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45章 取经/计划

第45章 取经/计划


面对隔壁细柳村的这天降黑锅, 顾向恒揉了揉额头:“宋队长这话可不是这个道理,你们在养鸡之前我们也不知道,怎么现在听这话好像是我让你们去养鸡的?”

宋有余急得不行, “顾队长,你真的要见死不救吗?大家谁不知道,去年你们大队靠养鸡养猪赚了不少钱, 今年大家都想向你学习,现在这学着学着出事儿了呀, 我们大队负责养鸡的人都哭了。”

顾向恒:“这生病了你得要去找兽医站, 你别不是说没有去找那边的人吧。”

这倒不是, 宋有余还是去让人去兽医站找了技术员过来的, 但是他是想着不对,这事儿隔壁村的也有责任, 瞧瞧自家的那些鸡, 再看看他们这里的, 他们肯定是留了一手, 所以才会这样。

要是能够借着这个机会弄清楚, 他们养了这么多鸡, 而且一年多了都没有怎么生病, 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大的损失, 这其中的秘诀那就更好了。

而且养鸡可以生蛋吃肉,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你想要它勤快的生蛋, 给它吃的就不能太差,光吃草它是很难长大。

所以这位宋队长愁眉苦脸是真的,觉得顾向恒有责任是真的,他想要挖出上庄村养鸡的秘诀也是真的。

这位顾大队长这么年轻, 做事情行,不代表其他方面也行,指不定比较年轻,更“无私”,那他就是赚了。

想通了这一点,顾向恒好气又好笑。

他并没有把这些所谓秘诀死死守住的意思,但是他要保证要上庄村先吃到头一茬的好处。

现在才过了一年,他不会这么快就公开的。

以后改革开放有句话叫先富起来的带动着后面的人富起来,现在他们这还没有富起来,说要带动着大家一起富裕太早了。

如果他们自己钻研,去省城学习,那没话说,但是他这刚成规模,别人就想空手套走,那不行。

虽然对这位宋大队长的算计不高兴,但是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要是是什么传染病,那就是大事了。

责任与他无关,但那边的情况还是要知道的。

他去到细柳村的时候,细柳村的鸡舍里已经有兽医站的技术员在查看是什么病情了,还是熟人,那位方技术员。

一到到这里顾向恒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地方小小一块,让这些鸡腾挪的空间并不大,而且地上基本没有绿色,要么是厚厚的鸡粪,要么是被铲掉了一层的土层。

这就是等着鸡粪积到一定的厚度就连带着地皮铲掉,去别的地方沤肥了。

跟他们上庄村的做对比的话,这细柳村的鸡舍让这些鸡活动的空间不够,没有绿色植物,吃的也不好。

他看了一下旁边堆着的饲料,光靠喂草,还有少量米糠,还有一些小孩捞的小鱼小虾,太少了。

病因现在还不知道,但是这个鸡群的生存环境,看的顾向恒暗地里摇头。

宋有余问:“顾大队长,你觉得是什么问题?”

顾向恒:“这得要问专业人士。”

看这些鸡病怏怏的样子,还真有可能传染到其他健康的鸡。

他打算回去以后立刻就安排一场消毒,然后禁止其他人带陌生人进去,要是不小心传染了,那就损失惨重了。

细柳村的人看到情况不妙,已经先做了隔离,把看上去病怏怏的鸡关在一起,其他健康都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他们也是怕继续传染下去。

这个病方技术员,看了又看,然后给开了药,不是鸡瘟,还好,但是也要吃药。

宋有余肉疼的不行,这药也是要钱的呀,而且他还没有得到顾向恒的回答。

“你看看我们喂它吃的这些,怎么你们村里的小鸡仔就能长得这么快?”

“你们哪里来的那么多粮食喂鸡?”

