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54章 我是来看你的

第54章 我是来看你的


顾向喜今年已经十七岁了。

如果她没有继续读书的话, 她这个年纪一般要思考人生大事——结婚了。

就像大嫂家的表妹,她今年十六岁, 她父母已经张罗着给她相看。

顾向喜现在不想结婚。

她大哥问她的时候,她这样说的。

为什么?

大哥没有问。

顾向喜觉得自己大概是看到的婚姻大多不幸福吧,比如她的同学王春丽。

她家就在二哥,也就是陈家背后,她们年纪差不多,做了好些年的同学。

又因为住得近,同进同出,感情很好。

不过对方在初中毕业后就没有继续往上读了,她爸本来是冲着她高考考上个大学吃国家饭的目的供她上学的,结果这还没考,高考直接就取消了, 这下子也不用指望了。

没多久就听到她要嫁人的消息。

当时她们在学校念书感情还不错, 王春丽结婚的时候特意给她送了两颗喜糖。

当时距离她从学校离开还不满两个月。

当时她脸上还是有笑容的。

等到她上高一的时候,王春丽就怀上了孩子, 那个时候她十五岁, 对方十六岁。

王春丽没有工作, 她的丈夫也没有工作, 说起来并不像是一个良配, 但是男方家出的彩礼高, 顾向喜听到别人说她爸妈想要收回供她上学的学费。

没有钱的日子是很难熬的。

顾向喜再遇见她的时候,发现她脸上疲惫了很多, 岁数似乎一下子长了好几岁。

她们说话, 基本上她全都在抱怨她婆婆有多难缠、她的小姑子有多可恨,还有她的男人有多么的不争气……顾向喜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感觉到了窒息。

她几乎变了一个人。

这就是结婚以后的生活吗?

不是。

顾向喜知道不是。

她有两个哥哥, 无论是哪一个,他们都没有让他们的妻子整天怨天怨地。

可能她二哥的情况特殊,不能做参考。但是她大哥那边她是亲眼看到的,他们的感情很好,别人轻易插足不了,有的时候她们三个共处一室,明明大哥大嫂没有说什么出格的话、什么出格的事,却让她觉得两人亲密无间,自己很多余。

但同时顾向喜也知道,像这样的才是少数。

像她同学这样,结了婚,整天为了婆媳、姑嫂、夫妻间的关系不开心,凑合过日子的才是大多数。

她如果结婚了,也有很大的可能会变成这样。

顾向喜觉得恐惧。

她在跟着大哥回去以后,生活就掉进了蜜罐里,住的是一个人独享的大房间,不怕风吹雨打,冬天再冷,在屋里也是安心的。

在吃的这方面,大哥是个手头存不住钱的,大嫂也是,她吃的比在城里二哥家蹭饭的伙食要好很多。

不是说顿顿大鱼大肉,但是每一天,最少也是沾点荤腥。

而且分量大,不用想着吃几分饱。

她不知道大嫂她每个月加上画稿费能拿多少钱,对她哥手上的存款她也不知道,只是每回她进厨房的时候都能看到柜子深处不定期补充的细粮和肉。

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有的时候她会庆幸,他们家附近有院子、自留地阻隔开了一段距离,不然他们这伙食肯定会引诱邻居家的孩子大吵大闹不可。

她大嫂本身又有一手好厨艺,做出来的饭菜,比国营饭店的还要香!

这样的日子,让她恍惚觉得就是传说中的神仙日子了。

尤其是回忆起她刚跟着大哥回来的时候,她很多同学表示的担忧,觉得回去以后她没什么好日子过。

像王春丽,她就很担心,还给她送了吃的,说她大嫂可能会嫌弃她,因为这是大哥大嫂,不是父母,或许会对她花钱上学不能干活这件事情心中不满,然后随便找一户彩礼高的人家把她打发出去。

事实上她没有遇到这样的事儿,她嫂子是真的很好,好到她觉得自己要是不做点什么,都不好意思。

有哪个当嫂子都会对小姑子这么好呢?

