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洛九尘之天帝传奇 > 第四十七章 张洛尘的分析

第四十七章 张洛尘的分析


  【感谢:一斩割喉、jiaocan、李成波、hoyt、发暗箭等多位书友的大额推荐票和众多支持如一的投票书友,感谢你们!

  】

  张洛尘微笑着没有说话,直接带着东鸳儿和彩儿两人离开了归去来兮,径直回了张家。

  安排好东鸳儿,张洛尘听说文家兄妹跟张洛云一块来了,正在祖父张先那里,便留下彩儿照顾东鸳儿,自己一个人赶了过去。

  “你们在说什么呢?”张洛尘刚刚进门,便再次听到眼前的四个人在房间内谈论自己听到的那则谣言,正是文家兄妹和张洛云围在祖父张先身边。

  “尘儿···尘弟···洛尘哥哥···”几个人闻声回头看去,只见张洛尘正一步步走向他们,面带微笑。

  之所以他们没有预先知道张洛尘回来了,主要是因为管家见四人似乎谈论着重要之事,就没有前去禀告,此时见到张洛尘,四人都很意外,但同时也不由放下心来。

  他们担心的主角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尘弟,你这几天都去了哪儿了,怎么一直都不见你人,就连彩儿都不见了?”张洛云声音关切地第一个冲上前来拉着张洛尘仔细打量一番道。

  “洛尘哥哥,你终于出现了,嘻嘻。”文一婵见到张洛尘却很高兴,嘻嘻一笑,便一头扎进张洛尘的怀里,她才不关心张洛尘去了哪里,只要见到张洛尘好好地就行。

  “洛尘,你想死我也。”胖子文一童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着,然后来了个大大的熊抱。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张洛尘压根就插不上嘴,好不容易可以开口了却扭头看到祖父张先一脸严肃地盯着自己,张洛尘忙躬身拜道:“孙儿给祖父请安。”

  “哼,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成了众矢之的,随时都会有危险?”张先冷哼一声,但面色明显柔善了许多。

  “让祖父和姐姐担心了,尘儿有罪,请求责罚。”张洛尘再拜道,张先和张洛云对他的感情是张洛尘最看重的,这也是他这辈子到目前为止最想好好保护的人,因为他们总是时刻关心着自己,给了自己哪怕历经了七世轮回也很少感受到的亲情之爱。

  “哎,算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只是你这些天到底去了哪里啊,怎么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到处都找不到你?”张先从太师椅上站起身来,张洛尘连忙上前扶着。

  “是呀,尘弟,你到底去了哪儿啊,为什么彩儿也跟着你消失了好久,还有,你说你要去参加学院初选测试的,也不见你去?”张洛云也担心并好奇地问道。

  “洛尘哥哥,你该不会真的·······”文一婵好奇地问道,突然见另外几人都看向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由连忙闭上了嘴巴。

  “我这几天之所以不在,是因为我去参加了洛神学院的初选测试,另外还有点事给耽搁了。”张洛尘暖暖一笑道。

  “初选测试,你说你去参加初选了?”张洛云闻言怀疑地看着张洛尘,她作为主考之一,却一直没有见到有关张洛尘的任何信息或者张洛尘本人,而现在张洛尘却说自己去过了。

  张洛云不由想到那个名字,包含一丝期待,试探着问道:“哦···那个叫张一的人不会···就是你吧?”

  张洛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不错,张一就是我,我就是张一。”

  胖子听到此话,下意识的探查了一眼张洛尘的修为,不由震惊地看着他道:“这怎么可能,这才短短一个来月,你···你竟开辟了十条经脉,洛尘,你是怎么做到的,莫非你真的······”

  文一童清晰的记得,上一次见张洛尘时,他只是开辟出了六条经脉而已,这次见面张洛尘都开辟出十条经脉了,不由也怀疑张洛尘是不是真的得到了传说中的圣人传承。

  “哥,你胡说什么呢?”文一婵那还不知道文一童想说什么,忙打了他一下,提醒道。

  众人闻言,如遭雷击,瞬间石化,所有人像是看到怪物一般,片刻之后,早有心理准备的张洛云难以置信地看着张洛尘说道:“你···你竟真的是张一,那个初选的最大黑马武者张一?”

