另外就是在那双鞋的鞋子里让他们好好穿,是精心做的。

看到这里已经有经验的江明仪就拿起鞋垫摇了摇,然后捏了捏中间,最后拿出一片锋利的石子,当做刀片使用,拆起了鞋底。

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一些钱和票。

数清楚有多少之后,江明仪又原样的放了回去。

那块腊肉已经不见了,其他的倒是还在。

也不知道是路上的邮差把肉给拿走了,还是来到了农场之后被拿走的,他们现在没有追究的权利,有这些东西也可以让他们过一个好年了。

章庸看着这些东西,十分感叹。

这些东西以前他们得到并不费什么功夫。

现在看到,却恍如隔世。

尤其是药丸子,帮了大忙了。

环顾四周,他们住在草窝棚里,用树枝木板,还有稻草铺成的窝,很小,用木板搭的那张床就占了一半的空间。

除了床之外,就是一个藤条箱子,里面放着不多的衣服,旁边堆着一些细细小小的红薯条、野菜根,另外还有破旧的两个碗、两双筷子,一个破了口子的陶锅,其他的就没有了。

江明仪在红薯干里面掏啊掏,掏出来的却不只是信上写的那些。

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比如一小瓶跌打药酒。

看到跌打药酒,江明仪拿出来:“你膝盖上摔的淤青还在,这个正好用得上。”

再往下掏出一层红薯干之后,她掏出了没有用过的信封、信纸、邮票和笔。

章庸:“我们可以写信给他们寄回去了。”

这看着不起眼,却是他们在这农场没法弄到手的,必须得要请农场的工作人员代买。

这除了要花钱,还得要花人情。

在这农场,不是谁都乐意跟他们打交道的。

江明仪再往下继续掏,掏出一层红薯干之后,她拿出了一小包藕粉。

江明仪迟疑:“我家那边好像不产莲藕,这是特意买给我的吗?”她喜欢吃莲藕。

再继续往下,掏到了一份针头线脑,可以用来缝缝补补,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袖子,上面掉线了,一直没补。

章庸看到她这好像掏不完的小东西,也把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他已经拆开了那个小药包,里面的药儿子分门别类,用油纸包的紧紧的,里面正好有对症的,他很担心妻子的病,再这样熬下去没什么大病都要出大问题了。

江明仪已经完全被勾起了好奇心,继续往下掏,她掏出了一对袜子。

放在红薯干中的袜子。

说起来真不讲究。

但是江明仪摸了摸上面的线,“这是羊毛。”好东西。

她的视线看向章庸。

章庸的袜子早就破的不成样子了,脚下生了冻疮,只能硬熬着。

再往下掏,红薯干要见底了,江明仪掏出来一小卷钱票吗,都是小额的。

零零碎碎掏出来的东西真不少,看着不起眼,却是在生活中没有就不方便的好东西。

看着这些粮食,还有这些东西,章庸很感慨,“多亏了咱爸。”

儿子才下乡多久,能张罗到这些东西?肯定是他外公他们出了力。

有句话叫做患难见人心,章庸苦笑,这一年他是看透了世态炎凉,来到这里,一睁眼就是看不到头的劳作,收获与付出极度不对等,日复一日,很容易熬干人的意志。

有不少已经熬不下去了,他们来这里的时间不长,已经有两个人没了。

他们这还算好的,最起码他们占了一个主动,是自己主动来的,不会被分去干最累最苦的活,而且他们的儿子亲戚没有断绝关系,有些人一进了这个地方,外面的亲人就断了联系,想尽办法的探问,原来已经登了报纸断绝父子/母子关系了。

现在过年了,看看周围,没有一点过年的热乎气。

隔壁方家那边也拆了包裹,也跟他们的差不离,方明月在里面塞了很多吃的、穿的、用的。

如果不是有方家夫妇在,江明仪的病就不是拖延着不好,而是加深了。

方家夫妇现在特别庆幸那个时候听了江明仪的话,跟她一起来到这里,让自己的女儿跟着一起下乡。

信上女儿说,她现在在卫生站里凭着技术吃饭,村里的人也很尊敬她。

他们两个看了也松了一口气。

他们女儿年纪小又是个女孩,他们当父母的总是要更加悬着心,现在看到她在那边好好的,特别欣慰。

而且当个受人尊敬的医生,总好过下地干活。

那样她指不定连自己都养不活。

他们两个收到的东西有一些藏了起来,藏到了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们挖的洞里,其他的拿出一部分跟其他人一起做了一顿年夜饭,过年了,他们也吃一顿好一点的。

日子已经这么苦了,就在这一天对自己好一些。

有些人一开始还不想占他们的便宜,他们没法拿出好东西凑份子,这要一起吃了,不就是占别人便宜吗?

