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四十四章:有钱不赚是傻子

第四十四章:有钱不赚是傻子


  那一场海棠宴可谓是宾主尽欢,认识了几个知心好友,还结了张牧晴这个仇家。

  殷邵宣这几日也歇够了,让奕辰将苏言之等人叫到了丽正殿。

  苏言之和高车祈进殿的时候见殷芷宁坐在屋里和殷邵宣手舞足蹈的不知在讲些什么,一见二人进来,睁着大大的眼睛圆滚滚转了几圈,“二哥哥,我先回了啊。”说完一路小跑溜了出去。

  “你们来了?”殷邵宣眯着眼睛看向二人,摆手让刘德海奉茶。

  苏言之是最知礼的,也不过那日气急了冲进丽正殿指责了殷邵宣一番,其余时间是话都不会说错半句的。因着那日殷邵宣许的种种诺言,对于殷邵宣,苏言之虽比不上以前亲近了,却也算不得疏远。

  高车祈不经事,一坐下就开始海南天北的乱讲,昨日张晨璋如何如何,张家小姐如何如何,苏家表妹又如何如何。这些殷邵宣虽然从刚刚殷芷宁那里听个大概,却还是听的津津有味。

  “车祈,说正事。”正在二人一个说一个听各得其乐的时候,苏言之开口打断。

  “啧。”高车祈灌了一大杯茶,对于苏言之打断自己的行为很是不满,就是敢怒不敢言。

  “好!谈正事!”殷邵宣心中咂然,果然搞定大舅子是人生一大难题啊。

  “车祈,斗鸡你跟张……张什么来着?”殷邵宣想了半天没有想起来张浩德儿子的名字。

  “张晨凯!”高车祈接了一句“他这辈是晨字辈,又因出生时算命先生说他命里缺木,好家伙,他爹直接给搬了座山上去。”

  “哦,张晨凯。”世家大户那么多,让他个个记住名字,打死殷邵宣也做不到。“你们约的是什么时候来着?”

  “八月初八,好日子。”高车祈一挑眉说道。

  “言之,你怎么看。”殷邵宣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苏言之。

  “我觉得这个时候挺好,中秋快到了,万事总要赶到中秋之前解决的。”苏言之沉思片刻回道。

  “我叫你们来就是因为这个。”殷邵宣蹙眉站了起来,“八月十五,平阳长公主要回京了。”

  一听这个名号,苏言之和高车祈都有些愣了,平阳长公主可不等同于殷芷宁的公主,那是先帝长女,殷帝的亲姐姐,殷邵宣的姑姑,是能在先帝建功立业时统领千军万马,才识胆略不输男儿的一个奇女子,当年创立娘子军,真真的藐视一众男儿的存在。

  可先帝登位后她就尚了平洲北平郡郡王世子,又在元后崩逝之后数年未曾进过京,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殿下可知是为何事?”苏言之问道。

  “不知,这消息京中怕是还没有散开。”殷邵宣摇摇头,这是奕辰告诉他的。

  奕辰是皇祖父驾崩之前留给他的人,他起初还有几分不信任,数年下来,奕辰真的是尽心尽力,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全都是奕辰告诉他的,至于来源,他不说,他也不问,算是一种无言的默契了。

  屋中一时寂静,高车祈最受不了这种,拍拍手让殷邵宣两人看向他,“你们愁啥啊,长公主中秋回来探亲还不成啊。再说了,愁也不该是咱们愁啊,谁不知道元后、苏夫人和长公主那是从小玩到大的闺中密友!据说当年长公主就是因为元后崩逝和皇上闹了矛盾才数年不回京的。”

  高车祈说的有鼻子有眼,说的激动了,将元后都扯了出来,苏言之给了他一个胳膊肘子,才反应过来,露出两排大白牙,“嘿嘿,所以说,长公主回京没准对于我们还是好的呢。”

  苏言之心中翻了个白眼,面上还是一惯清冷的模样,“车祈话说的也在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古来就有的道理,对我们也是可用的。”

  “不清楚。”殷邵宣耸耸肩,“走着看吧。”

