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二十六章 伤势痊愈

第二十六章 伤势痊愈


  张洛尘失踪对于睢阳城的万千子民来说本不是什么大事,但作为张家少主,入赘风家的事早已人尽皆知,如今更是在惠联赌场大展赌术,所有人对这位张家少主都有了深刻的印象,张洛尘成了睢阳城的名人,虽然本来也算是,但现在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现在从惠联赌场出来之后却离奇失踪,一时间引得大街小巷议论纷纷。

  “张少主不会是想要逃婚故意玩儿失踪吧?”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也说不准,要是我,也许真的就逃了。”

  “这下风家难堪了,要是七月份的联姻张洛尘还没有出现,恐怕张风两家···嘿嘿,有意思。”

  “我怎么听说张洛尘好像是被人刺杀了,你们知道不?”

  “刺杀?开什么玩笑,谁会吃饱了没事干去刺杀张洛尘,有什么好处吗?”

  “也是,算了,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这怕还真不是传言,有人在星云格斗场不远的小巷子发现过打斗的痕迹,据说张洛尘失踪前就失去了那里。”

  “真的,谁会去刺杀他啊,没道理啊。”

  睢阳城到处都在议论着这件事,他们倒不是关心张洛尘的死活,只是闲来无事,突然有了谈资而已。

  “难道洛尘真的逃婚了?”胖子听到这些议论更加倾向于张洛尘为了逃婚玩儿失踪,他可不信谁会刺杀他,欺负他到还有可能。

  “不会的,尘弟是不会逃婚的。”张洛云闻言坚定地说道,她可是了解张洛尘的,之前她曾劝他退婚,张洛尘还担心张家和风家两家会因此而闹僵关系,这个时候,她断然是不会逃婚玩儿失踪的,更何况他知道张洛尘是准备参加洛神学院的招生初选的。

  “不对,难道是······”胖子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阴谋。

  “可是什么?”文一婵问道。

  胖子看了看文一婵,憨憨一笑,又看了看张洛云和彩儿小声说道:“会不会是惠联赌场,不,应该是有人跟惠联赌场有仇,而洛尘又恰好灭了惠联赌场的威风,因而那人便想着刺杀洛尘,嫁祸赌场,最后借四大家族的手灭了惠联赌场?”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是现在却没有任何线索。”张洛云思考了片刻道。

  “不会的,怎么会有人要刺杀少爷呢,他没有得罪谁啊,更何况少爷乃是张家少主,还即将成为风家女婿,谁这么大胆子敢刺杀少爷?”彩儿显得很是慌乱急促且担心地说道。

  “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洛尘哥哥,即便是刺杀,但我们没有见到洛尘哥哥或者刺客的尸体,那就说明洛尘哥哥至少现在还活着。”文一婵小脑瓜转动,想了想对众人说到。

  “婵儿妹妹说的对,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尘弟。”张洛云赞同这个想法。

  “可问题是,我们该去哪里找洛尘啊,该去的,能去的都去过了,连个影子都没有。”胖子虽也觉得该这么办,但问题就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去找,去哪里找。

  “放心吧,祖父已经动用暗卫调查尘弟失踪之事了,而且听说风家也在努力找人,我们也各自再好好想想,看看哪里还有遗漏吧。”

  ······

  风家,一间茶楼里,一名老者端坐品茶,神情泰然,甚至还在一个人下着一盘残棋。

  但他旁边的一位少女却是显得有些焦急:“爷爷,这都什么时候了,您怎么还有心思喝茶下棋啊?”

  老人正是风家老太爷风三通,少女自然便是张洛尘要入赘的对象风紫萱。

  “不急不急,失踪而已,又不是死了,更何况,那么多的暗卫都去调查寻找去了,只要他还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挖地三尺也会找出来的,你的心乱了,坐下来,喝杯茶,舒缓舒缓。”风三通微微一笑,劝说道。

  “可是,这都好几天过去了,怎么一点音信都没有。”风紫萱听到风三通的话还是坐了下来,却没有心思喝茶,仍是颇为焦急地问道。

  “急也没用啊,老夫要是知道那个小子在哪儿,现在就去将他捉回来,你的心不常乱,这次······”

  “萱儿也不知为何,听说他被人刺杀之后失踪了,就不由自主的心烦意乱,请爷爷恕罪。”风紫萱的教养很好,涵养也不差,闻言终于清醒理智了一些,不再那样焦虑,渐渐地心平气和了下来。

  “这就对了,记住,任何时候,遇到任何事,都要有大山压顶而心神不动,面色不改的强大精神意志,你是我风家最有希望将来成圣的绝代天骄,一定要时刻牢记:修行不仅仅是修武,更在于修心,在这件事上,你的表现并不好。”风三通语重心长地教导到。

  “当然了,任何人都有失去理智和心神的时候,你还年轻,将来的路还长,也不要太过担心,慢慢来。”害怕自己的话有些过激,风三通的声音更柔和了几分补充道。

  “萱儿谨记祖父教诲。”风紫萱起身躬身行了一礼,听到这些话,他的心神基本恢复如常,只是眼角还有难以隐去的丝丝担忧。

  “张洛尘,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有事的。”风紫萱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一晃眼,张洛尘失踪都七天了,但关于他的消息依旧没有一点头绪,张家越来越急,张洛尘虽也担心家中会担心自己,但张洛尘却丝毫不知有多少人为了找到他已经不眠不休好几天了。