江明仪:“我们以后也不知道怎么样,珍惜眼前。”

这才一起享用了一顿难得的“大餐”。

江翘那边原本也是一个圆满的日子,过年了,王鹏飞回来了,带着他工作几个月的工资还有二叔送的福利。

今年是个肥年。

又因为她怀孕了,刘盼希望能一举得男,对她也不故意找毛病了。

就算是有些闲言碎语,但是江翘不会放在心上。

但是——

王鹏飞首先给了她第一个打击。

他在听到刘盼说顾向恒和江景瑜处对象了之后,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让她一阵心惊肉跳。

他不是还对江景瑜还有想法吧?

第二个打击是她妈不满意她的孝敬,周冬梅觉得女婿去干临时工了,每个月十几二十块,她应该能够拿到一半,拿不到一半拿到三分之一也不少了,再从里面抽出一小部分孝敬她。

江翘:“……”

她听到的时候都气笑了。

王鹏飞的工资是他自己拿着的,其中一半拿给刘盼当生活费,就给了她两块钱!

虽然两块钱说起来也不少了,那些跟她差不多年龄的小媳妇基本手里是零。

但是对她来说,两块钱可不多。

两块钱能买什么?

她想要买双鞋子,最便宜的都要七块多,贵的要三四十。

她要是把这两块给了她妈妈,那她的私房钱就见底了,也很容易被说胳膊肘往外拐,嫁到王家了还惦记着娘家。

所以在年初二的时候,她特意拿了比较丰盛的礼物上门回娘家,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刘盼也答应了。

看到这些东西,周冬梅脸上的神色才好了一些,看着有出息的女婿,脸上的笑容重新热情起来,“鹏飞年后有什么打算?”

这临时工也太短了,几个月时间就没有了,她还想着要是他能长期做下去,还能带带她儿子。

江景瑜他们跟着叶红秀一起去了外婆家,顾向恒那边顾向兴带着陈莹和两个孩子回来了。

陈莹看到大伯这宽敞又亮堂的房子,还是有些兴奋,“大哥这房子建的真好。”她问顾向喜:“回来还习惯吗?”

顾向喜:“习惯的。”

大哥对她很好。

在这里吃的也好,睡的也好。

顾向兴,看着这一样又不一样的地方,有些明白了,看来这就是他那位未来嫂子的杰作吧,这些东西他哥哥应该是没有这根筋,妹妹刚来,也不是那种会做出格事的人。

“大哥,你这里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顾向恒:“想住吗,随时可以回来住。”

顾向兴挠头:“有机会。”

他哪有那么多时间往乡下跑。

更何况,他好不容易出去在城里扎根,难道还倒退回到村里?

这房子再好,一个在城里一个在乡下,也是没有什么可比性的。

出嫁女一般都是年初二回娘家,江若琴江若棋姐妹两个回了娘家之后,少不得要来爷爷家坐一坐,江家现在就江元同和张流云两个人在。

看到她们姐妹来了,没说什么,但是江翘来了的时候,张流云直接把院门给关了,把江翘和王鹏飞关在外面。

周冬梅的意思是不用去的,但是江翘想要过来,结果这一来……江翘僵硬的看向王鹏飞,委屈的喊:“鹏哥……”

王鹏飞的脸也很僵硬,他还没有这么被人扫过面子,脸上青了红,红了黑。

听到江翘叫他,他胸膛起伏几下,强憋下这一口气:“怎么了?”

江翘本来想要撒撒娇,看他这样不敢撒娇了:“鹏哥,我们回去吧。”

“好。”

走了几步,他们夫妻看到了在家门口不知道看了多久的白三婶。

白三婶看他们看到自己了,笑了笑:“江翘啊,你来了,今天天气不错啊。”

江翘憋屈:“是啊,三婶没回娘家?”

