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二十三章 杀手丁三

第二十三章 杀手丁三


  张洛尘三人仔细看了榜单后便退了出来。

  “洛尘,你说这榜单怎么回事儿,怎么没有胖哥我啊,想我怎么也是开脉境大圆满的修为,居然连五十名都排不上吗?”胖子愤愤不平道。

  “哼,就你那样要是能进榜单才怪了,要是洛尘哥哥修炼到开脉境大圆满,怎么也是前三吧。”文一婵狠狠地鄙视了文一童一把,在她的心中,张洛尘哪里都比自己的亲哥哥文一童强。

  “好了,一童,你带一婵先回去吧,你父亲该着急了。”张洛尘不喜欢文一婵老是在自己的面前贬低胖子,便转念劝说道,刚刚在赌场,他当然看到了文义,可是胖子和文一婵却没有注意到,这倒不是两人对自己的父亲不关心,而是张洛尘的观察力实在太强,七世的轮回造就了他非凡的洞察力。

  “洛尘哥哥,婵儿才刚见到你一会儿。”文一婵听到这话不乐意了,撒娇道。

  “是啊,洛尘,反正我爹也不管我,就算管,也不过一顿板子,而且还得关我禁闭,又得好久出不了门。”胖子也很不想回去。

  “放心吧,改天我会去文府找你们。”

  最终,在张洛尘的劝说下,两兄妹依依不舍地回去了,张洛尘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扭头走进一个小巷子。

  ······

  “回来啦。”文家大院内,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悄悄潜进了院门,就在少年的背影即将消失的时候,背后响起了淡淡的声音。

  “父···父亲。”少年扭过头来,尴尬地笑了笑,朝那说话的男人躬身行礼道,少女倒是表现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快步跑向说话的男人:“呀,父亲,你回来了,婵儿好想你。”

  两人正是文一童和她的妹妹文一婵,说话的男人自然便是他们的父亲文义。

  “哼,想我?”文义面色严肃滴冷哼一声继续道:“你们两个不会又干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吧’?你这招用烂了。”

  “嘿嘿,怎么会呢,我和哥哥怎么会干让父亲操心的事儿呢,只是婵儿离家几日,真的好想好想您,要不是外公非得留我在那边多呆几天,我早就回来看您和母亲了。”文一婵跑到文义的怀里撒着娇道。

  “好···好···好,父亲知道我家婵儿想着为父,为父也想着你啊。”果然,女儿都是男人上辈子的情人,见女儿如此撒娇到,文义一时怒意全消,即便知道文一婵的话全然不能相信,但他依旧沉醉的,爱怜地抱着文一婵,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说道。

  “嘻嘻,哥哥说父亲天天想着我,一开始我还不信,但现在见到父亲,我就知道,哥哥没有撒谎,父亲一直都想着我呢。”小丫头说着还顺眼看了看在不远处站立不安的文一童。

  “真的?”文艺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文一童,又审视着文一婵的眼神问道。

  “当···当然是真的了,哥哥老是在我面前夸父亲对他多么严厉,多么爱护,以至于往往恨铁不成钢,所以······”文一婵说起谎话来,连他自己都差点就信了。

  “所以什么?”

  “所以父亲才会关哥哥禁闭,才会限制他的花销和自由,哥哥知道这都是父亲为了他好,因此哥哥私下里跟我说,一定要努力,争取让父亲刮目相看,不让您失望,是不是啊哥。”小丫头说的头头是道,还不忘和站在不远处的文一童互动一番。

  “额,是···是,儿子之前让父亲失望了,所以痛定思痛,决定重新做人···哦,不,是从新开始,努力做一个孝顺、懂事、上进的文家少爷。”

  “老爷,既然童儿有如此上进之心,我认为倒不如多多支持童儿,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童儿能有此觉悟,您应该高兴啊。”这时佘骆青端着一盘水果从内室走了出来,看了看文一童,又故作生气地瞪了文一婵一眼才看向文义说道。

  “哎,但愿你真能痛定思痛,做个像样的文家少爷,别辜负了你祖父、为父和你母亲,婵儿甚至你自己的期待,文家的未来需要你。”文义见佘骆青此时出来,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批评文一童的话,沉默片刻,看向不远处的文一童,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儿子似乎真的有些不一样了,原本该瑟瑟发抖的他这次倒是显得很平静,虽然依旧有些紧张,但对自己的惧意却淡化了许多。

  怒其不争的话他说的太多了,但文一童从来没有听进去过,文一童不嫌烦,他自己都嫌烦了。

  这时听到佘骆青的话,他才突然真正意识到自己似乎很少,或者从来没有说过鼓励他的话,

  看着眼前的儿子,虽然他本就没打算批评文一童,或者说他已经准备放弃文一童了,但作为父亲,听到儿子似真似假的奋斗之言,那仅剩的一丝丝期待瞬间又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烈火。

