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有一个棺材铺 > 第十一章 胜算

第十一章 胜算


    “那人撤了。”陈亮一边假装划拉着算盘珠子,一边低头向马根山,说道:“是不是我们太敏感了。”

  陈亮觉得那人若真是盯梢他们的暗探,没理由忽然撤走啊,八成是他们想多了,那人只是个普通的茶客而已。

  “你没注意到那人走之前,响起了一阵埙声吗?”马根山一边拾掇着柜台上的杂物,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陈亮眉头一跳,刚才的确响起了一阵悠扬的声响,他还以为是附近的孩子吹着玩呢,看来那埙声是这些人撤退的暗号。

  “马根山,这江湖上事儿,你知道的挺深啊?”陈亮斜眼睨了下马根山,他怀疑马根山之前也混过的,要不然他一个升斗小民怎会知道这些路数。

  “你活到我这岁数也会懂的。”马根山叹了一口气,说道,显然不想接着陈亮的话茬往下深聊。

  陈亮眉头蹙了一下,他发觉这个陌生世界里,有许多他不懂得路数,他必须尽快了解这个世界的各种明的暗的规则。

  上一世的地球华夏,只有不违法,你可以有最大的行为自由,但是在这个世界,却是处处陷阱,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万劫不复。

  街对面茶铺里盯梢他们的暗探刚撤,街面上便忽然出现几队人,持械劲装,言语不善,拿着一张笔墨粗疏的画像,挨街挨户的查访。

  陈亮的心头一跳。“怪不得暗探们撤了,这是要搞大排查,故意闹出大动静来。”

  陈亮的心里蒙上了一层寒意。“那几个人果然不是善茬儿。要不是邢松云是被恐怖街系统收容了,这样一番闹腾过去,他绝对不可能藏得住的。”

  天色擦黑的时候,一队人搜到了杂货店里。这队人带头的是一个肚子高高鼓起的胖子,脸上的肥肉随着他的步伐抖动着。

  他将一副粗略的画像,摊在了柜台上,尖着嗓门,叫道:“这人是黑虎帮的要犯,看清楚,见没见过?知情不报者,按窝藏论处。”

  陈亮看着那副画像,心中疑窦丛生,画像虽然粗疏,但显然是一个青年男子,和邢松云的样子连边都不沾。

  那胖子叫嚣完,也不等两人答话,便带着这队人,将店内和后院,都乱七八糟的搜查了一遍,然后抓起柜台上的那副画像,便摇摇摆摆地撤了。

  这队人刚走,马根山便看了看天色,说道:“今天早点关门吧,不会有生意了。”两人上了门板,便在东厢房造饭吃饭。

  陈亮似有心事,马根山虽然厨艺甚好,但这顿晚饭,他却吃得味同嚼蜡。

  陈亮躺在床铺上,两手枕在脑后,在一片黑暗中,盯着黑黢黢的房梁,目色闪动,他想从他获知的信息中理出一个头绪来。

  昨晚砸门进店的三人,要找的人,可以肯定是邢松云无疑。

  而且陈亮已经知道邢松云的身份是黑虎帮的帮主,而今天傍晚来店里的那队人,说他们要搜寻的也是黑虎帮的要犯。

  可以做一个推断,傍晚那队人也是冲着邢松云来的,只是他们玩了个障眼法,用另一个人的画像作为名目来搜查。

  “为什么要这样?”陈亮在一片黑暗中自问。

  因为所知的信息太少,所以陈亮知道,这个问题他暂时无法彻底理清楚。但是,有一点,就是这个障眼法的背后,分明藏着一帮人的忌惮和恐惧。

  这忌惮绝不仅仅是来自于邢松云本身,因为邢松云受的伤太重,按照一般的理解应该认定他已经死亡。唯一的不确定就是他们没有见到邢松云的尸体。但仅这一点,是不足以让他们如此忌惮和恐惧的。毕竟以邢松云的伤势就算不死,那也是废人了。

  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也许是因为他们所做的事,一旦暴露,会引起公愤,成为众矢之的。

  陈亮感觉自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也就是说,那三人也是黑虎帮的,邢松云之死,根本不是什么帮派血拼,而是那三人犯上作乱,诛杀了本帮的帮主。”

  陈亮竟然根据十分有限的信息,将事情推测得八九不离十了。

  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陈亮便从深思的状态中退了出来,因为邢松云尚未恢复,他想再多也是无用。

  陈亮停下思索,便感觉困顿袭来,眼皮也开始打颤。他瞥了一眼,在旁边打着地铺,似是已经睡熟的马根山,不久便也沉沉睡去了。

  半夜,陈亮悠悠转醒,他躺在卧室里,也能隐隐听到远处的犬吠和人声,已经后半夜了,大搜查还在继续。

  陈亮爬了起来,因为他感知到,棺材铺里的邢松云终于恢复了!

  陈亮下了床,跨过睡熟的马根山,踱步来到堂屋,在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他心念一动,黑暗中,便陡然浮现一个黑影。

  在黑黢黢的屋内,那黑影只能大致看出一个人的轮廓。

  那黑影甫一出现,便径自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虽然身处黑暗,陈亮也能感到,那黑影正望着自己。显然,邢松云一出现就和马根山的恭敬态度不同。

  “果然是中立关系啊。”陈亮在心里感叹道。

  在黑暗中的邢松云,忽然开口,声音苍然地说道:“身上毫无气机,你是凡人?”

  “你都看出来了,还问什么?”陈亮语气不善地回答道,既然是中立关系,他可不想一见面就示弱。

  “想不想修炼?”邢松云在黑暗中,动了一下身体,问道。

  “修炼?”

  “我可以给你功法、丹药。”邢松云的声音沉郁顿挫,而且隐隐含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悍意。

  陈亮虽然心头一跳,但仍然心神清明。

  陈亮冷笑了一声,反问道:“你是想剿灭反叛你的人,重新坐稳黑虎帮帮主的位置吧?”

  陈亮此言一出,邢松云在黑暗中沉默良久。

  看着邢松云那在黑暗中沉默的身影,陈亮心里知道,自己这一问,显然是直接掀了邢松云心中的底牌。

  “不错。”邢松云发现陈亮比他想得要很对付,立马放弃了利诱的策略,决定陈明利害,因为本质上讲,他和陈亮之间是有共同利益的。“你可愿意帮我?”

  “你有几成把握?”陈亮不答反问道。

  邢松云的眼皮跳了一下,他发觉陈亮显然还很年轻,而他怎么说也是个老江湖了,但是从一开始主动权就牢牢地抓在了对方手里。

  邢松云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是明对明的血拼,大概只有五成胜算。但现在的情况是敌在明我在暗,我至少有八成胜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