  张洛尘一直躺在那间茅屋内,老人除了每天早上帮他送药之外,一整天都见不到人,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张洛尘看得出来,老人的忧愁之色日渐浓郁,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因为炅炀蛇蛇毒。

  几天下来,张洛尘的伤势渐渐好转,已能下地走路了,这天早上,老人没有按时来帮他送药,等了许久也不见人,张洛尘便下了床,虽然伤势依旧没有痊愈,但慢慢行走已无大碍,张洛尘扶着竹墙,慢慢走到了院子里,一眼便看到了老人给自己煎药的瓦罐,只是今天那里并未生火,显然老人今天并不在。

  张洛尘四下里看了一圈,突然感应到隔壁一间茅屋内似乎躺着一个人,于是慢慢地走了过去。

  打开门,只见茅屋内的摆设跟自己所在的房间一样,很是简陋朴素,一桌一椅一茶壶,还有一张床,那里正躺着一名女子,安静地躺着,像是睡着了,但张洛尘知道,那少女一定是老人口中提到的中了炅炀蛇蛇毒之人。

  走上前去,张洛尘在床边坐了下来,看了那少女一眼,只见少女原本该是俊美的脸庞显得很是消瘦,眼眶都有些轻微的下陷,嘴唇红白黑三色相间,头发黑中带青,一看就知道是因为中毒的原因。

  张洛尘没有多想,拉起少女的一只手腕,伸出手去,按在她的手腕脉搏处,开始把脉。

  良久之后,张洛尘将少女的手重新轻轻放回被角盖上,又伸手掀开了少女紧闭的眼帘,一看之下,张洛尘被吓了一跳,只见少女的右眼眼珠内竟是隐隐有着一个尚未成型的蛇头自眼珠内长出,再看左眼,也是如此。

  “眼长蛇头,脉斜通,唇间三色,发带青。”这是典型的中了炅炀蛇之毒的症状。

  “奇怪,这毒至少该有七八日了,为何她会昏睡的如此安静,没有展现出太多中毒之后的痛苦呢?”张洛尘面露疑惑地思考着。

  不由地,张洛尘暗运真气,运转九悠神诀,将一股股真气自少女的眉心处输送过去,原本平静的少女突然眉头紧皱,但仅仅片刻之后,少女的表情再次平静了下来,张洛尘长吁一口气,继续注入真气,少女的表情竟是渐渐舒缓开来,面色也越来越正常。

  但张洛尘却发现自己的体内似乎多出了一种奇怪的力量,在阻挡着真气的循环,那是暗属性真气,丁三的掌劲留在张洛尘体内的暗属性真气残余。

  “难怪我这么久了伤势依旧没有大的起色,原来是暗属性真气在作祟。”张洛尘瞬间明白了过来,暗属性真气应该是具有极强的的破坏力,可以破坏修士体内的生机。

  “不对,为何之前我暗自运功的时候并没有发现那股残存的暗属性真气?”突然张洛尘想到之前自己也曾运功疗伤,但却没有发现体内残存的暗属性真气,此时帮少女输送真气的时候,当真气自然循环再次返回他的体内的时候才发现。

  张洛尘不由疑惑起来,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他知道,她的真气对少女的毒性有一定的缓解作用,而且接着真气循环的奇迹,自己体内残存的暗属性真气正一点点的被自己体内的阴阳属性真气所同化,继而转化为自己的真气。

  想到此处,张洛尘闭上双眼,开始全力运转九悠神诀,循环真气流动,不知不觉七八个时辰过去,九悠神诀运转了整整三十六个周天,当张洛尘睁开双眼的时候惊奇地发现,自己的伤势在这几个时辰里竟好了一大半,而且,他的第七、第八、第九条经脉也成功打通,且已蕴养到了不错的程度,只差一步,就能达到完美地步。

  纯粹的意外之喜,但张洛尘并没有表现的多么兴奋,看向少女,只见她依旧未曾醒来,但眉宇间的痛苦之色几乎微不可查,现在再看上去,任谁都以为少女只是纯粹的睡熟了而已,断然不会想到她是因为身中剧毒而陷入痛苦的昏睡中。

  看到少女略微轻松的神情,张洛尘才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汗流浃背,浑身早都湿透了。

  张洛尘走到窗边,打开竹窗,只见一轮淡淡的弯月挂在天边,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张洛尘关好门窗,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女,回到了自己的茅屋。

  算了算日子,张洛尘发现,洛神学院的初选还有两天就要开始了,索性不再睡觉,坐在床上继续修炼。

  直到将新开辟的三条经脉彻底蕴养到完美的境地,体内的暗属性真气全部同化为阴阳属性真气,自身的伤势也基本痊愈,张洛尘才缓缓收功,睁眼看去,外面早已大亮,太阳正火辣辣地炽烤着大地。

  “既然醒了,就出来吧。”就在这时,屋外想起一道声音,张洛尘知道,那名老者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