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四十一章:海棠宴中

第四十一章:海棠宴中


  “夏家公子不仅文武双全,还有有功名在身,前途自是无量。听说这门亲事还是夏公子一见钟情亲自求来的。”高静姝看着顾伊乔调侃道。

  旁边世家小姐听到此全都露出了羡慕的眼神看向顾伊乔,她们这样的身份,对于亲事有过憧憬有过向往,却从未想过两情相悦。左右选一个门当户对,脾气相称的,成亲之后相敬如宾也就罢了。

  “这长安城的才俊可都要被挑光了,不知到我们的时候还剩下什么?”高静怡提着食盒缓步从远方笑着走来。

  “好静怡,你快别说了,你乔姐姐一会儿都要羞死了。”顾伊乔满脸绯红的将人迎了过来。

  高静怡笑着将食盒放到了桌子上,苏芮然皱了皱鼻子闻了一下,“嗯……凤梨酥的味道。”

  “就你爱吃。”高静姝笑笑捏了捏苏芮然的耳朵。

  唐汝舟干脆一把扑了上去,“我闻到了,我的凤梨酥,我的豌豆黄。”说着打开食盒,将里面的糕点一碟碟摆在桌子上。

  “想着你们爱吃,就做了几样,就我们几个尝尝。”高静怡也跟着顾伊乔坐了下来。

  “嗯……好吃。”唐汝舟最爱吃甜食了,一边吃还堵不住她的嘴,“怎么,我们静怡想嫁人了,还怕没好的挑?”

  “怎么就没好的了?”旁边一个小姐不满的开口,颇有为长安才俊正名的意味,“你看晏小公爷,长的好看,家世也好。”

  众人又望过去,见一群少年围坐在一张桌子上,正在赌拳喝酒,其中又一个很是突出,身穿金丝黑袍,一双细长桃花眼,嘴角带笑,看她们望过去还伸手打了个招呼,慌的这群少女连忙把视线收回来。

  晏唯宇不解的摸了摸下巴,他原本正在和那群纨绔拼酒,见苏芮然和顾伊乔望过来,满怀兴致的招了招手,怎么一个个都躲了呢,自己长的有那么不堪入目吗?

  “可惜了,偏偏是个纨绔。”

  “可就这家世这相貌,就算是废人我也愿嫁啊。”

  “是啊。”

  顾伊乔听此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小宇一直很懂事,就是爱玩了些,现在年岁还小,待大点就好了。”

  “你就向着他吧。”别人没有接话,唐汝舟就着茶水将嘴里的糕点囫囵咽下去含糊说道。

  顾伊乔没有说话,晏唯宇和她算起来还是一门亲戚,小宇打小就爱跟在她身后,谁想自己定了亲,欢天喜地的跑去告诉他,两人反而渐渐疏远了。

  “哈哈,我从并州来,还不知长安城里有这么多趣事,可还有别的,再说来听听。”苏芮然见气氛不对,打着哈哈敬了在座的人一杯酒。

  “你兄长……”唐汝舟有点微醺,指着苏芮然说道。

  “我?兄长?”苏芮然不解,懵懵的随着唐汝舟指了自己一下。

  “对啊,谁不知苏家少爷,翩翩少年,一表人才,家里又是富可敌国,天底下什么好事都让他占去了一样,初来长安之时,不知勾去了京城多少女子的芳心。”唐汝舟说的是咬牙切齿,苏家是真有钱啊。

  “说起君子如玉,张家少爷也算一个。”高静姝接了一句。

  “张晨璋?他不行!那小子嘴忒厉害,也就样子能骗骗人。”唐汝舟一拍桌子,恨不能吃了张晨璋,她打小儿被当做男孩子养的,跟张晨璋打过不少交道,每次都被他吃的稳稳的。

  “那表哥呢?”苏芮然侧头看向高静姝,双眼含笑的问高车祈的风评。

  高静姝还没有开口,唐汝舟又是一拍桌子,“你家表哥?模样也是不错,可惜是个傻的。”

  众人笑作一团,她们也清楚,唐汝舟说的没错,长安少年千千万,唯高车祈是独一份,傻的率真,动手还行,动脑子是没戏了。

  “想不到长安无数少年,竟没有一个让汝舟看的顺眼的?”苏芮然好奇开口。

  “谁说没有,我们汝舟自是有一个喜欢的……”顾伊乔正愁没有机会反击,这不明明白白送上来的。

  “哼,到底是小地方来的,无知当乐趣。”众人正笑,忽听一嘲笑声,转头望过去,见一少女。

  毫无疑问,这少女是漂亮的。金玉绸缎堆出来的小姐没有一个是不漂亮的,这个少女尤甚,满头珠翠,锦绣罗衣,只脸上嘲弄的神情,平白使人跌了份儿。

  “哎呦,我道是谁,原来是张小姐。怎么现在才到?路上车翻了。”唐汝舟一见那人满脸嫌弃,开口就是奚落。

  “你……”那少女立即怒了。

  “那是张相的孙女,张牧晴。”高静姝低声跟苏芮然说了一句。

  “好名字。”苏芮然由衷赞叹了一句。

  “名字是个好名字,可惜人不配名呐。”唐汝舟真想砸开这小丫头的脑袋瓜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这是夸人名字的时候吗,看张牧晴露出得意的神情,开口嘲弄道。

  “唐汝舟!”张牧晴开口喝道。

  “放肆!谁准你直呼本郡主名号的!”唐汝舟眼睛一撇看向张牧晴,她是不喜欢摆什么郡主的架子,但能恶心到张牧晴,她乐意。

  “哼!”张牧晴一甩袖子,看向苏芮然,满脸委屈,“姐姐,你就不替妹妹做主吗?”

  这是那门子戏码,众人都惊了,张牧晴还向前几步往苏芮然跟前凑,牵住苏芮然的袖子,“姐姐,刚刚原是妹妹错了,妹妹给姐姐赔罪。”

  苏芮然心中冷笑,身子一转,将袖子扯了出来,“张小姐哪里话,我娘亲只生养我一个女儿,断没有别的姐姐妹妹,若要论亲戚。这才是我的姐姐。”

  说着指了一下高静姝,众人想起最近的传言,本来只当是个笑话来听听,谁知是个真的?

  张牧晴手落了一个空,也不恼,只笑着又迎上去,“姐姐莫不是还生我的气?妹妹知错了。”

  高静姝挡在苏芮然前面,笑的温柔却也很强势,“张小姐自重。”

  几人僵做一团,视线都若有若无的都望过来,就听一男声响起。

  “张牧晴,你且说来听听,你是人家那门子妹妹,只听闻并州刺史和夫人十年如一日恩爱如初,不知张夫人是什么时候插足进去的?”

  众人随着声音望过去……



  ------题外话------

  是谁?!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