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三章 点亮命星

第三章 点亮命星


  “这是哪里?”昏迷中的张洛尘突然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便重重地摔在一个封闭的漆黑空间之内,伸手难见五指。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来到这里?”张洛尘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虽然仍旧很是虚弱,但身上的伤似乎已经好了,心下惊奇,但很快便开始观察四周的空间。

  这个空间漆黑如墨,给人一种其大无边,其小裹身之感,张洛尘在漆黑中慢慢摸行,不知转了几圈,也不知走了多远,突然他的手摸到了一座石台,因为空间漆黑,他只能用手去感知,摸着摸着他惊奇的发现,这尊石台竟是跟自己前世在昆仑山那个山洞内遇见的石台一模一样,严格说那是一尊莲台,或者叫莲灯更恰当。

  “怎么回事,莫非我之所以离奇再次轮回到这个世界是因为这尊莲台吗,那当时的九彩虹桥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又在哪里?”张洛尘一边摸着莲台一边心里思考着,他记起来,上一世,自己在山洞内睡着后似乎梦见过一道九彩虹桥,然后脚踏虹桥,飞了起来……

  不待张洛尘仔细思考,突然整个空间竟是慢慢亮了起来,竟是自己正摸着的那尊莲台的莲盏内散发出来的光,那光呈现出淡淡的九彩色,又以青色为主,虽不是特别明亮,但在这漆黑如墨的空间内算得上暗夜明珠了。

  在灯光的映照下,可以看到,这盏莲台通体雪白,跟张洛尘身高相近,蕴含着淡淡的金光,煞是好看。

  莲台由台柱和莲盏两部分构成,台柱乃八边体,上窄下宽,台柱上,一朵微开的九叶莲朵形成一个独特的莲盏,莲柱莲盏一体相连,形成一盏巨大的莲灯,那光便是从莲盏内散发而出。

  这尊莲台张洛尘上一世发现时便在山洞内仔细地观察过了,除了台柱和莲盏外,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没想到在这个空间内居然有了新的发现。

  顺着光线发出的地方望去,只见莲盏内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颗玉珠,那光正是从玉珠里发散而出的。

  忽然之间,张洛尘惊奇地听见,那颗发光的石珠发出一声蛋碎的脆响,声音清脆透彻,小,但却震撼人心,石珠的表面竟慢慢的裂开细微的缝隙,张洛尘不自觉地向后挪了一步,就在这时,那裂开的石珠闪出一道金光,朝着自己的眉心飞去,张洛尘还来不及反应,突然脑海中涌现进大量的信息,只疼的张洛尘冷汗直冒,再次晕了过去。

  ······

  随着那道金光飞向张洛尘的眉心,空间再次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和死寂,晕倒在地的张洛尘纹丝不动,但他眉心处的那枚玉珠此刻却是突然光芒大盛,自玉珠投射出一道光芒,演化出一方宇宙星空,投影在漆黑的空间之内。

  那演化而出的宇宙虚影似真还幻,虚中凝实,让人分不清真假虚实,但无论何人看到,都会不自觉的生出自卑之感,天地之大,人若尘埃。

  忽然,在这宇宙幻影之内,有一个极其微小的亮点在迅速移动着,速度极快,来回穿梭于这宇宙幻影之内的各个角落,仔细看去,那亮点竟时而化为一道人影,时而显露为一颗玉珠,时而变成宇宙尘埃,最后在宇宙幻影的一角突然失去所有行踪。

  但不消片刻,那化为宇宙尘埃的亮点自消失之处再次亮起,光芒渐盛,若萤火之光,若暖烛之色,若强射之灯······若圆月之明照,若恒星之闪耀······

  整个空间渐渐变亮,在这一瞬间开始驱赶所有的黑暗,以致最后所有的黑暗彻底归隐,将这世界还给光明,整个宇宙幻影也在这大盛的光明之中消失不见。

  ······

  不知过了多久张洛尘方才缓缓醒来,头脑还有些轻微的痛感,睁开眼,他发现,天地大亮,像是早晨刚刚睡醒,睁开双眼所见的那样,只是这方空间看不到天,也踩不到地,一眼也望不到边,就像是站立虚空,天地都只有一种颜色,是亮的,而张洛尘就像是这亮堂的无边空间中漂浮的一叶孤舟,每一步都很虚幻却又显得很凝实。

  如真似幻。

  与此同时,他眉心处一枚圆型玉珠图案浮现出来,一层淡淡的微光在玉珠周围形成一个狭小的九色虹圈。

  感受到玉珠的波动,张洛尘心念不由微动,神魂立刻便与玉珠产生了某种联系,只感觉似乎天地间的某种特殊气息自玉珠内散发而出,进入身体,让人感到极其舒适,只是那种气息很是微弱,几乎微不可察,但张洛尘却是惊喜万分,这股微不可察的气息,他知道,正是天地灵气。

