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一章 以凡御武

第一章 以凡御武


  太阳懒洋洋的从山的那头露出半颗脑袋,整个天地便敞亮了起来。

  后山,一个听上去像是流浪的野狗和偷情的男女常去的地方便展露出它的真容:十岭无荒,三山皆雄,绿树丛荫,花肥鸟瘦,薄雾弥散,好一个世外仙境,只是后山这个名字简直太欺负山了。

  后山的一座小山峰上,透过阳光望去,一道瘦肖俊朗的身影风神如玉,清晨的山风将他的长发和衣衫轻轻吹拂,随风摇曳,伴着山中的鸟鸣,那身影打出一道道似缓还急,柔中带刚的拳法,肘膝之间,道韵潺潺,在薄雾晨光的映照下,一副天地暗合的别样景象陡然生出,仔细看去,那竟赫然便是太极拳。

  太极拳,再常见不过的拳法,但这里不是地球,而是后山,一个叫做五行界的修炼文明世界的一个角落,在这里居然有人打起了太极拳,看来他该是个有故事的人。

  不一会儿,拳停脚立,那风神如玉的身影在阳光的照射下终于显露出他俊俏的脸庞,一名约莫十五六岁的俊朗少年,长发披肩,衣衫飘摇,眉宇间透漏出阳光稚嫩,但眼神却显得深邃悠远,饱含故事和谜团。

  “少爷,喝茶。”突然,山峰平地的一个角落里,一名看上去比少年略小的侍女快步走上前来,给少年递上一杯茶水说道。

  “彩儿,你知道我打的是什么拳法吗?”少年接过茶盏朝那名叫做彩儿的侍女问道。

  “彩儿不知道,但彩儿也不问。”侍女见少年不急不缓地喝完,接过茶杯才眼神清纯而坚定地道。

  “为什么?”少年问道。

  “彩儿只是一个丫鬟,而且在彩儿心里,只要少爷好好的就行了,少爷打什么拳,做什么事,少爷不说,彩儿都不会问,但彩儿会一直陪着少爷。”彩儿说这话时眼神坚定,但却微微透出一丝丝难以察觉的自卑感来。

  “那你若不是我的丫鬟呢?”少年继续追问道,彩儿的神情一丝不落的被少年捕捉个正着。

  “无论彩儿是谁,只要少爷好,彩儿便好,不该彩儿关心的,彩儿绝不多问多说。”彩儿的自卑情绪一闪而逝,没有丝毫犹豫答道。

  “倒是个睿智的女子。”听到彩儿的回话,少年满意地点头,心下暗道,同时看了一眼升起的朝阳和即将散去的晨雾说:“回去吧。”

  简单的几句,让少年对几年来这个比自己尚小一些的唯一的丫鬟彩儿有了更大的信任。

  少年名叫张洛尘,几个月前刚过十六岁成人礼,按当地风俗,男子成人礼时需饮成人酒,而在这之前则不被允许,饮酒是男子成人礼的主要环节,也是男子成人的标志。

  可是任谁都没有想到,张洛尘仅仅一杯下肚便是大醉昏睡三天,等张洛尘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多出了七世记忆,而那七世记忆全部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

  张洛尘本在地球轮回过七生七世,从第二世起,每一世都会在十几岁觉醒前一世的所有记忆,上一世,也是在地球的最后一世,张洛尘因追寻自己的轮回觉醒之谜和地球消失的神级文明而独闯昆仑山,在那里因累而睡,等再次醒来才发现,自己竟再次轮回,但不再在地球,而是到了一个叫做五行界的修炼世界。

  这样的轮回对于张洛尘来说很熟悉了,在融合了前世今生的所有记忆后,张洛尘便带着丫鬟彩儿从张府来到了这个叫做后山的地方,远离喧嚣红尘,他要在这里想想自己今生在修炼文明世界该如何立足的问题。

  后山并不大,东西长不过数百里,南北最窄处仅二三十里,最宽处也不过七八十里,是张家的一处私地,山中几座大小不一的恢弘殿宇宣示着这里绝不是普通人可以来的地方。

  ······

  当张洛尘带着彩儿从山上回到山脚下的一座殿宇内的时候,刚刚进得门来,便有一名护卫从内殿快步上前拱手道:“三少爷,二少爷请您到狩猎场一见。”

  “老二?他不是去了白狼山吗,这么快就回来了······跟他说,有事我在后院茶楼。”听见护卫的禀报,张洛尘便知麻烦来了,却是淡然处之,毫不在意。

  张洛尘口中的老二便是家族同辈中排行第二的少年,名叫张洛山,张洛尘二伯的大儿子,听说是他来了,张洛尘心下便是有了计较:“老二跟自己向来不对付,今次专程撵到后山别院来定然没有好事,恐怕多半是为了他那两个没用的弟弟,想来是来找回场子的。”

  张洛尘心下冷笑一声便欲转身离开,那护卫眼见张洛尘离开,正是为难之际,屋里走出一人示意他退下,继而转头对张洛尘说道:“三少爷且慢,二少爷此来一是自我行为,二嘛,应该也是奉家主之命。”此人是张家别院的管事,张洛尘经常来别院小住,两人倒是见过不少面,也打过一些交道,算是很熟了,而且他也并没有因为张洛尘不能修炼而轻视嘲笑过他。

  管事来到张洛尘的面前,行了一礼道。张洛尘也轻轻拱手表示见礼。

  “奉祖父的命?”张洛尘眉头微蹙道,心下预感可能有事发生,于是问道:“管事可知祖父可是有事?”

