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娘子超凶 > 第五十四章 九阳丹真相

第五十四章 九阳丹真相


  只是想吃个独食而已,为毛就那么难?

  跟在唐廷后面回来的唐宴已经听了一会儿,见唐然一脸不甘与馋相,微笑道:“阿然,你在怕什么,是认为自己没本事,赚不了这点钱吗?”

  “二叔,你这,这是激将法,我不会上当的。”唐然无比认真地说道。

  唐宴点头:“可是二叔相信阿然啊,我们家阿然最厉害了,不是吗?”

  唐然也是这么觉得的,但从别人嘴里头说出来,感觉就是不太一样,有点飘飘然儿。

  哎呀,原来我真的很厉害啊!

  呸,想让她上当,没门。

  唐子煜带着一个瘦子回来,脸上一片激动与振奋,看起来有点诡异。

  看到唐然立马就喊:“阿然,你傻不傻,连这个也要琢磨那么久。怕个屁啊,等明儿咱们一起进山,再弄个几头荒兽回来,还债什么的都是小事儿。”

  唐然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一个热血的……傻逼!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悄悄约了紫阳的那几个人。

  真不明白那几个人,明知道她不待见他们,还非得往她跟前凑合,显得他们比较脸大吗?

  不要脸!不过……

  “不就一顿烤全羊嘛,用得着你们这般费心思,大不了我请了。”唐然这会心情还不错,很是爽快地拍板,反正不答应也是不成。

  不答应他们就不吃了?

  怎么可能!

  无非是两种可能:一是她含着眼泪喊着不要不要地,眼泪哗哗地看着他们吃;二是她痛快答应,大伙一起高高兴兴地吃个痛快。

  二选一,自然是后者。

  唐然想通手,心情也好了许多,有心打量起这瘦子来。

  “这位是?”看着这瘦子,总觉得有点眼熟来着,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唐子煜一把将瘦子推至唐然跟前,得意道:“觉得很眼熟吧?”

  唐然点头,越看越眼熟,就是想不起来。

  唐子煜说道:“也怪不得你想不起来,这人原来是个胖子,也就比你现在稍微瘦上那么一点点,现在成了个瘦子,显得清秀不少。”

  唐然闻言伸出爪子,捏住那人的腮帮子往两边扯了扯,这么一看果然更加的眼熟。

  “万福楼,胖福?”唐然有些迟疑。

  瘦子含泪点头:“阔扩走。”

  唐然疑惑:“你说啥?”

  “开矿有。”

  唐然:……

  还是没听懂。

  唐子煜无语,朝她白了眼,“他叫你快放手,手劲那么大,腮帮子都快让你扯烂了。”

  诶!

  唐然赶紧松了手。

  “你,你是……阿然姑娘?”张福有点不确定。

  唐然点头:“是我。”

  唐子煜一胳膊架在张福的肩膀上,“福哥,是不是觉得很惊讶,有点怀疑人生?曾经丑得跟猪似的你,原来瘦下来后竟也是个帅气小伙;曾经的倾城小美人阿然姑娘,变胖了以后,简直丑得让人不忍直视。”

  “唐子煜!”唐然气得脸鼓鼓,她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很丑,但也不用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吧。

  超讨厌的!

  这一生气,才刮干净胡子的脸,胡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来一小截,秒变胡须大汉。

  “……”张福瞪大了眼睛。

  什,什么鬼玩意?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唐子煜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自家妹妹,对张福说道,“不用奇怪,她吃错了药,短期内估计好不了。”

  张福点头,还是一脸惊悚。

  曾经的青涩美人,被预定将会长成倾城美人的唐家阿然,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不是没睡醒,就是眼睛被眼屎给糊上。

  事实证明,并没有。

  一个时辰前他不止洗了脸,还兴致很好的洗了个澡,这会还是挺干净的。

  “这是被人下毒了吧?”张福一脸同情及肯定。

  唐然没太注意,唐子煜却看得明白,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福哥,你为什么会说阿然她被下毒了?”

  张福迟疑了下,不知该不该说。

  “福哥。”唐子煜又喊了声。

  张福这才说道:“我出事之前,曾在一包厢里听到的。我这人天生味觉跟听觉都挺好,虽说包厢关了门,里头的人说话的声音也压低了,但我还是听了那么一点。

  有个姑娘哭哭啼啼地,说阿然姑娘抢了她的心上人,她心有不甘。又说阿然姑娘是她的好朋友,她不能让阿然姑娘死,只要阿然姑娘离开她的心上人就好。

  反正说的挺多,那个姑娘哭哭啼啼的,我一听就明白了,明显是这姑娘想要害人,又想让人觉得她很好很善良。

  最后那人答应帮忙寻药,听那意思,是一种不止不会要命,还能救命的药,但女子用了以后,就再也没法子勾搭男人的药。”

  张福说到这,又是一脸同情地看着唐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药。

  果然好毒!

  唐然呆了呆,一年半前……

  “一年半前,汤冉跟我说她亲自要给我炼一颗药,但药材要我自己寻来。”唐子煜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不愿看到她劳累,但看着她含泪的眼神,我还是答应了下来,千辛万苦将药寻来。”

  唐然眼珠子转了转,又继续呆着,仍在想着一年半前的事情。

  “后来她说还差一样,我又去寻了,还把三叔忽悠上,害得三叔从悬崖上摔下来,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成了亲却一年都不能洞房。”唐子煜一脸沉痛与悲愤。

  唐然:……

  所以讲这炼制九阳丹的药材,都是他们兄妹集齐的,而汤冉就只是费了点功夫炼制。

  唐然迟疑了下,说道:“哥,其实这药若是你吃下的话,你现在已经是锻体九层了,而且不会有多少副作用的。”

  唐子煜捂脸,痛苦道:“不,这一切都是她算计好的。她早就跟宁王好上了,甚至连你所受的伤,也极有可能是她算计好的。”

  那颗鸡蛋大的药是汤冉亲自交到他手上,跟他说是她为他炼制的药,当时汤冉一脸的为难与纠结,欲言又止的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