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42章 新成员

第42章 新成员


叶红秀不知道女婿去做什么, 在路上遇到,只知道他出远门了,带着包袱, 行事匆匆。

她忙完了过来了一趟,问女儿:“女婿这是去哪儿?我问他他也没空跟我多说。”

江景瑜:“他要去游城,赶火车呢。”

叶红秀纳闷:“游城?没听说过, 他去那边做什么?他家在那边没有亲戚吧。”她在脑海里转了一圈, 确定顾家没有什么亲戚是外地的。

江景瑜:“他是去那边探望他战友的家眷, 他有位战友牺牲了,留下两个孩子,孩子的妈妈前两年也去世了, 现在是被他们爷爷奶奶照看。”

叶红秀愣了下:“……可怜见的, 有孩子爷爷奶奶照顾也行。”

叶红秀这时候有些后怕,要是女婿还在部队, 他也是有牺牲的可能,现在好了, 转业回来了, 不用担心这个。

江景瑜叹息:“不是,孩子那爷爷是亲的, 奶奶是后面娶的,关系不太好,他过去看看。”

叶红秀敏锐地察觉到了:“这关系不太好,是有多不好是他牺牲了以后孩子会被虐待?”

后妈后奶奶出现这种情况真的不少。

江景瑜点点头。

叶红秀就拧紧了眉头,“留下的孩子可怜, 那女婿现在过去是要给他们撑腰吧,他战友那边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江景瑜摇头:“有是有,但是人品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我就跟他说,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就把孩子带过来,我们家也不缺这两口吃的。”

江景瑜这是在给叶红秀打预防针,要是顾向恒把孩子接回来了,免得让妈突然知道这件事着急上火。

现在听到这事儿,叶红秀就着急了,“这养孩子可不是空口白牙说养就养的,两个孩子要担心他吃他穿,还要注意孩子生病,品性方面也得注意,这孩子多大?”

江景瑜:“我都知道,现在七八岁了,小的那个应该小一岁。”

也就是比小弟江景翔要大上一两岁的样子。

叶红秀:“是男是女啊?”

江景瑜:“一男一女。”

叶红秀寻思:“这要是他们那边有爷爷奶奶品行好,跟着爷爷奶奶过可以,爷爷奶奶不行,还有他亲的兄弟姐妹可以帮衬也能过,实在不行……”叶红秀很纠结。

江景瑜:“这个战友在之前帮过你女婿不少忙的,他们一起出生入死,感情很好,他转业回来的时候战友那边不宽裕,还给他送了不少东西,你知道的,他们这些战友,不是亲兄弟,那出生入死的,也跟亲兄弟差不多了,他那边要是没办法就带回来。”

看到女儿这样叶红秀也没别的话说了:“你是认真想好了就行,养就养吧,七八岁的孩子,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应该会早熟懂事,不用太操心。”要不怎么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呢。

养着就养着吧,也不是养不起。

女儿现在还是代课老师,一个月八块钱,她还在写稿子,也是一份收入,女婿是大队长,平时算满公分,到年底的时候还有一份折算的奖金,比普通人家日子好过很多。

而且往好处想,七八岁的孩子,再多养两年就达到下地挣工分的年纪了,这样的家庭出身,只要他们学到了他们爸爸的几分心气,以后就能自己立起来,就成人了。

算一算,养到十八岁,就是十来年,好好养着,这孩子以后也会孝顺,平时还能帮着干点杂活。

叶红秀在脑海里安慰着自己,实际上真要养了,大了也要操心的。

等到孩子成家立业,或许还更操心。

江景瑜挽上妈妈的胳膊:“妈,你真好。”

这样的大事,就同意了。说到底也是她也心软,要是孩子遭遇真的不好,她也愿意帮扶一把。

叶红秀嘀咕:“我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

那一头,顾向恒去了游城一趟,辗转到了战友所在的村子,打听到了他家在哪,最直观的看到了他们兄妹两个的遭遇。

房子不错,但是这兄妹两个过得很不好,顾向恒觉得自己养气功夫不错,也差点直接动手……

等到三天之后,他把两个孩子带回来的时候,一看到人,江景瑜觉得不用问细节,就能直观的看出来。

衣服破破烂烂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还有大片的褴褛,头发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打理过了,一缕一缕黏在一起,再往下看,孩子太瘦了,那一双眼睛就变得格外突出。

现在的孩子普遍是瘦细的长条,但是这俩孩子瘦的能直接看到骨头,什么是皮包骨?