  “这,属下倒是不知,三少爷可以去见见二少爷,但须得小心才是。”管事说道。

  倒不是他多事,只是他深知张洛山的为人,害怕张洛尘不去更加得罪张洛山,到头来吃亏的还是张洛尘。

  当然那是以前,现在的张洛尘已经不是之前的张洛尘了,管事当然不知道这些。

  “谢过前辈。”张洛尘看了看管事,略作沉默应道:“那我便去一趟吧。”

  这时一旁的彩儿有些着急地对张洛尘道:“少爷······”

  彩儿话还没有说完,张洛尘便打断了她道:“无妨,那便去会他一会吧。”觉醒记忆后的张洛尘尚未见到过老二,虽心有计较,但还是决定去认真审视审视自己的这位‘二哥’。

  ······

  狩猎场,张家别院的一处狩猎之地,一般张家子弟狩猎集会会在这里举行,地方到算不得大,但却是一块平坦的露天广场,张家子弟狩猎期间会在此练习,但今日这里只有寥寥几人在猎场兜兜转转。

  放眼望去,一名身穿华服的锦衣少年左手搭弓,右手持箭,傲然站立,朝向狩猎场中一头奔逃的糜鹿,但却一直没有搭弓要射的意思,直到一名属下快步跑来在其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方才嘴角斜勾,搭弓上箭。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提前布置,当张洛尘和彩儿刚刚露出身形的时候,那只糜鹿恰好自两人身前不远处仓皇逃过,就在张洛尘注意到那只糜鹿的同时,耳畔想起嗖的一声,一支利箭从面前方寸之处携带着一股劲风快速划过,只听得一声惨叫,刚刚奔跑的糜鹿应声而倒,在地上不停滚爬抽搐哀嚎。

  张洛尘停下脚步立在原地没有动,彩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箭早已吓傻,不知所措。

  直到几根细微的头发伴随微风而落,张洛尘才伸出手掌将它们接住,看着自己的发丝,张洛尘语气平静地道:“你的步法虚浮不定,身体重心不稳,箭矢力道不足,不然······那只糜鹿不会那么痛苦。”

  “呀,三弟来了,没伤着你吧,快让二哥我好好看看。”张洛尘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道笑虐的声音想起,正是张洛尘的二哥张洛山,说着他便挪步到了张洛尘的身前。

  “无妨,一般人伤不到我的。”张洛尘看也没看张洛山一眼,不急不缓地拉起吓傻的彩儿走了进去。

  “三弟不要介怀,二哥我一不小心,手微微一抖,竟差点伤到了你,真是不好意思啊。”张洛山见张洛尘竟是如此平静心下一时拿不准了,这还是之前那个胆小怕事的张洛尘吗,这一箭要是在记忆觉醒之前,张洛尘遇上了不吓死也得吓晕过去,而且即便是自己,在这毫无防备之下也会吓出一身冷汗,张洛尘的表现完完全全出乎他的意料。

  要知道,在他眼里,张洛尘可是一杯清酒便醉三天的窝囊废。

  只有张洛尘自己知道,刚才那一箭可是很凶险的,自己若是再快一步,后果怕是难以预料,心下却是对张洛山的箭术肯定了一番,但言语上却是冷笑一声道:“哼,手抖,还是不要射箭的好,连糜鹿都射不死,别人会笑话我们张家培养的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是废物,会丢面子的。”

  “哼,几天不见,三弟变化倒是不小,除了胆子变大了,敢欺负自家兄弟,这嘴皮子也能说会道了。”张洛山边说着边向张洛尘走来继续说道:“而且我还听说你常常会去后山打什么乱七八糟、软绵绵的拳法,看来你也很想成为一个开脉境的废物而不仅仅是连命星都点不亮的废物嘛,就是不知道你这废物称号有没有摘掉啊。”

  就在张洛山即将靠近张洛尘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他竟是乘张洛尘不注意抢先一步出手。

  只见张洛山右手捏拳,径直朝着张洛尘的面门打去,速度快的惊人,三寸、两寸、一寸,眼看马上就要轰击在张洛尘的脸上时,不知何时,张洛尘的手竟是将他的拳头挡住,张洛山自己也没想到,张洛尘突然之间会有这么快的反应,但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自己这一拳下去,张洛尘至少又得躺上半个月了。

  但情况似乎不对,张洛山忽然发现自己的拳头被张洛尘挡住的手掌抓住了,就在这时,张洛尘的身体微微后倾,手掌变拳,包裹着张洛山打过来的拳头,顺势拳再变掌,滑至张洛山的手腕处,接着身子迅速一动,向后跳了一步,拉着张洛山的手连带着他的身子也往前一蹿,张洛山毫无防备,重心不稳,正待调节身体平衡,可就在这时,乘他重心未复,张洛尘抓住时机,突然反向往回挪动,同时猛的一用力,往后一推,张洛山竟是硬生生被打退出去好几米远。

  要知道,张洛山已经是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了,即使随便一拳也能轻易打死一头牛,而张洛尘却是没有踏足修行的凡人,这一幕直接让除了张洛尘之外在场所有人难以置信,张洛尘居然一招打退了开脉境大圆满的二少爷张洛山,而且张洛尘还只是没有踏足修行的凡人。

  以凡御武,即便不是天方夜谭,也让人不可思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