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医冠禽兽梁衍照季婷婷 > VIP007.昏迷不醒

VIP007.昏迷不醒


童心先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有没有动静,在没听到任何声音之后,直接敲了敲门,不大不小的声音喊道:“康教授,吃早餐了!再不下来,上班要迟到了!”

喊了几遍里面没有一丝反应后,童心皱了皱眉,试着去拧了下门上的把手。

“咔嚓”,清脆的的开门声之后,门竟然被她打开了。

他没锁门?

童心微微诧异,轻轻将门推开一条缝望了进去。

房间里虽然没有开灯,但阳台上的窗帘没拉,此刻阳光照进来,她将康子仁卧室里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房间里没人,床上干干净净,没有人睡过的痕迹。童心胆子大了起来,推开门走了进去。

果然是洁癖患者的房间啊!整个房间里除了白色就是黑色灰色,要么就是黑白相间。虽然显得很整洁,但总觉得少了一丝家的温馨。

童心这才发现,康子仁的卧室外面不仅连着一方露台,里面还有一道门,和隔壁的书房相通。

疑惑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康子仁半点身影。

可是她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看到他,而且他的鞋子还在门口,车子也还停在外面不可能大半夜一个人梦游出去了吧?

童心皱了皱眉,走过去拧动了那扇和书房相连的门。

门依然没锁,她轻轻推开,只一条缝,便看到了和门正对面的写字台,而康子仁竟然趴在上面睡着了。

他一晚上就这样和衣趴睡在这里?

童心有点意外,蹑手蹑脚走过去,发现他胳膊下压着一本书,一看那么厚的尺寸就知道是医学论著了。

站在他面前,她却没有立刻去叫醒他,拧着眉看着还穿着居家服狼狈趴在这里睡了一夜的他,她的心里又不争气地生出了心疼。

他是不是经常这样睡在书房?可是就算如此,也不该睡到快日上三竿了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吧?

“喂起来了!”她摇了摇他的胳膊,怕他醒了发火,声音没敢太大。

康子仁的身子轻微的晃了下之后,又纹丝不动了。

这到底有多累?睡得这么死?

手上稍微用大了一点力气,刚摇了一下他的胳膊,还未来得及开口,她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他胳膊前的笔记本鼠标,处于睡眠状态的笔记本“嚯”得亮了起来。

童心不经意转眸看了一眼,在看清楚他正在浏览的网页时,瞬间怔住了。

竟然是医科大学的校内bbs。

几年了,网页设计上竟然没看出来有什么变化,让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么熟悉的logo,一下子就把童心带回了校园的回忆里。

那会,康子仁读研,在实验室里有他自己的小办公桌,她有事没事就老往他那里跑。没办法,别人谈情说爱不是出门压马路就是躲在小树林里卿卿我我,或者一到假期就来个情侣双人游。

他倒好,天天不是实验室就是图书馆,她恋鸡随鸡,只能默默跟着他了。可毕竟都是年轻人,正是爱玩爱闹的年纪,上课听的是医药理论,下课了还要窝实验室各种细菌刀子打交道,兴趣再浓,耐性再足,也总有厌烦的时候。

她每次提出出去溜达,他就用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指指一指旁边的电脑,“无聊了上网玩玩。”

上个鬼啊!她难道不知道实验室的电脑只能上内部网吗?一开始她嗤之以鼻,时间一长,实在是无聊至极,无意间进了学校的bbs,就开始在里面各种混迹。闲着也是闲着,她就开始混迹各个板块,热心肠地去回复学姐学弟们的各种抱怨和疑问,后来一不小心,她的帐号就被邀请做了情感板块的实习版主。

从那以后,她在他的实验室里就安静了,因为有活干了。后来他告诉她,自从她成了学校论坛上的小红人,他倒也乐得清闲。有时候累了,抬眸看一眼在电脑前时而皱眉认真思索,时而自言自语抱怨,时而又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敲字的样子,多数会兀自笑出来。

但是她有一次在他实验室睡了会,醒来居然发现这个家伙在偷偷浏览她给别人回复的帖子,看着看着有时皱眉有时窃笑他不是总是鄙夷地说怎么会有那么多闲人在网上发帖,他居然也偷偷看别人的八卦么?