这就是皮包骨。

看上去都有些可怕了。

身上还有着抽打出来血痕,老伤旧伤,折叠到一起,也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次,看得江景瑜倒抽一口气,胸口一把火就这么轰的燃了起来。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这俩孩子也太可怜了!

现在他们依赖的站在顾向恒两边,惶恐的抬头看着她,生怕她不欢迎他们的到来,江景瑜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把这些起伏的心情遮掩起来,露出笑容,表示自己的欢迎。

顾向恒让他们叫人,“这是你们婶子,她会做很多好吃的,你们饿了吧?家里有什么吃的。”

江景瑜:“你们先喝水,马上就好。”

这几天顾向恒一直在奔波,也是真累了,放下东西,带着他们坐下把杯子放到他们面前:“渴了吧,喝水。”

他说一个,这俩孩子就一个动作。

小心翼翼的,看的人心里不好受,顾向恒想让他们自在点,却也知道这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得要先带着他们,让他们熟悉这里。

看他们两个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之前是饿狠了的,现在也不能一下子给他们吃太多不好消化东西,江景瑜滚了一锅面糊糊,很清淡。

怕他们饿太久了不知道饥饱,专门用碗给他们分了出来。

既然这俩孩子要吃面糊糊,顾向恒也吃这个,只是稍微捏了捏,成面疙瘩。

差不多好的时候,香味传出来,这两个孩子很想吃,眼睛不停的看向厨房,屁股却坐的稳稳。

江景瑜将碗筷端到他们面前:“吃吧,慢点吃,别急。”

他们先看顾向恒,看他点头了,迫不及待的就开始动起来。

“梭梭——”这两孩子说是狼吞虎咽也不为过,还有些烫,他们却完全感受不到似的。

像是慢了,或许就吃不到了。

这是他们以前的生活环境养成的习惯。

“我去给你们铺床。”江景瑜去把客房收拾了出来,这里原来是备着给顾向兴他们来的时候住,现在要变成小孩的房间了,只要把放到柜子的床铺拿出来就好。

他们兄妹两个年纪也不大,还能一起睡,而且就这情况,估计他们两个一起睡会更有安全感。

江景瑜帮他们铺好床,出来,他们已经把一碗面糊糊都吃干净了。

非常干净。

像是洗过的那种干净。

看着他们的衣服,问顾向恒:“有带衣服回来吗?”

顾向恒摇头:“先去找妈那边借两身衣服吧。”

说是比江景翔大,但是他的衣服这两人看着都能穿。

妹妹小一岁,个头更小,小舅子小了不穿的旧衣服应该都没问题。

江景瑜也是这样想的:“厨房已经在烧着水了,吃饱了坐一下,你带哥哥先洗澡,头发就剃了吧,重新再养。”这也为了防止有虱子。

现在这情况有虱子真是再正常不过了,吃的都没法满足,就别提有条件讲究卫生。

顾向恒点头,“我知道了。”

江景瑜先去地里面找叶红秀,她现在还在地里干活,找到人以后说明来意,叶红秀听了嗓子里胀胀的说不出话来,然后就是连续几声:“可怜、可怜的孩子,我这就回去给你拿。”

这对兄妹哥哥的名字叫做赵建军,八岁,妹妹的名字叫做赵建丹,七岁。

江景翔今年六岁,他去年穿的衣服正合适妹妹,哥哥现在穿江景翔的衣服正好。

顾向恒拿着剪刀,咔嚓咔嚓,就把他们头发给剪了个干净,这俩孩子也不排斥,乖乖的让他动。

赵建军已经洗完了,洗完澡以后肤色白了一些,一看热水,都用完了,这孩子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澡,洗了好几遍才洗干净。