支持她上学,给她补课,给她买布料,给她买鞋子,她怀疑他们家那岌岌可危的财政彻底的因为这些宣告完蛋。

好在没有。

大哥大嫂一切如常。

而且她发现了自己有一个可以出力的地方,二嫂她爸是裁缝,她也学了一手,做出来的衣服不比别人差。

她提出要自己做,嫂子没有担心她会不会把布给做坏了,放心的放手给她做。

顾向喜很高兴,她也得到了大嫂的夸奖和肯定。

现在她毕业了,侄子侄女来了,家中的布料不少,她听嫂子妈妈说怎么处理这些新布料才柔软,包揽了这件事。

这刚买来的布,大人不觉得,对婴儿来说它是粗糙的,但是旧的尿布她大哥和大嫂都不想给孩子用,觉得太埋汰了,她看了一眼也觉得埋汰,这东西本来就脏,反复用了以后……顾向喜觉得还是用新的比较好,磨人的话她处理一下就好了。

拿到了高中毕业证书的这一天,顾向喜一回家,看到的就是一个很贵的蛋糕。

这是嫂子做的。

她在那里笑:“想吃吧,看上去没有卖的精细,味道不差的,恭喜你毕业。”

顾向喜想要扑过去抱住她:“嫂子,你太好了!”

而且,顾向喜看了一眼蛋糕:“我觉得比卖的那些还好看!好香!”

赵建军赵建丹在旁边一脸渴望。

这东西的香味太霸道了。

被它勾的什么都想不了,只想着吃。

江景瑜笑,看来大家都抵抗不了蛋糕的魅力。

江景瑜:“下回我教你怎么做。”

在游戏里做方便,现实世界不能用那些电器,做起来就比较累了。

顾向喜摇了摇头,这香气中她闻到了鸡蛋、面粉、糖,还有牛奶的味道。

好东西放的太多了。

她怕做坏了,可惜了东西。

江景瑜看了一眼,知道了她的想法,笑了笑,没说话,下回带着她做就好了。

这也可以算是一门手艺了。

现在会做蛋糕的人真不多,卖的也很贵。

等到顾向恒回来,也闻到了这一股蛋糕香,眉梢不自觉的就扬了起来。

他爱吃甜的。

爱吃蛋糕。

看到妹妹回来了,顾向恒就知道今天做蛋糕为的是什么了:“回来了,以后就不用上学了。”

顾向喜点了点头,毕业了,就回家干活了:“大哥,我会被分去做什么?”

她在之前休息日的时候也会下地挣工分,分配的活比较多,大多不是要出大力的,大哥说她的手还要拿笔,不要太辛苦。

做的最多的,就是去核账清点。

因为她学习比较好,大哥说不能浪费了这么多年读的书,要学以致用。

而且她的身份也能给负责这些的人敲响警钟。

要是背后起了心思贪图集体便宜把东西拿回家的人,她核对清点的时候不会留情。

像这种活都有一定的要求,不是人人都能做的,首先就得识数,做好记录,确认无误还要签名。

顾向恒:“你想去做什么?”

顾向恒之前也想过。

这是一个高中生,在村里是最顶尖的那一批,这样的人才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妹妹,他都不会让人去纯粹拿锄头,那样子太浪费了。

顾向喜:“我都可以。”

顾向恒:“不要这样说,你想去鸡鸭兔猪、还是蘑菇房那里?”

现在就这几个地方最缺人才。

顾向喜这几个地方都没少去清点过:“……我去蘑菇房吧,我跟着大嫂。”

顾向恒:“也好,这样你大嫂去的时候,你多看着点。”

顾向喜认真的答应了:“大哥,你放心吧。”

江景瑜笑着敲了敲桌面:“好了,商量好了吗,我们吃蛋糕了,向喜,你来切蛋糕。”

赵建丹欢呼:“吃蛋糕喽!”

