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三十八章:掉马了!

第三十八章:掉马了!


  苏芮然正想着,就见素心走了进来,望过去,“小姐,少爷来了。”

  “哦,哥哥来了?”苏芮然站起来向外间走去。

  苏言之坐在主厅椅子上饮了一口茶水,听见脚步声,眉眼带笑的望过去,见到自家小妹,刚刚在上书房的郁闷不悦散了几分。

  “昨晚上可睡得好?”苏言之关心道。

  “嗯。”苏芮然见苏言之有几分无精打采,有些疑惑,“不是去上学了吗,怎么就不开心了?”

  “左右就是学堂里的事,没什么所谓的。”苏言之让苏芮然坐下,按了按太阳穴,车祈那一点就炸的性子多少年了就是不改,张晨璋就问了一句,嘲讽还没嘲呢,他都要扬起拳头捶人家,要不是自己死命拦着,还不知道要起什么风波呢。

  “那就好。”见苏言之没有说的意思,苏芮然我不多问,“早间舅母派人传信,说过两天海棠宴……”

  “万事有舅母安排,我们听着就是了。”苏芮然第一次进京,苏言之认为她是害怕这些场合,安慰道。

  “是。”苏芮然点点头,“我想着是舅母琐事也多,哥哥的至交好友总有照顾不到的,不如哥哥给我拟个名单,请柬我来安排。”

  苏言之有些疑惑的看过去,自家小妹不好事的性格他是知道的,怎么这次上赶着找事,只以为她是想为自己解忧,“长安里与我交好的,不过学堂里几个人,明日我去学堂说一声就是了,你只管和表妹好好玩,认识几个交好的。”

  苏芮然心中叹了一口气,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见苏言之坐了一会儿要走,连忙拦住,“那……那学堂里的你知会一声,可二殿下呢?”

  “二殿下?”苏言之果然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转身,又坐了下去,“你问二殿下做甚?”

  “我想着你是二殿下的伴读,总要下一个帖子请上一请,来或不来,都算我们的礼数。”苏芮然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苏言之看了苏芮然许久,猛的想起二殿下这次受罚是因为私自出宫,私自去的却是慈恩寺!又想到苏芮然带回来的斗鸡,脸色一黑,“二殿下你不必管了,他近日病了,都待在宫中休养。”

  “病了!怎么病了!”苏芮然一惊,开口问道,又突然觉得自己语气有点突兀了,连忙放低语气,“我想着宫里吃穿伺候都是好的,怎么好端端的就病了,有些惊讶而已。”

  “是吗?”苏言之脸色越加不好了,手在暗处捏成一团,青紫了而不知。

  “是。”苏芮然看苏言之的脸色,语气怯怯的回道。

  苏言之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僵硬着笑了笑,“你在房里好好歇着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走了。”说着抬脚向外走去。

  “啊?那我送哥哥。”苏芮然见苏言之说走就走,快步追上去。

  “不必。”苏言之在门口回头,“外面天冷,你在屋里待着吧,你跟我何必客气?”

  苏芮然看苏言之大步出去的样子有些迷茫,这是怎么了呀。

  ----------

  高车祈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回院子想了一会儿,也觉得自己刚刚太过鲁莽,想着去苏言之那里卖个乖,去找苏言之得之他去了苏表妹那里,又想着男女有别,索性就在院门口等着。等了一刻钟,见苏言之黑着脸从院里走出来,笑着迎上去。

  “言之。”

  苏言之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去了,高车祈大步跟上去,“言之,言之,怎么了?”

  苏言之走的快,高车祈跟的也快,跟到大门口,苏言之直接翻身上了习恩牵来的马,任由高车祈在后面如何喊也没有回头。

  “混账东西,快牵马过来!”高车祈从未见苏言之这样子过,向门房小童厉声骂了一声,小童立即牵马过来。

  高车祈也上马向苏言之方向追去。

  所幸苏言之还有点理智,来到大街上还懂的避让,速度慢了几分,高车祈才得以追上。

  “言之,怎么了?你别冲动!”高车祈纵马和苏言之并行。

  苏言之没有说话,向皇宫方向骑去。

  “苏言之,顺天门了,你给我停下!”高车祈一咬牙直接纵马横在苏言之马前。

  “吁。”苏言之用力拉住马绳,马一声长啸吃痛停了下来。

  “苏言之,你给我下来!”高车祈下马将苏言之从马上拉了下来,“皇城之内禁止纵马,你是有几条命!”

  “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高车祈看着苏言之一脸无奈。

  “车祈,陪我进宫。”苏言之说了出门来的第一句话。

  高车祈看着苏言之许久,应了一句,“好!”

  他们本就在上书房上学,进宫自是无人敢拦,进宫门时还被门口的侍卫调笑莫不是忘了东西,以前都是苏言之与之搭话,如今他心情不好,高车祈只得与他们打了几句哈哈,才得以进了宫门。

  二人进了宫,径直往丽正殿走去,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到了丽正殿,让门口的小太监进去通禀。

  “苏公子,高公子,今儿怎么都得空来这丽正殿了?”刘德海笑着将二人迎了进去。

  “都?除了我们还有谁?”苏言之听到言外之意,侧头看向刘德海。

  “还有晏小公爷。”刘德海回道。“说来也怪,平日晏小公爷都是不爱进宫的,更何况来丽正殿了。”

  “呵。”苏言之冷笑,“怕是舍了一个斗鸡,来寻些好处吧。”

  刘德海听着觉得气氛不对,呵呵笑两声也没人搭话,只得低下头继续带路。

  奕辰也出来了走到一半,听苏言之这话,便心想坏了,侧身想要溜,谁知被高车祈看个正着,扯着嗓子喊到,“奕辰,你见我们就溜,还是不是兄弟?”

  苏言之也冷眼看过去,奕辰转过身强颜欢笑,“这不是见你们来了,想着回去泡些好茶……”

  “不敢当。”苏言之嘲讽一笑,“劳奕辰侍卫带路。”

  高车祈和刘德海左望望右看看,总觉得不对劲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得跟着二人向里殿走去。



  ------题外话------

  哎……难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