  “诶,最近我张家有什么动静吗?”殷邵宣想起这段时间“卧病在床”,外面总该有些动静吧。

  “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苏言之笑笑。

  “最近张家老实的很,皇后被太后夺了权,梅贵妃掌管六宫,短短几日就除了一大批爪牙。还有我姑姑那事儿,太后老人家意思那么明显了,皇上重孝道,不敢不从,皇上不说什么,张家也自然不能说什么。”说到这个高车祈话就多了,满嘴对张家的嫌弃之意,“不过我总感觉他们憋着大招呢。”

  “这……梅贵妃掌权有一段时候了吧?”殷邵宣没理高车祈,看向苏言之。

  “嗯,半月了,算时候也该还了?”苏言之大致算了一下。

  “还?还什么?”高车祈一脸懵逼的看向二人。

  殷邵宣见桌边有一块碎银,拣起来向高车祈扔去,“脑子呢!张后本就不是大过错,罚半个月已是极限,若再敢罚下去,信不信明儿张相就敢跪在两仪殿呼天抢地。”

  皇帝用的到张家,太后自然也晓得这个道理,不用皇帝提就会重新放权给张后,只是没想到梅贵妃这么给力,短短半月就将张后的人宰了二三,虽不多,也够她低调一段时间了。

  “得,你们去准备吧,记住,将斗鸡这事放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最好传的满城皆知。”殷邵宣也不预多说了。

  “殿下放心。”高车祈应道,其实他收了满脸欠揍的笑意,正经起来的时候,表情还是能哄人的,就这时殷邵宣二人便被他的神情惊了一下,可转眼一看,又是笑的欠欠的样子。

  “车祈,以后少笑。”殷邵宣憋了半天说了一句这话出来,让高车祈一脸委屈。

  苏言之二人告了退,出了宫门,高车祈便与苏言之辞别,传消息嘛,他最在行了,不用到八月初八,就一晚上,他能保证十街六巷没有一个不知的。

  苏言之见高车祈走远,也没有乘轿,一路溜达着,买了几个小吃,去了苏芮然的院子。

  还没进门就听到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担忧的快步进去,见几个丫头正在后面奋力追赶斗鸡——本来鸡应该是在他院子养着的,苏芮然觉得好玩,便将斗鸡接了过去,起了一个很酷炫的名字——小白,反正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青黑色的鸡要叫小白。

  “小白!素心,入心快点抓住它!再乱跑我给它炖了喝鸡汤!”苏芮然站在高处指挥丫头们追赶。鸡在少年连飞带跳,后面一群人追的场景,苏言之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

  苏言之正在想自己来的怕不是时候吧,苏芮然就看见苏言之一脸激动,“哥!抓住它!”

  正巧小白被丫头追的走投无路,只得往苏言之这边跑的时候,苏言之伸手一把抓住,捏着它的翅膀,走到笼子旁边,塞了进去。

  “哼,可恨的小白!给它喂食竟然自己给跑了!”苏芮然气鼓鼓的走过来,瞪了斗鸡好几眼。

  “素心,打水过来。”苏芮然看苏言之一脸嫌弃的样子,晓得他的洁癖,连忙让素心端水,亲自给苏言之递帕子。

  苏言之边擦手边往屋子里走,苏芮然也步步跟着。路上,苏言之给苏芮然讲八月初八的斗鸡,苏芮然也听的津津有味。

  “那可定了约在哪里?”苏芮然听完开口问。

  “还没定,长安城斗鸡坊这么多,随意一个都行。”苏言之无所谓的说。

  “那可不行,既然要让整个长安知道这件事,那我瞧着就咱们家的益合坊吧,提高知名度!”苏芮然一脸得意,“能来看的大都是世家子弟,不缺钱!我们再开一个赌局,小赚它一笔!”

  见苏言之看着她久久没有说话,以为是在质疑自己,皱了皱眉头开口,“我信得过小白的!”

  “不,我是在感慨,我家然儿不愧是苏家人哦。”苏言之满脸“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得意。

  “那当然,有钱不赚是傻子!”苏芮然挑眉看了一眼苏言之。



  ------题外话------

  有钱不赚是傻子555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