  书中记载,只有找到并点亮属于自己的命星的人,才会捕捉到天地灵气的存在,张洛尘会感觉到,说明他的命星极有可能是那颗玉珠,而且已经点亮,他可以踏足修行了。

  “莫非,这颗玉珠便是我的命星?”张洛尘心下暗道,同时搜索着记忆中关于命星古往今来的所有记载,像自己这样的情况却是没有任何记录,心下不禁产生了疑问和好奇。

  命星,是每个人自出生之时起便会与自身同生共灭的存在于茫茫宇宙内的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星辰碎石,就像夜空中闪耀的明星,只有通过特殊法门才能找到,若是点亮,融入神魂,便可沟通天地,踏足修行,机缘大者,或有机会成圣成神,与天地争寿,机缘小者,亦可踏足修行,延长寿命,成为区别于凡人的修行者,否则终生都只能是凡人,在这个修炼文明世界,寿不过百,命似草贱。

  修行世界,只有找到并点亮命星才有机会沟通天地,借天地灵气改造凡躯神魂,成为强者甚至世界主宰,这是修行世界几乎所有人的梦想,但无数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踏足修行,百年之内便会化为枯骨,只剩下一抷黄土,向这个世界宣示着他曾经来过。

  如今张洛尘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神魂与眉心处那颗玉珠产生了某种微妙的联系,相得益彰,似是血浓于水,又似藕断丝连,通过感受和对比命星点亮后的一些特征,张洛尘确定,他的命星很应该便是眉心处的玉珠,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命星已亮,可踏足修行,只要吸纳天地灵气,顺利开辟经脉,他便会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有机会一步步成为这个世间最强大的存在。

  虽然他已十六岁,在修行一途虽说晚了些,但终究赶上了,从此他的人生必将根本区别于凡人。

  张洛尘想到此处,不由喜上心头,开始尝试吸纳天地灵气开经辟脉,但是尝试了多次都一无所获,刚刚那一缕天地灵气再也没有出现,不觉产生了怀疑。

  “刚刚的一缕天地灵气是从玉珠内散发而出的,也许此处空间内并没有天地气息······也罢,既然命星已亮,吸纳天地灵气,开经辟脉等离开这里再说吧。”终究,张洛尘还是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道。

  看着眼前的神秘空间,张洛尘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若是梦境却又如此真实,若不是,为何又会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

  但他知道,这一切都一定和那盏莲台有关,于是再次看向它,在这亮如白昼的空间内,那盏莲台依旧矗立那里,就像一件工艺品一般,通体镌刻着让难以理解的繁奥纹路,张洛尘避开那些看不懂的繁奥纹路,将目光转移到莲盏内部,那半开着的九叶莲。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张洛尘竟发现原本玉珠的位置处,一名白衣孩童坐立其中,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着正看着他。

  “你是谁?”尚不待张洛尘反应,那孩童稚嫩的声音便响起在他的耳畔。

  “你是谁?”张洛尘处变不惊,心性沉稳,看着孩童不急不缓反问道。

  “我叫小九,你呢?”

  “张洛尘。”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张洛尘从孩童小九的眼中看到的只有迷茫和似乎不晓世事的稚嫩,而小九在张洛尘的身上也感受不到任何恶意。

  “这是哪里?”小九站起身来,身形消失在九叶莲座内,下一刻便站立到张洛尘的面前,看了看四周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张洛尘苦笑一声应道,他要是知道这是哪里就好了。

  “诶,这是?”小九的目光停留在了那盏莲台上,并伸出手去触摸它,忽然看着莲台上的秘纹道:“诶,这是什么东西,竟然刻着如此多的神纹,难道这是一件神器?”

  听到这话,张洛尘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不懂那些繁奥的纹路了,原来那镌刻的竟是传说中的神纹。

  在张洛尘的记忆中,神纹和神都只是传说,没人见过,起码他所接触到的人,没有一个见过。

  但典籍中却分明记载着神和神纹。

  闻听此言,张洛尘的心中先是震撼,继而更加好奇小九的身份来历了,为何他一个尚未褪去稚嫩的孩童能够认出这繁奥的纹路是神纹。

  要知道,只有神境修士才能看懂并镌刻出来,修为低下的修士面对神纹,即便是看上一眼都可能会产生严重的不良反应,张洛尘刚刚才仅仅只看了一眼便感到一阵轻微的眩晕,但小九却没事,要说小九是神境强者,张洛尘是不信的。

  典籍记载,在神的面前,人会不由自主的产生敬畏和恐惧,就像是普通人的面前站着数十只吃人的老虎一般让人害怕敬畏,但面对小九,张洛尘没有一丝这种感觉。

  反而小九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孩童。

  小九明显不过八九岁的样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修为达到神境的绝世强者,况且,五行界是一个无神之界,神,只存在于历史和传说当中。

  但很明显,即便不是神,小九的身份来历也绝对不一般,就像他眉心处的那枚玉珠,现在他的命星一般。

  想到此处,张洛尘对小九产生了好奇,对自己更产生了好奇,他苦苦追寻的轮回之谜也许跟他的命星玉珠有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