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四十章 七胜必败

第四十章 七胜必败


  允奇准备爬起身来,嘴里却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又软了下去,倒在地上。

  “张一胜,获得积分一百二十点,新镜像已生成。”就在这是,一道声音自虚空传来,同时,躺在地上的镜像武者允奇身体渐渐虚化。

  “恭喜你,战胜了我。”看到自己的身体开始虚化消散,允奇微笑着看向张洛尘,直到彻底消失。

  “多谢!”张洛尘身形挺立,抱拳道,当允奇的身形彻底消散之后,张洛尘再也忍不住了,喉咙蠕动,嘴角溢出一丝血来,重心不稳,身体微微前扑,好在终是站住了,没有倒下。

  允奇被击败,张洛尘也受了伤,不过并不严重,张洛尘盘膝坐下,运转神诀,一个时辰后,张洛尘起身选择了第二名对手······

  乔卓元,以七百九十四的名次进入第三项测试,并被八王子叶坍提前招揽,眼看着就要鱼跃龙门了,可是他知道,这道门看似就在眼前,但不是那么容易跨过去的。

  虽然八王子叶坍的话说的好听,但若他真的不能通过洛神学院的第三项测试,进入前一百名,所有的承诺都可能会变成空头支票。

  何况他如今还是个残疾,所以面对镜像比斗,他没有任何退路,作为一名乞丐,能够在十几岁便成为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乔卓元的天资可想而知。

  进入镜像空间,乔卓元原本也想直接将排在开脉境第一的镜像武者允奇作为自己的首选对手,那样他就可以赚取到更多的积分。

  但是思虑再三,他最后还是放弃了,在第一项测试中他只打出了三千九百多斤的力量,算是开脉境大圆满武者中力量一般的,允奇光是用蛮力就能将他拍碎。

  乔卓元虽然天资奇高,却少有资源,更没有高级功法和武技,甚至整日还要为衣食担忧,虽然他自己凭借开脉境大圆满的修为可以数日辟谷,但他的兄弟们大多不行,他孱弱多病的妹妹乔灵儿更不行。

  长此以往,虽然天资奇高,但依旧处于同级别修士中较弱的存在。

  修炼除了天资之外,资源也很重要,而乔卓元便输在此处,但作为一个乞丐,还是残疾了的乞丐,他已经相当优秀了。

  这也是为什么,八王子叶坍会看中他。

  最终,他还是无奈地选择了开脉境大圆满排名第十七位的镜像武者,他不敢冒第一轮就出局的险,在经历数十个回合的艰苦战斗后,乔卓元最终艰难取胜。

  直到这时,他才知道镜像武者并不比真实的武者差,甚至还要更强一些,同时很庆幸自己没有自大地选择靠前的镜像武者,不然,他就满盘皆输了。

  虽然胜了,却是惨胜,他自身也瘦了很重的伤势,没有一两天的时间是很难痊愈的,但仅仅过去了十一个时辰,乔卓元便从修养状态恢复过来,选择了第二位对手······

  同样的,镜像空间内的其他武者也都上演着类似的戏码,多数人的第一位对手都和自己的修为相差不多,但总有一些天才会选择看上去比自己强不少的镜像武者作为对手,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战胜他们,开脉境大圆满、炼体境后期、聚气境中期都有几人因为选择的对手太强而提前出局。

  看到手中水晶球显示出的实时人数,尚未出局的人信心大增,人数越来越少,他们的希望就越来越大。

  镜像比斗正在变得更加激烈,也更加残酷。

  ······

  张洛山自从突破炼体境之后,便信心大增,很想找张洛尘找回上次的场子,彻底将张洛尘打服,但张洛云一直都在,他心有顾虑,直到那次在练功阁见到张洛尘凭借两条经脉打出近千斤的巨力,他才知道,自己再不抓紧时间提升修为,恐怕很难有机会亲手打败张洛尘了。

  虽然他很骄傲,但他自小也养成了不服输的性格,张洛尘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为了让自己的修为和战斗能力尽快得到较大提升,张洛山本想着再次进入白狼山猎杀妖兽,但星云格斗场引起了张洛山的注意。

  五年前张家老大张洛天便是在格斗场出事,那时候,张洛山还小,虽然他和张洛尘像是天生的死敌,但张洛天却是他们所有人的大哥,对他们都特别的好。

  因为张洛天性格的原因,外表总是一副冷酷,不近人情的样子,在张洛山的眼中大哥对他们几个兄弟都是一样的,虽然有时候他也感觉因为张洛云的原因,大哥对张洛尘似乎要稍微亲近一些,但这并没有让他对大哥张洛天产生怨恨。

  当然,倒霉的就是张洛尘了。

  当他了解到星云格斗场便是五年前的星阳、云阳两家格斗场合并重开的时候,心中所有的愤怒在这一刻全都都爆发了。

  于是他去了格斗场,他要挑战格斗场的炼体境武者,发泄心中的怒火,为张家挣回一口气,为大哥张洛天争口气。

  若是有一天他的修为足够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星云格斗场彻底荡平,为大哥报仇。

  “呦,这不是张家二···少爷张洛山嘛,你也会来这儿?”就在张洛山刚出现在星云格斗场门口的时候,一道满怀嘲笑的声音传来,还故意将那个二字拉得老长。

  “风紫晨?”张洛山闻声看去,只见风紫晨不知何时正从另外一个方向走来,身边还跟着一名女子,似乎也是要去星云格斗场。

  来人正是风紫晨和莫玉淑。

  “洛山老弟这是要去格斗场打擂台啊?”风紫晨走近,上下仔细打量了张洛山一番道。

  莫玉淑一脸高傲地斜撇了张洛山一眼,嘴里小声骂了一句什么,便不再理会。

  “是又如何?”张洛山微微仰头,撇了一眼风紫晨和莫玉淑,不客气地回道。

  “看来你还不知道这星云格斗场的来历吧。”风紫晨自以为是地笑道。

  “这么说来,你是知道了?”张洛山心中冷笑。

  “嘿嘿,我刚好知道,可就是不愿意告诉你,不过,我和玉淑妹妹正好也要去,怎么样,一起啊。”说着风紫晨便和莫玉淑自顾自地走在前面。

  “哼。”张洛山冷哼一声,也进了格斗场。

  风紫晨刚刚进门,便有一名格斗场的管事漫步而来:“哈哈,风少爷,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子武少爷已经连胜七场了,开脉境武者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说着又转头看向风紫晨身边的女子道:“这位,想必就是青云山庄的玉淑小姐吧。”

