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有一个棺材铺 > 第三十二章 堂部

第三十二章 堂部


    那人长脸瘦削,合剑入鞘,跳下马车,立于马头旁,向陈亮抱拳道:“在下朱青,奉帮主之命,暗中保护陈堂主。”

  “保护?”陈亮冷笑了一下,说道:“谁知道是保护还是监视?”

  “手下不敢。”朱青低头抱拳道,只是一张瘦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你什么境界?”陈亮看着朱青吗,问道。

  “气蕴境三重天。”朱青答道。

  陈亮淡淡的嗯了一声,心里想到,气蕴境三重天的话,只要各分堂的堂主不亲自出手,应该都能够抵挡。

  “你去吧。”陈亮看着朱青,说道。

  朱青闻言,身形陡然而起,一跃便跃上了巷子旁的屋顶,一闪而没,消失在了夜色中。

  朱青刚走,宋通林才从车厢旁探出头来,轻声叫道:“堂主,你没事吧?”

  陈亮瞪了他一眼,说道:“驾车!回堂部。”

  宋通林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样子太过狼狈,便不敢废话,爬上马车,驾着车向小巷那头驶去。

  陈亮坐在晃晃悠悠的马车里,眉头拧成了一团,目色一片狠辣,自语道:“好你个荆畴……”

  陈亮心中透亮。刚才那要在巷子内杀他的三人,那是什么漏网之鱼,根本就是荆畴故意把他们逼进这巷子内的。目的就是借他们之手,杀了他这个新上任的白鹤堂堂主。

  不能不说,荆畴这手确实高明,不仅杀了他,而且在邢松云那里也能交待过去。毕竟是清洗白鹤堂内残余叛乱,谁能保证不跑掉一二个。跑掉的三人又刚好遇到了回堂部的陈亮,杀掉陈亮后,凶手也被他们就地斩杀。

  天衣无缝,只怪陈亮命不好。邢松云就算怀疑,也无实据。

  宋通林驾着马车,晃晃悠悠地驶出了小巷,然后向右一拐,又行驶了一段距离,便勒紧辕绳,将马车停在了白鹤堂的堂部大门外。

  “堂主,到了。”宋通林扭头看着坐在车厢里目色闪动的陈亮,轻声喊道。

  陈亮踢了一下脚边地上的车帘子,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了宋通林一眼,闪身出了马车。

  白鹤堂的堂部的大门外,立着一人高的木架,木架上铁盆中,火光熊熊。

  陈亮眉头蹙了一下,看着大门旁,佩刀站岗的两名守卫,扭头向身后的宋通林,问道:“堂部的守卫,没有遭到清洗?”

  “只是统领一人被诛。”宋通林答道。

  陈亮的目色跳了跳。“有副统领吗?”

  “有,叫岳安树。”

  “什么境界?”陈亮看着宋通林,问道。

  “好像是气蕴境二重天……”宋通林语气不太肯定地回答道。

  陈亮叹了一口气,自语般地说道:“二重天就二重天吧。一会儿带他来见我。”陈亮说着,便大步走进了白鹤堂堂部大门,宋通林在其身后快步小跑的跟着。

  白鹤堂堂部和总坛的规制大体相同,只是场地更小了一些。

  陈亮快步走过广场,直接跨进了堂部大厅。

  “堂主,你今晚就先委屈下,在堂部休息。”宋通林指向大厅后侧一条走廊,向陈亮说道:“等明天我把付信山被抄家的府邸收拾收拾,添置些家具,堂主就可以搬进去了。”

  “那可是大宅子啊,三进三出,老宅子,冬暖夏凉。”宋通林说得满脸堆笑。

  “不必了。我以后就住在堂部。”陈亮语气决然地说道。

  “堂部是不是有些简陋了?”宋通林有些愕然,不明白陈亮为什么放着那么好的大宅子不住。

  “你去叫岳安树进来吧。”陈亮显然没有再讨论这个问题的意思,挥手打断宋通林,说道。

  宋通林看了陈亮一眼,一时有些摸不透这个新任堂主的作风,称了一声是,便转身走出了大厅。

  陈亮看着宋通林的背影,暗自嘀咕道:“这个宋通林,人倒是机灵,就是有些奸猾。”

  其实,陈亮之所以选择住在堂部,而不是付信山的府邸,纯碎是因为堂部守卫更多,安全更有保障而已。

  从今天荆畴设局诛杀他这件事来看,他显然远远低估了荆畴对他的愤恨嫉妒。而且除了荆畴,还有母绍玉和王敬思呢,谁能保证他们没有杀他之心?

  他这个履新的白鹤堂堂主,实则是内忧外患,如坐针毡。最重要的是,他有个致命的缺点,他根本就是个气机全无的普通人。

  他一个尚未成为修士的普通人,要如何面对这个内外交困的危局?

  陈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目中涌现出一抹浓重的焦虑之色。

  大厅门处响起的脚步声,打断了陈亮的沉思。宋通林带着一个人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

  那人来到陈亮面前,抱拳沉声道:“手下岳安树,参加堂主。”

  陈亮凝目向岳安树看去,只见其身材魁梧,方脸大眼,眉宇间一股勇武之气。

  陈亮点了点头,看着岳安树,说道:“岳安树,以后你就是堂部守卫的统领了。”

  岳安树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一股按捺不住的兴奋之色,立刻半跪在陈亮身前,再次抱拳朗声道:“属下,谢堂主栽培!”

  “你下去吧。实心办事就行。”陈亮声音冷淡地说道。

  “属下告退!”岳安树叫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陈亮轻叹了一口气。他现在能收拢人心的方式也就手中这一点权力了。

  宋通林看着岳安树离去的背影,眼神跳了跳。岳安树由副统领升为了统领,他这个副度支曹是不是也会转正啊。

  宋通林转过头来,虽然心中期待,但是脸上没有任何流露,仍是故作乖巧地站在陈亮身前。

  “你们度支曹办公的地方在哪?”陈亮看着宋通林,问道。

  “在堂部库房的旁边。”宋通林指着大厅后侧的另一条通道,那条通道显然就是通往库房以及度支曹的办公之地的。

  陈亮看了一眼那条通道口,扭头看着宋通林,说道:“你去准备一下。把账目文件,都整理好。等会儿做下详细的交接。”

  “现在吗?”宋通林的脸上随即泛起一抹苦涩。“今天都这么晚了,而且度支曹的各种文件,颇为繁琐……要不……”

  “去吧。今天晚上就交接完。”陈亮打断了宋通林的话,虽然语气柔和,但话中的意思却再明白不过,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宋通林撇了下嘴,他身体本就羸弱,折腾了一天,早已经疲累不堪,这么晚了还让他交接度支曹的事务,这不是故意整他吗?

  宋通林虽然在心头骂骂咧咧,他脚下还是向那通往库房和度支曹办公之处的通道走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