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七章:第一次理家?

第七章:第一次理家?


  一个下午,苏芮然只呆在房里处置礼单种种,这个该送,那个更该送,好不容易在老夫人传饭之前弄完了。而后是携了高静姝一同去的,到了的时候众人已经落座,告了罪,就坐下了,饭桌上又是一番的询问教导,苏芮然和苏言之也一一应了。除了外祖父和舅舅,还拜见了另一个高家哥哥—高车祈,也是姨娘生的,却是与高静怡大大不同,高静怡是外祖母心疼放在身边养的,但还是庶女的名头,高车祈却是一出生就抱给了顾氏,算是高家嫡长子。

  食不语,一顿饭倒也是在下人的服侍下吃的快。用了饭,旁人收拾了,众人又坐着说了会儿话,也就散了。

  饭后苏言之和高车祈两人有约,只剩高芸和苏芮然行在回房的路上。虽然一路上都有灯笼挂着,可曲径幽深还是不够,王嬷嬷等几个嬷嬷提着几盏灯行在前方。

  “然儿,礼单可拟好了?”高芸突然想到似的问道。

  “母亲吩咐自然是好了,皆按着众人的喜好送的。”苏芮然颇为骄傲的说道,“外祖父是战场上赚的军功,我就选了一张弓,外祖母礼佛,我估摸着除了佛珠她都是不喜的,就将母亲带过来的那串红珊瑚佛珠挑了出来,舅舅爱酒,舅母爱玉,都有看着好的;车祈哥哥正在求学,就送了一块上好的墨,静姝姐姐和静怡姐姐都是一套顶好的头面,至于魏姨娘哪里,本不打算送,想着也是静怡姐姐的生母,就着人送了几匹从家里带来的锦缎。”

  “可以可以,我的然儿做的是非常好的。”高芸看着苏芮然一五一十条条列列的说出各种安排,满意的点点头。“然儿长大了。”

  “才没有,永远都是小孩子。”苏芮然看着母亲的样子都有点慌了,佯装无事的对着高芸撒娇道。

  “好,小孩子,然儿永远都要做一个小孩子,高高兴兴,想做什么做什么。”高芸看女儿娇憨的样子愉悦的笑道,伸手摸摸头,“那,小孩子,母亲到了,你敢自己回院子吗。”

  “自然是敢了,还有素心陪着我。”苏芮然仰着小头颇为自得。

  “好,那你回吧。”高芸满脸笑意,转头对素心说“素心,仔细点路上,小心别让小姐摔了。”

  “是。”素心行了一礼,提了一盏灯走在了苏芮然前面。

  高芸看苏芮然前呼后拥的走远了,方收回目光,向自己院子走去。“王嬷嬷,言之有功名有苏家,我是不担心的,现在然儿也懂事了,我算是无憾,即便现在去见相公,我也是有脸面的了。”自从苏史去世,自己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和老夫人斗,和兄弟妯娌斗,直到兄长出手自己来了长安才有喘息的机会,现在子女安定,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夫人莫说这丧气话,公子小姐还小,若是您都不作为了,怕是旁人都要把公子小姐生吃了。”王嬷嬷搀着高芸,开口劝道,她知道夫人和老爷感情深厚,若不是心疼一对儿女,怕是当日就要随老爷去了。

  “呵呵,不说了,回去吧。”高芸自嘲的笑笑,她倒想作为,女子出嫁靠夫,夫死盼儿,一个丧夫之人,只要言之一日不成事,苏家一日不到手,纵然诰命在身又能如何。

  ——我是送礼的分界线——

  前言说到,众人用了饭,各自回了院子。老夫人回到屋里歇了片刻,为首的大丫鬟安璇就将苏芮然送来的红珊瑚佛珠呈了上来。“晚间您刚去了饭厅,表小姐身边的素心就把这串佛珠送来了,瞧这色泽颜色,再没有更好的了,表小姐对您的孝心真是天地昭然。”不止是老夫人,院子里的那个人没有受到恩惠,大到金银,小到珠花,安璇自然愿意给这个新来的表小姐在老夫人面前说足好话。

