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四十一章 别死在这里就行

第四十一章 别死在这里就行


  感受到威胁,宁远只好放弃踩断佘子武右腿的想法,迅速转身,避开突如其来的攻击。

  “风紫晨,你这是要插手我和佘子武之间的比斗吗?”宁远倒退好几步,站稳身形,见突袭自己的是风紫晨,不由恼怒道。

  “比斗而已,你竟想废了子武弟弟的腿,莫不是觉得佘家好欺负?”风紫晨见自己的攻击被躲过,径直走向躺在地上的佘子武,听到宁远的话,背对着脑袋斜转着看向宁远道。

  “哼,上台之前,他可是签过生死状的,我没杀他已经很大度了。”宁远手中拿出一张状纸道,随后眼光落在格斗场管事的身上。

  “咳···本次比斗,因为佘少爷一方违反规定,所以本人宣布,宁少爷胜,另外,因为风少爷擅自插手,按照规定,佘少爷、风少爷和星云格斗场会每方出五百金币,补偿宁少爷的损失。”那管事见宁远看向自己,为了星云格斗场的信誉,他不得不现身。

  “哼,算你走运。”见管事开口如此说道,宁远也知道今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于是朝管事抱拳回礼,同时看向风紫晨和佘子武冷哼一声道。

  宁远之所以要将佘子武的腿给废掉,是因为佘子武之前在比斗中将宁家一名开脉境大圆满武者修为直接废掉,身体打残,只剩一口气吊着,他听说之后,气愤不已,认为这是佘家对宁家的羞辱,于是决定给佘子武一点教训。

  佘子武的背后虽然有在洛神学院学习的哥哥佘子文和佘家,但宁远的背后也有洛神学院宁家天才宁笑寒和宁家,比斗可以输,但宁家的脸面却不行。

  “哼。”风紫晨见格斗场人多眼杂,不好耍赖,只好拿出一千金交给管事,才带着佘子武和莫玉淑离开了格斗场。

  张洛山静静地看着场内的比斗,风紫晨等人走后,又有一个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登上了刚刚的比斗台,见到那人登台,很多观战武者纷纷将注压到他的身上。

  张洛山一眼便认出了,那人叫薛角,年仅十七岁,是睢阳城一个小宗门“千云宗”开脉境第一人,。

  第一个登台挑战他的是一名看上去已经二十多岁的人,修为同样是开脉境大圆满。

  “嘭。”薛角站立比斗台正中央,仅仅一招,便将那名登台挑战者打飞出去,滚落台下。

  第一场胜!

  第二场胜!

  ······

  第六场胜!

  薛角一连赢了六场,再次成为格斗场的焦点,向佘子武和宁远那样能够连赢七场的人少之又少,一般能连赢个三五场的已经很了不起了。

  要知道,越到后面,挑战他的人就越强,而他因为持续战斗,消耗越来越大,想要一直连胜,并不容易。

  到了第七场,只有那些同样连胜过六场的人才有资格挑战他,但凡是连胜六场的,绝没有一个是弱者。

  薛角在第七场,终于感受到了压力。

  李立,开脉境大圆满武者,有着连胜六场的记录,当他见到同样是开脉境大圆满,而且连胜六场的薛角的时候,终究忍不住站了出来,想要挑战他。

  薛角和李立交手了上百个回合,大半个时辰过去,最终薛角凭借一招三品武技暴雪枪,击穿了李立的胸口,将他打成重伤,艰难地获得了自己的七连胜。

  但是薛角因为真气消耗太多,也同样被李立刺了一剑,腹部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子。

  “你伤的很重,撑不下第八场了,自己认输吧!”就在薛角还没有站起来的时候,一个不足二十的男子登上比斗台看着他淡淡的道。

  比斗台就是这样,无数人会等着你在最虚弱的时候上台将你踹下来。

  若是认输,先前的连胜记录依旧会有效,若是死要面子,硬撑下去,很可能会被打死,活活打死,徒为他人做了嫁衣。

  薛角的实力有目共睹,很强,但是长时间的战斗,消耗太大,而且现在身受重伤,想要赢下第八局,难,很难,太难了。

  “小子,你是谁,我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捡的。”薛角艰难地站起身来,冷冷看向面前的人问道。

  “本公子算是半个城主府的人吧,我父亲是城主府参将柳成惠,在下柳丙元。”柳丙元手提轻剑,淡淡一笑。

  “原来是柳参将的公子,既然如此,在下认输便是。”薛角闻言,想也没想便认输道。

  薛角之所以认输倒不全是因为对方的身份,主要还是自己的身体已经陷入虚弱之态,难以持续战斗,而对方既然要拣这个便宜,他刚好做个顺水人情,同时也能保全自己,可谓一举两得。

  “哈哈,好,薛公子明慧。”柳丙元见薛角认输,哈哈大笑道。

  “看来,敢上这比斗台的都是些狠角色啊,我也该去试一试了!”

