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43章 要赶集了

第43章 要赶集了


方明月没想到王高成来了, 还是这么兴师动众。

一路上,跟了一长串看热闹的。

江景翔和赵建军兄妹两个原本是在路边挖野菜的,看到这, 也成了看热闹的一员。

跟在一行人的后面,然后来到了卫生站。

然后发现这个不认识的人要感谢的人是他们家的!

随着这三个小孩回家,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

江景瑜皱眉, 她一方面高兴, 她的目的达到了, 但是另一方面她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

摔了一跤造成的早产,这是真的意外,还是有人为的因素?

不是她要把人往坏的方面想, 有的人是有作案动机的, 而且他也有作案的时间。

这里说的就是王鹏飞,他就在食品厂里, 要是他想做什么手脚的话,是有可能的。

顾向恒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有怀疑, 他跟王高成打听了更详细的经过。

是怎么摔的?又是怎么发现的?

原来是许思秋出门的时候在路上踩到了圆石头, 她没注意,然后就摔了, 好在她下意识的用手撑了一下地面,没有直接肚子砸到地面,只是这样也受了惊吓,动了胎气,当时附近有人路过, 看到一个孕妇这样立刻就叫人了,送去了医院。

许四秋的年纪不小了,所以有些惊险, 也是庆幸,她之前虽然喝药喝了很久,但是后来有调理过,身体康健,这一回受到了惊吓也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了。

王高成还在顾向恒面前抱怨,“那些石头是附近家的小孩子玩闹的时候撒在那里的,幸好没出大事儿,不然我可不会这样算了。”

顾向恒:“……”

小孩子?

这样就是无头公案了,他把自己的怀疑放在心底。

最好不是王鹏飞做的。

对孕妇和小孩子下手,太卑鄙了。

江景瑜他们知道了这件大喜事,王鹏飞一家自然也知道了,王鹏飞就在食品厂,他更早知道,而且也是第一时间知道他二婶生了个儿子。

也是他有城府,做出了欣喜的样子。

只是刘盼没有这样好的涵养,听到这个消息就骂了一句,“苍天不长眼睛,怎么就让她生了个儿子!”

她着急的在家里转圈圈,问王高来:“怎么办?以后儿子怎么办?”

现在儿子还是食品厂的临时工,不定什么时候就又回家下地了。

江翘的心里也沉甸甸的,像是有块大石头压在上面,喘不过气来,她拍了拍胸口,看了看自己女儿。

有了儿子又怎么样?

上辈子为什么王鹏飞那么顺利的接班,然后发家?

按理来说是没那么快的,但是再过几年这个二叔就因为公事意外没了,在病床上弥留的时候,提出让侄子去接班。

要是这一辈子也这样,到那时候二叔出事的时候,他儿子才多大?

肯定是不能接班的。

自家男人并不是没有机会,要是把二叔笼络住了,把这份工作给侄子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跟他说她女儿是婆家人,女婿是外姓人,以后不会向着王家,以他那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有可能的。

江翘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心情也平复了下来。

只是很快江翘又觉得喘不过气来了,想到王鹏飞在城里那些不清不楚的情况,她就心里烧着一把火。

她上辈子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堂姐夫在外面有什么小三小四,怎么这辈子他都还没有发家,就招惹了别的女人?

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她看了一眼裹得紧紧的女儿。

是因为她生的女儿?

江翘强忍下这一口气,决定暂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像之前一样,她要尽快生下儿子才行。

抽空也要去城里确认一下,到底是哪个狐狸精。

居然敢跟她抢男人。

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

时间飞逝,两个小孩在这里混熟了,整天跟江景翔同进同出,脸上有肉了,眼中有神采了,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小孩。

不会轻易跟他们刚来的时候联系到一起。

蹬蹬蹬,赵建丹欢快的脚步声传来:“婶子,咱们家的鸡又生了两个鸡蛋!”

赵建军和她一人手里一个鸡蛋,笑的特别灿烂。

江景瑜:“拿过来,今天想吃什么?”

