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娘子超凶 > 第一章 魂兮归来

第一章 魂兮归来


  丰城的傍晚,天色比以往这个时候还要昏暗许多,狂风卷着枯枝残叶在街上打着旋刮过,偶而还有屋顶的茅草被吹飞,使本就破败的小城看起来显得更加颓废凄凉。

  眼看着暴风雨要来,一个个衣衫褴褛的城民,慌慌张张地往家里赶。离家实在远的,就临时找个可以避雨的地方,以免被雨淋着。

  此时,南门的大门被守卫打开,十几个身穿劲装,气势非凡的男子,带着一头巨大的猎物大步走进城。

  想必是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一个个看着虽然很是高兴,但也神色疲惫,有不少人还受了伤。

  走在最前面那个身着紫色劲装的俊美男子,看起来脸色极为苍白,似乎受了不小的伤。

  一路上行人见状,都下意识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并且纷纷让开道来。

  “快看,是陆三公子,陆三公子回来了。”

  “这紫阳山庄的人还真是厉害,又猎到这么大一头荒兽。”

  “要是我家小子能有陆三公子十分之一就好了,等明年紫阳山庄就要招收弟子,到时候我一定要让我家小子去。”

  “我也让我家小子去。”

  “不知我家姑娘行不行,到时候也让我家姑娘去试试。”

  ……

  这种场景,紫阳山庄的人每回浴血归来都会遇到,压根就不会有多在意,忙着带战利品回山庄去,顺带着疗伤。

  走着走着,前方迎面驶来四辆囚车,可能是快要下雨的原因,行驶的速度有点快。

  两行人马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便双双错开了点位置,各自继续前行。

  囚车共有四辆,由四匹退役的老马拉着行走,前面的两个囚笼里各装着四人,第三个囚笼里装的是三个人,第四个尚且未明。

  人待在逼仄的笼里不止伸不直腰,抬不起脑袋,连腿也伸不直,只能窝着身体。

  这前三个囚笼里的人,有老有少,看着既瘦弱又可怜。

  轮到第四辆车靠近时,人们看着却有些傻眼,这囚笼要比前面装着四个人的还要大一些,里头装着的那个……似乎也是个人?

  可看着……不太像啊。

  只见里面之物呈大字躺着,长得如熊般十分粗壮,估计得有差不多三百斤那样,浑身上下都是黑的,毛发十分浓密且长,看起来像是正躺着的,但确实没有看到脸面,整个散发着阵阵酸臭味。

  可能是此物长得颇为奇特,陆三公子不自觉放慢脚步,朝囚笼里多看了一眼。

  不料只是多看了这一眼,就出了事。

  也许是风沙迷了赶车的官兵的眼睛,一时间竟没发现路上有个坑,奔跑着的囚笼车左边的那个轮子陷入坑中,使得囚笼车猛地歪了一下。

  咔嚓!轰隆!

  先是车轴断裂声,之后又是一声巨响,好好的囚笼竟然散了架,里面关着的人也随之滚了下来。

  什么东西随之‘嗷’了一声。

  一阵狂风卷着尘土刮过,刹时尘烟滚滚,迷得人睁不开眼睛。

  咳咳。

  好一会儿尘烟才散去了一些,还没等看清楚情况,就听到紫阳山庄人群中传出一片惊呼声。

  “三公子!”

  待尘烟散去看,人们才惊讶地发现那囚笼烂了,笼里头的鬼东西摔在地上,而陆三公子不知怎么地,竟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鬼东西上面,并且还是以脸贴着脸的方式,看样子像是晕了过去。

  一群人七手八脚把陆三公子扶起来,不曾想靠近了竟闻到一股酸臭味,下意识捏住鼻子。

  “好,好臭,公,公子他不会是被臭晕的吧?”

  “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谁知道啊,脸都让毛发给遮住了,看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是个人。”

  “那是脸吗?我还以为是后脑勺来着。”

  “……”

  前面三辆囚车都停了下来,几名官兵跑过来看情况,见囚笼连车都烂得不能再烂,一个个脸色就跟吃了翔,变得十分难看。

  算一算,这一路坏了几辆车了?

  若非已到丰城,还真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是修车不用花钱,还是换车不用钱怎么着。

  才几天时间啊,又坏了一个。

  “咳咳。”

  突然一只黑乎乎的肥手抬了起来,朝一群紫阳山庄的人挥了挥爪,十分‘虚弱’地喊着。

  “兄弟们,也扶我一把呗。”

  紫阳山庄的人:……

  会说话,还真是个人。

  可惜没有人动弹,一个个呆呆地看着,压根没有上前去扶的意思。

  才不扶这死胖子,臭死了。

  倒是那头拉囚车的老马回头看了看,掉转马头走了回去,张口咬住她的头发直往上扯,看那个样子也不知是在帮忙还是泄愤,反正力气挺大的。

  “疼疼……我去,你个死马,快点松口。”别看她胖到好像起不来的样子,头皮一疼她立马就窜了起来,那动作灵活到压根不像个胖子。

  又是一阵风刮过,酸臭味随风飘逸。

  人群下意识又往后退了些,捂着嘴鼻瞪大眼睛瞅着,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

  “这还真是个人呐,长得真够胖的。”

  “跟前面三辆车的应该是一家子,十有八九是犯了事被流放到这里的。”

  “胖成这个样子,肯定是贪官。”

  “就是,长得跟头熊似的,这得祸祸了多少粮食,才能吃成这个样子。”

  ……

  听得周围议论声,唐家人脸色可不太好看,虽说唐家人都是带罪之身,可也绝非贪官污吏。

  轮落到今日这地步,不过是遭小人陷害。

  还真是世态炎凉,想当初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受老百姓敬仰的,如今却被唾弃至此。

  见唐然半天抢不回自己的头发,唐家人皆叹了一口气,都有些看不过去了,伸手便欲将囚笼顶上的笼盖给掀开,打算从笼里头爬出去帮忙。

  几个官兵一看,顿时瞪了眼,连忙跑过去摁住笼盖。

  “快给我回去,这个时候舔什么乱,好多人看着呢。”官兵陈大虎紧张地朝四周看了眼,见众人都没注意到这里,这才松一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