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三十三章 受气的叶坍

第三十三章 受气的叶坍


  看到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风紫晨扭头看向乔卓元,见其也是意外的表情,随即看向那人问道:“阁下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但你现在该走了,若是等得太久,我家公子会不高兴的。”那人语气平淡,但却透露出不容置疑和反驳的口气。

  “你家公子是谁,为何要见我?”闻言,风紫晨疑惑地问道。

  “不,不要误会,不是你,是你正欺负的那个。”那人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看向乔卓元道。

  “哼,乔卓元现在是我的,你家公子想要见他,得往后排。”风紫晨闻言不由怒从心中起,你家公子是谁,想见乔卓元,为什么,凭什么。

  那人闻言不再继续说话,而是直接走向乔卓元,风紫晨见状怒道:“你想干什么?”

  但那人并不理会他。

  “给我拦住他。”风紫晨朝几个属下命令道,于是几人一拥而上,准备拦住那人的去路,但他们才刚刚靠近那人,却突然全都倒飞出去好几米。

  “你···你到底是谁?”风紫晨见到这一幕,不由心下惊惧,睢阳城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厉害的高手,他怎么不知道,同时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让开道来。

  那人依旧没有理会,径直走向乔卓元,以难以回绝的口吻道:“跟我走吧,我家公子要见你。”

  “多谢壮士出手,但不知你家公子是谁,为何要见我。”乔卓元拱手问道。

  “你去了自然就会知道。”乔卓元见对方来意在他,且没有恶意,倒是放心不少,看了那人一眼,随即转头对祝一明等人吩咐道:“祝二哥,你们带着小妹先回去,我去去就回。”

  “大哥···”众人欲说些什么,乔卓元挥手打断,走到乔灵的面前,用手抚摸着他瘦肖且稚嫩的脸庞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可是···”众乞丐还想再说什么,祝二哥示意他们不要说了,随即看了一眼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又看了看乔卓元,随即带着乔灵等人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风紫晨在一旁看着,什么话也没有说,待那人和乔卓元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时候,才开口问道:“敢问阁下,贵公子到底是谁?”

  那人原本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此刻竟停下脚步看了风紫晨一眼,不由轻蔑笑道:“我家公子是谁,不是你配知道的,你只需要记住,你惹不起就行了。”

  说完,便带着乔卓元消失在哪里,只留下风紫晨恶狠狠地盯着那人离开的背影暗道:“哼,惹不起,得罪本少爷,你以为我会善罢甘休吗?”

  随即对身边的下属叮嘱道:“悄悄跟上去,我倒要看看,他家少爷到底是何方神圣。”

  ······

  张洛尘一如来时的装扮,走出房间,下楼之后,路过客栈大厅,那里坐满了用餐的客人,在经过一张桌子的时候,身边传来一道声音:“张少主请留步。”

  张洛尘停住脚步,转头看向那说话之人,正是自己之前进门的时候碰到的那位公子,于是打开蒲扇,轻轻摇动,转身开口说道:“阁下认得本少主?”

  说着也不待那人说话,便主动坐了下来。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八王子叶坍。

  看到张洛尘如此举止,叶坍微微一笑,取出酒杯,倒满酒水送到张洛尘的面前道:“张少主之名,如雷贯耳,这诺大的睢阳城,又有几人不认得。”

  “恩,倒也是,只是阁下似乎不像是睢阳人吧?”张洛尘看着叶坍,自顾自地端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说道。

  “看来张少主果然不像传言那般,今日一见,倒是觉得投缘的紧,不错,本公子并非睢阳城之人,而是来自王城。”叶坍没想到张洛尘一眼便看出自己不是睢阳城之人,于是稍稍吃惊之后,微微轻笑着说道。

  “王城?”张洛尘也没想到,自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对方竟还真不是睢阳城的人,而且还是来自王城。

