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44章 赶集

第44章 赶集


萝卜是个好东西, 可以生吃,可以煲汤,还可以腌制成萝卜干, 爽爽脆脆,江景瑜种了不少。

叶红秀也是。

明天是第一天开集市,她们不打算做太多, 所以就先试试水, 要是情况不对, 她们就把东西带回来自己吃。

这么多人没多久就能吃完了。

第二天他们带着三个小孩去的时间不算早,到县城外大场的时候已经十点了,赶集的人很多, 就跟叶红秀说的那样, 来这里参加赶集的有很多城里人。

他们就盼着在这里买一些不用票不受限制的东西,过个好年。

早早来这里占了位置卖东西的基本上也都是附近村子的人, 知道的比较快,做出反应也比较快。

章学知和方明月早一步出发, 来到这里觉得眼睛都看不过来了。

这里原本是一块空地, 前面不远就是县城,现在道路两边都摆上了摊位, 长长的,从县口到这里,一眼看去琳琅满目。

有卖鸡蛋的,有卖芥菜萝卜的,也有卖母鸡公鸡的, 还有卖小鸡仔的。

两个人都是第一回赶集,一钻进人群,就不见了踪影。

江景瑜他们来到, 好位置没有了,就在边上找了个空位,她看到有人卖烧饼,也有人卖豆浆卖豆腐,这卖豆腐的……江景瑜看了一眼,认了出来,这不是赵三石他们家吗?

现在他们一家来了好几口人,赵母在卖豆腐,赵三石守着一个摊子卖菜干,他旁边还有他二哥在卖扁担和竹筐。

赵母的生意是最好的,“我要一块豆腐。”

“我要两块。”

“豆浆怎么卖,我要一碗豆浆。”

“给我也来一碗。”

赵母摊位本来剩下的就不多,这下子就卖完了。

赵母笑得合不拢嘴,打算今天多泡一些豆子,明天还来。

他们家因为大儿媳妇难产,孙子又体弱,着实花了不少钱,这房子都没法继续起了,现在这集市开了,既然上面允许,只要卖得出去,赵母打算天天都来,多卖一点钱。

这可比把豆子卖给收购站赚得多。

因为之前禁止开集市,城里人也是憋得狠了,大家接到通知,那是磨刀霍霍。

江景瑜放下背着的竹篓,把里面的萝卜糕拿出来放在上面,帕子也掀开,香味立刻就传出去了。

江景瑜:“卖萝卜糕了,刚做好的。”

她这么一吆喝,叶红秀就笑了。

以前女儿还不敢这么发生吆喝呢。

摊位前有个姑娘听到吆喝声也停下了脚步,看了过来。

叶红秀:“同志要不要来一块?这么大一块三分钱。”

“三分钱啊。”问话的年轻姑娘犹豫了一下,仔细看了看,觉得应该不会难吃,“给我来三块吧。”

江景瑜:“好。”立刻就拿起一片用热水滚过的芭蕉叶给她包好。

年轻姑娘递过来一毛钱,叶红秀找了她一分。

她笑眯眯,这是开门红啊。

附近走过的人都能闻得到香味,卖相也很好,一问三分钱,这个价格真的不贵,于是有了第一位客人之后,很快又有了第二位、第三位。

“给我来一块,我先尝尝。”

萝卜糕的主要材料就是萝卜,加了一着粘米粉。

主要还是萝卜,萝卜便宜,所以萝卜糕也不贵。

吃了一块后,那人很快要了四块。

要是小孩子路过,馋了,大人基本都舍得给他买一块,还正巧遇到了顾向兴的岳母齐盼娣带着陈天佑。

陈天佑先看到了江景瑜,扯了扯奶奶的袖子,告诉了她。

齐盼娣就带着陈天佑过来打招呼,“孩子他大伯母,你们也来赶集呀。”

江景瑜:“是啊,天佑想吃萝卜糕吗?叫一声大伯母,就给你吃。”

陈天佑怯怯的冒出头来,“大伯母。”

