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三十六章 血脉返祖

第三十六章 血脉返祖


  感受到众人盯向自己的诡异眼神,张洛尘这才注意到现场的混乱和大帝庙内发生的突变,自己一时竟也有些不明所以了起来,同样一脸茫然地扫视着众人。

  “尘弟,你···你怎么了?”张洛云见众人都将目光集中到张洛尘身上,联想到刚刚张洛尘的奇怪反应,不由担心地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张洛尘闻言一脸疑惑地看向张洛云,随即看着大帝庙破碎的石像问道。

  “你刚刚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之间怎么喊你你都不理我······”张洛云见张洛尘迷惑的样子,不由更觉奇怪,于是将刚刚的事情叙说了一遍。

  “哦,刚刚我······”张洛尘正准备解释,这时,三王子、八王子在木青山和大帝庙住持的陪同下走到张洛尘的面前,八王子叶坍看向张洛尘开口道:“张少主,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你们见过?”叶㑓闻言看着叶坍,又看了看张洛尘道。

  “张家少主,睢阳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三哥,你这整天呆在城主府,怕还是头一次见张少主吧。”八王子叶坍撇了一眼叶㑓,冷声笑着说到。

  “尘儿,还不快见过两位王子。”张先不失时机地上前对张洛尘道。

  “见过三王子、八王子、城主大人和住持师傅。”张洛尘面对叶坍的热情微微一笑,然后抱拳朝众人行礼道。

  见张洛尘打过招呼之后,张先又向众人介绍张洛尘道:“张洛尘,我的亲孙子,还请诸位多多关照。”

  “原来这就是张家少主,不错,果然英姿飒爽,难怪可以和风家结亲。”三王子开口说到,闻听此言,场面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但三王子叶㑓却当没有注意,继续说道:“刚刚的突发异变和大帝庙的石像破碎可是张少主造成的?”

  张先闻言,连忙对三王子叶㑓道:“三王子殿下,尘儿······”

  “既然三王子知道我和风家小姐联姻之事,便应当知道我现在不过只是一个开脉境的初级武者,那你觉得凭我的本事能造成此种异变吗?”张洛尘看向张先,示意他不必解释,然后看向三王子叶㑓道。

  “此事蹊跷,老夫相信不是张少主所为。”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大帝庙住持介怀突然插口道。

  “是呀,今日异变所有人都没有料到,而且张少主一直都在此处,没有动过,更没有强大的力量、高深的修为,此事又怎么会跟张少主有关呢。”八王子也微笑着站出来,淡淡瞥了一眼三王子叶㑓说道。

  叶㑓没有理会叶坍,而是绕着张洛尘转了一圈,有仔细看了看大帝庙中破碎的石像后再次看向张洛尘:“本王子虽不知道今日异变到底是为何,但今日之事想必的确与张少主无关。”

  “三王子英明。”众人闻言尽皆拱手道。

  “但今日之事重大,我会如实禀明父王的。”说着三王子又看了看众人:“既然今日突发异变,祭祀之事便就此停止吧。”说完,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张洛尘,挥了挥衣袖,率先离开了。

  周围的百姓和武者此时也都渐渐缓过神来,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今天的突变。

  “好了,都散去吧。”木青山看向几日汇聚此处的百姓和武者道,随即又看向张先,尚未开口,张先却抢先问道:“城主大人,今日之事······”

  木青山看了张洛尘一眼,若有所思道:“应该···是巧合吧。”说完也转身离开了。

  八王子叶坍看了一眼张洛尘,什么也没说,朝张洛尘微微笑着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我佛慈悲。”介怀也盯了一眼张洛尘转身离去。

  “哎······”风家、佘家、文家三位家主也都微微叹了口气走了。

  “洛尘、洛尘哥哥。”文一童和文一婵两兄妹却悄悄跑了过来:“你刚刚到底在干什么啊,怎么会突然······”

  “好了,回去吧。”张先见两人这个时候突然跑了过来,打断两人道。

  见两人不情不愿的样子,张洛尘微微颔首,张家人也准备就此离开。

  就在张家人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大帝庙正殿的大帝像却突然间出现大量细细密密的裂纹,然后没有任何预兆地碎成一堆小石块。

  就在这时,一道微不可查的气息从石像下的地底窜出,转瞬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刚走出院门的三王子等人不由回过头来看着那碎掉的大帝石像,良久之后绝尘而去。

  今日之事虽然没人相信是张洛尘造成的,但同样,也没有人相信跟张洛尘无关,巧合,太离谱了,没人会信。

  与其相信张洛尘不可能造成今日之变,他们更愿意相信一定和张洛尘有关。

  于是张洛尘在次成为睢阳城谈论的焦点,没办法,他太扎眼了。

  ······

  睢阳城南边的一个简陋院落里,一位僧人老者和另一名身边站着一名少女的老者正坐在院子里的是桌上下着棋,突然,两人的棋盘从正中间裂开了一条缝。

  “奇哉,怪哉!”僧人装扮的老者见状沉默片刻看着那出现的裂纹道。

  “季零老头儿,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两人正是季零大师和风三通,身边的少女自然便是张洛尘的未婚妻风紫萱,见白玉石雕刻的棋盘俩开一条缝隙,风三通问道。

  “嗯······”季零大师长吁一口气,没有说话,反而眯起眼睛,沉心静思,开始测算起来,良久之后一阵凉风袭来,三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冷颤,随即季零大师缓缓睁开双眼,抬头看向天上滚滚而起的黑云道:“这天要变了。”

  回到屋内,风三通急不可耐地问道;“刚刚到底怎么回事,你那白玉石的棋盘怎的忽然裂开一道缝隙啊?”

