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五章:外祖母

第五章:外祖母


  因着离高母的院子也不算远,几人也就没有乘轿,苏芮然一众人,不过才进院子,就有丫头嬷嬷跑了过来“刚刚老夫人还一直念叨着,可算是到了。”有人进去通报,有人将她们迎了进去,虽杂却也不乱。

  顾氏对着高母身边的人自有几分看重,笑着道:“也怪我,见了妹妹和外甥女十分欢喜,只顾说话,忘了时辰了,老夫人可等急了?”

  “才是呢,老夫人寻思时候到了,也不见人来,都要自己起身出去看,我们好说歹说才劝下来,大小姐去看了才罢了。”回话的正是刚刚她们进门嚷的人,苏芮然看其穿衣打扮与其他仆役不同,想着是外祖母身边得力的人了。

  “那我们就别在外面闲话了,可快进去吧。”顾氏说着牵着高芸的手,向屋里走去。

  “我的芸儿,我苦命的儿啊。”一进门,迎面主位上坐着一个老妇人“唰”的站了起来,向高芸走去,慌的旁边的人连忙搀扶。

  “母亲。”高芸一见高母,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向前几步跪了下来,苏芮然一看母亲跪下,也落后几步跟着跪下。

  高母一把揉住高芸,老泪纵横,旁边的人看着这场景也忍不住的流泪,哭归哭,却也是不能一直哭的,顾氏擦擦眼泪,开口道:“老夫人可别再哭了,妹妹一路上颠簸辛苦,再让她看您这么伤心,心里不知道怎么难受愧疚呢。”

  “好,我们不哭了,芸儿,回家了,回家了就好了。”高母看到自己女儿心都要碎了,边说着边将高芸搀起来,后面高静姝将苏芮然也扶了起来。

  众人待高母平复心情,将其请到了主位上,高母擦擦眼泪言道,“都坐下说,对了,言之和然儿呢?”

  “言之被父亲和兄长拦下了,他几个兄弟都在外头,在一起有的说道,一会儿再让他来给您请安,这是然儿。”高芸说着苏芮然走了出来,有懂事的丫头放了一个蒲团在地上,苏芮然跪在蒲团上面“给外祖母请安。”

  “然儿,都这么大了,过来让我好好瞧瞧。”高母言罢苏芮然起身向其走去,高母爱怜的把苏芮然揽在怀里,转头对高芸说“不用了,言之又不是第一次来这儿,又是要长住的,何苦跑这一遭,由得他们去说他们的,我们在这儿说我们的。”

  “是”高芸应道。

  “然儿,你静姝姐姐你刚刚应该是识的了,这是你静怡姐姐”高母指着一个和高静姝差不多装扮的小姑娘向苏芮然介绍道,“之后你们可以一块玩。”

  “是。”苏芮然向高母应道,转而向高静怡行了一礼“静怡姐姐好。”

  高静怡笑笑,亦回了一礼,“然妹妹。”

  “才是呢,我也是这么想的,芮然和静姝年岁相仿,我想着让她们住在一块儿才是好呢”顾氏笑笑,向高母说道。

  高母正想应允,高芸连忙打断道:“嫂子好意原不应辞,只是夫君于长安也有一处院落,常有人收拾,倒也住的了人,所以然儿无事和静姝闲住却也使得,长住就是不能了。”

  “这…”顾氏一时惊了,她是知这处院落的存在,却不想高芸做的这个打算。

  “高芸,你什么意思!”高母拍桌站了起来“你还当我这个老婆子在吗!你眼里有你父兄吗!”

  “母亲莫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只是女儿也有自己的打算,长住娘家总归于高家声誉不好。”高芸看高母气怒连忙跪下,苏芮然见母亲下跪,也跟着跪下,她不知母亲的打算,却也是知道,她必须站在母亲这边。

  “声誉…什么劳什子声誉,女儿回家探亲,住娘家不应当嘛!我看那个敢说闲话。”高母挥开给你顺气的丫头的手,指着高芸道“芸儿,你糊涂啊,名门声誉虽重,可在我和你父亲眼里却也是比不过你们兄妹的啊,我们若是在乎声誉会让你自己选夫婿嫁给苏家那小子吗?这…这可都是名门之子,你就忍心让他们随你窝在那二进小院落里?”高母说着说着便泪流满面。

  “女儿不愿,可女儿没得选。”高芸跪的挺直,探头看向高母。

  “你…”高母叹息一声坐了下去,自己女儿的性情她是最了解不过的,说到底,还是最看重这个脸面。

  二人都不再言语,气氛一瞬间僵了下去,其他人屏息凝神不敢说话,顾氏无奈,只得打着哈哈上去:“小芸,你这又是何苦,既来了长安,那有住在外面的道理,传出去平白让人家笑话。接你的人去了并州之后,老夫人欢天喜地的给你收拾院子,大大小小的事情从不假借他人之手,你这样,岂不是寒了她老人家的心。”

  “外祖母,娘亲,舅母,然儿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正当三人僵持之际,苏芮然开口道。

  “一家人有什么不当说的,然儿有什么想说的就说。”高母看到外孙女再大的火气也消了,脸色稍霁,语气温和道。

  “外祖母让我们住在府里是心疼我们,我们心里自然领受,只是母亲想外住却也是不想过多叨扰,让您受累。”苏芮然一边想着说辞,一边看着高母的脸色,看到高母脸色变好,才继续说道:“所以,我想着,我们住在府里也是应当的,只是所有吃穿用度,我们自给才好,即圆了外祖母关爱我们的心,又不至于让您和舅母过多操劳,想来母亲认为也是可行的。”

  “这…自给怎么可行。”高母想想还预再说。高芸连忙接话:“母亲,这是女儿的底线了,若您还不允,那女儿只得搬出了。”

  “也罢也罢,那就这样吧。”高母叹息一句,也就应了,总不能真的把女儿逼出去。“既如此,你们且去吧,看看还有什么缺的,自己补贴,我也乏了,不留你们了。”刚刚和高芸生的气着实消耗了不少心力,扶了扶额,摆摆手让众人退下。

  “是。”众人应道,相携离开。

  ——IG赢了的分界线——

  “小芸,你刚刚不该和老夫人置气的。”出了高母的院子,顾氏让高静姝陪着苏芮然去逛逛园子,只剩她和高芸两人时,她对高芸说道。

  “我没的选不是吗?”高芸狡捷的朝顾氏眨眨眼,一如当年未出嫁的小姑娘一样。

  “是啊,我们女人什么时候有的选过。”顾氏叹息,伸手牵住高芸,“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院子,我才让人拾掇好的,布置还跟你出嫁前一样。”

  “那我就谢谢嫂子了。”高芸也不欲再说此事,自己命不好,但也没差到哪里去,虽夫君早逝,也是恩爱十数年,如今诰命在身,儿女懂事,这辈子也算无憾了。

  ------题外话------

  ^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