江景翔头上顶着一根鹅毛跟进来:“姐姐,我想吃酸萝卜。”

江景瑜:“那你去拔两个萝卜。”

赵建丹:“婶子,我想喝豆浆。”

江景瑜:“豆浆要磨豆子,明天吧,今天把豆子泡上,明天煮豆浆、做豆腐。”

赵建丹立刻嘻嘻笑了起来,赵建军:“婶子,明天我来磨豆子!”

他十分踊跃。

村里有大磨,他们家里有叔叔带回来的一口小一些的石磨,他们几个一起来,也能推得动。

江景瑜好笑:“你们别说累。”

赵建军一听这就是肯了:“婶子,我不会说累的。”

江景瑜笑而不语,累了,让他们过下瘾,自然由大人接手。

磨豆子对小孩子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他们村里做豆腐基本上是家家户户都会的,这也难不倒江景瑜。

做豆腐繁琐,最耗费力气的就是磨豆子这一项。

江景瑜自然不会觉得磨豆子累,她事先取出一些豆子浸泡,第二天起来,赵建军兄妹两个就开始磨豆子了。

磨了一会儿,力气告罄,顾向恒接手,对他来说,这个石磨也跟玩一样,很快就磨好了。

然后吃早饭,他去干活,江景瑜就带着兄妹两个继续。

江景翔也过来了。

看到锅里煮着的豆浆,嗅了嗅鼻子:“好香。”

江景瑜:“想喝豆浆,还是想喝豆花?”

豆浆等煮过之后就能喝了,豆花要放卤水,成团。

江景翔冥思苦想,“我可以都要吗?”

江景瑜:“当然可以。”她拿出两个大碗,装了两碗豆浆出来。

等到豆花也出来了,又装了两碗豆花。

其中一碗豆浆一碗豆花是给江家的。

江景瑜使唤两个小豆丁跑腿:“小心点,别洒了。”

剩下的就是把这些豆花和水一起装进豆腐帕子里,在四四方方的木架上方放上重物,把里面的水分挤出来,剩下的,就是豆腐了。

等到他们两个跑腿回来,江景瑜已经拿出了白糖,在豆花、豆浆上都撒了一层。

糖!

三个小孩这个时候表情高度一致,全都是小馋猫。

甜甜的豆花入口,就一路甜到了人心里。

-

转眼间,到了分粮食的时候。

他们已经把公粮和定粮交了,剩下的就是自己村的人分了。

今年赵三石家比去年分的多了。

因为他们的工分多了,为什么工分多,因为他们家兄弟多,今年又经常干完了地里的活,又去做别的,所以这分到的粮食比去年多了将近两成。

两成啊!虽然都是杂粮,那也是粮食啊!

这两成哪里来的?

一个是他们肥料增加,粮食增加,还有就是他们开荒了。

比如养鸡场,鸡群圈起来养一段时间,把虫子、草吃了,剩下它们不吃的,人再加把劲,然后把地翻一翻,把鸡屎翻到下面去,就是天然的肥料。

这样的地,种豆子、种红薯都不错。

赵三石家里看着分到的这些粮食,喜笑颜开。

除了这些粮食以外,还有别的。

今年他们村种了一些莲藕。

这个是新鲜玩意。

春季种了一些,收成的基本作为种子使用。

然后种了第二季。

第二季收成的比较多了,品相最好的那些,卖到了城里,品相一般的,大家可以自己选择用工分兑换尝尝鲜。

赵三石长这么大,就没吃过莲藕,他用自己的工分换了一斤。

赵母煲了汤,十分鲜甜!

