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八章:二殿下

第八章:二殿下


  苏言之和高车祈弃了聒噪的小厮,快步出了高府,骑马向西而去。到了一个二进院落前,勒马叩门,片刻一个管家样子的中年人开门将二人迎了进去。

  二人进院,院子虽小,却也是五脏俱全,假山,花草,真的是十分精致,二人眼光扫到堂前,一黑衣少年迎了上来,“言之,车祈。”

  苏言之看清来人,心中一震,不过几月不见,二殿下却比之前气势更甚,一身暗纹黑袍,让人几乎不敢直视,与高车祈连忙跪下,“草民叩见二殿下。”

  “赶快起来,你我如此情分,何须行此大礼。”黑衣少年快走几步弯腰将二人搀了起来。

  “草民不敢,君臣有别。”苏言之顺势起来,低头说道。

  “年前我们三人还一起读书学武,怎么从并州回来就这般生疏了。”殷邵宣笑笑,苏言之早年被苏史送来长安求学,二人一见如故,他就选了苏言之为伴读,将高车祈也顺带上了。年前传来苏史重病的消息,苏言之赶回并州,今日他可是听说苏言之回京,特地出来相见的。“私底下还是同往常一样唤我邵宣吧。”

  “是。”苏言之应道。

  “并州的事,我晓得了,放心,改日我们兄弟几个给你把场子找回来去。”殷邵宣笑的桀骜,苏家的事他本不愿出手,可是苏家这次真的是没脑子了,民不与官斗,不说别的,那怕是皇商,没了苏史这个官,怕是高家的报复他都挡不住。

  “谢殿下,不过,不劳殿下费心了,苏家,我定是要自己夺回来的。”苏言之垂眸,这些天并州世家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记仇这事,也不只是小人会做。

  “也罢,你有什么想做的只管去做,想来那些杂碎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殷邵宣嘲讽的笑笑,苏家能有如此风光,靠的不过是太祖皇帝赐的皇商之名,子孙辈里除了苏史一脉还真的没有能看的了。

  “是。”苏言之应道。

  “好不容易又聚在一起,说那扫兴的干什么。”高车祈捶了苏言之胸口一下,反正殷邵宣他是不敢捶的。“言之,你是不知道,你回并州之后,平始就被他家老爷子打包送去了边疆,张晨璋那孙子嘴厉害的很,整日明里暗里的嘲讽,看见他我就平白犯恶心。”

  “哦,平始去边疆了?”苏言之好奇问道,顾平始是顾氏本家人,正正经经的顾家嫡子,高车祈的表哥,平日里都是他们四个在一起耍。至于张晨璋,那是左相之子,最和高车祈不对头,偏偏人家嘴毒的很,高车祈这个没心眼的,可没少吃亏。

  “是啊,走的前一天还说好一起去城外玩,第二天就不见人了,亏的小爷在城门口等了他一天。”说起来,高车祈都咬牙切齿,他真的是在城门等了整整一天,还担心出什么事了。

  “哈哈,我听父皇说平始是被顾家老太爷打了一顿硬塞在马车上送过去的,据说到了边疆还在床上躺了三五天,你说打的有多狠。”殷邵宣笑笑,顾家可与别家不同,当年从龙之功,顾家老太爷封的可是国公,怎么可能不让子孙去边疆争一个军功,好袭爵。“至于张家小子,我都让车祈不要去跟人家辩,他还偏不听,见面两人就争。”他争的过也好啊,偏偏又是一个嘴笨的,每次被别人呛的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苏言之放声大笑,他想象的出来,往日车祈和张晨璋对上,有平始在搭腔,他还总被气的要炸一样,何况现在平始不在了,可想而知。

  “你还笑,赶快的,上书房的位置还给你留着呢,再不来,都要被先生清出去了。”看苏言之放声笑了,高车祈方松了一口气,看自家表弟从并州来的样子,他可是十分担心了,现在笑了才算好了。

  “是。”苏言之超高车祈作揖搞怪说道“学生知道了。”

  “滚。”高车祈做样子向苏言之踢去,苏言之侧身躲开,三人笑成一团。

  三人坐在厅里喝着茶水,讲这些日子里长安太原发生的一切,一直到小太监来提醒殷邵宣回宫的时辰到了,方有些意犹未尽的散了。

  “对了,车祈。”殷邵宣上马要走之时突然勒马回头,“你母亲本家是不是有一个姑娘许了夏家的公子。”

