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九章 洛神学院

第九章 洛神学院


  “对了,既然你已经开脉成功,那你的命星是几品的?”胖子继续问道,完全忘记他来的目的是为了阻止张洛尘入赘风家,娶风家傻小姐的。

  “品级,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张洛尘想了想摇了摇头,倒不是他不知道命星品级之分,只是按他记忆中的品级划分,他的确没有找到与之相应的品级说明。

  “哎,你咋啥都不知道啊,真急死人了。”胖子就像是遇到了怎么也教不会的学生一样又无奈又着急。

  命星共分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低,命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资质的好坏,但也并不绝对,因为修士能在修炼一途走多远,资质确实很重要,但古往今来都有许多资质绝佳者最终的成就远不如资质一般者,可见对于修行来说,资质并非是影响修士命运的唯一因素。

  更有心性、努力、机缘等其他多个重要方面。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命星品级,但张洛尘明白,自己的品级绝对不低,那颗玉珠的来历必定不简单。

  “哎,算了,联姻之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至于修炼,有什么需要兄弟的,你说一声,我躲着我爹悄悄溜出来的,我得回去了。”最终胖子看着张洛尘无奈地摇了摇头急匆匆离开了。

  看着胖子离开的背影,张洛尘会心地笑了,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不错的兄弟。

  ······

  婚期很快便被敲定,在七月初一,现在是四月初六,也就是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足够两家做好相应的准备了。

  当张风两大家族联姻的消息传出后,在睢阳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没办法,睢阳城第一第四两大家族联姻,注定万人瞩目,只是谁也没想到联姻的是张家少主张洛尘和风家那自小在山里长大,从未露面的傻小姐,而且还是张家少主上门入赘,一时间各种议论不绝于耳。

  热闹是他们的,与张洛尘无关,他一如既往的继续修炼,丝毫不理会外面嘈杂的声音。

  这期间,家主张先派人送来修炼所需的一些资源,张洛尘全然不理会外面的言语,闭门谢客,几乎所有时间全都用来修炼。

  没办法,他起步太晚,只能抓紧时间,争取后来居上。

  睢阳城四大家族中的两家联姻让很多家族感受到了浓烈的危机,尤其是排在第二的文家和第三的佘家,都一面想法设法乘机跟风家打好关系,争取合作,另一方面也有抱团取暖的意向。

  倒是没有理会张家,毕竟在他们眼中,张家的衰落是必然的,不是一次简单的联姻可以起死回生的。

  再者联姻的是风家最不重视的傻小姐和张家那个不能修行的傻少主,说白了在他们眼中这只是两个傻子凑合过日子,是张家依靠风家的一个手段,而张家少主的入赘在他们看来,完全是风家对张家的羞辱。

  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张风两家的联姻,但张洛尘却是个没事人,除了修炼之外倒是清闲。

  正所谓任他风吹雨打,我自闲庭信步,不外如是。

  一晃眼,好几天过去了,张风两家的联姻的事也渐渐没那么火热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重量级的嘉宾来到张家,再一次让联姻一事成为了睢阳城人关注的焦点。

  因为是联姻,总要提亲,又因为是入赘,所以自然是风家向张家提亲,本来这该是睢阳城人的笑谈,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去张家提亲的媒人却是睢阳城最为神秘的几个人物之一的季零大师。

  这次联姻,恐怕不是两个普通年轻人的婚事那么简单了,季零大师是谁,那可是睢阳城少有的几个德高望重之人,一般人谁能请的动他,要知道,季零大师可是世外之人,但就是这么个世外之人,这次居然开始做风张两家的媒了,这就太耐人寻味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人在这一刻开始转变看热闹的心态,开始思考者背后的含义。

  怎么看这都不像是傻子和废物联姻那么简单啊。

  张家府邸门口,张家家主张先率领一众张家族人先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季零大师会代表风家亲自前来提亲,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同时更拿不准风家这么做到底为的是什么,季零大师怎么会亲自前来。

  “不知是季零大师亲往,舍下真是蓬荜生辉,老朽未曾远迎,还望赎罪。”张先见季零大师前来,赶忙上前满脸笑容地寒暄到。

  “善哉,张家主客气了,贫僧不过受他人之托,促成一桩喜事罢了。”季零大师很是客气滴双手合十,行了佛礼道。

  “大师请。”

  “请。”

  张家议事大厅内,众人落座,季零大师与张先并排坐于上首,大厅内摆满了提亲的各式物品。

  “这是提亲物册,请张家主过目。”坐定,季零大师从怀中取出一本书册递给张先道。

  “有劳大师了。”张先客气地接过物册,看到里面罗列的提亲之物不由的心下疑惑,这份物册所列之物的规格竟是风家结亲的最高待遇。

  而且刚刚季零大师说了是受人之托,那人是谁,应该是风家人,但风家谁又可以请动这尊大佛呢,张家主心下疑惑。

  张先看了看书册,又看了看季零大师,欲言又止,季零大师却是满面微笑,并不言语。

  “大师,这······”张先满脸疑惑,众人见状也是一脸不解。

  “呵呵,家主不必多心,风家主说了,这次联姻的是张家少主,风家结亲当以最高规格对待。”季零大师知道张先的疑惑所在,便解释道。

  “原来如此。”说着将书册递给下人,连同一众物品抬了下去,同时说道:“来啊,去将洛尘叫来,见过季零大师。”

  “家主不必客气,贫僧今日只是行提亲送礼之事,事毕即走,不便就留,就不必劳烦小少爷了。”见张先的举动,季零大师忙起身制止道。

  “事毕就走?大师不留下吃顿便饭吗?”