  张洛尘虽整日闭关修炼或者东奔西走,亦或者忙于参加洛神学院测试,但对于各方面的信息仍旧时刻关注着,王城来了两位王子的消息,他一早就知道了,此刻闻言便知道对方一定是八王子叶坍。

  因为三王子早就去了城主府,而且每每出行,身边至少三四个随从跟着,眼前的王子却是一人在这睢阳城最豪华的‘归去来兮’客栈。

  但此处人多耳杂,不便表明对方身份,而且张洛尘猜想到这位八王子一定是没有和另一位三王子一起的,故而也就装作不知道:“王城是个好地方啊。”

  “哦?张少主去过王城?”叶坍怀疑张洛尘是在装傻,他已经暗示的那么明显了,难道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张洛尘看上去似乎是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于是心中不由怀疑自己之前的猜测。

  “哈哈,那倒没有,但没少听过啊。”张洛尘大笑说着,同时示意叶坍给自己添酒。

  叶坍见状心中生出一丝不爽,但脸上却依旧微笑着,假装没有看到张洛尘的示意,反而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不知张少主都听过些什么?不如说出来,让我也听听。”

  张洛尘见状心下笑到:“王子果然有王子丢舍不下的傲气。”但并不理会,反而随即开口直接说道“诶,倒上···倒上。”

  叶坍见状不好在装糊涂,尴尬一笑,看着张洛尘那空了的酒杯道:“张少主原来酒量不差啊。”

  “喝酒要看跟谁喝,有些人一杯酒醉,有些人却又千杯不倒,你说怪是不怪。”张洛尘一饮而尽,叶坍手中的酒壶尚未放下,张洛尘便又将空了的酒杯放到他的面前。

  “嗯,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叶坍看出来了,张洛尘就是个无赖,冷哼一声,索性不再多想,不过倒酒而已,看他能喝多少杯。

  可是渐渐地他才发现,自己今天是当了一回酒童,张洛尘一杯接着一杯,追到酒壶里的酒被倒光,而张洛尘却没有丝毫醉态。

  “哈哈,小儿上酒。”见酒壶中的酒已喝光,张洛尘招呼店小二道,随即看向叶坍道:“诶,公子,你也喝啊,这家店的这个十里香还是很有名的,你回王城的时候可以带几坛子回去,说不得还能卖个好价钱,嘿嘿,当然了你要是不缺钱,自己和也不错嘛。”

  叶坍闻言,心中暗骂:“你妹妹的,你倒是歇一会儿也好啊,本王子也想啊,可是倒都倒不急,能喝得上吗。”

  嘴上却笑到:“张少主雅量,在下领教了,现在张少主应该可以跟在下说说你听到的王城的事儿了吧。”

  “哎,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啊,我这道听途说的,可不敢在你这正经的王城贵人面前卖弄,再说了今日你有客人,我就不打扰了。”张洛尘说着抽了一眼门口处的魁梧男子,便起身离开。

  叶坍看着张洛尘离去并没有阻拦,反而微微一笑:“希望你能解得了炅炀蛇之毒。”

  张洛尘出门,见到乔卓元跟在一名魁梧男子的身边,正在门口等着。

  “少主。”见到张洛尘从客栈走了出来,乔卓元一瘸一拐地上前抱拳行礼道。

  “无需多礼。”张洛尘扶起乔卓元,顺便看了一眼那魁梧男子,心中便知定是八王子要见乔卓元,但却不知道他为何要见他。

  “走吧。”那魁梧男子自然便是叶赉了,见张洛尘和乔卓元认识,也打过招呼了便对乔卓元说道,走的时候还不忘看了一眼张洛尘。

  乔卓元为难地看了看张洛尘,张洛尘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叶赉将乔卓元带到叶坍的桌前,拱手施礼道:“公子,人带来了。”

  “坐。”叶坍没有看向两人,也许是心中不服张洛尘,叶坍自顾自地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十里香。