这样大的孩子已经有性别意识了,看到江景瑜回来,不好意思的侧过身体。

刚洗完澡没穿衣服,江景瑜直观的看到他到底有多瘦,身上又有多少伤痕,衣服底下的伤痕比裸露出来的更多。

顾向恒给他洗澡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他。

“热水要等等。”

江景瑜:“好,妹妹待会洗。”她温柔的跟妹妹说话,“你叫建丹,那我叫你小丹好吗?”

小姑娘怯怯的点头,小小声的叫了一声:“婶婶。”

江景瑜微笑:“真乖,身上还有哪里疼,要告诉我,等会洗完澡了,擦点药睡一会。”

江景瑜让妈帮忙带话,到时候让方明月过来一趟,帮忙看看这俩孩子有没有哪里被打出问题、被饿出问题,及时发现及时治疗。

这两孩子吃饱喝足,洗了个热乎乎的暖水澡,又换上了对他们来说不敢想象的新衣服,都很高兴,只是他们表达高兴的情绪也很内敛,就抿着嘴在那边,眼睛黑溜溜的泛着光,笑出声?那是没有的。

这俩孩子现在对着江景瑜也自在了些,这是个给他们好吃的好人。

那好吃的他们之前只在饿得不行的时候偷偷的喝过一口,然后就被打了个半死,现在一整碗都在他们肚子里,不用偷偷摸摸就能光明正大的喝。

“去睡吧,吃晚饭的时候我叫你们,这是你们的房间,枕头被子都有,你们直接用,我们就在家里,有什么喊一声。”

这一路上顾向恒没怎么休息,这两孩子也没有,累得够呛。

在这陌生的地方闻着干净的皂角的气息,两个孩子手拉着手,乖乖的躺在柔软的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两孩子睡了,顾向恒伸展了下腰身,也冲了个股战斗澡。

他冲澡就简单了,知己打井水就可以。

冲完了澡,他抱住江景瑜,靠在椅子上说话。

“这两孩子之前过得不容易,有上顿没下顿,还要帮着干活,你看到他们的手了吗,家务他们干,衣服他们洗,吃的就随便打发点汤汤水水,饿得受不了了就会偷点吃的,还要被打,他们那边也没有靠得住的亲人了,那爷爷奶奶就不说了,老八他还有个妹妹,一母同胞,但在婆家没地位,自己都过得不行,其余的兄弟姐妹都是他后妈生的,没一个是善茬,我把老八的抚恤金拿回来一部分,存起来了,这钱不动,给他们傍身。”

这不出江景瑜的意料:“真是狠心,这孩子我们养着吧。”

顾向恒语调沉沉:“嗯,我们养着吧,我带回来了的时候我老上级去接了,他说要留下他们,他养,我带回来了,他自己有五个孩子,养了战友家的五个,加起来十个孩子,压力不小。”

老上级的级别不低,工资也高,但是每个月根本没有几个钱可以剩下来。

日子过得紧巴巴。

等到方明月匆匆带着药箱来到的时候,这俩孩子已经醒了,也不吭声,就坐在床上,捏着柔软的被子在那里发呆,像是还不敢相信自己现在的情况。

方明月看到他们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凉气,怕吓到两个孩子放低了声音,“阿姨想要看看你们的伤口可以吗?”他们的伤都是他们妈妈去世之后被打的。

赵老八没回去,没人护着,就这样了。

好在没有打出太严重的伤情,或许也是孩子爷爷奶奶心有顾忌,不敢下太狠的手。

方明月叮嘱:“他们要小心养着,现在不能吃肉,先养一段时间。”

没多久顾向喜回来了,她看到这两个孩子,勾起了她的回忆,很小很小的时候,他们家很穷,或许也是瘦成这样吧,后来大哥成功被选中进了部队,她也跟着二哥去了陈家,那个时候她也是很惶恐的,不知道陈家会不会欢迎她?等到大哥在部队站稳了跟脚,津贴也开始寄出来之后,他们的生活才算是稳定了下来,她还能上学。

