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娘子超凶 > 第一百章 陆天霖2

第一百章 陆天霖2


  三人既激动又忐忑,禁不住迎了上去。

  “放心,解药带回来了。”老庄主挥了下手,示意他们放心。

  又特地朝骆情点了下头,这个孙媳妇他很满意,换作是他人,丈夫昏迷了整整六年,几乎没有醒来的可能,说不准早就改嫁了。

  这孙媳妇却六年如一日地照顾天霖,从未变过,连骆老头劝说都没用。

  骆情眼中含泪,点了点头,却未完全放心下。

  只有等陆天霖将解药服下,确定已经解了毒,她才会真正放心。

  陆天钰将瓶子取出,微弯下腰,朝骆情双手呈上。

  “长嫂。”

  看到陆天钰,骆情表情微顿了一下,视线很快就落在瓶子上面,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这才伸出还略有些颤抖的手,将瓶子拿到手。

  又看了陆天钰一眼,这才朝陆天霖走去。

  陆天钰早已习惯,在出事之前,他是家中最受宠爱的,连长嫂也对他照顾有加。出事之后,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产生了变化,长嫂也是如此。

  他不怪任何人,只怪自己。

  祸是自己闯下的,不止连累大哥中毒,二哥双腿残疾,还害得父亲丧命,叔父断臂。

  所欠之多,哪怕他用一辈子来尝还,也还不清。

  “情儿,瓶子里的解毒液只有三滴,每一滴都弥足珍贵,你可得小心一些,千万别浪费了。”骆神医忍不住说道。

  骆情看了骆神医一眼,郑重地点了点头,这才跪坐在陆天霖脑袋旁,将陆天霖的嘴巴打开,小心将解毒液滴进去。

  一连滴了三滴,瓶子空了。

  唐然肉疼得脸直抽抽,若是刚中毒的时候,只需一滴就足够。中毒时间长了,三滴估计也就刚刚好,要不然她非得要来一滴不可。

  过了一会儿,骆神医给陆天霖探脉。

  这一探,皱起了眉头。

  “如何?”老庄主急问。

  “莫急,我再看看。”骆神医拧着眉,看样子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老庄主怎能不急?曾经大孙子才是他最看好的山庄继承人,天赋极好,为人端庄严正,如今却半死不活地躺在这里。

  骆情会一些医术,见骆神医久久不语,抓起陆天霖的另一只手探了探。

  “爷爷。”骆情冲骆神医喊了一声。

  “喊什么喊,我这不是在想着法子吗?”骆神医瞪了她一眼,若非他这唯一的孙女,怎么也不肯离开陆天霖这臭小子,他才不用管这些。

  死就死,跟他有个屁关系。

  为了这小子,他这六年来可没少费心思,头发都白了不少。

  是了,骆情是骆神医的孙女,也是仅剩的亲人。原本他想给孙女找个入赘的,偏生被陆天霖这小白脸给骗走了,差点没心疼死他。

  “那你就赶紧想!”骆情看似优雅又温柔,事实上是个脾气暴躁的,只是平日里并不明显。

  被骆情一吼,骆神医抖了抖,心头暗道女生外向,就知道胳膊往外拐,为了个半死不活的小白脸,连他这爷爷都舍得吼。

  骆神医嘴里头嘀咕,“不过是中毒时间太长,浑身经脉了而已,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你别着急。”

  一边嘀咕着,一边掏出来一包银针,看样子是要施针。

  “怎么回事?是不是这解药……”老庄主急了,欲言又止,心里有所猜测,却不敢说出来。

  “不用担心,解药是有用的。”骆神医顿了下,解释道,“只是中毒的时间过长,浑身经脉伤得严重,大多数被堵塞。解药想要透过经脉通向全身,显得有些困难,待我施过针再看看。”

  听说解药有用,众人松了一口气。

  唐然瞅了一眼陆天钰,视线不自觉往下移,落在他的手上,以及下方地面。

  不疼吗?都掐流血了。

  察觉到唐然的目光,陆天钰下意识将手背回后面。

  唐然心头翻了个白眼,她都已经看到了,藏起来有用吗?脑子有坑。

  又扭头看向那边,发现骆神医正满头大汗,服下解药的陆天霖还是整个人呈青灰色,不由得挑了挑眉,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开口喊:“骆老头儿,你试试往太阳,少海,血海,悬钟,气海(纯属瞎扯,切莫讲究)各多扎一针看看?”

  骆神医闻言心头微动,朝那几个穴位看了过去,又推理了一番,眼睛一下子亮了。

  拿出几枚银针,小心扎下。

  本来陆天霖的身上就扎满了针,多了这几针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

  听到唐然的声音,陆老夫人才注意到这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个外人来。

  “他是何人?”陆老夫人低问。

  “他是天钰的朋友,听说这解毒圣药还是他采的,数次救天钰于危难之间,似乎医术也很不错。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今日的天钰,更不会有解毒圣药。”陆正荣对唐然的评价很高,显然很是欣赏。

  陆老夫人听闻后,看向唐然的目光,变得慈和了许多,“还不错,长得挺敦实的一小胖子。”

  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陆天霖的身上,否则听到陆老夫人这话,一定会忍不住喷笑。小胖子最不喜欢人家说他长得敦实,偏偏老夫人哪壶不开提哪壶。

  用了唐然所说的方法,而陆天霖的情况也只是比先前好一点点,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骆神医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并且越皱越深,能用的办法他已经用尽,然而陆天霖的情况看起来,并不是很好。

  不自觉地,将眼神落在唐然身上。

  “小胖子,你还有什么办法?多了这几针,虽然效果好一些,但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骆神医问道。

  唐然察觉到陆天钰的视线也落在她的身上,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他满眼的希冀。

  心道,这家伙还挺烦人。

  犹豫了下,还是朝陆天霖走了过去。

  盯着陆天霖满身的针看了看,确定银针都不曾扎错位置,并且一根不多一根不少,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手抬了起来,在其中一根针上屈指一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