孩子无心听大人说话,就等着切蛋糕这几个字了。

顾向恒失笑:“好,吃蛋糕了。”

美美的吃了个蛋糕,刚毕业有的一些无措,现在也没了,好好的睡了一觉,顾向喜去蘑菇房了。

大嫂还的去学校辅助期末考,也就去这一天,这一学期就结束了。

等到下回再去学校,就是新学期了。

等到新学期,大嫂……问题不大,大嫂课程很少,这件事很早就知道了。

一周有七天的时间,大嫂只两天有课,去上课也是去半天,早上出门,中午回来。

这是一份很轻松的工作,谁看了都很容易生出羡慕的心思,不过羡慕不来。

有句话叫做珠玉在前,大嫂就是这个珠玉。

三支队的队长江国安也是老熟人了,在蘑菇房里,活都是做惯了的,查看温度湿度、收割成熟香菇,翻晒蘑菇干……

干活很枯燥。

它赚的钱增长速度是远远比不上其他家禽的,但是村里并没有要撤掉的意思。

因为那是对比出来的,单看这一个的话,蘑菇一年也能挣不少钱。

第二天,顾向喜起床,到门口掐葱的时候被门口的人影给吓了一跳,这人是谁,一大早的蹲在家门口?

她走过去,那人怀里还抱着个小女孩,有点眼熟,“你找谁呀?”

看着她的脸,顾向喜想起来了,这好像是大嫂她小舅家的表弟媳妇。

她喊了一声:“大嫂,有亲戚来了。”

张六花抱着女儿,有些局促不安的笑了笑。

顾向喜打开院门,“不好意思啊,刚刚没听到有人叫,你等很久了吗?”

张六花垂着头跟了进来,声如蚊蚋:“没、没有叫门。”

顾向喜:“……”

没有叫门?就这样在门口一直等吗!顾向喜:“你等了很久吗?”

张六花不说话了。

顾向喜:“……”

江景瑜在厨房出来,“是六花啊,丫丫也过来了,早上吃了吗?”

张六花有些局促不安,还是垂着头,声音小的不行:“我、过来看看。”

江景瑜:“?”

答非所问,而且什么叫做过来看看?

来看她怀孕的事?这也过去刚知道的新鲜时期了,这抱着孩子空着手的样子,也不像是来看她的。

江景瑜放柔了声音:“丫丫,饿了吗,早上吃了没有?”

小女孩一双眼睛在小脸上大的出奇,黑黝黝的,嘴巴里还不停的吸着右手大拇指。

没有回答。

但是看这样子也是没有吃的。

江景瑜:“不用这么早过来,饿到孩子了。”

听到她这么说张六花头垂的更低了,抱着孩子的手紧了紧。

“来,先进来坐会儿吧,我厨房这边也快好了。”

多了两个人,多添了一勺水下去。

张六花带着女儿在客厅凳子上坐着,顾向喜给她倒了一杯茶,她也不喝。

丫丫渴了想去喝,也被她抱在怀里,动弹不得。

顾向喜:“丫丫想喝水了。”

张六花不动。

顾向喜:……

顾向恒从厨房端着大碗进来了。

看到他这样,张六花眼睛明显闪过惊愕。

他是男人,还是一家之主,怎么是从厨房出来?还做这样的事!