  “管事好眼力。”莫玉淑没想到自己鲜少露面,竟也有人认得自己,不由微微笑道。

  “哪里哪里,玉淑小姐走到哪里都是最引人注目的鲜花。”管事憨笑道,目光一转,便看到了后边跟来的张洛山,于是看向风紫晨道:“风少爷,这······”

  “诶,张家二少爷怎么来了。”风紫晨朝身后看了一眼,故作不知的样子朝张洛山道。

  张洛山恨恨地看了风紫晨一眼,没有理会,径直走入场内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风少爷请。”管事眼疾,立马呵呵笑道,将两人引到一处绝佳的观战处坐下,同时命人端来了茶水,才退下。

  “去,将这壶茶送过去,顺便机灵点。”管事退下后看向坐在观战台上的张洛山,对一名下属吩咐道。

  张洛山对星云格斗场没有好感,来此是不过是为了比斗,面对管事的善意,倒也不好拂了人脸面,只好回以微笑。

  “下面一场比斗,由来自佘家,连赢七场的佘子武佘少爷对阵同样连赢七场的宁家少爷宁远。”

  “究竟是开脉境大圆满的子武少爷更胜一筹,拿到他的八连胜,还是初入炼体境的宁远少爷能够挡住子武少爷的进阶之路,再创佳绩呢,让我们拭目以待,比斗马上开始。”

  刚坐下不久,场内的比斗便再次上演。

  “佘子武竟能连赢七场,而且连败数位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还赢得很轻松,看来的确有些本事。”张洛山自言自语道,目光紧紧地注视着即将上场的两人。

  “我就说嘛,子武弟弟,来此比斗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如今已经连赢七场了,子文兄还不放心,非要让我过来看看,玉淑妹妹,你觉的呢?”风紫晨看向即将上场参加第八场比斗的佘子武以略带抱怨的口气道。

  “是啊,虽说比斗场内签的是生死状,但在睢阳城,有几个人有胆子真的敢对子武弟弟下死手的,更何况还有那位管事先生在,子文哥哥的确是多虑了。”莫玉淑很显然对佘子文让她跟着风紫晨来助战有些不满。

  “哎,算了,开始了,看了这一场,我们就回去吧,这个地方太压抑了,真不知道,整天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这是台上两人尽数上场,风紫晨虽有些不情不愿,但依旧还是忍住了,没有直接离开。

  “嗯,那就看看吧。”莫玉淑说着也将目光放到场中的佘子武身上。

  “子武少爷,请。”比斗台上,宁远和佘子武两人相对而立,宁远极为客气地抱拳道。

  “宁家六少爷竟也来参加比斗?”佘子武冷眼看向宁远,颇为不屑地说道。

  “哈哈,子武少爷不也来了吗。”宁远全然漠视掉佘子武的傲慢,依旧笑脸盈盈。

  “你主动认输吧,否则待会儿可就迟了。”

  “子武少爷就这么有把握打败我,别忘了你的修为可是比我要低上一个档次哦?”宁远闻言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大笑道。

  “炼体境初期,还是刚破镜不久而已,等一下你就知道我又没有把握了。”说着,佘子武竟是突然出手,但宁远早有防备,气定神闲等着佘子武靠近,眼看,佘子武的拳脚就要狠狠打在宁远的身上了,所有人都以为佘子武占据出手先机,宁远即便修为稍强,也一定坚持不了多久的,但就在这时,佘子武竟毫无预兆地在众人的注视下倒飞出去数米远。

  “我是在做梦还是我眼花了?”台下有人摇了摇身边的同伴。

  “啪”同伴同样长大了嘴巴,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闻言,一耳巴子抽了过去:“疼不疼?”

  “疼···卧槽,你他妈打我···”

  台上这一幕,谁也没有料想到,即便宁远更厉害一点,也不会有人想到一招,仅仅一招他便将佘子武打飞出去,而且还是在佘子武率先出手的情况下。

  佘子武可是开脉境大圆满,只差一步就可突破成为炼体境武者的天才少年,而宁远随时炼体境武者,却是刚刚突破不久,即便强,也不会强大多少。

  “这个宁远莫非就是东街那个宁家的人?”张洛山见此情形同样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他深信,即便自己能够打败佘子武,也一定不可能会如此干净利落。

  “这···这是怎么回事?”本来还悠哉游哉的风紫晨和莫玉淑此刻完全傻眼了,情况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你···你的力量···怎么会···如此大?”佘子武倒在地上,只感觉五脏六腑快要炸开了一般,忍受着剧痛,难以置信地看着宁远。

  “不好意思,子武少爷,你败了。”宁远走了过来,半蹲着身子,看向佘子武淡淡地道:“宁家之人不可辱,要怪只怪你欺人太甚。”说着便抬起右脚,准备朝佘子武的右腿踩下去。

  “住手。”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同时伴随而来的是让宁远面色大变的劲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