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娘子超凶 > 第七十一章 被赖上了1

第七十一章 被赖上了1


  吼!

  一群荒兽疯了似的,追了上去。

  而那不过是瞬间发生的事情,转眼间剩下的两个兽血果同时落下,其中一个被一头金色巨禽抢到,含在嘴里以最快的速度飞走。

  另一颗则被突然窜出来的怪蛇抢到,其中一张嘴直接吞了下去。

  这怪蛇已经是九级,自以为会没事,吞了兽血果也不跑,原地发出威吓。

  一群荒兽先是被惊了一下,但很快就跟疯了似的,朝怪蛇一涌而上。

  各种荒兽嘶吼声不断,充满了愤怒。

  不过瞬间就扑杀到一起,一时间惊天动地,土石四溅,尘土飞扬……战斗看着万分惨烈。

  趁着这机会,唐然从水里冒出,冲唐子煜大喊。

  “还愣着干啥,快走!”

  “哦!”

  还愣着的唐子煜立马回神,四脚并用往后退着,很快就回到木排上。

  唐子煜辙去身上的杂草,满头满脸都是血,看起来十分吓人。

  “哥你没事吧?”乍一眼,唐然还被吓一跳。

  “还好。”唐子煜说得勉强,脑袋感觉嗡嗡的,再在那里待上片刻,铁定会被震死。

  “没事就好,你稳住木排,我来推这头虎兽,把它弄到木排上,我们立马就走。”唐然也不好受,心脏仿佛要迸裂了一般。

  八九级荒兽争斗,太可怕了,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够观战的。

  兄妹二人合力,没多会就将虎兽弄到木排上。五、六千斤的重量压到木排上,一下就将木排全部压进水里,虎兽在水面上漂着。

  看样子,是不太能再坐人了。

  唐然不由得将视线转向陆从岩几人的木排上,一脸的不怀好意。

  “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木排我们还要使的。”陆从岩几人一脸防备,使长长的棍子指着唐然,“你们要运送虎兽,我们也要捡七级兽,不会给你让地方的,我们最好互不相干!”

  “切!”唐然白了他们一眼。

  她像是要地方坐的人吗?她明明是想要抢他们的木排来着。

  不过看他们防备的样,再估算了一下战斗力与时间,还是决定放过他们的木排。

  扭头对唐子煜道:“哥,不如你先走,你比较轻,上去应该免强能走,我上去就不行了。”

  唐子煜问:“那你呢?”

  “我没事,随便砍根木头就能走。”前方战斗激烈,唐然急忙催促道,“你快点走,一会它们争斗结束了,肯定会有许多高级荒兽赶回来,到时候咱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唐子煜看了眼虎兽,略为迟疑了下,“那你小心一点,我在前面等你。”

  如今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再加上木排也的确不能再多载人。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又实在不宜再留下来,唐子煜就不跟唐然墨迹,赶紧撑木排离开。

  再继续待下去,他会经脉迸裂,心脏爆炸。

  “哥,你中途不要停下来,会有危险,直接到乱石滩去。到时候或有办法将猎物带回去就先回去,若不能你就在那里等我一下。”唐然担心唐子煜会在半道等她,连忙又说了一下。

  唐子煜本就是打算在半道上等的,听唐然这么一说,想着自己载着七级猎物,的确会不安全,就咬咬牙应了下来。

  “你要快点,不然我还上来找你。”不过走远之前,他还是冲唐然喊了一下。

  “你放心吧。”唐然可不能肯定自己立马就能回,赶紧又补充,“我肯定会没事,你可千万别回来。你如今都被震成了重伤,回来就是个累赘。”

  唐子煜:……

  要不是离得远,他想一杆子打死她。

  “听清楚了就快点走,你慢死了。”唐然朝他挥爪,脸上尽是嫌弃。

  唐子煜好生气,不是他不想快,实在是木排太沉了些,他费好大劲才能撑得动,若非回去的路是顺流,他一个人估计都撑不回去。

  见唐子煜速度快了不少,已经走了有一段路,唐然也打算去找木头了。

  要能撑得住她重量,又能在水里头稳急的,最好能有两根木头以上。如果她没有想错,应该是越轻的木头浮力越大。

  不料刚一转身,肩膀就被抓住,不由得扭头看了回去。

  陆天钰问:“你要去做什么?”

  “你傻啊,自然是趁着它们还打得欢实,没有荒兽敢靠近这边,赶紧找两木头当船用,划着回去啊。”都得到那么大一头虎兽了,还留在这里干啥,做人不能太贪心,还是适而……要懂得见好就收。

  “不许!”

  “不许啥?”唐然愣了下,不自觉看了下自己的体型,脑袋立马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许砍树可不行,她这么胖,肉又这么结实,总不能让她游回去吧,会死人的。

  陆天钰抿唇,抓住她肩膀的手紧了紧,“你不能走。”平和的声音中,带着一股淡淡的威胁。

  唐然顿时吃惊,扭头一脸疑惑:“为毛?”还以为他是爱护坏境,不让她乱砍树,没想到是不让她走。

  不走留下来等死吗?唐然坚决不愿意。

  陆天钰吐言:“毒蛟!”

  “……”唐然木了脸,“那关我毛事?”

  就关你事!陆天钰嘴里头不说,但脸上表情明白写着就是那四个字。

  唐然推了推他的手,没推开,想要用力把自己的肩膀抢救回来,却被揪住了内衣领子。

  歪脑袋盯着那只手一会儿,不死心地又扯了扯,那只手岿然不动。

  唐然:……

  “你这是打算蛮不讲理了?”唐然拧着眉。

  陆天钰不吭声,就是抓着她不放,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那眼神看着,貌似挺委屈。

  唐然:……

  咋滴,她都还没委屈呢,他就先委屈上了。

  “我跟你讲啊,一会这些荒兽打完了,咱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所以必须趁这机会走,不然……”唐然耐心地跟他讲道理。

  他只有两个字:“毒蛟。”

  唐然:……

  “我跟你讲,毒不毒蛟的,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友情提示你一下。现在你愿意留下来就留,我是必须要走的,所以再……再……”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