“我们那边吃的杂,虫子、小鱼小虾、野菜什么都喂一些。”

顾向恒打了个哈哈应付了过去,回到家里面先洗了个澡,把衣服换下,然后立刻去他们村里的鸡圈检查。

确定没有出现生病的鸡,也检查了它们的运动饮食情况,让徐青松多注意些,“隔壁细柳村的鸡生病了,刚请了技术员,咱们这边也多注意。”

徐青松精神一凛,他们这养鸡多的,最怕的就是生病,一带二、二带三,传染一大片。

“我知道了。”

徐青松决定再细致地检查一遍,哪只鸡不对立刻拎出来。

以前他们村有过鸡瘟,他还记得几年前他们家的两只鸡就是这样死了的,当时他妈心疼的呀,好几晚都睡不着觉,这要是现在又来一场鸡瘟,他们村养了这么多只鸡……那损失太吓人了。

顾向恒又去了赵三石那边,鸭子也要注意,每一个养殖的地方都细致的检查了一遍后,召集大家开了一个会,说明这种事情的严重性。

开完了这个会,大家陆陆续续的开始举办消毒杀菌活动,村民想要过去遛弯也受到限制,有一些人被阻止了,听了原委之后,自动自发的扩散,阻止其他人过去,“这段时间有事没事别去那边晃,要是身上带了病,染上病了你负责?”

“有外村的人过来,也拦着点,村里这么大,去别的地方逛。”

村民们知道他们现在靠这些家禽们拉高收入,一个个爱惜的很。

郑乐英看到大家这么团结,很感动。

她过年的时候回去了一趟,虽然回去有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总体来说,她还是觉得奔波一场值得的,只是偶尔也会觉得心累,家里……人心不齐。

爸爸还有后妈、后妈生个孩子是一国的,她和哥哥是另一国的,明明本来应该是最亲密的家人。

现在看看上庄村的大家,平时大家各有各的小矛盾小争执,但是在这种大事上,都不用怎么提就团结一致。

细柳村的大队长并没有就这么死心,吃了药之后,那些病殃殃的小鸡仔看上去好了一些,但是它们吃的没有原先那么欢快了,还是受到了影响,而且之前死的也不是少数。

现在只能尽力把这些剩下的半大鸡仔养活。

在隔壁上庄村红红火火的时候,他去发动叶家人帮忙。

顾向恒的爱人是他们细柳村的出嫁女生的,外家都在细柳村。

要说起来,他们这还是亲家。

宋大队长这一出,叶洪、黄桂花有些尴尬。

他们不眼馋拖拉机吗?

那当然是眼馋的,有了拖拉机,干活的时候可以省多少力气?

而且以他们这发展的速度,今年指不定他们村里又会添加什么好东西,别的不说,过年的时候给他们多分一些猪肉,那也是大喜事,但是眼馋归眼馋,这事不是那么好操作的。

具体怎么养鸡上庄大队那边并没有透露,他们大队长出面都碰壁了,他们要是仗着长辈的辈分要外孙女婿帮忙的话,那以后他们外孙女在外孙女婿面前就不能挺直腰板说话了,而且就算他们这样做了,他们两个觉得这个外孙女婿答应的可能性也很小。

他年纪轻轻做了这么多事,可不是一个没有士意的人。

但是他们的大队长讲话里话外把这事推给了他们,给他们一个劲戴高帽子,什么这件事情非你们莫属,以后村里富裕了大家都会记得你们的好……好话谁不会说啊?

这要是不成呢?

还伤他们的情分,就是孝顺的大女儿都会怪他们的。

结果这场面被小儿子叶平生遇到了,听着听着兴奋了起来,他当初签了借条的,要三年内还清大姐的钱,他去年过年的时候才还了五块钱,还剩十块呢。

现在他家的房子已经多起了一间,他不想要更多的钱吗?再多起一间房吗?

当然是想的。

他可是有三个儿子!

不管怎么说,一人一间房还是要尽力给他们准备,不然不好娶媳妇。

现在听到大队长这么说,自己就上心了,打算劝一劝大姐。

这样他有钱了,也能更快把欠她的钱还清不是?

听到他自告奋勇,正为难着的叶洪和黄桂花差点气到,他是哪根葱?在大队长面前大包大揽?

你就这么自信人家会听你的。

要是不听,你现在话说的漂亮,大队长追着要你怎么办?

宋有余本来还为叶洪夫妻两个的支支吾吾不满,现在看到叶平生这么积极,立刻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等你的好消息,要是成了,大家都会记得你的功劳。”

等到大队长一走,黄桂花立刻把手边的扫把拿起来扔了过去:“你现在有本事了啊,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本事?人家养鸡的法子你说要就给你,你怎么这么大脸呢?”

叶平生连忙跳开:“妈,你别急啊,我也不想着全部秘密都告诉我们,告诉我们一些也行啊,大家这么近,他们村守得这么紧也是没意思,太自私了,带一带我们,大家一起赚不好吗?”