江景瑜立刻挑了一块最大块的给他。

他双手拿过来,用自己的小米牙小口小口的咬着,一双眼睛不住地在往江景翔、赵建军和赵建丹的身上转,小孩子总是喜欢跟小孩子玩的,之前陈天佑跟着爸爸回村的时候就跟他们玩得高兴。

江景瑜看出来了:“快过年了,想跟哥哥们玩,到时候和你爸爸妈妈回来一块玩。”

齐盼娣他们已经在这里逛了一会儿了,手上拿着个竹篮,现在篮子里装了几个鸡蛋,一袋花生,还有几根嫩玉米。

他们在这边边说话边卖东西,那一头方明月章学知逛到了外公的摊位。

江元同和江景翔来得早,他们两个一个写字一个辅助、收钱,谁要是说要对联,要福字的还能自己挑,对联也有好几种,没有的可以现写。

江元同一笔毛笔字不赖。

他们家的对联一直都是他写的。

还会有人拿着红纸过来请他帮忙写。

这对于江元同来说是熟练的活了。

写得很快。

卖的也很便宜,所以生意很好,毕竟这对联除了家里有白事儿的,那是家家户户都需要的,再节省也不会在这方面节省。

到底也不贵。

江元同看到他们,笑着摆了摆手:“逛去吧。”

章学知看不忙,这才带着方明月继续。

这里的货物种类丰富,但是细粮和肉类一直都是紧缺的,比如他们就没有看到有卖猪肉。

有的人把自家分到的肉拿出来,几乎是立刻就被买走了,大米也是这样。

往前走,章学知看到有人在卖麦芽糖,拉着方明月过去,“这个怎么卖?”

听说价格,他点点头,给我来二十块,家里人多,十块不够分,那就来二十块吧。

这是笔大生意!

那人利落的拿起工具,“当当当”敲了一些下来,一块一块的放进纸袋里。

方明月拿起一块放进嘴巴里,享受的眯起眼睛,示意章学知也尝尝。

拿了麦芽糖,继续走,看到有人卖鱼,装在水桶里还活蹦乱跳的。

章学知看到了挤了进去,“这鱼怎么卖?”

“这边桶里的四毛钱一条,这边的五毛钱,像这种小个的三毛钱可以装一碗。”

这鱼的个头都不算大,章学知犹豫了一下,买了两大碗的小鱼,这种大小的鱼煎的两面金黄,也很好吃。

这鱼很快就卖完了。

有来的晚了的拉着他问:“你还有吗?我想要买。”

“没有了没有了,都卖完了。”

方明月看了一眼,问的人基本都是城里人。

幸好他们来的早。

再往下走,看到有人在跟一个摊主讨价还价,商量着那只母鸡便宜点三块钱卖给她,那摊主不愿意坚持要三块二,少一分都不行。

章学知看了一眼,这鸡没有他们家的肥,也没有他们村里养的肥。

那一头江景瑜他们很快卖的差不多了,叶红秀就让江景瑜不用守着了,“你带两个孩子逛逛吧,这里交给我。”

江景翔也想跟着姐姐去逛,被叶红秀拦住了,“你姐姐一手牵着一个,现在照看不了你,你跟在妈妈身边,听话,回头我给你买好吃的。”

江景翔不甘愿地答应了,算了算了,他就在这里多守一会儿,反正晚点也一样能去看的。

江景瑜牵着两个孩子,表情都是一致的——新鲜!

一路走来,卖豆腐的人还真不少,而且可以看得出来,大家做的豆腐是有些差异的,有的人做的特别水嫩,而有的人做的是老豆腐,还有的人豆腐一看就知道那豆子不好,有经验的人看得出这些道道。

江景瑜看到有人卖甘蔗,这东西家里没有种,挑了一根,砍成两截,让赵建军和赵建丹一人抱着一截。

再走一段,看到有人在卖布,那种自己编织的土布,现在大家爱穿机器做的,跟后世大家追求人工的不一样。

颜色也好看。

江景瑜一眼看到就喜欢上了:“这个怎么卖?”

