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四十三章 精神分裂申屠宫

第四十三章 精神分裂申屠宫


  “哥···哥···”看着张洛山倒下去,张洛水和张洛风焦急万分地呼唤着。

  “既然是洛云姐姐来了,那这场比斗就到此为止吧。”风紫凡看了一眼瘫软在地的张洛山,极为客气地朝台下的张洛云抱拳道。

  他是知道的,张洛云可是有名的护弟狂魔,尤其是对张洛尘,既然她来了,风紫凡自然不会再纠缠下去。

  “哥······”张洛水和张洛风两兄弟见风紫凡走下比斗台,赶忙上去查看张洛山的伤势。

  “几年不见,洛云姐姐仍旧还是那般爱护弟弟,哎,我要是有这样一个姐姐就好了。”风紫凡走到张洛云的面前说道。

  “是吗,幸亏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说着径直走上台比斗,她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出手将风紫凡打成猪头。

  有些事情需要张洛山自己去解决,当然,若是张洛尘被打成这样,她一定会把那个人打得更惨,哪怕他是风紫凡。

  看着地上的张洛山,张洛云心中想着:但愿经过这件事后,他会真正成长起来吧,于此同时,突然觉得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似乎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了,

  起码他在面对敌人的时候骨头没那么软,没给他自己和张家丢脸。

  ······

  张洛尘的第二名对手是一位炼体境初期的武者,经过两个时辰的激烈战斗,张洛尘最终以轻微内伤的代价取得胜利,成功收获一百八十积分(同级战斗,最多只有一百分,越级战斗有相应的积分加成),并且在休整的时候,成功开辟出第十条经脉。

  因此,张洛尘选择了一名炼体境中期排名微微靠前的武者作为第三位对手,三个时辰之后,张洛尘以一招之差惊险取胜,再得二百三十分。

  最终战胜三人后,张洛尘的积分为五百三十分。

  “五百三十分,起码也胜过炼体境初期的武者了,不错,很好,虽然不是第一个出来的,但却是目前积分最高的,还是开脉境武者,看来我得提前下手了,不然到时候那些讨厌的家伙又来和我争。”申屠宫眼神坚定地看着张洛尘的身影暗道。

  张洛尘从镜像空间出来的时候,申屠宫便第一时间知道了他的积分成绩,被张洛尘惊艳到的同时开始思考该如何将他收入自己门下。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妖孽,他可不能错过了,不然,又会被学院的那些家伙笑上三年。

  张洛尘出来不久,来港、丘水也相继走了出来,积分分别为五百一十五和五百零五。

  “这两个小家伙也还不错···嗯···但比起张一还是差了点啊,算了,就张一了,这两个就让给其他人吧。”申屠宫略作思索,便有了取舍,最终决定还是要争取将张一收入门下。

  毕竟,于他而言,争取到张一的机会要更大,毕竟他的修为要更低,那些眼高手低,注重修为的家伙一定会更多的关注其他人,更重要的是张一所展现出来的能力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他。

  测试者陆陆续续有顺利完成的,但大多数却是被镜像空间直接送出来的。

  最终只有区区四十九人顺利战胜三名对手,还有一百六十七人没能战胜一个对手,积分为零,剩余的则是在至少战胜了一名对手后被镜像空间传送出来。

  乔卓元便是在与第二名对手战斗百十个回合之后败下了阵,被传送出来,因此得到了两百四十五点积分。

  最终,乔卓元以综合第九十九名的成绩勉强进入第一轮选拔的一百名有资格进入第二轮大比的名单。

  张洛尘虽排在综合第七名,但却是开脉境武者中的第一名,同样开脉境界的第二名来港和第三名丘水紧随其后。

  当洛神学院的第一轮招生结束之后,更多人渐渐地将目光转移到张家少主张洛尘的身上,因为大帝庙事件让很多人都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味,但是当他们想要找到张洛尘的时候才发现,张洛尘已经好多天没有露面了。

  张洛尘刚刚从测试场以张一的身份走出来,就发现身后隐隐约约跟着一个人,他不知道对方跟着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但对方却是大摇大摆,完全没有要隐藏的意思,同时,张洛尘也没有感受到恶意,微微一笑,顺着大街径直去了‘归去来兮’客栈,要了一间包厢,点了一壶茶自斟自酌起来。

  “小友一个人,却斟了两杯茶水,看来你是在等我喽。”张洛尘刚刚拿出两个茶杯,各自倒上茶水,一名身材瘦肖,穿着普通长衫,头发稀疏,留着杂乱胡须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径直坐到张洛尘的对面微微笑道。

  与此同时,顺手端起张洛尘倒好的茶水,放到鼻尖轻轻嗅了嗅便一饮而尽。

  “我一个人就不能喝两杯茶吗?”张洛尘看着那人喝茶的姿态笑问道。

  “哈哈,当然可以,但就怕另一杯凉的太快了,毕竟茶凉了就不好喝了。”那人放下空茶杯,示意张洛尘帮他添上,但张洛尘却装作没有看到,自顾自地拿起茶杯在手中端举着,双眼盯着那酒杯。

  “此茶名为慢香春,要泡够至少小半炷香的时间,茶香才会散发出来,我观阁下饮茶的动作,必定是极其懂茶之人,但却···太急了些。”说着张洛尘也将茶杯凑近鼻尖闻了闻,稍微晃了晃杯中之茶,随即慢条斯文地品尝了起来。

  “哈哈,这慢香春的确当以慢字为先,急不得,否则喝的便不能算是茶了,但当你渴的时候,却也不得不急啊。”那人自觉地拿起茶壶给自己倒满一杯,再次一饮而尽,微微叹了口气道。

  “不知道到底是何急事,竟让宫老师连茶都不能安心品尝了?”