白三婶:“明天回去。”

江翘:“哦,那我走了。”

他们走了,白三叔走出来:“我刚刚听到你喊江翘了?她来了吗。”

白三婶撇撇嘴:“想要上隔壁呢,结果门关了,院门都没给他们进去,他们也真是,这大过年的,身为小辈,居然是空着手来的,也不知道来做什么。”

白三叔也想不通,光是从江翘舍了大队长的婚约和她的准姐夫在一起就理解不了。

现在只不过又多了一件理解不了的事。

离开那里之后,王鹏飞的脚步加快了,江翘必须得要紧紧的跟上才不会落后。

她在侧后边小心的看了眼王鹏飞的脸色。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脸色……很难看。

直到快要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他的脸色才恢复了过来:“走慢点,你有了身子,别走太快。”

江翘:“……嗯。”

这个新年,江景瑜是过得很愉快的。

直到她和顾向恒处对象,身边的亲戚就没有反对的,全是赞同。

顾向恒也经常过来找她,两个人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联络感情。

虽然说她也感觉到了顾向恒身上散发的雄孔雀开屏的趋势。

之前她有过疑问,顾向恒会不会特意为了跟她见面的时候留下好印象穿上更显身材的衣服,现在得到了验证,这是真的。

而且在游戏空间他仗着这里没有其他人,那些出格的衣服也不知道是怎么弄来的,他自己穿着军装、白衬衫,给她准备了美丽又好看的旗袍。

让她看了爱不释手。

这样的东西没有几个女人可以抵抗。

顾向恒:“你喜欢吗?”

那当然是喜欢的。

江景瑜:“我也喜欢你穿这样的衣服。”

虽然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以顾向恒这身材,穿上那些显身材显气质的衣服,让江景瑜看的觉得自己大概、可能有点制服癖……

男色惑人。

这长相明明就跟祸国妖姬没有相似度,只看脸的话,很正气的长相。

为什么她就能看个不停?心跳加速?

或许……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这句话顾向恒也很有发言权。

之前他就知道景瑜长得好,但那时候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过,现在彼此的关系不一样了。

看到她换上贴身的旗袍,他完全挪不开眼睛。

果然他在看到这旗袍的时候就知道这很适合她是对的。

相处一段时间,对方的吸引力不减反增。

无论说什么对方都知道,交流起来完全没有代沟、没有任何障碍。

他们讨论某些事情的看法,比如村里的发展规划、以后的人情往来等等也高度一致。

有的时候不经意的一个回头,就能看到他的视线。

江景瑜觉得,如果在现代没有发生那些意外的话,和他相亲,或许他们也会走到一起。

现在再想起来,只想到:缘分天定。

他们在现代的姻缘被打断了,现在到了另一个时空继续。

江景瑜很喜欢这种状态。

在顾向恒试探的提出结婚的时候,江景瑜答应了:“好啊,我们结婚。”

她从来就是一个干脆的性格,这也是现在的她想要的。

顾向恒以为她会推迟,嘴巴里还在继续:“你不想的话我们可以定后……”话说到一半,停住了,眼睛就像突然被什么点亮了一般,发出灼灼的光芒。

“你说好对不对?”他一把抱住江景瑜,就这么转起了圈圈。

江景瑜感受到了对方毫不掩饰的开心,恶趣味上来:“你听错了。”

如果是平时,顾向恒肯定看的出来,但是现在他没有平常心,放下她,垮下脸,很受打击:“啊,果然是我听错了。”

江景瑜:“……”良心有点点痛,“我说好。”

顾向恒就跟变脸一样,又“灿烂”了起来。

这并不出乎叶红秀的意料,她早有准备,一听到女儿松口了,就拿出了几个请人算好的日子,“在这其中挑一个吧。”

说是不可以封建迷信,但是大家面上不封建迷信了,暗地里这种大事就没几个不挑个好日子。

然后顾向恒挑了最近的那一个。

距离还有一个月。

江景瑜:“行。”

这比她想的日子还要晚一些呢。

这样的话就没多少时间了,索性叶红秀和江明智早就把她的嫁妆准备好了,这个时候就是看看顾向恒家里的家具,补充一下,就可以了。

不然就会手忙脚乱。

对江景瑜来说,从她答应结婚开始,到真正结婚的时候,时间好像撒上加速剂一样,感觉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到了他们结婚的日子。

现在不讲究大操大办,流行革命婚礼,就算是有能力的也要克制住,他们这个也一样。

结婚少不了要拍婚照,拍照的衣服江景瑜准备了三套,一套是顾向恒弄来的女款军服,穿上去英姿飒爽。

一套是叶红秀给她做的,红色的大衣。

第三套是江景瑜自己准备的,一条掐腰连衣裙。

这个时候拍照很贵,在工人收入三十多的年代,拍一张最便宜的、最小的也要差不多一块钱,尺寸越大越贵,中等的就要三块多,加洗另外加钱。

叶红秀和江明智就没有拍结婚照。

江景瑜决定等照片洗出来了,她看看成片,再去拍全家福。

这个年代的照片,多有纪念意义。

照相馆的师傅拍了很多照片了,很多时候人一进来,不用说他就知道这是来拍什么的。

像这回,他看到这两个穿着军服的人,抬起头来瞅了一眼:“拍结婚照呢。”

这两个小年轻站在一起真登对,男的精神,女的也亮眼,站在一起,那氛围就跟旁人不一样。

长得好看的人,拍出来也好看。

师傅从里面拿出一捧花:“这个,还有花环,出租一次两毛,要么?”