卖家是个年轻媳妇,看到有人问,大喜。

价格比起供销社的便宜,江景瑜算了一下家里需要的布料,两孩子长的快,就很耗费布料,而且还可以用来做床单。

然后再分一些给妈妈,这布料就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她把这匹布都给买了下来。

那个年轻媳妇立刻给她,这个布料问的人不少,但是买的人不多,现在她全都要了,她还赠送了一块素色的帕子。

这回江景瑜要抱着布料,就没有多余的,手去牵着小孩,势必有一个得要松开。

她的左手依旧牵着赵建丹,让赵建军拉着她的衣角,不要放开。

“人太多了,不能松开知道吗?”

赵建军乖乖地应下了。

再往前走了一段看到有人在卖小羊羔,江景瑜来回看,有卖小羊羔的,有卖羊肉吗?

那个汉子有些腼腆,“这羊羔是我们大队的,成年的羊已经卖完了,今年生的小羊羔比计划的要多,所以把这两头拿出来卖。”

赵建军看着婶子:“我们要养吗?”

江景瑜摇头,她只想吃羊肉,不想养羊。

赵建丹突然惊呼一声,“婶子那里有蛇。”

江景瑜看过去,确实是蛇,那条蛇正泡在酒里面,那是蛇酒。

赵建丹明显有些害怕,拉着江景瑜的手紧了紧,江景瑜牵着加快脚步,这样看不到了,赵建丹就没那么怕了。

等叶红秀看到女儿他们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的东西真不少,有甘蔗布料,小麦粉,糯米。

卖的萝卜糕才多少钱?他们手上拿的东西要多少钱?

收支明显不相等啊。

叶红秀失笑,其他的还好,只是这土布,她摇头,“你买这么多做什么?”

江景瑜:“我摸着手感还行,这种布料也结实,给孩子做衣服,家里也可以用来做被单,妈我分一些给你,你也给自己做条裙子,这种做裙子也挺好看的。”

叶红秀:“我就算了,这把年纪了还做什么裙子。”

江景瑜:“不做裙子就做别的衣服呗。”

江景瑜把买来的东西放到竹篓里,背着,赵建军赵建丹一人咬着一块糖,妈妈牵着江景翔的手去逛街,江景瑜就带着两个小的去爷爷那里。

这个时候江景腾忙的飞起,看到他们来了,立刻使唤:“建军来来来,你把这红纸扯到那头去,放顺,把这个夹子夹到这里。”

刚写好的对联要放一下,防止墨不干。

江景瑜放下手里的东西,也来帮忙。

赵建丹看看哥哥,和他一起辅助。

江景腾问:“妈和小弟呢?”

江景瑜:“逛着,爸爸呢?”

江景腾:“爸爸在家里面做一些木工,到时候也拿来卖。”

有一些东西小巧也不怎么费时间,比如梳子,筷子。

还可以临时加急用木头做一些小玩偶出来,也沾沾这个热闹。

这一天结束的时候,数了数,赚最多的就要数江元同了,他轻松站在那里写字,就把钱赚了。

然后分给忙忙碌碌的江景腾一些分红,他就美了。

江元同:“还是要有一技之长啊。”

江景腾:“……”

如果爷爷你不拉我帮忙,我就跟爸合伙了!

江景瑜笑,她们的萝卜糕生意也不错,但是她们准备的少了,明天再来。

明天其他人应该也会准备更多的东西过来卖,今天大部分还是试探居多,如果没有人管,没有人说什么东西不可以卖,第二天就正式进入高/潮阶段了。

第二天叶红秀和江景瑜去的时候,人多的像是这里举办什么大型宴会一样,一眼看去,全都是人,密密麻麻的。

他们一直走,走到大场边缘才有空位,东西放上去没几分钟,旁边又多了个新人。

现在他们是连在一起的,除了江元同他兴致勃勃带着江景腾来得早,还在里面以外,现在她和妈妈在这边的,隔壁是爸爸卖木制品,然后再隔壁的就是一个卖斗笠的。

新来的是卖兽皮,有兔皮,狼皮等等,还有风干肉。

这是一个山里来的人。

也只有他们手里会有这么多不同的皮子。

江景瑜感兴趣了,指着狼皮:“这个怎么卖?”