  张洛尘对面那人正是申屠宫,因为对张一所展现出来的天分和能力的看中,所以他决定直接跟了上来,想要劝张洛尘拜入他的门下,做他的学生。

  “嘿,小子,你···你竟知道我?”当张洛尘叫他宫老师的时候,申屠宫不由抬起头,略显惊讶地盯着张洛尘,表情透露出一丝惊喜,对张洛尘的称呼也从小友变成了小子。

  “我听说洛神学院这次除了本来专门负责招生的几个老师外全是洛神学院的学生代表着各自的老师,但有一个老师却没有派学生,而是亲自前来,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宫老师你了吧。”张洛尘面带微笑地看着申屠空那看上去有些玩世不恭的面容,竟发现他还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而且表情略微显得尴尬。

  “嗯,不错,的确是我,之所以我亲自前来,其实···其实是为了直接招收最好的天资武者来做我的学生,啊,这个,免得到时候被其他人给抢了去了······”申屠宫微微笑道,但这笑中却充满了尴尬,也透露出难言的苦涩。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提前预祝宫老师招收到天纵之才。”张洛尘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申屠宫道。

  “小子,怎么,你莫不是不信?要知道,在洛神学院,想要拜我为师的人可是排到了王国边疆去了,但我却一个也看不上。”申屠宫见张洛尘似乎有些不信,忙拍了拍胸脯说道。

  “这么厉害啊?”张洛尘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申屠宫。

  “当···当然,作为老师,我···我怎么可能骗你。”申屠宫这才发现自己这牛吹得有点过了,有些心虚地说道。

  “那宫老师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啊?”张洛尘装作茫然无知的样子继续问道。

  “嘿嘿,我今天来找你呢,主要是···主要是因为觉得你前途无量,所以······”申屠宫竟尴尬地搓起手来,憨笑地看向张洛尘道。

  “所以什么?”看着宫老师为难的样子,张洛尘觉得好笑,眼前的洛神学院老师申屠宫竟像个初面世事的孩童一般。

  “所以,我想招你做我的学生,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申屠宫尴尬笑道。

  “不怎么样。”张洛尘一口回绝到。

  “为···为什么啊?”申屠宫哪怕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在张洛尘说出拒绝的话后还是尴尬的不知所措起来,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不羁洒脱。

  “因为我没想过拜师。”张洛尘淡淡地道。

  “那···那你为何还要参加洛神学院选拔赛?”闻言,申屠宫一愣,随即茫然地问道。

  “无聊啊。”

  “无···无聊?”张洛尘的回答让申屠宫彻底无语了,有人会无聊到这种地步?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跟不上时代了,不知道现在的武者都在想些什么,有点带气地问道:“也就是说,你一开始就没打算进入洛神学院,你参加选拔赛只是为了好玩儿?”

  “嗯,算是吧。”

  “不行,你怎么能整天想着玩儿呢?”申屠宫沉默片刻突然大声呵斥道。

  “不行,为什么不行?”张洛尘被申屠宫斗笑了。

  “你知不知道你的天分很高,潜力很大,你不追求高深武道,不思进取,却只想着玩儿,你对得起你父母含辛茹苦地把你养这么大吗,你对得起上天给你这么好的天分吗,你对的起我···我吗?”申屠宫突然激动地站了起来骂道,口水都快喷了张洛尘一脸。

  “嗯,宫老师说的对啊,听你这么以分析,似乎的确对不起我父母,也的确对不起上天给我的天分,但···但似乎没有哪里对不起你吧?”张洛尘装作思考的样子想了想道。

  “哼,小子,你知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吗?”

  “知道啊。”

  “那你可知道上天给了你天分,父母给了你生命,作为千里马的你难道不知道你需要一个伯乐吗?”申屠宫带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气愤,板着一副脸,一本正经地说道。

  “宫老师,你是在说你是伯乐吗?”张洛尘闻言再次改变了对申屠宫的看法,不由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向他。

  “不,我只是在说,你是千里马,顺便告诉你,我是伯乐,而且是你的伯乐。”申屠宫突然再换了一副脸容,嬉皮笑脸地对张洛尘说道。

  “宫老师,你在开玩笑吧?”张洛尘觉得和申屠宫虽然只是短短地聊了几句话,但他却认识到申屠宫具有好几种不同的性格。

  在地球上,这种性格叫做精神分裂,或者人格分裂,虽然张洛尘不认为眼前的申屠宫是这种人,但太像了。

  “开玩笑,不不不,我是认真的。”申屠宫面色严肃地看向张洛尘说着。

  “你确定?”

  “确定以及肯定,我其实就是单纯地想要招收你做我的学生而已,怎么样,要不,看我这么辛苦的样子,你就从了我吧,啊?”

  “还是算了吧。”张洛尘目瞪口呆地看着申屠宫,他见过精神分裂的人,但没见过像申屠宫这么严重的。

  “张一,你看啊,你这个名字有个一,一是什么,是第一,是老大,是不甘人后,是敢为天下先,你难道要就此埋没自己的才华?你难道就不想追求高深武道?你难道就不想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你难道就不想拜我为师?”申屠宫瞪大了眼珠自盯向张洛尘,继续苦口婆心地劝导到。

  “不···不想。”见申屠宫的脸不断的靠近自己,张洛尘慢慢后退着,突然感受到后变无路可退了,看着申屠宫的满是真挚的眼睛再一次拒绝到。

  “哎,好吧,看来你我无缘啊。”申屠宫呆呆地看着张洛尘,足足愣了好一会儿,终是叹了口气,无力地坐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