  “好,好啊。”老夫人拿着佛珠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心里止不住的欣慰,家里孩子里她是最疼高芸的,打小儿锦衣玉食的娇养着,连终身大事都是由着她自个儿定的,原本以为苏家那小子是个好的,可惜命短,现在看着高芸的一对儿女懂事,她怎么不高兴。

  “老夫人可别哭,坏了身子,现在姑小姐回来,该高兴才是。”安璇连忙拿出手帕上前擦泪。

  “也对,你把这佛珠仔细收着,明天晏国公夫人的寿宴,我带着去。”老夫人将佛珠递给安璇。

  “是”安璇双手将佛珠接了过去,心里认定,从此之后,老夫人的宝贝又多了一样,这佛珠定是要好好看着。

  ——我是静姝姐姐的分界线——

  高静姝本来是想跟苏芮然一起回的,或者与苏芮然一同送姑母回去,只是饭后母亲把自己留住了,又是一番的教导,听的高静姝连连称是才罢了,回到院子,不过才到前厅,就看到奕可急冲冲的跑了出来。

  “发生何事,急急燥燥成何体统。”高静姝蹙眉不悦的说道,这个丫鬟她用的是很顺手的,就是遇事慌忙的性格让她十分不喜。

  “小姐,你…回来了啊。”奕可看到高静姝一下子蔫了,说道“晚间素心姐姐送过来了一套头面,小姐进去看看吧。”

  “哦,是吗?一套头面你急什么?平日里你家小姐头面你没见过吗?”高静姝不由好奇,按理说一套头面不应当啊,她从小金银堆出来的,再好的头面奕可也是见过的。

  “小姐,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奕可得意的说道。

  “那我进去看看,若是没有那般好,我可要罚你。”高静姝戳戳奕可的脑袋。

  “要是不好,随小姐怎么罚。”奕可仰着脑袋说道。

  “瞧你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送的呢。”高静姝笑着向屋里走去,打开放在桌子上的锦盒。“这是…东珠?”

  “是啊,素心姐姐说这是表小姐自己画的图纸,拿去自家店里打造的,天底下独一份儿。”奕可将素心的话原封不动的传给了高静姝。

  “苏家可真的不愧是首富之家,好大的手笔。”高静姝将锦盒盖上,东珠,每年皇家上贡不过三斗,一颗在长安更是千金难求,基本是有价无市的东西,现在这一套头面,每一件簪钗上都镶着一颗拇指大的东珠,可不是天底下独一份儿?“收起来吧。”

  “小姐…是。”奕可本想询问,之前张家小姐得皇后娘娘赏赐一颗东珠可是炫耀了好久,现在小姐有了却要收起来,但看到自家小姐的眼神,连忙应是。

  “该用时我自会拿出来。”高静姝说了一句,向内室走去“伺候我更衣洗漱。”

  “是。”奕可将那套价值连城的头面仔细地收起来,而后招呼外间的丫头们端水进屋。

  ——我是静怡小姐姐的分界线——

  “小姐,这套头面真华丽诶。”高静怡的大丫鬟巧荷看着苏芮然派人送来的头面羡慕的说道。

  “是吗?”高静怡看着桌子上这套金银玉石打造的头面开口问道。

  “自然的啊,明天小姐就带出去,让她们看看,顺便给表小姐示好啊。”巧荷心中满满的都是开心,虽然小姐有老太太养着,该给的月例吃穿没有短过,但也没有多过,这种华丽更是没有见过。

  “说什么呢,有我的,自然也有她们的,且大姐姐那里只会比我好,断不可能比我差了,带出去惹人笑话吗。”高静怡轻笑,她心中有怨,也有恨,恨自己是姨娘生的,怨同是姨娘生的,哥哥却能被嫡母养着,怨高府吃穿用度全紧着大姐姐来,但她不能说,她得依靠她们,讨好她们,才能有好日子过,想来若不是六岁那年,发高烧奶娘去赌钱自己险些病死,她们怕是想不起来府里还有一个庶出女吧。

  “伺候我更衣吧,明天还得去照顾祖母。”高静怡对巧荷说道,好在祖母心疼,才有了自己现在的日子,她定是要好好孝顺祖母的。

  ------题外话------

  QAQ一直抄笔记,赶作业,要死了要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