江景瑜拿着碗筷也出来了。

在有客人上门的时候,他们家的饭菜会比较克制。

比如像今天早上如果没有其他人在的话,端上餐桌的就是水煮鸡蛋,杂粮粥,炒丝瓜,咸菜,现在把鸡蛋去掉了。

端出来的杂粮粥看上去也不错了,杂粮粥里有细粮,分量足。

江景瑜:“六花,吃早饭了,一起吃吧,你带着丫丫去洗手,洗了手再吃饭。”

看看孩子手上乌黑一片,江景瑜受不了。

张六花不动:“我们不用。”

丫丫已经流口水了,江景瑜皱起眉:“丫丫饿了。”

张六花还是那副垂着头的样子:“丫丫不饿。”

江景瑜:“……”

她有点暴躁了。

这幅我有事,我不说,然后还带着孩子一起委屈的样子,让她火大。

顾向恒把孩子抱了出来:“来,我们去洗手。”

小孩子被一个陌生人抱了,也不反抗,还是吸允着自己的手指,等到洗完了手出来,被放到了凳子上坐着,面前多了个小碗小勺子,她立刻就拿起狼吞虎咽起来。

这个有上顿没下顿的吃相让江景瑜和顾向恒看了心里都在皱眉,赵建军和赵建丹也想起了一些不美好的回忆。

他们刚到叔叔家的时候,也是这么个吃相。

张六花看着女儿这样,在那里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江景瑜:“丫丫昨天没有吃饭吗?”

张六花:“……”

她不吭声。

江景瑜深呼吸。

顾向恒和顾向喜对视了一眼,这人到底是来干嘛的?

江景瑜再问了一次:“你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再晚点我们要出门了,家里没人在,你也要回去干活了,咱们有事的话就说。”

结果她看到丫丫吃完了那一碗粥,抱着孩子跑了。

江景瑜:“……”

就很火大。

第二天,一大早,顾向喜又在掐葱的看到了她抱着女儿。

顾向喜扭头往厨房的方向喊:“大嫂……”

这回她们进来,张六花还是那样,丫丫不知道是不是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看到江景瑜的时候冲她笑了笑,还伸出了自己洗过的小手。

江景瑜:“丫丫,早上好,吃过早饭了吗?”

丫丫小脑袋轻微晃动,表示没有。

江景瑜看了一下她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那一套。

现在是夏天,衣服连续穿味道可想而知。

江景瑜看的更仔细了,发现她或许不止没有换衣服,连澡都没有洗。

有没有衣服穿是一回事儿,不爱干净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们这里可是南方。

江景瑜给丫丫端了一碗粥,“丫丫,你来这里爸爸他们知道吗?”

丫丫埋头苦吃,根本没有听江景瑜说话。

江景瑜看向张六花,“六花,你今天也是来看我的?”

张六花:“……嗯。”

江景瑜:“有没有其他事了?”

张六花:“……那个……”

江景瑜等她说话,结果说了“那个”两个字以后,她又垂着头不吭声了,只让江景瑜看她的头顶。

江景瑜:“你要是还不说,我就去问问小舅他们了,你不说,总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对她的遭遇,江景瑜的心情很复杂,她是个可怜人吗?

是。

很可怜。

有那么一对重男轻女求子的父母,她自小就是在一切为了弟弟的环境下长大的,等到年纪大了,又被父母卖了个好价钱,嫁人了也不代表结束,她没少听小舅和小舅妈抱怨她把婆家的东西拿去给她弟弟。

小舅妈为此多买了好几把锁,把能锁的地方都给锁上了,防她跟防贼一样。

江景瑜耐心的再问:“你找我有事,就说,能不能帮,我得要听了才能确定。”

张六花:“……”

江景瑜:“……”

这是故意来给她添堵的?

行了,既然不愿意说,那她就不问了,弄的跟她求她办事一样,得要三催四请。

她爱站着,她也不管。

小孩子的一碗粥她不在意,但是她这么“有骨气”的就这样站着,她也不管。

等她抱着丫丫走了,江景瑜就去了江家。

叶红秀正要出门,就看到女儿过来了。

“妈,你知道小舅那边有什么情况吗?”

叶红秀奇怪:“你怎么知道你小舅那边有情况?”

江景瑜:“六花抱着丫丫连续两天一大早我门口蹲门了。”

叶红秀顿时眉头皱的死紧,“她跟你说什么了?”