  “想是年久风化所致吧。”季零大师声色平淡道。

  “屁,狗屁,你那白玉石别说几十年,即便是几千年也不一定能风化了······”听到季零大师如此说辞,风三通的暴脾气顿时就来了,开口骂道,直到发现季零大师的神色不太对劲儿,才明白过来:“你不会真发现了什么,然后又要跟我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吧?”

  季零大师颇为厌烦地看了风三通一眼,最终点了点头。

  “我······”风三通又要发脾气,却被风紫萱拦住了:“爷爷,师傅不说必定有他老人家的道理啊。”

  “狗屁道理。”风三通虽然依旧骂骂咧咧的,但语气渐渐缓和下来。

  “其实,贫僧也未能测算出来,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啊。”季零大师最终叹了口气看向风三通说道。

  “不是好事,连你都测算不出?”风三通有些惊疑,心中猜测:“连季零老家伙都测算不出,到底会是什么事儿呢,莫非真是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贫僧非圣非神,不知道的事情又何止一件。”就在这时,一只信鸽降落在门口。

  “这···这怎么可能。”风紫萱打开信鸽传来的消息后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怎么了?”两个老头儿同时问道。

  “祭祀大典出了问题,大帝像突然碎裂了。”听到风紫萱的话,两人心下咯噔一声,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不由担心起来。

  ······

  张家,一间密室内,家住张先的身边主位上坐着一位老和尚,而他自己却坐于陪座,若是旁人在此必定会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帝庙的住持介怀大师。

  “今日之事,你怎么看?”介怀出奇地平静,一边喝茶一边说到。

  “大帝庙要不了多久就会修复,但传说中地底下的那个东西···真的存在吗?”张先一脸担忧地问道。

  “我不是说这个。”介怀依旧点了点头,然后放下茶杯看向张先。

  “那大师是···是说···尘儿?”张先不知介怀为何不但心地底下的那个东西,却问他张洛尘。

  “为何如此之巧,数万年了,偏偏今日大帝像碎裂,看来这个小辈不一般啊。”介怀看向张先,若有所之地说到。

  “尘儿的身上的确有秘密,但我从未问过,想必他是得到了某种机缘,不然又怎么会突然之间能修行了,而且个性也发生了一些改变,至于今日之事···我也想不明白啊。”张先知道介怀想问什么,仔细想了会儿说到。

  “嗯,十六年来都无法点亮命星,突然就能修行了,的确有些不同······我今日探查过他的身体和修为,我怀疑···他的血脉有返祖的迹象。”介怀本无波澜的脸上闪过一道惊异之色道。

  “血脉返祖?”张先闻言既吃惊震撼,又激动万分,血脉返祖,他们这一支张家嫡系数万年都再没出现过了,今天介怀大师居然告诉他,张洛尘的血脉有返祖的迹象,他怎能不震撼。

  血脉返祖意味着,只要张洛尘不夭折,将来有极大的概率成圣,他怎能不激动。

  “不错,血脉返祖。”介怀此时也显得有些神色动容,张家的祖先是谁,建立五行界第一个大一统帝国的无上强者。

  所以张家也算是圣人之后,但历经数万年的发展,张家先祖的血脉早已稀释的微不可查了,哪怕他们这一支曾经是张家嫡系。

  一旦张洛尘血脉返祖,那张家便有机会重新成为圣人后裔,若是有一天张洛尘能够达到圣境,他们这一支张家嫡系后裔必定会再次崛起。

  “但是,我感受到他的血脉很奇特,若我探查不错的话,他的体内应当还有另外一种血脉的存在,而且极为强大,并不输于大帝血脉,甚至隐隐还要更强一些。”介怀思索良久略微担忧到。

  “另外一种血脉······不,这绝不可能。”张先立刻否定道。

  “不可能?”介怀冷笑一声看向张先继续道:“别忘了大帝庙地底下的那个东西从哪儿来的,还有,十六年前······”介怀说到此处见张先的脸色透露出及其复杂而又略显痛苦的神色,便不再继续说下去。

  “多看着点那个小子,至于那个东西,你就不用管了。”介怀大师说完突然化为一缕清风消失不见。

  张先显然和介怀大师很熟悉了,并不觉得震撼,见介怀大师化为一阵清风离开,眼中只是闪过一丝羡慕之色,随即却有化为无边的落寞。

  但张洛尘若是看到这一幕,必定会感到极其震撼,东乔老人‘以实化虚,流光千里’的身法已经让他震撼不已了,此时介怀大师却能‘身化烟气,无踪无影’。

  这是圣者,至少也是圣者才能做到的。

  什么时候,高阶修者如此不值钱了,小小的睢阳城竟隐藏着如此多的绝世高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