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雷箓罚天 > 第二十章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第二十章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一盏茶工夫后,几人在一处偏殿旁落下,穿过一片被重重竹林遮掩的小径后,眼前出现了一座依山修成的阁楼,旁边一条小溪蜿蜒着流向远方的一方水池,池中白雾缥缈,似是一处温泉。

  阁楼大门上方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朱红色的‘丹阁’三个大字,大门外有两头两丈高的瑞兽雕像,栩栩如生地站立两侧。

  “元清.....元清师叔,家师....已在..在阁内二楼等候。”

  戴幼蓉对谈俊一行人施了一礼,对元清道人道:“弟子...这便回屋修行了。”

  昕溪朝着她挥了挥手,戴幼蓉朝她点点头。

  元清扶须含笑,目送她出了竹林。

  终于能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天境宗唯一一位结丹境女修了。

  看着眼前阁楼,谈俊面上露出少许兴奋之色。

  元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嘿嘿....”谈俊有些心虚地摸了摸头,“师父,咱们这便上楼?”

  昕溪想起师伯的直男脾气....犹豫了下走上前去拉住元清道人的衣袖。

  她压低了声音悄悄道,“师伯,待会你可千万不要脑子一热唐突了元柔师伯....师伯面冷心热,耳根子最软啦....”

  元清神识扫过阁楼,看到了阁内那位正在淡定喝茶的女子。

  想起在天境宗一同修行的那些年月,心底叹了口气。

  元清拍拍昕溪小手,让她不要担心,然后端着拂尘,施施然朝大门走去。

  谈俊一上二楼,便看到了那位元柔师伯、

  与谈俊‘体态轻柔,落落知性、大龄单身’的预想形象完全不同。

  反而是一位体态清瘦,身穿黄色衣裙,背着一把门板状的断剑,看起来颇高的少女.....

  谈俊看了眼昕溪。

  昕溪眨眨眼,跑过去抱住那少女的胳膊腻声喊了句:“元柔师伯~~”

  少女面上露出些‘慈祥’微笑,摸了摸昕溪的小脑袋瓜,“这次来了可要多住些时日,师伯给你炼制你最喜欢吃的淬灵丹,管够。”

  谈俊:.......

  淬灵丹当糖豆吃?那可是一万灵晶一枚的补充法力的丹药啊.....

  不过,这就是昕溪所说的天境宗第一美人儿?

  呃,这位师伯美自然是极美的.......

  就是与谈俊所想差别极大。

  一张吹弹可破的鹅蛋脸,搭配上颇显英气的五官。

  在她极修长的身形衬托下,倒也有些别样气质。

  就是她背后断剑有点破坏气氛,谈俊在那把剑上感觉到一股浓重的煞气。

  神识悄悄探出后,道道血色气息自那短剑剑身上下流转不停。

  她光洁额头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从左向右几乎要横切开整个额头。

  这位少女师伯此刻正含笑看向元清道人,杏目中满是柔情。

  看着元清道人的苍老模样,她先是有些想笑,后面却撇了撇嘴角收回了笑意。

  “师弟,你来啦?”嗓音颇为清脆。

  说完后,目光越过元清道人,落在了后面的谈俊身上。

  “弟子谈俊,见过元柔师伯。”看到师伯没有答话,谈俊赶忙走上前去作揖施了一礼。

  元柔眯眼看着元清道人身后的高大少年,眼中划过一丝意外之色。

  挥手放出一道法力,凝作一丈大小的手掌朝谈俊抓来。

  “师伯!”

  “师妹!”

  看到元柔动作,元清与昕溪同时喊了一声。

  谈俊都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身上一紧,就被兜头抓着放到了元柔近前。

  元柔环顾瞅了瞅喊话的二人,淡淡道:“你们急什么,我是看他骨骼强度有些意思,想要探查一番,又不是要难为他。”

  说罢满脸意味深长,刮了刮昕溪的鼻子。

  元清露出些尴尬之色,收回了摆作“尔康状”的右手。

  “你师伯昨日传信过来,说你锻体遇到些难题?”元柔示意谈俊坐下说话。

  谈俊有些犹豫地看向身后的元清道人。

  元清道人送来一道但说无妨的眼神,转身向阁楼墙壁前的书架走去。

  “嗯...”谈俊顿了顿,沉吟一番后回道:“弟子因为神识有些问题,修炼了力修功法,锻体时遇上些难题,需要炼制一种名为混元丹的丹药,以作外力辅助锻骨之用。”

  “混元丹.....”元柔扬眉,有些疑惑地想了想,“可是那种由雪麟蛟、寒啸虎,阴魂雀、霜焰龟四兽血液为辅,化骨草为主药炼制的混元丹?”

  “正是。”谈俊点点头。

  “这混元丹只有由宗师级境炼丹师炼制,才能有一定的成丹几率....”元柔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怪不得.....要不是需要我帮忙炼制丹药,你师父怕是永远都不会来我这水阳雷峰走走....”

  “咳.....”元清道人放下手中的一本古籍,正色道:“元柔师姐此言差矣,师弟只是忙于修行罢了。”

  “哼。”元柔翻了个破有元气少女气质的白眼,没去理他。

  “要我帮忙炼制丹药也行....”元柔眼珠转了转,换了巧笑嫣然的表情道:“只要你师父答应,在我这儿常住段时日便可。”

  “这.....”元清道人瞠目结舌,有些无语。

  昕溪看着师兄挤眉弄眼,暗自送来的‘出手’表情。

  赶紧接话腻声道:“师伯,您那赤烛果酒最后酿成,不是还差些调节酒中火属性灵气的水蕴丹嘛,正好陪我一起在水阳雷峰住些时日.....”

  元清道人板着脸,看着昕溪送来的‘哀求’表情。

  思及自己徒弟的‘爆头’威胁,咬了咬牙,“那就....住...住一段时日吧。”

  谈俊心底暗笑,赶紧将事儿定下来,作揖施礼道:“那就有劳元柔师伯了,弟子这便先去准备炼丹所需之物了。”

  也就欺负元清道人‘直男’不懂,元柔哪会不知昕溪与谈俊二人是在帮她将元清道人留下。

  元柔凝视着眼前这位‘懂事’少年,真是越看越是欢喜,含笑道:“那混元丹的主药化骨草,师叔还有些库存,你去准备那四种妖兽的血液便可。”

  “谢师叔。”谈俊嘴角翘起,施礼告辞一声,招呼昕溪同行便走下丹阁。

  待两位晚辈离去,元柔轻笑了一声摇头叹了口气。

  手掌一翻,自储物法宝取出一壶酒两只酒杯,顺势收起了面前桌上的茶具。

  站在窗边的元清道人,注视着消失在竹林小径中的自家徒弟,嘴角忍不住扯了扯。

  “师弟,坐下聊聊吧。”元柔倒了两杯酒,朝窗边的元清道。

  元清道人眼含内疚,转身看向那名面容依旧的少女,“师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