这些兽皮有的是原生态,处理好的没有做成什么东西,有的已经做了,比如有兔皮背心,狼皮手筒。

她问的,是一整块完整的狼皮。

她想要做一个褥子给江元同,他前段时间降温还病了一场。

狼皮御寒功效出众。

问了价格,是合理的范围,要了两张。

识货的人不少,一个大娘就在交钱的下一秒停住了步伐,也看上了皮子,“这怎么卖的?”

江景瑜先来,所以那摊主不好意思的对这大娘笑了笑,“这个已经卖出去了,这还有,要吗?”

大娘遗憾的错过了最好的两块狼皮,只能看下一块。

江景瑜这看着这些兔皮,陷入沉思,要说起来他们村里囤积的兔皮也不少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打算的。

江明智:“给你爷爷的?”

他一脸肉疼。

之前女儿就提起过这个,现在遇到了果然就买了。

这是女儿的孝心,只是他担心女儿没钱了。

江景瑜:“是啊,爷爷越来越怕冷了,这狼皮也不好买。”

在后世看来这样自然是不可取的,山上到处是保护动物,一个不小心就铁窗泪了,但是在这个时代,人类还没那么强大。

狼、野猪等都是凶兽,野猪下山祸害庄稼,遇到人会伤人。

狼群就更可怕了,它们下山了,鸡鸭不安全,小孩也在它们的食谱范围内。

所以他们这附近的村子只要那里有狼下山吃人了,就一定会召集人手把这只狼群剿灭。

它们吃过了人,下回遇到人,就会主动把人当做猎物。

现在叶红秀面前站的都是小孩子,最前面的小男孩嘴角有可疑的晶莹液体,他妈妈看到了,扯了他一下,觉得丢脸,“饿死鬼投胎啦?”

“妈妈我要吃!”小男孩的声音很大,他妈妈问了价格,“同志多少钱一块啊?”

叶红秀:“三分钱一块。”

男孩妈妈看了一下,审视着它的大小,判断划不划算,但是她儿子没有那么冷静,扯着她的手不停的摇晃,“妈妈,妈妈,我要吃,妈妈妈妈我要吃!”念的她头痛,垮下肩膀,一边掏钱,一遍骂:“知道了知道了,你这馋鬼!同志给我来两块。”

她儿子脸上刚笑,他妈妈就哼了一声,“有一块是给你弟弟的,你只能吃一块。”

这话一出,小男孩脸上立刻垮了下来,不过等到萝卜糕到手,脸上又只剩下笑容了。

卖萝卜糕的其实不止他们一家,但是看上去卖相最好,闻着最香的就是他们这里了,所以生意络绎不绝,一块三分钱,十块三毛钱,一百块才能得到三块钱。

但这块头不大,又基本是萝卜,现在这个正是萝卜的季节,萝卜不值钱,叶红秀上看了一下,卖完了她能分到将近一块钱,笑得合不拢嘴。

有这些钱可以多买几斤糖,一些点心,或者是买一条鱼,给大家打打牙祭。

学知他们昨天买了鱼回去,做了一顿挺香的,今天看看,有的话她也买一些回去。

江景瑜他们卖萝卜糕,卖了三天就不卖了,家里的萝卜还得要留一些过年。

不做萝卜糕还可以做别的,比如发糕,这个要用到糖,还有红枣,价格比较贵,舍得的人少了一些,但是过年,总数来看,乐意买一个给孩子的人还是不少。

她们上午去中午前就能卖完,不耽误其他的事儿,还能在集市里逛一逛,看到合适的买回去,这样支出和收入肯定是不相等的,但再看一看收获又觉得值了。

顾向恒也在这六天的感觉中收益非浅。

他看到有人在卖果树苗,这个树苗很便宜,他买了,还有人卖猪仔的,也买下了。

他们村代表集体的人也拿了一些东西去卖,比如鸡蛋,鸭蛋,咸鸭蛋等等,多赚一点是一点。

买了最多的还是城里人,齐盼娣就是其中一个,之前他们买点细粮多费劲啊,粮票用完了,就得要各种方法都用上才能多买一些给他孙子孙女补补身体,这个集市一开,只要去的够早,待的时间够长,每天她都能买一些细粮回家,她还买了一只鸡一只鸭,准备留着过年宰了吃。

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今年是个丰厚的肥年。

对于卖东西的人来说也是个好年,他们把自家一些多余的产出拿出来卖掉,然后用这些钱换对联,换一点哄孩子的糖果点心,杂七杂八的,皆大欢喜。

很多人都问这个集市下回还有吗?是不是以后就恢复了?