  “若是你真的能够改变一些,那该多好啊。”文义心下如此想着。

  “是,孩儿谢过母···母亲,父亲和婵儿妹妹,我一定会努力上进的,因为洛尘都变得不一样了,我也不能太差。”文一童先还有点拘谨,但说着说着突然豪情万丈了起来。

  “怎么又是张洛尘?”闻言文义既欣慰又无奈,心中感概,不知道这个张洛尘怎么回事,竟然将她的一双儿女迷的团团转,胖子文一童就不说了,跟张洛尘从小一块长大,倒也有不错的感情,可是他的女儿才十二岁,怎么也和他哥哥一样,跟张洛尘走的那么近。

  “张洛尘·····”文义心中默默念叨着这个名字,似是想起了什么,眼神突然变得暗淡了一些,微微叹了口气。

  “好了,童儿、婵儿,过来吃点水果,然后去做你们该做的事儿吧。”发现丈夫的神色不对,佘骆青忙看着一双儿女道。

  “嘻嘻,父亲、母亲最好了。”小丫头说着伸手在佘骆青的盘子里拿了两份瓜果便拉着呆楞着的文一童离开了。

  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佘骆青缓缓输了口气,若是走进一些,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心脏正剧烈的跳动,因为刚刚文一童说了句母亲,虽然没有明着点名道姓地唤她,但和以前相比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文一童开始慢慢接受她成为他母亲的事实了,虽然她明知道那不过时文一童在感谢她对他的维护,但她更愿意相信文一童对自己的观念开始转变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属于她们母子的进步。

  但她很快平复了自己的心绪,扭头看向文义道:“老爷莫不是又······”

  “哎,知我者,青儿也,我看到他总会想起她,像,太像了,而且那个小子···算了,过几天我亲自去一趟张家吧。”文义默默愣了片刻才微微叹了口气道。

  “是呀,那个小子的变化太大了,但若是童儿真能受他影响,努力上进倒是一件好事。”佘骆青自然清楚文义心中的想法,但她对别人不太热心,只想好好关心自己的家人。

  ······

  小巷内,张洛尘独自前行,步伐很慢,但却沉稳有力,显得气定神闲,好不自在。

  “出来吧,跟一路了,你不累,我都累了。”突然,张洛尘停下脚步,站立原地道。

  但是过去良久,也没人回应他。

  “你的伪装术的确很精妙,但在我的面前却没有丝毫作用,不用藏了,出来吧。”张洛尘继续说道。

  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连风都没有一丝。

  “哎,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可就走了。”张洛尘依旧面无波澜淡淡说道,手中却将一枚骰子投向小巷子的某个方位,然后转身准备离去。

  就在张洛尘快要走出小巷子的时候,一阵淡黑色的阴风迎面吹来,随即一道男声传来:“张少主果然厉害,这样都能被你发现,看来,你的确不像传闻那般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反而不仅赌术一流,修为更是不弱,居然开辟出了六条经脉。”

  “是呀,世人误解了我张洛尘,没想到,竟也错看了你丁三哥。”张洛尘淡淡一笑道。

  “哈哈,张少主很聪明,可惜实力还是太低了一些,若你的实力和你的智慧相匹配,我丁三也不会,更不愿与你为敌,可惜啊,你的命,我拿定了。”张洛尘的面前,不知何时突然多出一个人来,那人不是别人,竟是张洛尘先前赌败的惠联赌场看护丁三。

  “你我无冤无仇,来杀我,应该不是为了之前输给我吧,或者说不光是为了那件事吧。”张洛尘始终镇定自若,即便丁三的修为高他很多,即便丁三说了,要他的命。

  “哼,反正你也活不久了,知道那么多也没什么用处,带着疑问死去,也许你会将我记得更牢,丁三这个名字,可别忘了,欢迎下辈子来找我报仇。”丁三嘿嘿一笑便准备出手了。

  “你也说了,我的修为是弱了一些,可是智慧并不向世人传言的那般低下,你真的觉得吃定我了?”张洛尘不急不缓看向丁三那瘦小的蒙着黑巾的脸庞,一双眼睛似乎洞穿了一切。

  “你的帮手都被你送走了,再说了,即便他们在,你今天也得死。”丁三仿佛在和一个死人说话一般,在他的眼中,张洛尘虽然还活着,但已经注定死了。

  “凭你一个人,还杀不了我,就像你自信一定会杀了我一样,我也很自信自己一定不会被杀,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再赌一局?”张洛尘丝毫不显得慌乱,反而嘴角微笑道。

  “哈哈,有意思,打赌,我喜欢,但却不喜欢拖延时间,你若能凭借自己的本事从我的手中活下来,我一定和你再赌一次。”听到张洛尘的话,丁三哈哈大笑起来,作为一名杀手,他不会相信张洛尘的任何话。

  “一言为定。”张洛尘依旧那副表情微笑道。

  “···一···一言为定。”丁三对于张洛尘的反应感到奇怪,他头一次见像张洛尘这样的人,都知道别人要杀他了,还表现得如此淡定,甚至还要打赌,奇怪归奇怪,丁三依旧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