  叶赉不知八王子叶坍怎么了,怎么突然喝起闷酒来了,但他并没有劝阻,而是示意乔卓元坐下。

  “知道我为什么让叶赉带你来见我吗?”叶坍依旧喝着酒,没有看乔卓元。

  “在下不知,请公子赐教。”乔卓元不卑不亢,坐在原地抱拳拱手问道。

  叶坍没有说话,直到酒壶中的十里香再也倒不出了,才看向乔卓元:“跟着我,怎么样,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

  “卓元尚不知公子高名上姓,恕难从命。”乔卓元见惯了孤傲的世家子弟和名门望族之后,叶坍的冷傲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于是准备起身离开。

  “跟我来吧。”叶赉挡住乔卓元的去路,叶坍看了看乔卓元道,他在前面走着,叶赉带着乔卓元后边跟着,三人一同来到客栈房间内,叶赉关上门,守在叶坍的身边。

  叶坍盯着乔卓元,乔卓元也盯着他,两人互相看着,半晌之后,叶坍哈哈大笑一声:“不愧是能过得了洛神学院第二关的英才,倒是有几分血气,本王子喜欢。”

  本来乔卓元还以为对方只是个世家公子,此刻听到叶坍自称本王子,脑袋瞬间翁的一声。

  “王···王子?”作为乞丐头子,他当然听过王城两位王子即将驾临睢阳城的消息,但万万没有想到,星岚王国的王子会主动见自己,自己此刻竟站在王子面前:“这不是做梦吧。”

  乔卓元暗暗掐了自己一把,发现很疼,才知道这不是梦。

  不说王子,即便是一般小家族的公子也不是他一个乞丐能够见到的,此刻,自己居然被王子亲自邀请前来相见,哪怕乔卓元心性再好,这一刻他仍旧兴奋、激动的难以自制。

  就像普通老百姓突然亲眼见到高官、主席,还跟他们亲切握手,甚至合影一样,能不震惊、激动才怪了。

  “还不快快见过八王子殿下。”叶赉见乔卓元陷入震惊中久久不能自拔,上前提醒道。

  “乔···乔卓···卓元,见···见过八王子殿下。”被叶赉敲醒,乔卓元看向叶坍,忙躬身但系跪地行礼道。

  看到乔卓元此刻的神色,叶坍笑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本王子看好你,怎么样,你可愿追随本王?”

  “请八王子殿下恕罪。”乔卓元微微思考答道。

  “哦?你不愿意?”叶坍笑了,意外的苦笑。

  “不···不、不,卓元一介乞丐,把王子殿下抬爱,卓元感激不尽,只是卓元已经参加了洛神学院的招生测试,所以······”乔卓元连忙解释道。

  “所以你想去洛神学院?”

  “是。”乔卓元犹豫片刻答道。

  “这么说来,你与本王无缘了?”叶坍刚受过张洛尘的气,此刻招揽乔卓元这个乞丐,没想到居然被拒绝了,心情不爽到了极点,语气也变得冰冷了几分。

  “八王子殿下误会了,卓元高攀尚且来不及,怎敢拒绝殿下盛情。”乔卓元感受到叶坍的情绪变化,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你是何意思?”叶坍明显很不高兴了。

  “卓元受殿下抬爱,感激不尽,然卓元先立志于洛神学院,怎好半途而废,再者,卓元自知考取洛神学院机会渺茫,怕辜负殿下厚爱,故而······”

  “果真如此?”叶坍有些怀疑乔卓元的话,盯着他的双眼问道。

  “不敢欺瞒殿下。”

  “嗯,既是如此,本王子问你,若你成功考取洛神学院,而本王子却又欲招揽于你,你可愿意?”听懂乔卓元的意思,叶坍再次露出爽朗的微笑想了想问道。

  “若卓元考不上,不知殿下可还看得上卓元乎?”乔卓元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抱拳拱手反问叶坍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