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二十一章:出发,慈恩寺!

第二十一章:出发,慈恩寺!


  异日,苏芮然早早起了身,辞了外祖母舅母等人,动身想要去往慈恩寺。

  高府门前,一辆辆马车井然有序的列着,众多丫头婆子不住的往马车里放置布施给寺中僧侣的布衣吃食。

  这次拜佛,高静姝病还未愈,魏姨娘身体也不见好,高静怡只得陪着。只苏芮然一个,纵有苏言之陪着,府中也是千万个不放心,老夫人安排了身边的老人和几个丫头,只嘱咐仔细看着,莫要磕着碰着,更莫要让闲人冲撞了。

  “怎么哥哥还不到?”苏芮然坐在马车上拄着下巴,等的有些许不耐烦了,起身掀起马车上的门帘向素心问道,今日她穿的是一身鹅黄色的襦裙,裙摆绣着几只玉兔,随着动作,兔子竟像是活了一般,显得人越发俏皮。

  “不知,刚刚少爷还派人传过话来,说是进了朱雀街,怎么现在还不见来?我让人去寻寻。”素心摇摇头,招呼远处的小厮,让他去沿着朱雀街往皇城方向走,看到少爷立刻叫回来,小厮应了,不敢耽搁骑了一匹快马立即就去了。

  “哥哥不是贪乐误时的人,别是出了什么事。”苏芮然坐回马车里,头伸出来趴在车窗上和素心讲话。

  “许是有什么杂事耽搁了。”素心宽慰道。

  “哎”苏芮然长叹一声,将头缩回去,将马车桌子的小夹层打开,取出油纸包着的一包桂花糕,打开。

  素心看苏芮然回去,以为是担心了,还在想着说辞如何安慰,就听到马车里传来宛如仓鼠觅食一样的声音,无奈摇了摇头,等着前去寻人的小厮回来。

  过了大约一刻,那小厮骑马就回了,快速下马,嬉皮笑脸的过来给素心打趣,素心骂了一句,才道沿着朱雀街走了两圈,都未见到少爷。素心让他退下,正要告诉苏芮然,就见街头又一人骑马过来,细看,是习恩!

  素心连忙迎上去,见习恩纵身下马,讨饶唤了一声姐姐,问道,“大小姐呢?”

  素心将他带到马车前,习恩请了安,开口说道,“少爷让小的来给大小姐讨个饶,少爷本来是过了朱雀街,要到平康坊了,宫里二殿下突然来传,君命难为,不得去了,还请小姐等上一等,待少爷办完事立刻便来。”

  “啧。”苏芮然将手里的茶盏放在桌子上,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辣鸡二殿下,什么事情都要让别人来做。”

  虽是嘟囔,却让马车外的二人听的一清二楚,素心慌的立即开口让小姐慎言。

  苏芮然正想开口说什么,听见外面素心叫了一身“安璇姐姐。”伸手掀开窗帘,虽有些不解安璇来这里的意图,却向她展了一个大大的笑颜,“安璇姐姐。”

  “请表小姐安。”安璇朝苏芮然福了一礼。

  “安璇姐姐怎么不在外祖母身边伺候着?恐安璇姐姐出来这片刻,外祖母就要哪哪都不对了。”苏芮然这话虽是调笑却也不假,满府皆知这安璇是高老夫人一手调教出来的,最是得心,在府里怕是比不待见的主子都体面,如今十八,还未许人家,也不知老夫人是何种心思。

  “表小姐就会取笑我。”安璇掩面笑笑,言行举止之间怕是比小门小户的小姐都要好上许多。“还不是车列在这里停了许久,还不见动,老夫人忧心,让我来问问,可是出了什么事,短缺了什么东西?”

