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娘子超凶 > 第二十六章 凶残的家人

第二十六章 凶残的家人


  回忆起在洞里的那三天,简直悔不当初,生不如死,这姓唐名叫然的死胖子,简直就是个牲口。

  什么救命之恩,全见鬼去。

  见他们皆是一脸愤怒到扭曲的样子,陆天钰无奈地笑笑,这阿然兄弟的性子,可真够跳脱的,把他这几个兄弟气得够呛。

  他们三个从小到大,可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这口气铁定难消。

  “阿然兄弟虽然性子跳脱了些,但人还是挺不错的,你们没必要如此生气。”陆天钰觉得自己应该替唐然说说话,毕竟再怎么样,唐然也救了他们。

  最重要的是,他们吃的那些亏,他几乎没有参与。

  陆从岩面色难看,说道:“若非他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们,天钰你觉得他还能活着回来?”

  江凌咬牙切齿地说道:“本来我已经尽量忘记这些事情,可他刚又坑了我们一把,这些账没法不记。”

  肖桐一脸郁闷,“我也忘不了,他把我们的衣服坑走,垫地上睡大觉,却害我们光了三天膀子。”

  “他让我们学猪叫。”

  “在黑漆漆的洞里抓了一天的蚊子。”

  “说了一百遍自己是猪。”

  “当了三个时辰的木头人。”

  “用自己的脚丫揪自己耳朵。”

  ……诸如此类的事情,实在有点多。

  尽管起初的意思是为了打发时间,可这死胖子实在奸诈,把他们一个个坑得好惨。

  回忆起这三天里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一本血泪史。

  陆天钰不说话了,这些事情他都没有参与在里面,看着他们被坑的时候还觉得挺好玩,不爱笑的他都笑了好多次。

  谁知他们竟如此忿忿不平,自己这样算不算幸灾乐祸?

  “你们自己愿意跟他打赌,愿赌服输,作为紫阳山庄的弟子,不该这么没有气度。”陆天钰说完就地坐下盘腿,看样子是要修炼。

  独留三人一脸气愤,又无可奈何。

  毕竟陆天钰说得对,是他们自己不服输,所以才一个劲地跟死胖子赌,才会被坑得那么惨。

  有关于他们几个是怎么想的,唐然是不知道的,坑了一把钱后她就赶紧回家去了。

  洞口堵得很是严实,她刚要推开就听到里面传来对话声,不由得扒着缝偷听。

  “都已经过了三天了,阿然她应该还活着吧?”

  “你说什么呢,死丫头肯定还活着,就她那贼不溜丢的样子,那只笨熊能奈她何?”

  “有没有办法把那笨熊引开,这样阿然就能回来了。”

  “要不你去试试?”

  “……”

  三天没有唐然的消息,熊兽守在峡谷那里,想去看一眼都不行,唐家人嘴上说着唐然肯定会没事,心里头却是担忧得不行。

  这人没回来,他们胃口都差了好多。

  全家人都围在了一起,连年纪最小的唐子焱也正襟危坐,商量着将熊兽引走的可能性。

  就是熊兽太厉害了些,他们各自想出来的法子,都一一被否决掉。

  唐然在洞口听了一会儿,直到他们都陷入了沉默当中,自觉有些无聊,又怕那四级熊会找来,干脆就推了石头进去。

  “我回来了。”唐然摆了个很是销魂姿势,大声喊道,“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是不是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

  唐家人:……

  啥也不说了,先操家伙,揍这臭丫头一顿再说。

  自流放的这几个月来,光是愁她的事情,就一个个白了不少头发。

  “你可算回来了!”

  陈英男红着眼冲了过来,唐然还以为她是激动得想要拥抱她,胳膊都伸开来等着了,结果却是耳朵被揪住。

  “疼,疼……疼啊娘。”唐然囧得不行,耳朵疼得她哇哇大叫,“你轻点行不行,我这没被荒兽给弄死,倒要疼死在你手下了。”

  陈英男一脸怒容,“我不疼你点你不长记性,你可真够能耐的,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是锻体九层就很了不起了?那是四级熊兽,人家陆三公子都已经觉醒兽魂了也打不过,你一锻体九层的,算个屁。”

  唐然就是个软骨头,立马认错,态度无比诚恳:“您说的对,您说的都对。我就是个屁,您就高抬贵手,把我这屁放了呗。”

  老太太一拍桌子,板着脸说道:“不许放,给我把她耳朵拧下来,不然她不长记性。”

  老爷子点头:“是该受点教训,整天上窜下跳,跟个猴子似的,就没个姑娘样,没个消停的时候。”

  “就是,把她另一个耳朵也拧了,千万别手软。”

  “整天不着调……”

  一个个指着唐然,仿佛唐然做了天大的错事,要陈英男好好惩罚。

  陈英男领命,又加了把劲。

  唐然:……

  完蛋,耳朵要掉了!

  唐然确实有点傻眼,以为的他们就算不喜极而泣,至少也会关心她一下,问她有没有受伤什么的,结果一个个却叫吼着要罚她。

  好心痛,为毛要这么狠心。

  小堂弟子焱好心告诉她,关心伤势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她这脸色可是比没出去前还要好很多,而且明显又胖了一圈,动作更加的利索。

  除非眼瞎,否则不会看不出来她好得很。

  唐然就觉得,一家子都是人精,唯独自己一个人智商有点欠缺。

  这感觉,好不痛快怎么破。

  唐家人轮番训斥着唐然,直把唐然训得跟个鹌鹑似的,好不容易把自己耳朵救回来,赶紧蹲在角落那里,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怕吱上一声会挨揍,还是群殴的那种。

  一群大人群殴她一才十四岁小女孩,不许她还手不说,还特别有理由,谁让她长得块头大,又武力值高。

  不要脸,实在太不要脸了。

  凸(艹皿艹)

  在一群不要脸的威逼之下,唐然不但老实交待了这三天发生的事情,详细得就差连这三天放了几个屁也说清楚,最后还把好不容易弄到手的钱币也交出来。

  “全在这了。”唐然耸搭着脑袋,像只发了瘟的鸡,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

  唐父瞥了一眼桌上的钱币,“所以你就为了这点钱,又把人坑了一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