看这两个人身上穿的,就不是那种拿不起的。

顾向恒:“要。”

这假花别说,不细看,还看不出来是假的。

这做绢花的手艺没的说。

江景瑜拿在手里,师傅让他们往中间站:“对对,你们两个一排,等等,男同志,你别靠太近了,往右边挪一拳头。”就算是夫妻,站的也太近了!

顾向恒:“师傅,帮我们拍一张近一些的,等会再拍远一点的,我们多拍几张。”

师傅应了,“这太近的照片你们别挂在外面啊。”

“来,你看向女同志,对,女同志你花拿高一些,抬一下脸,看着男同志,就这样,很好,别动,我数一二三,一、二、三——”

“咔嚓——”一声,时间在这一刻定格。

这一年,是1967年,顾向恒24,江景瑜18。

他们在照相馆拍了很长时间,还在外面,将这个时候县城的街道作为背景,也拍了几张。

现在照片都是要等一段时间师傅把胶卷洗出来,所以今天只能拿着个条子先回去。

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师傅拍了拍收到的这几十块钱,咋舌。

这小年轻真败家啊。

一转眼就把一个多月的工资花出去了。

还是太年轻了,成家了以后,要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

还这样大手大脚的,迟早会后悔。

离开照相馆,江景瑜拉着顾向恒的袖子,意犹未尽:“要是有机会我们买一台相机吧,到时候多拍一些照片,拍人,也拍物。”

顾向恒:“好。”

江景瑜:“市面上没货,买不到,等机会吧。”

顾向恒:“好。”

她说什么,都说好。

江景瑜好气又好笑:“我说什么你是不是都说好?”

顾向恒习惯性:“好。”然后补充了一个,“对。”

江景瑜露出八颗牙齿:“那我们延迟一点结婚好不好?”

顾向恒:“不好!”

江景瑜:“哈哈哈——”

顾向恒:“除了这个之外,我都可以。”

江景瑜:“你就不怕我任性?”

顾向恒:“你任性也可以,我做的到的,都可以。”

两人相视一笑。

一转眼,就到了结婚的好日子。

“噼里啪啦——”鞭炮声响起,昭示大家,家有喜事。

对上庄村的人来说,这是一场怎么都要去沾沾喜气的喜事,这可是他们大队长结婚的大好日子!

他们怎么能不去捧场?更别说大队长还说了不收礼物不收礼金,还提供大家免费的茶水和花生吃。

这不去捧捧人气太说不过去了。

顾向恒预料到了人会很多,将这场婚礼在以前大锅饭时期的饭堂处举办,由老上级作为主婚人。

他们两个穿着军服,胸前戴着一朵红花,在门口等着大家过来。

“恭喜大队长!”

“祝你们永结同心。”

“百年好合啊。”

“你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

不出意料,来了大半村民,他们成为了这场婚礼的见证者。

顾向恒今天脸上笑容没有下去过,谁都能看得出他的欢喜:“谢谢、谢谢。”

等时候差不多了,这才上台,站在中间,梁保在旁边为两位新人大声念着宣言:“……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共同为构建和谐家庭而奋斗终身……”

他念完了,新郎新娘对视一眼,先是对着主席头像三鞠躬,然后对着家长三鞠躬,最后互相鞠躬。

梁保给这场婚礼划上圆满的句号:“礼成!”

台下,叶红秀看着这一幕眼眶微红,江明智擦了擦眼角,江景腾皱着眉忍着心里的不舍,只有江景翔,还不太理解姐姐出嫁是什么意思,看着这热闹场景,傻乐,“姐姐是新娘子、姐姐是好看的新娘子咯——”

作者有话要说:  婚礼结束,新娘回新郎家,江景翔想要跟着姐姐过去,被叶红秀拦住了:“你姐姐结婚,今天别捣乱回家去。”

回到家,他跑到姐姐房间,这里很多姐姐的东西都不见了。

江景翔:“妈妈,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啊?”

叶红秀:“你姐姐回来了也很少会在家住了。“

江景翔傻眼了,哇的一声哭出来:“哇——我要跟着姐姐一起结婚——”

更新~

然后就是主事业线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宝 20瓶;花千水、安静过去吧 10瓶;雪妍 5瓶;月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