  “张家主不用多礼,贫僧尚有事在身,他日张风两家的喜茶是少不了的。”

  “那···既是如此,不敢耽搁大师。”说着张先便亲自将季零大师送出了张府。

  “贫僧告辞!”

  “恭送大师。”张家家主率众人将其送出府门方才返回。

  季零大师没有久留,只是前来代表风家行提亲之事。

  但当季零大师代表风家前往张家提亲的消息传出之后,再次惊动全城,所有人都傻眼了。

  傻子和废物的联姻,居然惊动了季零大师,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尤其是文家和佘家,敏感的觉察到这背后不同寻常的意味。

  季零大师乃是世外之人,红尘之事不会牵动他的心神,但此次提亲,季零大师却亲自前往,只要不是傻子,都猜想的到,这次联姻绝不简单。

  季零大师走后,张家一众长老和家主一时之间竟也拿不准风家这是干什么了,总觉得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当然季零大师亲往倒是让他们张家挽回些颜面,众人心里也安心不少,不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总不会是坏的。

  季零大师的名望还没人敢破坏,他也更加不会自己去破坏这份名望,所有人都明白,这背后的意义非同寻常,一时间张家心里对风家的些许怨言淡去了许多。

  张洛尘自然也听过季零大师之名,却无缘得见,听说此事后也觉诧异。

  ······

  “洛尘弟弟······”傍晚,张洛尘正在床上静坐修行,这时院内响起一道亲昵慈爱的声音。

  “洛云姐姐?”张洛尘听到声音赶忙下床打开房门,果然外面跑进一名约莫十八九岁的女子,张洛尘看着她急匆匆的样子唤道:“洛云姐姐几时回来的?”

  “刚刚回来一会儿,你小子行啊,居然都定下亲事了。”女子拍了拍张洛尘的肩膀道。

  女子名叫张洛云,张洛尘大伯张耀星的女儿,张家除了祖父张先和大伯张耀星之外,对他最亲之人。

  “婚姻之事,长辈定夺,洛尘做不得主,哪里比得上洛云姐姐在洛神学院逍遥自在。”张洛尘微笑着道。

  闻听此言,洛云眼眶一酸道:“姐姐在学院听说了此事便立刻赶了回来,委屈你了。”说着一下抱住张洛尘。

  在张洛尘的记忆中张洛云对自己的疼爱甚至超过了祖父和大伯,感受到浓浓的亲情,张洛尘内心很是触动,虽然眼前的女子只比自己大两三岁,但长兄如父,长姐似母,而张洛云还真就像是母亲一般呵护张洛尘。

  “我听说,你要入赘风家,娶那个傻小姐,姐姐便再也无法静心修行,怎么样,你要是不愿意,我去求祖父和父亲退······”张洛云松开张洛尘,看着他的双眼柔声劝慰道。

  “姐姐回来洛尘就高兴不已了,至于婚事,既是定下,岂有退婚之理,再说,是我亲口答应,即便退了婚事,你叫我如何安身,风家小姐如何安身,风家和张家又如何安身。”张洛尘很享受被亲人关心的幸福。

  张洛云道:“可是姐姐不想看到你受委屈啊。”

  “姐姐哪里看到我受委屈了。”张洛尘大方摊开手臂笑道。

  “你当真不觉得委屈?”张洛云仔细看了看张洛尘的表情,竟没有发现一丝不情愿,不由疑惑道。

  “联姻之事虽非我愿,却可解家族之困,还多赚一个媳妇儿,这买卖也不亏啊,而且洛尘总要长大,再说了,有些事毕竟只是传言,不是谁也没见过那位风家小姐吗,至于入赘······姐姐便不必为我担心。”

  “哎,好吧,只要你不后悔就行。”张洛云终是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姐姐回来,不光是为了联姻之事吧?”

  “你怎么知道?”张洛云忽然感觉自己的弟弟变得不一样了,沉默片刻道:“不错,我此次回来,一是为了劝说你不与风家联姻,但既然你意已决,姐姐也不再多说,望你好自为之;二嘛是为了洛神学院秋季招生之事。”

  “招生?”

  “不错,洛神学院三年一次的招生会在七月七日也就是四大家族举行的各大家族联比的日子正式开始,也就是在今年四大家族举行的大比上,洛神学院将从四大家族招收七名资质学员,这可比三年前的上一次整整多出两个名额,而姐姐便是此次招生的副主考官。”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刚说出这句话,张洛云便后悔了,她忽然想起张洛尘是不能修行的,正准备说什么,不料张洛尘却道:“好啊,姐姐可不要太严格了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