他喝了一口汤,然后吃了一块,原来这就是莲藕啊。

吃起来粉粉糯糯的,赵三石:“妈,以后我们也种一些。”

赵母也是同意的,“在家里用个破缸养几个月试试。”

不成,也就是费点水,要是成了,就有莲藕吃了。

除了莲藕可以用工分兑换,还有别的,比如香菇干、咸鸭蛋等。

鸭子他们这里养的少,咸鸭蛋就更别说了,赵三石也换了几个回来,尝尝鲜。

那鸭蛋黄,真是绝了。

怪不得他们村里的这些咸鸭蛋一点都不愁卖。

换成他,有条件的话也爱买来改善伙食。

等到又一批他们养成的猪宰了,养的鸡鸭都杀了以后,他们村开了一辆崭新的拖拉机回来。

拖拉机进村的时候,“噼里啪啦——”,鞭炮声响起。

大家唱起了歌,一片欢声笑语。

“咱们村里也有拖拉机了!”

“以后去城里交粮就方便了。”

“这铁疙瘩还能帮我们干活呢!”

这车子就停在那里让大家欣赏,大人小孩都上去摸摸碰碰,但不敢大力气,还有人在旁边盯着,有些地方不给碰。

拖拉机衍生的还有一个十分受欢迎的差事,那就是拖拉机手。

但在这方面他们村倒是不需要选拔了,他们村有人会开。

那就是江驻,他姐夫是就是拖拉机手,他也跟着学了,这一回就是他把拖拉机开回来的。

这人要说起来也跟赵建军兄妹两个一样,他父亲是牺牲的老八路。

每次过年,都会得到一份村里的补贴。

他们村有了拖拉机,隔壁细柳村和王家坳都有人过来看热闹。

看着这铁疙瘩,眼红。

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怎么这上庄村就买得起拖拉机了呢。

他们也想要!

他们也想分更多的粮食!

他们打算来年跟上庄村学习,养多一些家禽,到时候卖了换钱。

这个顾向恒也不会阻止,谁都能做,只是上庄村现在也才刚起步,他也不会这么无私的分享所有的经验。

上庄村的村民也是这么想的,包括外来的知青。

谁不想自己所在的村子过得更好。

他们今年才尝到了甜头,要是别的村也这样干,某种程度上,他们就是竞争对手了。

谁要是想去他们村养鸡场养鸭场里面转,看看秘诀,都会被拦下。

“里面不能进去,会吓到鸡鸭的,不生蛋了怎么办?”

“我就是随便看看,我不会吓到它们的。”

“不方便,在外面看看就行了,有什么好看的,里面还有鸡屎,别脏了脚。”

有些人转了一圈,看着上庄村的这些产业,觉得这个村里欣欣向荣,很看好。

本来过年前就是说亲的高峰期,今年多了不少姑娘想要嫁过来。

江景瑜这段时间在外面,都间接的享受了不少热情。

村里的这部拖拉机很快就派上用场了。

赵三石大嫂月份大了,瓜熟蒂落,但是稳婆来了,生了一段时间,脸色凝重的说难产。

赵三石赶紧请了陈医生和小方医生过去,也无能为力,让他们赶紧送医院。

这时已经晚上,大家下工在家吃饭的点。

赵三石满头汗的来到顾家找顾向恒,“大队长,我嫂子难产了,要去医院,能不能借拖拉机送一送。”

顾向恒立刻起身,“走,江驻呢,让他开车,我们一起去。”

女人生产本来就是鬼门关,要是遇到难产,更是在阎王门口徘徊。

一行人急急忙忙,江景瑜也知道了,看他们先去,跑到赵家,让赵母带上其他的东西在后面跟过去。

孩子出生,是需要襁褓的。

这话在理,看着大儿子和三儿子陪着去了医院,她知道自己要过去,却心慌的,不知道要做什么,现在听到了江景瑜的话,立刻抹了一把脸,然后狠狠的捏了大腿一把,让自己冷静下来,屋里收拾东西,她要带衣服,还得要带钱过去。

这进了医院肯定要花钱的,希望这钱花了以后能够母子平安,哎呀,这是什么事儿啊?

赵母拿出钱来心疼的不得了,正打算孩子生了就动工起房子,正是要用钱的时候。

结果这就出事了,难道她老赵家就是没有这个福气?