  张洛云作为张家上一届唯一一个考入洛神学院的天才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张先也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张洛尘,张家竟又出现一名天才,还是这么变态的天才。

  见四人即震惊又疑惑的目光,张洛尘自然知道他们也不由得怀疑起来,张洛尘微微笑了笑说道:“我之所以能这么快开辟出十条经脉,的确是有点机缘,但和大帝庙没有任何关系,更不知道所谓的圣人传承是怎么回事。”

  “我就说嘛,那肯定是谣言。”胖子一听反应过来,顿时拍着大腿喊道。

  “可是除了我们,没有人会相信的。”张洛云也一脸愁容道。

  “是呀,因为这则谣言,洛尘哥哥已经成了睢阳城第一名人,现在只怕是连大街小巷的孩童都知道张洛尘是谁,有什么本事了。”文一婵同样忧心道。

  “哎呀,你管他那么多呢,只要洛尘确实和那个什么圣人传承没有关系不就行了,过段时间流言散去,自然就好了。”胖子却似乎并不怎么担心。

  “没那么简单啊,尘儿此时已经被盯上了,圣人传承的诱惑太大了,除非有什么办法让他们彻底死心,否则,不单尘儿,甚至张家也都会受到牵连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没有说话的张先这时说道。

  话一出口,众人面色都更紧张了几分,张先的话让所有人都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对啊,那可是圣人传承,若是得到,以后的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啊,在绝对利益面前,没有人会将张洛尘放在眼里,更不会害怕区区一个张家的,现在他们的胃口还没有彻底打开而已,一旦打开,别说张家,就是四大家族一起,恐怕也不够那些觊觎圣人传承之人看的。

  “祖父不必担心,这件事,看上去似乎危机四伏,实则很简单。”张洛尘见众人一脸担忧之色,微微想了想说道。

  “哦,说说看。”张先听张洛尘如此说到明显很意外,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连忙问道。

  其余人也向张洛尘投来疑惑的目光。

  “首先,我们要明确这则谣言的目的并不是我,或者说,不完全是我,而是为了弄清楚大帝庙的传承到底是什么,造谣之人必定是想试探我,并以我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自己好浑水摸鱼。”

  “其次,背后的黑手到底是谁,难道偏偏是针对我?即便开脉境的我得到了圣人传承,他们又为何要公之于众,而不是自己来找我呢,难道仅仅是为了将消失的我找出来?”

  “还有,既然是大帝庙的传承,大帝庙才是核心,虽然所有人都怀疑我与大帝庙传承有关,但那日我一直都在众人眼皮子底下,他们虽然怀疑,但并不会全然相信,甚至为此做出冲动之事,起码不会明目张胆地做,除非有人直接告诉他们我到底得到了什么传承。”

  “再有,也是很关键的一条,他们宁愿相信这则谣言更多是因为我这段时间的消失,若是他们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也许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嗯,尘儿的分析很有道理。”张先听完张洛尘的叙述很震惊地看了他半晌才缓缓赞同道。

  虽然他知道张洛尘变了,但也没想到变化竟如此之大,大到他一时都难以反应过来了。

  “当然,这都是我们被动地认为,光这样还不够,我们要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什么意思?”四人同时问道。

  “既然别人会造谣,我们也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张洛尘微微停顿,然后颇有深意地看了四人一眼道。

  “你是说,将这则谣言变个说法,再扔给造谣之人?”张洛云问道。

  “是,也不是”

  “怎么说?”

  “我们不知道到底谁是幕后黑手,无法精准反击,但有份量的觊觎传承者却可以当幕后黑手的替罪羊。”

  “嗯,如此···倒是个办法,只是,谁来做这个替罪羊呢?”张先摸着胡须道。

  张洛尘看了看几人却是笑而不语。

  ······

  当天下人被张洛尘得到大帝庙圣人传承的谣言所欺骗的时候,除了城主府的木青山和叶㑓之外,还有几拨人丝毫不为所动,将目光仅仅地盯着大帝庙。

  毕竟看上去那则谣言无懈可击,由不得人不信,但仔细想来,张洛尘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来,然后离开,即便张洛尘与大帝庙有关,但他一个开脉境武者如何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取走圣人传承。

  至于张洛尘消失那段时间,很多人都猜到了,张一就是张洛尘,张洛尘就是张一。

  若他真的得到了圣人传承,又怎么会去参加洛神学院的初选,为何不直接闭关接受圣人传承呢。

  正常情况下来说,这种情况很不正常,当然,凡事皆有例外,他们也没有放松对张洛尘的注视。

  不管怎么说,在他们看来,张洛尘一定和大帝庙有某种关系,毕竟那种巧合也太巧了。

  介怀大师作为大帝庙的住持,除了悄悄去过一趟白狼山深处的三界瀑之外,也就和张先密会过两次,但没有人发现异常,毕竟他作为大帝庙的守护着,修为非常人可比。

  大帝庙事件的第二天,四大家族联合城主府便商议了大帝庙重建事宜,说是重建,其实大家的心思都在挖掘大帝庙上,寻找谁也不知道但却可能存在的圣人传承。

  因此本来受损并不严重的庙宇本身也被强行拆除,几天下来,整个大帝庙已经沦为一片废墟,新的地基挖了数尺有余,足足比先前的地基低了一人还多。

  但谁也没有发现大帝庙有什么秘密,更没有见到任何圣人传承的痕迹,就在大家想要放弃,将目光转移到张洛尘身上的时候,一件埋藏在大帝石像下边数尺之深的器物被挖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