一转眼,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

顾向恒:“这是我妹妹,你们叫姑姑。”

同时也给顾向喜介绍:“这是哥哥建军,这是妹妹建丹,都是好孩子。”

顾向喜眉眼弯弯:“你们好,第一次见面,欢迎你们。”

晚上吃的是面条,素面,还有一大盆南瓜秧子、咸菜、绿豆汤。

没有荤腥,却很香。

而且兄妹两个第一次见识到了大人的惊人食量。

他们两个的是江景瑜专门装好的:“你们先吃这个,吃完了休息一下,还觉得饿再加,饱了就别吃了。”

就怕他们看到这么多吃的克制不住自己吃伤了。

兄妹两个乖乖点头,哥哥胆子更大一些:“谢谢婶婶。”

一到手,就不受控制的狼吞虎咽,吃完了,发馋的看着大人吃。

他们坐了一会儿,江景瑜摸了摸他们的小肚子:“饱了吗?”

兄妹两个乖乖点头。

还想吃,但是确实饱了。

晚上,大家都睡了,除了虫鸣,没有人声,本该在房间里睡觉的夫妻两个出现在游戏里。

在整理一些要拿出来的东西。

以后家里有孩子就得多注意点,减少两个人一起进游戏的时间,把那些吃的更多的拿到明面上来,至于说不方便,那肯定是有的,这样的场面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过一年多才出现,等到顾向喜毕业了,她回来一样要面临这个问题。

现在是提前了。

江景瑜算了一下,也行,假设不考虑票,她一个月八块工资全部买了大米的话,一毛多一斤,可以买六十多斤。

然后这大米中又参杂着一些杂粮,比如加点小米黑米豆子等等的话还能吃更长时间。

这样的话,一天平均下来也能吃两斤细粮,可以了。

别人知道了,就是说他们败家而已,她在乎这个称号吗?

而且她花的是学校发的工资,她的稿费就留着买肉,至于稿费多少,这个就不方便透露了。

然后顾向恒那边的收入就负责家用。

这样外人看来,一家子吃的奢侈一些,却也在合理的范围内。

要说起来也有个麻烦的地方,那就是他们收获的是稻谷小麦,他们这里大部分是种植大米的,收获的谷子还得拿去城里碾成大米。

江景瑜:“我们村能不能也弄一台机器?这样大家就不用每次都去城里了。”

第二天,江景翔早早的来了,他“肩负重任”,作为同龄人,带两个哥哥姐姐一起玩。

江景翔看了他们两个,如果妈妈在的话,他就想对妈妈说,世上只有妈妈好了。

加上虽然哥哥都比他大两岁了,但是看上去两人一样高,他就跟带弟弟一样。

两个小孩是敏感的,发现了大家对他们抱有善意,给他们吃好吃的,穿好的衣服,可以睡在软软暖暖的被窝里,他们的心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江景瑜让江景翔过来陪他们玩,不出去,他们现在还带着伤,要是让别人看到了,肯定会说些什么,顾向恒和江景瑜都不想他们以后被别人用同情的眼光看着。

江景翔带着他们在家里乱窜,江景瑜也会使唤他们干活,比如:“这个野菜,你们扔到鸡圈里去。”

“地上脏了,你们拿着扫把把地扫一扫。”

“看到那了吗,拔几根葱洗干净。”

“来帮我烧火,这火势不能太大……”

有活让兄妹干,他们更安心,感觉自己不是白吃白喝。

江景翔也是个自来熟的,叽里咕噜的带着他们分享姐姐的大作,给他们讲故事,小下巴抬得高高的:“我跟你们说这个是守株待兔,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就是从前有个人他就坐在这里,然后就有兔子傻傻的自己把自己撞死了,如果我们遇到了,白得了一只兔子多美呀……”

