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阳光宅男养成记 > 第九章 凶宅

第九章 凶宅


  一个半小时后,张小白二人来到了月枫别苑大门口,从大铁门外向内望去,里面杂草丛生一片荒芜,别墅的外墙长满了爬山虎,裸露出的墙面泛着风吹雨淋的黄斑,显得肮脏破旧。

  夕阳西斜,太阳就快落山了,天色已经变的昏暗,几只乌鸦站在别墅屋顶呱呱的叫着,让这栋月枫别苑显得更加萧瑟阴沉。

  “小哥哥,你送我到这就可以了,赶快回家吧,天黑了路不好走哦,谢谢你啦。”马婷婷跳下自行车,对着张小白挥了挥手。

  “额,天快黑了啊,这荒郊野岭的,你来这里到底干嘛啊。”

  “嗯,我来这里写生的,和朋友约好在这见面的,哎呀,小哥哥你放心啦,不会有事的。”马婷婷推着张小白。

  “好吧,那你赶紧联系一下你朋友吧。那……我走咯?”

  “好的,再见,谢谢你,张小白,你人真好呢,哈哈。”

  看着马婷婷笑着对自己挥手,张小白不再多想,和马婷婷道别后,骑上自行车往回骑去。

  马婷婷看着张小白离去的身影,低低的说,“正因为你是个好人啊,所以你赶紧走吧,天马上黑了,这里,有鬼呢。”转头看着萧瑟的别墅,笑了起来,“呵呵,开工。”

  大铁门没有上锁,马婷婷推开门走进了院子,放下背包,一样一样的往外掏东西,这些东西不是女生常备的湿巾、口红、化妆品等,而是三叠黄符纸,几个玻璃瓶子,瓶子里面装着鲜红的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几个三角形的小旗子,一瓶水银,一盒朱砂,一个小铜铃铛。

  马婷婷先取过一叠黄符纸,围着别墅周围贴了一圈,又拿过一个小旗子,在院子东北角插下,掐了几个手印,低喝一声“起”,拍拍手高兴的说到,“先布个迷踪阵,就不怕有外人走进来了,嘿嘿,本小姐手艺愈发精湛了嘛。”

  反身回到背包那里,把剩下的符纸还有那些小瓶子用一根红绳拴起来挂在腰间,方便随时取用。又拿了根红线把小铜铃铛系在左手腕上,这铜铃铛说来也怪,马婷婷系铃铛时摆弄它的这些动作,小铜铃铛却不发出一点声响。

  一切准备妥当,马婷婷打开她一直提着的那个长条木盒,只见木盒内放着一把略带焦黑色的木剑,“百年雷击桃木剑,希望姑姑别发现我把剑偷拿出来了啊,不然小屁股要被打开花。”伸手取出木剑,马婷婷走向别墅正门。

  “哼,不就是一只邪祟阴魂么,姑姑还不让我来,说我搞不定,哼哼,看我除掉它以后,姑姑还有什么话说。”

  来到门口,马婷婷看着紧锁的防盗铁门,眼中露出兴奋的神色,原地踮脚轻跳了两下,拧身一个侧踹,就听“轰”的一声,铁门被踹的部位变形凹陷,直接被踹飞,落在了别墅大厅里,激起一阵厚厚的灰尘。

  “咳咳咳,搞的动静有点大了啊,看来以后要学学开锁咒之类的小把戏了。”马婷婷不停的伸手扇灰,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

  回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夜色开始降临,“这么大动静还不出来啊,看来你想玩捉迷藏啊,哈哈,那我就去找找你咯。”

  马婷婷提着木剑,在大厅环视了一圈,看着强上挂的山水画和油画,一脸嫌弃,“啧啧,真是煤老板暴发户呢,这品味真差。”

  大厅转了一圈,没什么发现,马婷婷顺着楼梯上了二楼,推开第一个房间,屋内没太多家具,只有一张床和一个书桌,地上散落着两个小玩具汽车,书桌上放着几个相框,几张照片里都是一个中年女性微笑的搂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笑的很开心,相框边上,放着一个落满灰尘的日记本。

  “照片上就是死掉的那家女主人和孩子么?嗯,看样子这是小孩子的房间呢。”马婷婷随手翻开了日记本。

  “三月十一日,爸爸和妈妈带着我去游乐场玩,好开心,后来遇见一个叔叔,爸爸和叔叔离开了一会,回来后爸爸脸色很不好看,爸爸是累到了么?”

  “三月十三日,爸爸今天和妈妈吵架了,爸爸吼的很凶,从来没见过爸爸发这么大的火,好可怕。”

  “三月十六日,爸爸又发火了,他已经两天没出自己房间了,还听见爸爸在屋里砸东西,是因为工作原因么?”

  “三月二十日,爸爸今天出来了,眼睛红红的,有点吓人。……班里有同学买了变形金刚,我也很想要,我问爸爸买给我,爸爸却打了我一巴掌,还骂我,爸爸从来没打过我的,好疼,我讨厌爸爸。”

  “三月二十一日,今天爸爸居然打妈妈了,妈妈哭的好厉害,我不敢去爸爸屋子,我好怕。”

  “三月二十二日,爸爸又打妈妈了,妈妈流血了。爸爸把房门和窗户全都锁死了,不让我们出去。”

  “三月二十八日,妈妈躲进了我的房间,妈妈不停的咳嗽,还有血。爸爸一直在外面大吼大叫,爸爸为什么要打妈妈和我,我要去给妈妈偷点药。”

  “三月二十九日,妈妈被爸爸抓着头发拖走了,妈妈哭的很伤心,我被爸爸踢了一脚,好痛,他不是我爸爸,我恨他,我要妈妈。”

  “四月一日,妈妈回来了,妈妈搂着我不停的说话,但是声音很小,妈妈一直在发抖,妈妈身体好冷,但是妈妈给我说今天就能结束了,以后没人再打小宝了,妈妈说的是真的么?我好开心。

  妈妈说去厨房给我做好吃的,我好久没吃妈妈做的饭了,我要在屋里等妈妈。

  妈妈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呢?屋里有股怪味道,头有点晕,我先睡一会等妈妈。”

  日记到这里结束了,马婷婷久久没说话,只是目光冰冷了下来。

  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发现,马婷婷转身出了房间,可却在刚出房门的时候,眼角余光看见走廊的尽头一道青白色的幽光一闪而逝。

  “发现你了哟。”马婷婷迅速的冲了过去,左手食指中指夹住腰间一张黄符纸扯了下来,摁在了幽光消失的那间房间的房门上,低喝一声“封”。

  之间一道黄光从符纸上一闪而过,符纸牢牢地贴在了房门上,马婷婷冷笑着的打开了门,声音冷冷的说:“被我抓到了吧,看你往哪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