  张洛山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直到薛角认输,他才起身,签署了生死协议,随后向比斗台走去。

  “先生,那位张少爷上了比斗台了。”张洛山刚刚签完生死状,便有一名下属向管事报告到。

  “盯着他,看看他能战几场,看好了,只要他别死在这里就行。”管事闻言微微一愣,叮嘱道。

  “大哥······”就在张洛山登台的时候,身后响起两道呼唤声。

  循声望去,正是张洛山的两个弟弟,张洛水和张洛风。

  “你们怎么来了?”张洛山不由眉头微皱。

  “我们两个刚刚遇到了风紫晨,他告诉我们你来了这里,我们不放心就过来了。”

  “大哥,你不要参加比斗啊,太危险了。”张洛水和张洛风劝说道。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听到风紫晨的名字,张洛山心中暗自骂道:“真是个多事的家伙。”

  “可是······”

  “好了,你们俩在那边等着我。”张洛山说完也不理会两人,便走进了比斗场。

  “怎么办,二哥,咱们要不要告诉父亲?”张洛风听到比斗场中其他比斗台上不时传出的惨叫声和哭喊声,有些怯懦地说道。

  “哎,先看看再说吧,大哥应该不会做没把握的事。”嘴上这么说着,其实他的心里也很担心,五年前的事,他们虽没有见过,但自然也是听过的,或多或少在他们的心中对于格斗场有些阴影。

  张洛山的第一个对手是一个短衫少年武者,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比张洛山还要略小一些,修为达到开脉境大圆满。

  在这个年纪达到开脉境大圆满的修为,倒也算得上是武道天才了。

  张洛山没想到第一个上来挑战自己的竟是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不由感受到轻蔑和侮辱。

  那少年抱着一柄锋利的弯刀,洪亮的声音透露出尚未完全退去的稚嫩:“在下明成,已连胜了八场,在开脉境界已无敌手,所以想要跟炼体境的张少爷你切磋一番。”

  比斗场规定只要能够连胜八场,便允许酌情越阶挑战。

  “切磋,你认得我?”听到明成唤自己张少爷,张洛山很意外。

  “拔剑吧。”明成没有回答,而是将手中的弯刀拔出看着张洛山淡淡说道。

  “够狂,那就让我先看看你的本事再说吧。”见对方直接无视自己,张洛山不由心中生起一丝恼意。

  少年依旧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提着手中的弯刀,运转真气,刺向张洛山。

  “嘭。”

  仅仅一个照面,张洛山便感受到强大的压力,虽然自己修为要高过对方,但对方的速度却还要快了自己一些,若非自己修为更高,很可能会败。

  刀剑撞在一起,明成直接被撞击的力量震得连连后退了七八米远,反观张洛山却站立原地,高下立判。

  但一个是炼体境初期的修为,另一个是开脉境大圆满的修为,这点差距,几乎可以自动忽略了。

  从修为差距上来说,若是正常切磋,算是平局,但生死之斗,则是张洛山输了。

  “看来我与炼体境的武者还是有些差距的。”明成似乎很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低头自语道,随即看向张洛山笑道:“张少爷好身手,只要你能接下我这一招,明成便主动认输。”

  张洛山心中震撼不已,自己面对开脉境大圆满的武者竟只是稍稍占据了上风,这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当初面对张洛尘时候的那种无力感。

  明明自己的修为要高,但却感觉自己却拿对方没什么办法,你说憋屈不憋屈。

  “好。”此刻听到明成的话更觉讽刺,想也没想地答道,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明成的身形便化为一道虚影将他包围了起来。

  “这是···万影杀?”张洛山下意识地感觉不妙,但并不慌张,明成的速度虽然要更快一些,但受修为限制,快不了他多少。

  张洛山微闭双眼,屏气凝神,稳如泰山,不动丝毫,仔细感知明成的真身,随时做好应对的准备。

  很快,一道携带无匹气势的真气波动自他周身的虚影中快速闪出,随后其他虚影也一并消失,融合进了那道波动的真气之中,向自己扑来。

  眼看张洛山就要被那道真气击中,张洛山猛然睁开双眼,身体快速侧转,同时手起剑落。

  “嗖”的一道声响划过张洛尘山的耳畔,使得他原本整齐的头发瞬间散乱开来,几缕发丝随风飘落。

  同时也听到“嘭”的一声,抬眼望去,明成的身体重重地摔落在地上,一动不动,身首异处。

  “差点被你骗了。”张洛山看着自己的发丝飘落,冷汗都出来了,原本他还以为明成真的只是想找他切磋,毕竟明成的修为要低,除非疯了才会主动找更高修为的武者生死相博。

  但当那道真气波动聚合扑向他的时候,他瞬间便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机,不由地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使出了终极杀招,他父亲亲自传给他的破空剑法,才化解了此次危机。

  破空剑法是他想要用来对付张洛尘的,没想到此时却不得不施展出来。

  第二场上场的是一名炼体境初期的武者了,经过数十个回合战斗,张洛山最终艰难取胜。

  “恭喜,恭喜,不过张少爷才赢了两场就准备离开吗,莫不是怕了?”就在他准备不再接受挑战,转身离开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比斗台响起,让他又站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