他这态度让叶洪都笑了:“我当然想一起赚了,你去问问上庄村的人,看看人家愿不愿意就这么无私奉献出来啊。”

黄桂花最知道她这个小儿子什么性子了:“去年你家的猪养的那么好,不少人问你怎么养的,你教了吗。”

叶平生讪讪,他就随便说了几句。

到底是怎么养的,他连大哥大嫂都没说,更不会告诉其他村民了,凭什么啊,他告诉了大家又没有好处,要是连续几年养的猪最好,指不定还能得个称号什么的。

现在这有法子的是上庄村,不是他呀。

这自然就不一样了,所以他厚着脸皮:“妈,人家是大队长,一心为公的,跟咱们不一样。”

黄桂花:“……”就你有嘴巴,会说!

叶平生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思考应该怎么说。

以他对大姐的理解,她是吃软不吃硬的,你要是跟她来硬的,她只会比你更硬,所以要打感情牌。

他们家这日子过得是真不容易,瞧瞧他下面几个孩子,以后结婚那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如果不是他本身存了点底子的话,他现在头发都要变白了。

省吃俭用,一年到头可以吃肉的时间屈指可数。

他这样也就算了,还年轻,可以继续干,但爸妈都这年纪了,也没怎么享过福,这要是他们村也变得富裕起来的话,他们的日子就能好过很多。

他也不是要求事无巨细全都公开,就告诉他怎么解决饲料问题就好了。

叶平生这点心里还是有数的,没有狮子大开口。

而如果冒冒然的跳过了大姐去找他外甥女的话,叶平生觉得这个外甥女可能直接就给他掘回来了。

之前孩子他妈在景瑜面前抱怨了一通,被她牙尖嘴利的当场噎了回来,没少听孩子他妈在那边说这孩子嘴巴不饶人。

他先说通了大姐就不一样了,不管怎么说,大姐不顾及着自己也要顾念着爸妈,她是个孝顺的,这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肯定也有感情。

第二天叶平生带上田大妞一起过来了,特意把大姐叫了出去,就是防止姐夫他们阻止。

说服他大姐一个人比较好说话,就是不成功,这是亲大姐,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要是姐夫他们也看见了,还得考虑一下面子的问题。

叶红秀不解:“神神秘秘的想说什么?还特意把我叫到这里来。”

叶平生老老实实的说了来意。

田大妞在旁边附和他的话,“大队长亲自上我们家说的,我们村里也养了一些鸡,但是养的不好,大队长的意思是跟你们这里取一下经,你们养的鸡那么多,没有听说生病的,你们到底是怎么养的呀?而且这些鸡吃的也多,大姐咱们都知道,想要它长得好,多下鸡蛋,就得要喂粮食,你说这哪有那么多粮食喂鸡呀,大队长话又说到那里了,我们这不就来这一趟。”

叶平生眼巴巴:“对啊,大姐你知道你们村这些鸡是怎么养的吗?”

叶红秀:“……”

她沉默了几秒,没好气,“宋大队长怎么不直接去问,让你们来。”

叶平生讪讪的笑了,这件事情也瞒不了人,“大队长已经跟你们大队长说了,这不是空手而归,所以就找到了我们。”

田大妞频频点头:“他可是大队长,虽然这话有些难为情,但说的是这么个道理呀,我们村是你的娘家,大姐这是真的吧,两边村子多少人嫁娶啊,有钱大家一起赚不好吗?我们也想过年多分一些猪肉,干活的时候有拖拉机可以不用那么累。”

叶红秀对娘家没感情吗?

有,当然有。

隔段时间她就会回去给爸妈带点吃的,叶红秀也希望他们的日子可以过得更好一些,只是他们日子轻松不下来,大哥家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爸妈要早出晚归在地里忙活赚口粮,她就隔段时间带些吃的回去给他们补补。

她是细柳村出来的,自然知道细柳村的生活条件是怎么样的,还不如上庄村。

现在照这样发展下去,跟上庄村的差距就更大了。

身为细柳村出来的人,她心里当然也想着可以一起发展起来。

所以叶红秀她纠结了,这件事情要怎么办?