江景瑜:“她什么都没说,只说来看我。”

叶红秀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她这是不好意思开口,看来还是有点羞耻心的,这事你别管,她开口了你也别理她就是了。”

江景瑜:“妈,怎么了?”

叶红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家里不是连着生了七个女儿才生了一个儿子吗,老张家七朵花,出了名的不把女儿当人看,只捧着他家的儿子,现在那个儿子年纪还不算很大,就把人闺女肚子弄大了,那家的也不是个疼惜女儿的,还想着要效仿当初老张家,开了个天价彩礼。“当初你小舅家娶她进门彩礼五十块,现在那家的女方开口要八十块,不给八十块就把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打了嫁给山里的老汉子。”

“老张家的想要那个孩子,生怕是个儿子,就逼着女儿凑钱。”

“其他女儿有的在山里联系不了,有的在别的村,就她在本村,整天被老张家的逼着帮衬。”

“你小舅家怎么可能肯,你表弟手上一分钱都没有。”

“前几天你小舅还来跟我说了,说要是张家的人来借钱,别借,她也来找过我,我给拒了,没想到她去找你了。” 她才没有那么大方借钱给侄子媳妇的弟弟娶媳妇。

说着说着,叶红秀可怜起了那个怀孕的女孩:“那家的女儿也是个可怜的,亲妈早没了,现在当家的是后妈,有了后妈就后爸,听说现在在家里被关着呢,要是凑不够钱,就送去打胎了。”

“要我说,这张家就是个火坑,谁知道肚子里是男是女,你看看丫丫,被她妈养的,你看着丫丫可怜吧,你小舅妈没那么狠心,自己亲孙女都饿着,那张六花是把女儿嘴上省下来的拿去给她弟弟了。”

“这要是那女孩生下来的是女孩,指不定以后怎么过日子。”

“那张八宝被宠坏了,根本不是个有担当的。”

“或许那山里的还更好些。”

那个山里的汉子三十来岁,不然也拿不出这么多钱给彩礼。

如果他是个疼媳妇的,还不如嫁进山里去。

江景瑜:“……”

她的心情很复杂,觉得很可悲。

他们这里并不是天价彩礼的区域,但还是有这些不把女孩子当人看待、只把她们当做货物的父母。

这不就是“价高者得”。

后世这样的情况也有,有些人已经被洗脑了,甘愿为了兄弟付出一切。

也有些接触到了外面的世界,知道还有另一种活法,跟过去做了了断,远离家乡。

她们有手有脚,出去了能自己找份活干,能把日子过起来,但是在这个时代,就是有人觉醒了,想逃,又能逃去哪里?

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连自己都养不活,在这样的前提下,让她们怎么逃?

傍晚小舅妈田大妞过来了。

她是有人跟她说看到她儿媳妇往这边跑,连忙过来阻止的,一脸着急:“你们没有借钱给她吧?千万别借!”

“我真是到了八辈子大霉才娶了这样的儿媳妇!才生了个脑子不清醒的儿子!”

田大妞现在知道该怪自己儿子了。

如果不是他先搞大了人家肚子,他们怎么会这么被动?

她气的脸色通红:“孩子他大姑,景瑜,你们不知道,那张八宝就不是个好东西,小小年纪不学好,那女孩子怀上了,可不是跟他好上了,是在洗衣服的时候被他强迫的!”

“这还不如把孩子打了,嫁进山里,山里的那汉子除了年纪大点三十来岁,没有其他毛病,打猎还是一把好手,她嫁进去了,生个孩子,还能借此摆脱她娘家人!”

叶红秀一脸愤怒,江景瑜被恶心到了,没有闻到鱼腥味,硬是被恶心的吐了一口:“呕——”

作者有话要说:  九点准时更新

感谢在2021-11-09 21:14:12~2021-11-10 20:34: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天空已微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言茉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