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二十八章:寻斗鸡

第二十八章:寻斗鸡


  第二日,苏芮然起了一个大早,与寺里的僧人一同上了早课,后又听澄观大师讲了一晌的奇艺怪谈,方与之辞别,出了慈恩寺。

  “小姐,你看,祁公子。”素心是个好事的,昨日让小厮将那少年送回去,旁敲侧问那人姓祁,苏芮然正要上马车听见素心这般嚷嚷,疑惑向她指的方向望去,见少年拖着一条伤腿向这边走来,挥挥手让要上前阻拦的侍卫下去。

  “小姐怎么要走了?不是要去挑斗鸡吗?”少年笑的憨厚真诚,在山林阳光的照射下极为好看。

  “本来是要去的,可才得了消息,我兄长要来接我了,不敢让他知道。”苏芮然佯装害怕的吐了吐舌头。

  嗯?殷邵宣心中了然,怕是奕辰没有拦住苏言之,真是个不中用的。

  “那也好,有小姐兄长护送,路上也是安全。”殷邵宣真真是心口不一的,边说着边从袖中取出几块碎银子,是昨儿苏芮然给他的,递到苏芮然脸前,“这是昨儿的定金,还给小姐。”

  苏芮然摇摇头,“给你了就是你的了,你拿着去给你母亲抓药,免得耽搁了。”见少年还要拒绝,接着说道,“不能去挑,原是我违约了,权当违约金吧,你别嫌少才是。”

  嬷嬷在马车前一催再催,苏芮然给少年告别,“我救了你两次,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得空你去长安找我玩,我让我哥哥罩你。”苏芮然笑着转身,小跑着爬上了马车。

  殷邵宣一时愣住了,恍惚间又见到了梅花林的送他糕点的小姑娘。

  “要是日后你混不下去,来太原,我让我哥哥罩你。”

  “好。”

  苏芮然掀开车帘,漏出一只眼睛偷偷打量,见少年还是一脸痴痴的站在那里,寺里僧人都回了,孤身一人看着着实有几分可怜。“素心,你说哥哥几时能到。”

  “少爷卯时就传来信儿了,最快也得未时了。”素心仔细算了算时辰回道。

  “那……我们不急着回去好不好。”苏芮然向素心眨了眨眼睛说道。

  “这……”未等素心说完,苏芮然就立刻敲了敲车厢,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小姐可是有什么事?”外面的人问道。

  “无事。”素心掀开车帘,驾车的小厮放了车凳,苏芮然踏着车凳蹦了下来,向殷邵宣跑去。

  殷邵宣见马车走了数米又忽然停下,不解的看着车队,忽又见苏芮然从马车上跳下来,穿着杏色罗裙向自己跑来,宛如林间的小仙子,一时有点喘不过气来。

  “小姐,慢点,山路难走。”殷邵宣想要扶一把,却也不敢越了规矩,一双手不上不下很是尴尬。

  “哈哈,你现在可得空?”苏芮然手背在身后,仰着头向殷邵宣问道,“去你家挑一挑可好。”

  “乐意之至。”殷邵宣抱拳回道。

  “你坐大夫的车,在前面带路。”苏芮然说,而后转身示意小厮带殷邵宣上车。

  “表小姐,这是何意?”教养嬷嬷从后面的马车下来,向苏芮然问道。

  “兄长交代了我事情,我忘了,现在要去办,嬷嬷可是还有不解的?”这嬷嬷仗着是外祖母派来的,这几日里在苏芮然院子里作威作福,平日里让丫头们忍让着几分,今日又管到自己头上,苏芮然没好气的回道。“素心,送嬷嬷上车。”

  “是。”素心应道,示意几个丫头用了几分力将嬷嬷扶上,带她去自己的马车上。

  马车一路颠簸,进了一个小山村,苏芮然透过车窗向外看去,马车外,男子向阳而作,女子或洗涮,或教子,有老人和孩童一同嬉戏玩耍,见到车队进来,还有几个孩童跑过来围观,指着车队不知在嘀嘀咕咕说些什么。

  车队穿过村子,来到村尾,缓缓停下,苏芮然听到车外殷邵宣的声音,“小姐,到了。”

  苏芮然由素心搀扶下了马车,映入眼前的是两间稻草屋,与村子里的并无差别,只是见规格,在村里怕也算的上富裕。

  “寒舍简陋,小姐莫要嫌弃。”殷邵宣不好意思的说道。

  “祁公子哪里话。”苏芮然也不好意思继续“喂,喂,喂”的叫,只随了素心叫了一句“祁公子”。

  “爹,娘,我回来了。”殷邵宣推开院外还没有半人高的门,扯着嗓子喊到。

  “诶!你这臭小子!说是去上香,怎么一夜未归,你娘担心了半晚上!”从屋里跳出来了一个中年大汉,手持一把菜刀向这边走来,慌的高府侍卫连忙挡在前面。

  这阵仗将那汉子吓住了,愣愣说道,“这……这是咋回事?”

  “爹,还不将菜刀收起来,家里来贵人了,你这像什么样子!”殷邵宣看奕辰扮的他爹,心中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让他找个中年汉子,谁诚想他竟然自己上了。心中不爽,脸上还是满脸笑容的将奕辰手里的菜刀接了过来,别吓到他家小姑娘。

  “贵……贵人?”汉子说话还有些结巴。

  苏芮然让侍卫从自己前面让开,田里耕种的庄稼人,哪里受的住这些,笑着上前,“祁伯父,听说你这儿养了好斗鸡,我们来看看。”

  “是呀,爹,你不正愁没空去京里卖斗鸡吗,这位小姐就是长安里来的,要买的。”殷邵宣给奕辰挤挤眼色。

  “哦!”汉子脸上一脸震惊!“孩他娘,你快出来,家里来客人了!”

  苏芮然本想说别惊动那么多人,却也没拦住,见主屋里走出来一个妇人,脸上带着些许病态,“儿子回来了?怎么腿伤了?”妇人一出来就直奔向殷邵宣,看到他腿上的绷带,脸上满是心疼。

  却见其笑了笑安慰说道,“娘,我没事,只不过路上摔到了。”这又是那个?殷邵宣看到妇人眼中怜惜疼爱的眼神,心中一片恶心,暗暗示意奕辰将人拉走,奕辰了然,伸手将妇人拉了回去。

  “孩他娘,你看这位小姐,是来买我们养的斗鸡的。”汉子将温顺的妻子揽在怀里,看的旁边的丫头一阵脸红。

  “那……你快带这位小姐去看,我去准备午饭,一路山路,小姐怕是都饿了,粗茶淡饭,小姐不嫌弃就好。”一听来看斗鸡的,妇人一阵激动,连忙起身要去做饭,还未等苏芮然反应过来,就进了厨房。

  “这……小姐不知道,孩他娘近日身子不大好,饭都是我做的,如今厨房烟味重,我怕加深了病情。”汉子看向苏芮然一脸纠结,而后将殷邵宣拉过来,“我这儿子也精通斗鸡之术,可让他陪小姐去挑,我这院子最好的,也就是那只本要送去斗鸡堂的鸡王了,让我儿子陪您去啊。”说完屁颠屁颠的也跑进了厨房。

  “都说君子远庖厨,令尊却是个懂得心疼人的。”苏芮然见人进了厨房,也不恼,开口说道。

  “嘿,村里的人,那里会去了解这个,几十年夫妻过来了,离了那个都不行,自然格外疼惜些。”殷邵宣笑笑说道,“不如,我们现在就过去,我带小姐去看看鸡王。”

  ------题外话------

  求收藏QAQ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