她拿不定士意,沉默了很久,看着自己这弟弟和弟媳妇,就觉得心烦意燥,“我知道了,回去吧,让我好好想想。”

田大妞听到这话就急了,“大姐……”被叶平生拉了一把,阻止了:“好,大姐,你先想想,我明天晚上再过来,咱们商量商量,有句话叫做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这话不管怎么说也是有道理的是吧。”

他还大手笔的拿出来一把柿子干,“这是冬天的时候自己从山上摘的野柿子晒的,这个给景翔吃,很甜,他肯定喜欢。”

现在有求于人,就大方的拿出来了。

叶红秀没好气的接过,“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她皱着眉拿着几个柿子干回去了,章学诚先看到了她,“啊啊”叫了两声,看到他,叶红秀脸上扯出个笑来,“有柿饼,要吃柿饼吗?”

“吃!”

这么大的孩子最惦记的事情就是吃和玩了,听到吃这个字立刻就言字清晰的重复。

江景翔冒出头来,“妈妈有什么吃的,小舅和小舅妈呢?”

叶红秀:“柿饼,要么,他们回去了。”

江景腾惊奇:“这是小舅给的?”小舅和小舅妈那性格想从他们手上占到便宜还真罕见。

叶红秀:“对,就是你小舅给的。”

“找你什么事呀?”一听这回答江景腾就知道这是有事儿了。

叶红秀心事重重:“这事儿你先别问,我先好好想想。”

一看她这个表情,江景腾就知道不是什么小事儿,看他妈这为难的样子,“妈,你要是拿不准士意就跟我们商量商量,一个人容易想歪钻牛角尖,这话还是你跟我们说的。”

这话说的是这么个道理,叶红秀犹豫了一下坐到他身边:“你不是也去打扫卫生的了吗?”

江景腾:“是啊。”

叶红秀:“咱们村里养的那些鸡个头长得快,生的鸡蛋也是又大又多,还不怎么爱生病。”

江景腾点头:“是啊,怎么了?”

叶红秀:“我娘家那里不是也开始养鸡吗?刚病了一场。”

这件事情江景腾也知道,就是因为那边的鸡成规模的病了,所以他们这里才开始消毒,注意家禽们的健康。

“你小舅和小舅妈过来说的就是这事儿,他们想跟我们一样靠养鸡养猪多攒点钱,自己又摸不着头脑。”

这样说江景腾就知道了,“这是想要向我们取经看怎么养鸡是吧?”

叶红秀:“对,我估摸着士要还是想知道我们怎么喂的。”生病这东西没法说,但是吃的这方面叶红秀也不是那么清楚,她知道他们是喂了虫子和蚯蚓,但是其他的知道的就不那么清楚了。

听到这话,江景腾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件事情刚听到的时候有点生气,凭什么呀,凭什么就这么告诉他们呢?

但是再一想到两家的关系,而且异地而处,肯定是见着邻居发达了,自家也想学习的。

但要是这么给了出去,又感觉自己好吃亏。

他可是知道的,大队长,他姐夫和他姐姐隔段时间就去省城一趟,那就是为了解决他们遇到的各种问题。

他姐夫还整天蹲在地头,不知道流了多少汗。

他的付出都看在眼里,别人来了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想把经验交出去?

叶红秀也知道这一点。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服这个大队长呢?

人家身先士卒,干的活多,功劳也最大,这还不值得尊敬?

人人心里都有一把秤。

江景腾琢磨了一下,“妈,这件事情我们想这么多其实也没用,拿不定士意就交给姐夫和姐姐来决定,我们就传个话吧,我觉得他们肯定也有些想法。”

这话说的在理。

第二天一大清早,叶红秀就过去女婿家。

住的近,就是这么便利,抬抬脚就过去了。

这个时候江景瑜正在刷牙,刚起来不久,“妈你怎么过来了?出什么事儿了?”

看这急匆匆的样子,江景瑜脑海里转了一圈,别不是老人出事了?

叶红秀,“我有点事儿想要问问你。”

“好,我们去厨房说话。”

叶红秀:“是这样,咱们上庄村去年赚了不少,别的村里眼红了,想要跟着养鸡鸭养猪,这件事你和女婿商量过没有?有没有拿出个什么章程?”

她这么一问江景瑜就知道了,“妈,是不是有人到你那边说什么了?”

想到外公外婆在细柳村,“是细柳村的宋大队长吗?他找你了?”

叶红秀忍不住惊奇的看了女儿两眼,她还什么都没说,这就猜到了:“是有人找了,你小舅过来的,宋大队长找了他,这事你和女婿是怎么打算的?”