她就不信这个邪了。

那一头顾向恒和赵家两个兄弟、稳婆一起去医院,产妇一路无意识的□□着,痛的完全没有力气说话,被她男人赵大石抱着,靠在他怀里。

满是血腥气。

赵大石手一直在抖,小声的安慰她:“别怕,就到医院了,医院肯定没问题的,你坚持住啊,咱们不怕。”

他说着不怕,却连这两个字都带着哭腔。

江驻开的速度很快,他们村的距离也不远,很快就到了,被护士引导着送到了病房里,然后医生就小跑着过来进了里面,他们就在外面等着。

赵三石在病房门边站着,听着里面隐隐传来的动静,大气不敢喘。

这是他们家第三代的第一个孩子,大嫂进门几年了,这是第一胎。

他看了看大哥,大哥已经抱头蹲在地上,用力的抓着头发,没多久地上就有了一小搓被他揪下来的头发。

顾向恒心情沉重,这个时候要劝,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再多赵大也听不下去的,只有医生说母子平安才能让他放下心来。

没多久,赵父赵母带着东西来了。

顾向恒估计他们应该带钱了,去咨询要办什么手续。

赵大赵三兄弟两个都心神不宁,他们还稳得住。

跟在大队长身边去把手续办了。

好在结果是好的。

“哇——”孩子的哭声传来,赵大石一下子就从地上蹦了起来,一双眼睛通红,死死的看着病房门。

好像过去了很久,又好像一刹那,房门打开了。

护士抱着孩子出来,“你是孩子爸爸吗,是个男孩。”

不等赵母笑,护士又道:“憋得太久了,先住院观察。”

赵母登时就是一个咯噔。

赵大石碰都不敢碰,看着那个青青紫紫的“小老头”,“住!我爱人她现在怎么样?”

医生这时候也出来了:“产妇伤了身体,也先住院。”

在这个时候,住院就是大病。

他抖着声音:“医生,他们都会没事的吧?”

医生:“好吃好喝养着,产妇会没事的,孩子细心些,过了这几天没事就好了。”

赵大石松了一大口气:“好,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孩子很快就被抱走了,产妇现在还不能进去观看。

赵三石这时候也冷静下来了,送顾向恒出去,风一吹,身上一寒,才发现自己一身汗。

顾向恒也差不多。

他没那么着急,但是生孩子太险了,他联想到了景瑜,有些胆战心惊。

“以后有条件的话,送医院来产检。”这样能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这回的问题,要是赵大石的爱人在生之前来医院产检的话,胎位不正,可以提早发现。

赵三石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

顾向恒和江驻回了村里。

其他房间静悄悄一片,主卧还有油灯,江景瑜在等他:“怎么样?”

顾向恒抱住她,下巴放到她肩膀上,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回还好,母子平安,小孩弱了些,应该也能保住。”

江景瑜也松了口气:“那就好,怎么,看你不开心。”

顾向恒:“今天这事,如果去医院定期产检,是可以避免的。”

江景瑜懂了,拍了拍他的手:“那咱们就努力,争取以后大家都能有去医院产检。”

大家为什么不去?

不就是没有钱吗。

顾向恒重新打起精神:“你说得对!”

冬天雨水少,大家也比较清闲,顾向恒让大家还有拖拉机一起忙起来了,在近河边精挑细选了一个地方挖池塘。

这样子的话其他三面地势高,只有面对江水那一边的底,这样子把那些泥土挖出来再加高,在下面留下一道出水口,这样的话水可以引进池塘。

等到夏季雨水充沛,这里也不容易被漫,要是雨水格外多,就在这一面加一道网,防止鱼儿出逃。

他们村也有池塘,现在这是新增的,之前那两个池塘小,这个就大了,工程自然也大,但是想到过年分到的鱼,大家埋头就干。

农闲的时候没有那么多满工分的活,现在这个就是满工分,一村大部分壮劳力都来了这里。

人多力量大。

有人捡石子、挖泥土、有人推板车……各司其职。

其他村可没有这么热火朝天,冬季是农闲,有的人过来看热闹。

“打算在这里养鱼啊?”

