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三十三章:晕倒了?

第三十三章:晕倒了?


  太后一行人刚过甘露门就跟张后撞了个正面。

  “拜见母后。”张后见来人心中一惊,却还是面色如常,盈盈上前行了一礼,她身后跟的太监宫女也纷纷跪下。

  “都起来吧。”太后扫了一眼面前众人,淡淡的开口。

  “谢母后。”

  “谢太后。”

  高芸一眼便看见人群中的张后,她一身凤袍,满头珠翠,还是和当年一样,眼里仿佛容不下任何人。心中忿然却也无可奈何,索性想着眼不见为净,将自己往太后身后缩了缩,却不想被眼尖的张后看个正着,“这不是苏夫人吗。”

  高芸深知躲不过去,干脆也大大方方的出来,“臣妇拜见皇后娘娘。”

  “快快免礼,都是一家人。”张后满脸笑容的将高芸扶起来,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余光看见太后脸色不渝,“本宫早就听说你进宫了,都说苏夫人未出阁前是长安城数一数二的姑娘,本想召来见上一见,却一直不得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皇后谬赞。”高芸笑笑,也不搭话,平白落了张后一个脸面。

  “皇后,你来甘露殿可是有事?”太后可没心思在这听皇后在这儿掰扯,开口问道。

  “哎……”张后叹了一口气,“我是听说陛下在甘露殿因宣儿大发雷霆才过来的。”说着拿出手帕擦了擦本就不存在的眼泪,“宣儿虽不是我生的,却是我看着长大的,平心而论,我对宣儿比对封儿都要用心。”

  高芸心中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好一出爱子情深的戏码。

  张后见没人搭话,也不尬,接着说,“宣儿虽然往日调皮了些,可类如逃学,整蛊太傅诸事,都是他这个岁数会做的,算不得什么大事。可恨的太傅,这点小事还上纲上线告到陛下那里惹陛下烦心,本宫定不饶他!我还听说陛下因这个事罚宣儿在外面跪着,入秋本就冷,再在外面跪着,宣儿怎么受的了。”

  看着张后说着说着真的挤出几滴眼泪,高芸不由在心中叫好,果然皇后不是谁都当得的,都没人搭戏还能唱出这么一出,也是绝了。

  “皇后消息倒是灵通,哀家还不知道有这事呢?”太后看了张后一眼。

  只一眼,让张后出了一身冷汗,探听甘露殿的消息,多大的罪名,“臣妾……就是……”

  “好了,皇后,这话你还是留着说给皇帝听吧。”太后语气冷淡,俗话说隔代亲,她本就心疼这个孙子,皇后话中还明里暗里的挤兑,她能开心才怪。“至于太傅,连学生都教不好,既然你也有这个心,就奏请皇帝换一个吧,哀家瞧着顾家文棋就不错。”

  “这……主要还是看陛下的意思。”张后看太后说完从自己身边走过,盯着她的背影咬碎了一口牙,带着人跟了上去。

  顾文棋,顾家老太爷二子,三岁识字,五岁作诗,名满天下的长安第一才子,却是板上钉钉的殷邵宣一脉。

  刚进大门,一众人就看见殷邵宣一个人跪在外面的青石板上,秋风瑟瑟,一个衣着单薄的小人跪在那里随风摇晃,旁边还站着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太监,怎么看怎么可怜。

  全有才一看来人,“扑通”跪了下去,“奴才给太后娘娘请安,娘娘圣安,皇后娘娘圣安。”看太后进来时的样子,全有才头都不敢抬,他冤啊,刚刚就二殿下在那跪着,他站着死死的挡住风口啊。

  “皇祖母……”殷邵宣听到繁杂脚步的一瞬间便知道皇太后到了,让自己的身体随风晃了晃,转过头去向太后露出了一个带有安慰意味的虚弱笑容。

  “安?哀家还怎么安!”太后一见此景,怒不可遏,大步向正殿走去,全有才一路爬着追,“娘娘,娘娘,陛下说谁都不见……”

  “不得了啊。”太后冷笑着停住脚步,用不大不小殿里正好也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也是,人家如今是皇帝,不见也是应该。全公公,你去替哀家通传一声,不知皇帝陛下何时有空能来见见我这孤寡老人。”

  冷嘲热讽的话,说不出的难听,张后都有些把握不住火候了,但现在这场面只有她够身份也必须去圆这个场,无奈只得笑着迎上去,“陛下政务繁多,不得空也是应当。曹宁福,还不快把二殿下扶起来。”说着让手底下的总管太监将人扶起来。

  而后又笑着对太后说,“不如我们先回去?陛下是个孝顺的,等闲下来自然会去母后宫里赔罪。”

  “不!让他跪着!”太后一句话,曹宁福扶了一半的手不敢动了,“皇帝罚的人,皇后你凭什么让起来,哀家又怎么敢让皇帝赔罪。”

  “母后……”紧闭的正殿大门缓缓打开,殷帝无奈的走了出来,不孝的帽子可不是谁都扣的起的。

  “参加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院中众人纷纷跪下。高呼万岁。

  “皇帝如今得空了?”太后见来人,嘲讽一笑。

  “母后……”殷帝让挥挥手让众人起来,看着太后一脸无可奈何。

  “不知宣儿犯了什么错,让皇帝发这么大的脾气,敢问祸及不及我这个做祖母的,这宫里可还能不能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好一通阴阳怪气,听的底下众人胆战心惊。

  “母后,不是我要罚他,是宫有宫规,这次他逃学不说还私自出宫,不罚他怎么平众怒啊。”长时间的高位,让他早就不知道怎么去放低身段了,但这次还是尽量放低了自己去说。

  “好一个宫有宫规!这次宣儿出宫是为我,那哀家也算得上是共犯了,不知皇帝认为我该跪在哪里好呢?”太后直视殷帝,态度强硬的说道。

  二人一时僵住,底下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就在张后犹豫着不知该不该上去之时,听到曹宁福一声高喊,“二殿下晕倒了!”

  一时之间院子里沸腾下来。

  “快传!快传太医!”

  “慢点,抬的时候动作慢点。”

  “去偏殿,放在偏殿里。”

  人声嘈乱中,太后盯着殷帝许久,说了一句发自内心的话,“儿啊,别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殷帝听这话一愣,回过神来,谁也没理,转身大步回了正殿。

  “别往偏殿里抬了。”太后一句话,院子里跟沸腾的水里又加入了一盆冰水一样瞬间安静,“邓顺海,把人抬到百福殿,让太医也去百福殿。”

  “是。”邓顺海应了,让几个手脚伶俐的小太监,将殷邵宣抬上了轿辇。

  张后想要跟过去,作为嫡母,对于这种事,她没理由坐视不管,太后看了她一眼,“皇后,你先回吧。”

  “是。”张后将帕子在手里绞了好几个圈,却还是带着满脸担忧的回道,“那臣妾就先回了,待宣儿醒了再去看他。”

  殷邵宣感觉被人扶上了轿辇,才缓缓睁开眼睛,是的,他晕了,他能不晕吗!他再不晕,指不定皇祖母二人要争到什么时候,所幸这波目的达到了,不然真的白跪!我这大哥哥是个厉害的,可惜有一个蠢如猪的母后。深吸一口气,慈恩寺两日加快马回宫,他是真的累了,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梦乡。



  ------题外话------

  比心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