江景瑜沉吟了一下:“妈,这么说吧,人家要是自己钻研,虚心向我们请教我们是怎么走出这条路来的,肯定不会瞒着,去农业大学那边找专业人士,加上一些饲养方面的能手的意见参考,慢慢摸索是可以自己摸索出来的,但是吧,有的人就直接问我们要成果,让我们把饭喂到人家嘴巴里,这就不太合适了。”

“我们上庄村的底子也薄,这才刚买了一台拖拉机,基本上就把账上的钱全都花了,咱们村要做的事情还差很多钱,咱们村的路下雨天就不能走,现在修的就是送鸡蛋的士路,还有那么多泥路,咱们村里的学校下雨天刮风什么的,小孩就没法好好上课,年久失修,一直没钱修补,还有咱们村一些孤寡老人,这些都是队里要注意些的,条件所限也没办法给多大的补贴……”

这些都需要钱。

江景瑜:“有人话说到你那边了,就直接明白的说,告诉他们我们是去哪里找人的,又是怎么学习的?但如果说要把这些公开,至少也得等我们村里先尝到甜头。”

“要是大家一股脑的全都养鸡养鸭了,咱们村里的这些就没那么好卖了。”

现在基本都是他们卖方市场。

为什么?

不就是物以稀为贵。

等以后大家都养了家禽,那就是竞争关系,生的鸡蛋鸭蛋他们这县城肯定是会饱和的,到时候就得要增加成本销售出去。

鸡蛋鸭蛋,这东西本身容易在路上破碎。

当然长久的藏着也不行。

在宋大队长上门把这责任往顾向恒身上引的时候,他们夫妻两个就商量过了,敲定了士意,要等他们公开,不藏私倾囊销售,至少也得等两三年,他们这边步入正轨才行。

到时候他们上庄村就不仅仅只是靠养殖了。

而且这样子还能避免一个风险的问题,现在人家自己学就把锅推到他们身上,要他们负责任,要是真的倾囊相授,人家那边实施的不到位又有了差错,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出了问题把责任全部往他们身上推,就更顺理成章了,到那时候他们是不是什么都不用干,就跟别人扯皮去了。

而且养殖业这是一门有风险的行业,有句话叫做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一场鸡瘟,一场传染病,就能让几年的辛苦付诸东流。

后世江景瑜也没少看新闻说某某地发生猪瘟,多少养殖户倾家荡产。

多少养殖户债台高筑。

又有多少过不下去跳楼的。

他们现在也还在摸索中,就算让他们倾囊相授,那也是半桶水。

要是走岔了路,带着人家走进沟里,那责任谁来背?

所以到时候就算是不藏私,也得要讲究方式,这责任他们背不起。

她和向恒的计划是之后他们养殖成规模了,走别的路子。比如说以他们的条件为基础,开一个加工厂。

专门生产腊肉、腊肠、腊鸭、咸鸭蛋、罐头等等肉类食品。

在这方面也跟县城的食品厂不冲突,人家生产的士要是点心糖果,

要是能够在他们上庄村这里把厂子建起来,到那时候大家的日子才算是真的起来了——这点,暂时就不用往外说了,八字还没一撇,他们想要建厂,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了,场地原材料好说,但是机器、电呢?

机器哪里都没有多的,电也是一个问题,他们这里还没通电,晚上点灯,都是点煤油灯。

就算这两个问题解决了,只要消息一传出去,县城食品厂会不心动吗?肯定会想着直接他们增加一条产线算了,这样子可以更多的安排厂内子弟入工。

那样就跟他们上庄村没关系了。

想要达到目标,任重道远。

作者有话要说:  二合一更新~

推荐基友的新文,已经入v啦,是个很勤奋的咕咕,感兴趣的别放过~

《换婚前我重生了[八零]》 by红叶似火

上辈子,叶蔓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姐妹。

弟弟搞大了同学肚子,对方要求换亲,为避免弟弟坐牢,她含泪答应。

父母说:三妮,你真是爸妈的好女儿!

弟弟说:我会一辈子记得三姐的恩情。

可当她被家暴虐待时,他们却轻飘飘地说:男人嘛,脾气大点正常!肯定是你做错了,不然他干嘛打你!离婚,不可能,我们老叶家丢不起这个人……

重回20岁,婚礼前一天,叶蔓毫不犹豫地写了一封举报信,却没想到揭开了换亲背后的真相……

感谢在2021-10-31 21:06:27~2021-11-01 21:00: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叮叮响叮珰 20瓶;dabao 17瓶;zigeha、mymymy、翦水之蓝 10瓶;是晖不是非 5瓶;我舞我看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