之后她把电脑浏览记录设置了一下,果然发现,他真的会在休息时间去浏览有她出现的所有帖子。虽然她当时在心里也悄悄地鄙视他,但最终也没揭穿他。

直到今天,她都没有揭穿他。但是她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现在还会去上学校的bbs,而她早忘记了自己的账号了!

想到这里,童心的视线又落回电脑屏幕上,轻轻动了动鼠标,发现他正浏览的帖子竟然全都是几年前的旧贴,而搜索选项那里,输入的是“一心奔小康”。

喉间突然就哽咽了,一心奔小康,是她当年在bbs上的昵称,是她和他的名字。

她一时有点错愕,医科大校内bbs的服务器可真够强大啊,五六年前的帖子竟然还可以搜索到。她记得这个论坛上的登录的用户名必须是本校学生的学生证号码,而昵称自己设置。这个昵称她还记得,只是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学号。

可是,她一直不明白,他总是在看她在论坛上发出来的每一个帖子,每句话,每个字,到底在看什么?想看出什么?

倘若说是当年无聊翻一翻而已,那么今天,他又想去看点什么呢?

童心正在望着电脑屏幕发呆乱想,身边的人突然动了一下,她忙放下鼠标,手却在抽离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康子仁的手。

手触电般收回,在看到刚刚动了一下的男人又沉沉睡去的时候,童心皱了皱眉,伸出手又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的手,在摸了一下之后,眉头皱得越来越深。

他的手很烫,发烧?

“喂!小康老师!”

童心边晃他边喊,话出口的时候才惊觉自己似乎还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里,忙改了口,“康大教授!康大教授!喂!康子仁!你醒醒!”

她感觉自己都要把他晃散架了,可他除了身子轻轻抵触似地蠕动了一下后,仍毫无转醒的意思。

童心这回着急了,上前用力把他扶了起来,在看到他脸上那不正常的红晕,而嘴唇已经干的泛白起皮时,吓了一跳,手探到额头再次确认一下,急忙拍了拍他的脸,“康子仁!快醒醒!快醒醒!”

终于,他艰难地睁了睁眼睛,却还在未完全睁开时,再次疲惫地闭上。

“康子仁!”

童心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将他放下,着急地去找手机打电话。

完了!这个男人竟然发烧了!不知什么时候烧起来的,这会竟然已经昏迷不醒了!看样子很严重,物理降温已经不可取了,必须去医院!

拿出手机,童心却犹豫了!打120?可这个时候是早高峰,120万一堵个车,等到这里的时候他脑袋早烧坏了!打给他的司机张龙?也不行,他的车在外面,张龙没有开车走,即使接到电话何时才能到?

手足无措地原地转了一个圈之后,童心忙跑到隔壁康子仁的卧室,一番手忙脚乱的收拾之后,带了他的外套找到了车钥匙,又急急在楼梯口喊一诺:“一诺,快上来帮忙!”

说是让一诺帮忙,只不过是让孩子帮她去房间取了她的包先下楼,而她却是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处于半昏半醒状态的康子仁拖下楼扔进了车里。

顾不上了!现在只有她开他的车去医院最快了!虽然上大学时就拿了驾照,但这几年基本没动过车,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的驾照是否已经过期。

但眼下,顾不上这么多了!

坐进驾驶室,童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边拉安全带边对身后扶着康子仁的一诺说:“宝贝,把你爸把你叔叔扶好了,妈妈要发动车子了,你乖乖在后面不要乱动哦!”

“知道了妈妈,快走吧,叔叔的脸上好烫啊!”懂事的一诺小脸上也是满脸的担忧。

“乖宝宝!”童心瞥了一眼躺在后面的康子仁,深深舒了一口气,发动了车子。

虽然心急如焚,但一路上童心还是紧张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小心翼翼地卧着方向盘,眉心紧锁,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密集。

虽然她在这城市上学生活了七八年了,但由于康子仁住在新开发区,她一时不知道该去哪个医院比较好。一想到到了医院她一个人拖着他比较吃力,她决定直接去济仁医院。

他是那里的医生,遍地都是熟人,应该会节省不少时间。

整个路上,康子仁一动不动,童心只听到一诺在后面不停地唤他:“叔叔,叔叔你快醒醒,你起来吃点药病就好了,吃药不苦的,一诺生病的时候可乖了,吃药从来不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