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三十九章:我心悦她

第三十九章:我心悦她


  苏言之往里越走,走到门前听到里间传来说话声,冷笑一声推门进去。

  见殷邵宣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晏唯宇坐在离他床不远处的一个椅子上,手里端着一盏茶。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可说来也怪,晏老太爷一生戎马,儿子都是平庸之辈,只余这一个长孙,从小聪明伶俐,出口成章,就是偏偏给养歪了,变成了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斗鸡遛狗,无所不为。

  可有的人,到哪里都是耀眼的,同为纨绔,也要是纨绔中的混世魔王,笑面夜叉,心狠手辣,但凡有挑衅的非死即伤,京城里那家公子哥遇到了他不避着点。

  苏言之与之交涉自然也不多,远远的点了头,算是打了招呼。

  “言之怎么有空过来?”殷邵宣从床上睁开眼睛,看向来人,有气无力的问道。

  “来看看殿下。”平日里来丽正殿他们也没有过多礼数,今日又是震怒,苏言之捡了一个椅子坐到了晏唯宇旁边,高车祈看了一眼苏言之,也坐下了。

  晏唯宇挑挑眉看了一眼殷邵宣,殷邵宣又瞄了一眼奕辰,瞬间明了。

  “言之……”殷邵宣看了一眼苏言之,见他望过来,话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

  “长安城里皆道二殿下是个孝顺的,远去慈恩寺为太后祈福。”苏言之开口。

  晏唯宇头都没抬,继续看自己手里茶杯纹路。到是高车祈应了一句,“张晨璋那孙子还在面前嘚瑟,他手中棋子都少了一枚,有什么好嘚瑟的。”

  晏唯宇无奈叹了一口气,整整衣裳上前一胳膊别在高车祈脖子上,将他就这样带出去,一边走还一边说,“来,车祈,我最近新得了一个好东西,去我府上看看如何?”也不管高车祈怎么嚷嚷,将人拉了出去。

  奕辰也颇有眼力见儿的将刘德海及屋里一并伺候的人叫了出去。

  “我心悦她。”见旁人都走了,殷邵宣索性也不装了,从床上坐起来,目光直视苏言之。

  他了解苏言之,对于这件事,若他还是打哈哈糊弄过去,苏言之真的就算舍了所有也会带苏芮然回并州去,他赌不起。

  “啪。”苏言之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后又觉得不对,又坐了回去,“皇家富贵,我们苏家高攀不起。”

  “言之,我说真的。”殷邵宣看着苏言之,眼中还带了几分恳求。

  “呵。”苏言之冷笑,“认真的,皇家之事,有几分真。当年殷帝取元后也是认真的,如今呢!”

  苏言之一时气急了,将殷邵宣伤心事脱口而出,心中便有几分懊恼,又见殷邵宣面露哀色,语气稍稍放缓,甚至带了几分劝谏,“我家然然人品地位都配不上那个位置……”

  “配的上!”殷邵宣连忙应道。

  “殿下。”苏言之摇摇头,“我们从未想过去攀皇家这个高枝。我们然然是要待年岁到了,寻一个门第相当,甚至是不如的公子哥,寒门子弟也罢,最好是一个好拿捏的,夫妻两个关起门来舞文弄墨,侍弄花草,过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小日子。”

  “我也可以……”

  “你不可以!”苏言之厉声打断殷邵宣的话,伸手指向甘露殿方向,“你是要争那个位置的!储君之争,腥风血雨,明里暗里多少纷争。你不成,妻离子散,生不如死;你若成了,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苏言之这次是打定了主意,要殷邵宣死了这份心,干脆话说的很明很绝。

  殷邵宣久久没有说话,他清楚,苏言之说的很对,屋里寂静许久,“我是在我母后丧葬上见到她的,当时灵堂上人勾心斗角,我看着无趣,去梅花林逛了一圈,想来也是母后保佑,幸好我去逛了,恰好就遇见了。”

  苏言之见殷邵宣如此说,想要制止,张张嘴终是没有开口。

  “当时我怨啊恨啊,都没有去处说,她拿出袋子里的糕点问我要不要吃时,我想这是上天看我太可怜派来垂怜我的仙女吧,可惜只有那一刻钟。后来我派人去打听,得知是苏家的姑娘,我当时发誓,我一定要娶她为妻,所以我让你来当我的伴读,以你的名义往并州送去各种新兴的小玩意儿。”殷邵宣看着苏言之,眼中带着十足的诚恳,甚至还看得到一分哀求,“言之,左右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为何不让时间来证明呢,我会娶她,我会对她好,我也会和她舞文弄墨,侍弄花草,我的后宫不会有三宫六院。”

  殷邵宣没有说的是,他将上天赐给他的仙女称之为救赎,是宁愿毁了也不愿给别人的救赎!他不敢想,若这份救赎不属于自己,他会做出什么!

  苏言之看了殷邵宣许久,转身推开门向外走去,殷邵宣在床上还听到高车祈呜哇大叫苏言之怎么不待了的声音。

  结束了吗?过关了吗?

  正想着见晏唯宇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从外间走了进来,“瞧你那怂样,你直接了当的把那‘定情信物’拿出来告诉他,老子就是要娶你妹!老子不禁要娶,还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娶。”

  “滚!”殷邵宣将床上的枕头扔了过去,晏唯宇一个侧身躲过。“我怂,你不怂?我怂还有救,你怂,人家顾家小姐可是定了夏家的小子了。”

  听此,晏唯宇脸瞬间变的铁青。

  殷邵宣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急,才只是定亲,这八字才只有一撇。”

  “你们都别出手。”晏唯宇看了一眼殷邵宣,“她只当我是弟弟。”

  殷邵宣耸耸肩,又爬回床上,“可你没把人家当姐姐啊,人家爹刚任了太傅,你就眼巴巴跑过来问情况。”

  “她不懂朝政,在家里难免多想。”晏唯宇说了一句全当解释。

  “得嘞。”殷邵宣躺下,盖好被子,“反正这些日子我是要好好养病了,不问尘事。”

  “那二殿下可要好好养养才是。”晏唯宇嘴边勾起一抹坏笑,“三日后的高府海棠宴怕是无暇去了。”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封深色镶金边的请柬,在屋里一边溜达一边甩着。

  “什么!”殷邵宣听此果然从床上弹了起来,“什么海棠宴请柬?怎么你有?我没有!”话出口还带着几分委屈。

  “刚苏言之给我的啊。”晏唯宇笑的得意,“至于为何没给殿下嘛,大概是听闻殿下病重,想要让殿下好好养养吧。”

  说着一个转身向门外闪去,还特别欠扁的喊了一句,“怕扰到殿下养病,就不用饭了啊,三日海棠宴后再来叨扰。”

  殷邵宣看着晏唯宇远去的背影,气的硬捶了一下床。



  ------题外话------

  比心心,小可爱们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