在取消之前他们县里的赶集是一个月一次,每次都是月中十五号和十六号,每次两天。

现在县里还没有通知,大家也只能祈祷。

江景瑜买回来的布料顾向喜接手了,她自告奋勇:“大嫂,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我来做建军他们的衣服吧。”大人的衣服,她还有些拿不准,小孩的衣服小,耗费的布料少,她比较有自信。

江景瑜:“好啊,你先试试。”

她的打算是去找专业的裁缝的,花点手工费,既然她想试,那就让她试试。

这衣服当然不是做来过年的,这也来不及了,他们过年是有新衣服的。

两小孩一人一件大的罩衣,等到天气没那么冷了,还能继续穿。

顾向喜新衣服没有,但是江景瑜给她送了一双新鞋子,特意买大了垫鞋垫,这样脚长大了还能外穿。

顾向喜爱惜的不得了。

新年是小孩子最喜欢的节日。今年他们更喜欢了,大家手里有钱,有吃的,他们这个年纪的往往都是最能享受到的。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热闹的鞭炮声响起,宣告着一九六八年的到来。

一过完年,江景瑜立刻就抓着兄妹两个给他们补课,让他们认一些常用字,学会一到十,打算等到了九月份的时候就送他们去上学。

他们在之前是一点基础都没有的,提前学一些可以之后在课堂上体会到游刃有余,帮他们树立学习的信心。

算一算,如果是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的话,他们正好可以参加第一届高考。

当然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着眼到现在,兄妹两个江景瑜说让他们学习,他们坐得住,江景翔也跟着一起学,到时候有伴,他是最坐不住的,但是看到哥哥姐姐都乖乖的坐在凳子上不动弹,他也坐得稳了。

顾向恒也很忙,又一年,他们村要继续大展拳脚 ,之前挖的水塘,春耕,还有蘑菇房需要扩建,蚯蚓的养殖要加大数量,稻草培育养虫试验过了也可行,今年他们的养猪场继续扩张,还有兔子经过一年不停的生生生,今年他们的兔子也总算是上规模了……

好不容易把春耕的事情解决完,其他的也陆陆续续按照计划实施,这时候隔壁细柳村出问题了。

他们去年看到上庄村居然靠养家禽买了拖拉机,这谁不羡慕啊,这拖拉机可是富裕村才敢想的。

以前大家都一样,突然你就发达了,自然就坐不住了,准备学着隔壁上庄村养鸡。

在冬天的时候收集种蛋,开春了,让母鸡孵化,凑齐了百来只小鸡仔,大家也都上心,但是这好好的养了一个多月,从前几天开始就陆陆续续的死亡,到现在已经死了五分之一了。

这死一只两只没事,但现在这可不是一只两只啊,这样继续下去,指不定全军覆没,这损失就大了,要是养大了,能生多少鸡蛋啊!

这不,细柳村的大队长就坐不住了,过来找顾向恒,愁眉苦脸:“顾队长,这事你可得要帮帮我们,我们学着养鸡,可是跟你们学习的,怎么你们这鸡好端端的,我们的就出事了呢?这你得要帮我们解决才行啊,这些鸡,都是大家的心血!”

顾向恒虽然同情这事,但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不就是道德绑架?

你们村养的鸡是你们自己学的,养之前问都没问过我,也不是我让你养的,现在出问题了你话里话外把责任归我?!

作者有话要说:  二合一

感谢在2021-10-30 18:40:16~2021-10-31 21:06: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儿、湮煜轩、悦微 10瓶;墨染轻罗 6瓶;julyandjulia、果冻布丁酒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