“养鱼也挺好的,有鱼吃了啊,这么大的地方能养不少鱼。”

“来年你们分鱼估计能多分好几条。”

等到年味越近,就到了杀年猪的时候。

今年他们村杀猪比去年壮观多了,隔壁村的人感觉天天听到他们这边的猪叫。

猪叫声十分凄厉,他们听着却只有羡慕的。

这上庄村的日子真是过起来了。

等到分猪肉的时候,江家分到的猪肉比去年多了一倍,去年分到了一斤多,今年分到了三斤。

知青那边被顾向恒敲打过后,也挣了不少工分。

分了不少猪肉,有些家里条件不好的,他们自己不舍得吃完,寄了不少回家。

过年也是知青们最想回家过年探亲的日子,不过他们基本上都是远道而来,回去的火车票是一大支出,要是家里经济条件不宽裕的,还真不能够想回就回,所以大部分知青都是攒几年的钱,才回去一趟。

郑乐英、郭雪莲和朱文今年都打算回去,商量好了结伴回去。

他们三个去年夏季来的,这就一年多了。

他们要回家过年,顾向恒也不会阻止,问清楚情况后给他们写了介绍信。

章学知和方明月对她能回家探亲都很羡慕,他们也想去探亲,但是他们爸妈都不让,说来了也不会,见他们知道这是不想连累他们,所以只能给他们寄东西。

他们吸取了上一次寄东西的经验,在红薯干、菜干里面放别的小东西。

噼里啪啦——随着鞭炮声开始出现。

距离过年还剩几天,就在这个时候,县里突然说恢复赶集,不过只允许村民出售农产品,不允许倒买倒卖。

这可是个大消息。

很快就传遍了附近的村子,引起一片轰动,叶红秀知道后就立刻过来了,乐呵呵的:“明天赶集,去不去?”

江景瑜果断:“去!”

这样的热闹,可不能错过。

赵建军赵建丹眼巴巴的,江景瑜摸了摸他们的头:“你们也一起去。”

叶红秀:“小孩子去也行,不过一定要跟着大人,以前赶集有小孩丢了的。”

这个年代,小孩被拐子带走了,能再找回来的希望十分渺茫。

赵建军保证:“我们一定跟在叔叔婶婶身边!”

这一次赶集有六天时间,从明天到除夕,都是赶集的日子。

这是给一些住得远的人时间准备。

叶红秀就准备带一些自己种的萝卜去卖,问江景瑜:“你想卖点什么不,可以贴补家用。”

江景瑜心中一动:“可以卖糕点吗,我想做一些点心卖。”

叶红秀:“可以的,材料是自家的就行,你想做什么?”

江景瑜:“萝卜糕?”

叶红秀:“可以啊,我和你一起吧。”

就女儿的手艺,肯定受人欢迎!萝卜大家一起出,一起做,钱一起分,她这回就沾沾女儿的光。

“之前上面说不开集了,大家想要买点东西都没那么方便,现在好了,终于又开了,我跟你说,城里人不比我们有地,又是过年,肯定会买很多东西。”

确实是这个道理。

这集市开了,上庄村不少人都动心。

既有想卖东西的,也有想买东西的。

这可是过年,要置办年货的时候。

难得的一次开集,整个易水县都热闹了起来。

顾向恒也忙着这件事,他们村也有不少产出啊,要是遇到合适的,比如猪崽、品种好的果树幼苗、鱼苗等等,他也想买。

叶红秀笑眯眯的一一细数:“你爷爷说要写一些对联和福字去卖。”

“你舅公打算去卖竹编品,他家里囤积了不少,这回正好可以去卖了。”

“学知、明月他们没有赶过咱们这里的集,也说要去看热闹,想买些年货。”

“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有些人在泡豆子,准备明天卖豆腐……”

江景瑜叹为观止。

心里也升起了期待,“妈,我们现在就去拔萝卜吧!”

作者有话要说:  二合一更新

感谢在2021-10-29 20:33:41~2021-10-30 18:40: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肖战和杨洋的粉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庭庭 5瓶;月夜 2瓶;阿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