  “是呀,是平始的堂姐,许了夏家的二公子,不知二殿下所问何事?”高车祈不解问道,世家联姻乃是常事,为何有此一问。

  “无事,我先回宫了。”殷邵宣淡淡一笑说道。

  “恭送二殿下。”苏言之二人低头垂眸恭送殷邵宣策马走远之后方抬头,接过小厮递上的缰绳纵身上马。

  ——我是回府的分界线——

  “车祈,着人去查查夏家。”二人下马并肩进府之时,苏言之突然开口说道。

  “我晓得。”高车祈应道,纵然苏言之不说,他也是要查的,一个深闺女子的婚事,若是真的无事,想来二殿下连问都不会问。

  苏言之别了高车祈,缓步向自己院子走去,夜色正黑,恍惚间好像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然然?”苏言之疑惑的喊到。

  “哥哥,你,你回来了啊。”苏芮然猛地一惊,回头看到苏言之方松了一口气。

  “天寒了,你不回房,呆在我院子门口作甚,也不怕着凉了。”苏言之佯怒说道,边说边招呼小厮开门,“还不快进屋。”

  “是。”苏芮然吐吐舌头,快步向院子里走去,“你和表哥出去了嘛,我想着你定是去见京城里的好友了,就想过来看看。”

  “我看不是吧。”苏言之看自家小妹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小几乎要听不到,不由好笑,“我怕你是想看有没有什么新奇的物件吧。”

  “才没有!”苏芮然羞的跺了跺脚,捶了苏言之几下,扭头说道“我先回了。”

  “诶,恼了?我错了还不成,你看,这是什么?”苏言之看闹大了,伸手将苏芮然拦住,从小厮手里接过一个锦盒,打开赫然出现的是一颗珠子,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这是?”苏芮然正恼,看到新奇的东西也忍不住停住了脚步。

  “哈哈。”苏言之看小妹可爱的样子笑笑,命人熄了烛火,“你再看。”

  灭灯后黑漆漆的屋子里,苏芮然正慌,却看到原本放在盒子里除了剔透并无特色的珠子,泛起莹莹光亮,顿时瞪大了眼睛,“这是,夜明珠?”

  “对啊,你年前不是说在珍宝册上看到一个名唤夜明珠的物件,想要我寻来观上一观,可就巧了,今年附属国上贡的珍宝里就有这个东西,我就给讨了来。”苏言之将珠子递给了苏芮然,让她仔细的看看。

  “上贡的,那怕是只此一件,你无官无爵,哪里讨来的。”苏芮然虽喜这物件,却也不傻,素日里有什么珍奇的物件,皇帝不是自己收着,就是赏给合心的人了,那里轮得到自家哥哥。

  “不算难得,是二皇子殿下念及同窗情谊,给我讨的。”苏言之心里也是纳闷,之前苏芮然来信说起对夜明珠的憧憬,他也就在殷邵宣面前随口一提,谁知殷邵宣竟记在了心上,今儿一见面,就扔给了自己一个珠子。

  “那可要好好谢谢二殿下,过几天园子里的海棠开了,舅母要办一个海棠宴,哥哥可给二殿下下一个帖子,来与不来,都不算失礼。”苏芮然一听释然,苏言之刚读书之际,就被选为二殿下的伴读,二人情谊自然是有的,“还有哥哥长安的好友。”

  “这些我晓得,自然都是要下帖子的,我先前拜访父亲至交之时都已办妥。”苏言之笑看妹妹这幅小大人的模样。

  “那我就先回了,刚刚我是偷偷溜出来的,现在素心肯定急了。”苏芮然听罢点头,料想哥哥什么事情都会办的很好的,突然又想到不知自己出来的素心,就想赶快回去。

  “走,天寒路滑,我送你。”苏言之也站起来,从丫鬟手里接过递来的披风,给苏芮然披上,“入秋了,下次出来多穿点,着凉了,又惹的自己难受,母亲担忧。”

  “知道啦!”苏芮然抬头看着已经比自己高好多的哥哥,重重点了一个头。

  “你呀。”苏言之宠溺戳戳苏芮然的脑袋的笑笑,“走了。”

  ------题外话------

  哇哇哇,我的儿砸!男主大大终于出来了。

  什么!我的小童养媳要夜明珠!讨讨讨,撒泼卖混也得搞到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