江景瑜看着他们,看了看鸡圈,因为有了这两孩子,算一算他们就有五口人了,两个人可以养一只鸡,单数的话他们村管的不严,可以再养一只,这就算六个人,可以再多养一只。

不过这回顾向恒抱回来的不是鸡,而是一只小鹅仔。

这鹅是可以看家的,等长大了它的肉也比一只鸡要大的多,这就是养来吃肉的。

江景瑜把照顾这只鹅的活计分配给了三个小孩子。

这是鹅,多新鲜啊。

家里种的青菜,老一些的全都喂了它。

等到他们两个的伤不明显了,就被江景翔带着去探索新世界,给这只鹅,还有家里的两只鸡找吃的。

去山上找虫子、泥土里挖蚯蚓,还有到河边捞小鱼小虾……

这些兄妹两之前在家里也没少做,而且之前他们还会经常到山里水里找吃的,现在他们出去也会给家里带野菜回来。

他们出去了,大家也知道了,这两个大队长家陌生的孩子是他战友的,现在他战友牺牲了,就接过来养了。

这个时代,大家对军人是十分憧憬的,不然顾向恒这个年纪本来也不应该可以成为大队长,就是因为他是这个身份,天然就给他增加了一圈光彩。

所以知道他们的父亲是牺牲的军人,大家都很友善,遇到的还会给他们塞一些野果子或者是豆子,让他们在这里好好安心过日子。

赵建军赵建丹来到这里接受的基本都是善意。

有些人在背地里会说大队长两口子傻,捡了两个小孩回家养,不知道要贴多少,但只要不说到孩子面前,江景瑜和顾向恒也不在乎他们在背后说什么。

这两孩子顿顿细粮养着,好吃好喝好睡,现在脸上变白了一些,身上也长肉了,跟江景翔站在一起也不那么突兀了,江景瑜看到很有成就感。

梁保也抽出时间过来了一趟,看到这两孩子,又给顾向恒塞了五十块钱。

这一次顾向恒坚决没要。

他很担心他要是收了,他就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这老上级家里那么多个孩子,不少已经是少年了,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吃的可不是个小数目。

这俩孩子安稳下来了,其他亲戚就开始上门认人了。

在这方面主要是江景瑜这边的亲人,顾向恒他那边的亲戚数量真不多,而江景瑜那边,爷爷奶奶,爸妈还有几个住在一起的表弟表妹,这就是一大家子人口。

顾向恒收养这两孩子别的战友也知道了,陆陆续续的寄了一些钱或者是东西过来。

在这个年代,有人出事了,战友帮忙养孩子很常见,甚至还有父母还活着,但是因为太忙抽不开身,让别的战友帮忙带的。

转眼间,就到了秋收的时候。

今年又是风调雨顺的好天气,稻穗沉甸甸的,他们村种地有几十年经验的人,收割的时候心里就能估出一个数来,喜笑颜开。

今年他们村做的事不少,大家都很忙碌,工分也没少赚,但是收的庄稼一点都没变少,还增加了。

这是因为他们养的牲畜多,肥料增多,土地更加肥沃导致产量增加了。

现在这年代,肥料不好买,但是有粪便的话,那就可以自己抠肥料。

秋收粮食入仓,大家已经开始畅想着今年能分到多少粮食,又分到多少钱了。

在这样的畅想中,王家的王高成回来了,他是回来给方明月和陈医生他们送第二面锦旗的。

他的爱人许四秋不小心摔了一跤,早产了,好在及时送去了医院,医生也说打的底子好,最后母子均安。

以后他王二就是有儿子的人了!再也不是绝户头了!他有了可以顶立门户的儿子了!

王高成当时听到这个喜讯,就晕了过去,醒来后看过儿子,就回家放了一挂鞭炮,这不,冷静下来了,就给他能有儿子的大功臣送锦旗来了!

一路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作者有话要说:  二合一更新!

感谢在2021-10-28 21:05:33~2021-10-29 20:33: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肖战和杨洋的粉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1996532 20瓶;天空已微蓝、晓 10瓶;我舞我看、荷梗的 5瓶;月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