  素心正要说话,苏芮然开口打断,“没什么事,刚刚让素心清点了一下东西,正要走呢。”

  素心一愣,接着说道,“是呢,听闻慈恩寺中共僧侣三百九十八人,小姐让我清点一下带的布衣鞋只,免得短缺了,惹众佛不快。”

  安璇看了一眼素心,开口笑道,“表小姐放心才是,这东西都是按照老夫人去拜佛时弄得,不差分毫,何况,表小姐的心诚,佛祖又怎会怪罪。”

  “正是如此,劳烦安璇姐姐去告诉外祖母,免了她忧思才好。”苏芮然点点头,向安璇说道。

  “表小姐折煞我了,什么劳烦不劳烦的,这都是我分内的事。”安璇笑了笑,“那我这就回去告诉老夫人,表小姐一路安好。”

  “嗯。”苏芮然应道,伸手朝安璇挥了挥,安璇又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安璇来问,小姐为何要骗她。”素心叫安璇的背影消失在门内开口问道。

  “事已至此,何况让外祖母再忧心,我一个人又不是去不得。”苏芮然虽然看着开朗活泼,却是个敏感多疑的性子,她这人,最不爱麻烦别人,哪怕是对旁人是举手之劳。

  “这……”习恩怎么也想不到大小姐竟是连等都不想等,赶忙要阻止。却听苏芮然一本正经开口道,“习恩,我生气了,让哥哥来寺里接我,不然我恼了可就没完了。”

  “是。”习恩点头应了,一阵牙疼,总感觉自己要被大少爷给剥一层皮了。

  ---分界线---

  却道苏言之这边,早早告了休,和习恩沿着朱雀街边溜达着边向府走去,想着给小妹买个不常见的小玩意儿才好。

  正站在一家香料的摊位前面,听小贩恨不得吹嘘到天上的经久不消的香囊。突然感到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回头,是奕辰,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

  “奕辰侍卫?你不在二殿下身边保护着,可是有什么事?”见奕辰死死盯着前方沉默不语,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小贩摆在摊位上的一包包香料,再次不解的开口,“奕辰侍卫莫不是要买香料?我瞧着这个不错。”

  见奕辰还是不说话,苏言之有些无奈,抱拳行了一礼,“奕辰侍卫若是无事,在下家中有事,便告辞了。”

  苏言之转身要走,被奕辰一把拉住,“二殿下,有事,召你。”

  苏言之挣开奕辰拉着他的手,凭着自己一惯的教养,谈谈笑了笑,“奕辰侍卫莫要诓我,今天我是向二殿下告了休的。”说罢,朝奕辰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真有要事!”奕辰又上前拉住苏言之。开口说道。

  习武之人的力气怎是苏言之这个文弱书抗的住的,胳膊一阵酸疼,想起自家小妹还在家里等着去取护身符,再好的脾气这时也没了,用力将奕辰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的手指一个个掰开,奕辰见苏言之有些恼了,也不敢再用力,任由苏言之掰开。

  苏言之掰开奕辰的手,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说道,“劳烦奕辰侍卫去向二殿下告罪,家中小妹有事,纵然二殿下那里有天大的事也去不成了!”

  说罢,也不等他回话转身离去,心中不停的骂着,习恩这狗崽子用到他的时候不知道跑去哪了。

  见苏言之越有越远,跟在奕辰的后面的人向奕辰问道,“大人,怎么办,二殿下让我们不管怎样留下苏公子。”

  奕辰歪歪头,似乎在想什么法子,在下属望眼欲穿看苏言之要彻底消失的时候奕辰比了一个手势。

  就这样,待习恩逛完这一片的小吃回到那个香料摊位时,却见那小贩竟已收摊了,又不见自家少爷的身影,正在四处找寻时,看到奕辰,一路小跑过去询问。得到自家少爷有急事回了宫,让大小姐先自己去慈恩寺的消息后,纵马而去,一路上怕大小姐生气,自己走润色了好几遍,才回了高府。

  至于苏言之,可怜见的,静静睡在长安客栈的上房里,任由蠢的跟猪一样的书童去自家小妹那里卖自己了。

  ------题外话------

  QAQ考完初级,瑟瑟发抖,终于有时间写了

  反正书看了,题做了,超越姐姐也拜了,就听天命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