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三十四章: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第三十四章: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殷邵宣再醒过来就闻到浓浓的药味,刺鼻的厉害。

  “咳咳……”殷邵宣坐起来,扫视了一眼周边,熟悉的环境让他定下心来,此处正是百福殿的偏殿,他还小由皇祖母教养的时候就在这里住着。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咳嗽声,“咣”的推开门冲了进来,“殿下,你可算是醒了!”刘德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跑到了床边。

  殷邵宣满脸嫌弃的躲开,“你这是干什么?你主子还没死呢。”

  “殿下您不知道,昨天您回来不一会儿就发了热,到凌晨才退了,满宫的人可在这儿眼巴巴守了您一夜。”

  “皇祖母也在?”殷邵宣一脸不可置信,他从小到大发热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可现在还感觉浑身轻飘飘的也是事实。

  “才是呢,也熬了大半夜,所幸被亦清姑姑给劝回去了。”刘德海回道。

  “那就好,若真的因为这个熬坏了身子,倒是我的罪过了。”殷邵宣点点头,全身发软,挣扎的坐起来,都有几分不稳,刘德海见状拿了几个枕头垫在了其背后才把身子坐正。

  又听到门口脚步声,二人台抬头望过去,奕辰一身戎装端着一碗药从屋外走了进来,见殷邵宣好生生端坐在那里,眼色一喜。

  “你怎么还进这后宫了。”殷邵宣见奕辰进来也是一诧。

  “太后恩典,让属下过来伺候。”奕辰将药碗拿过来递给殷邵宣,“殿下用药吧。”

  “你真的打算让我这么喝?”殷邵宣看着奕辰一脸无奈,他这如今手都抬不起来,身子都仿佛不是自己的,真的打不算喂喂吗?

  奕辰一脸茫然,刘德海见此笑着将药碗接了过来,“让奴才来吧。”说着拿起汤匙在碗里搅了搅,舀起一勺凉了凉向殷邵宣嘴边喂去。

  “皇上下旨了。”奕辰见刘德海喂药才反应过来,看着二人喝药开口说道。

  “哦?”殷邵宣知道会有旨意,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让顾文棋任太傅一职。”

  “嗯。”殷邵宣点头,“不难猜到,先前太傅是张家的人,父皇多疑,早就容不下了,趁着这个由头自然要打发了,顾文棋是现在唯一的人选。”

  见奕辰二人眼中疑惑,“你们或许不知,顾家一生汗马功劳,却出了一个二少爷顾文棋,不喜玩刀弄枪,只爱舞文弄墨,那当年可是赫赫有名的才子,说是天下第一也不为过,追捧者甚多。到底是书生狂气,立下了此生不入朝堂的壮志,气的顾老太爷一通好打。”说到这里,殷邵宣还有几分遗憾,若不是为这,大殷再出一个能臣也未可知,“但也因这句话,使天下读书人尤其是寒门子弟对他颇为敬重,当之无愧的当代大儒。”

  “那……这不就算是为官了吗?”刘德海底下小声嘟囔。

  “这算官,却不算入朝,也说的过去。”殷邵宣听到回了一句,若真的要说,怎么都有理由。

  “既然这桩事了了,日后殿下莫再做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了,不是次次都会这么顺利求的到太后的。”刘德海双眼含泪,他净身来便是伺候二殿下的,自是晓得殿下这么多年如履薄冰走过来多辛苦,朝中事他也大多不懂,只是替殿下将这丽正殿看的严严实实,可昨日那只有一口气吊着的二殿下,他是真的不想再看到了。

  “怎么了?昨儿去求太后是受什么委屈了,给你主子说,定替你出气!”殷邵宣也不知道说什么,这要是有别的选,谁还会出此下策不是?

  “没有。”刘德海止住泪,“殿下,百福殿怕是也不太平。”

  “嗯?此话怎讲?”殷邵宣侧头看过去。

  刘德海想着将昨日的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怎么守门的太监去通传迟迟不回,怎么太监态度突变,如何遇到苏夫人向她求助,又如何跪求太后。

  “我这哥哥可以啊,百福殿都插的进人。”殷邵宣一脸得意,看的奕辰二人一阵无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有这本事呢。

  “听闻今天早上,太后让梅贵妃协理六宫事务。”奕辰开口,“也不知是何意,皇后竟然也放权了,更是匪夷所思。”

  “避避风头呗,往甘露殿里插人,多大的罪过。”殷邵宣弯起眼角,“梅贵妃上位,皇后也得委屈一段时间了。”

  梅贵妃那是太后母家的侄女,张氏善妒,为后之后后宫数年没有子女所出,所幸梅贵妃在太后的庇护下生养的一个女儿,平日里守着女儿待着自己宫殿里也不爱掺和这宫中琐事。

  “梅贵妃性格温顺,不是搬弄是非之人。”刘德海愣愣回道。

  “这不尽然。”殷邵宣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先前梅贵妃有过一胎,成形了的一个男胎,稀里糊涂的给没了。当时父皇大怒,将她身边伺候的人全部打杀了。”皇室秘闻,奕辰之前也听过一耳朵,据说当时宫里的台阶都被鲜血染红了。

  当然,还有殷邵宣没有说的,当年殷帝刚登基,宫里数得上的嫔妃只有张后和梅贵妃二人,当时所有矛头都指向张后——那时还是淑妃,但因张家的威望,只推出一个采女担了罪名。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况是潜伏深宫多年的梅贵妃。

  “罢了罢了,往事不提。”殷邵宣闭上眼睛,脸上带着几分苍白,“可告诉皇祖母我醒了。”

  “还未。”刘德海应道。

  “正好,扶我起来。”殷邵宣将手搭到了刘德海肩膀上,“我亲自去谢罪。”

  “殿下要不再歇歇。”刘德海一脸心疼。“殿下看着虚弱的很。”

  “真的如此?”殷邵宣笑的一脸高兴,本来苍白的脸瞬间带了一丝人气,“镜子拿来我看。”

  刘德海将一个铜镜拿来举在殷邵宣面前,殷邵宣望过去,镜中的人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还有额头上因膝盖疼渗出的几滴汗珠,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朝不保夕的病气,失了往日的活力。

  “够了。”殷邵宣对着镜子笑笑,“给我更衣,去见皇祖母。”



  ------题外话------

  (?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