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五十一章:清心赋,字字倾心

第五十一章:清心赋,字字倾心


  苏芮然跟着邓顺海一步步向宫内走去,到了主殿,才驻足不前。邓顺海示意苏芮然稍等,一甩拂尘进去了。

  苏芮然垂着头候在殿外,整个百福宫冷清的跟无人一样,里面的话自然听的清楚,无外乎是邓顺海请安的声音,皇太后传召的声音,其中还夹杂了几声女孩子俏皮的笑声,听着……还有几分熟悉。

  站了一会儿,就听到大门“吱呀”一声,邓顺海从门里出来,走到苏芮然身边,“苏小姐,跟老奴进去吧。”

  一路上,邓顺海有心提点,“苏小姐,您不此紧张,太后她老人家最喜欢小姑娘,您这般懂事乖巧的她一准儿喜欢。”

  “公公谬赞。”苏芮然轻笑。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横了这么多年也只敢在并州横横这样。

  苏芮然走进去,只敢低头看自己的脚尖了。

  上前几步,三跪九叩。

  “臣女苏芮然叩见皇太后,太后金安。”

  上面的人没有出声,苏芮然也不敢看,只将头埋的更深些。

  “哎呦,母后,你何苦吓这孩子,瞧把芸儿心疼的。”

  一个女声传来,声音不大,却很好听,带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度。

  “丫头,起来吧。”

  声音继续传来。

  她倒是想起啊!可她怂啊!她不敢啊!万一顺着这话起来了,太后记恨上怎么办……

  苏芮然欲哭无泪,只得继续跪着。

  “起来吧。”一道苍老而又带有威严的声音,苏芮然想,这个就是太后吧,那久居上位者的语气是别人学不来的。

  “苏小姐,太后让您起呢,还不快谢恩。”邓顺海小声提醒了一句。

  “臣女谢太后。”苏芮然垂着头缓缓站起来。

  “抬起头来,哀家瞧瞧。”

  苏芮然应“是”,低垂目光缓缓抬起了头。

  虽然低垂视线,苏芮然也从眼睛余光看了个分明。正对她主位上坐着一个不怒自威的老太太,一身暗青色纹路宫装,满头青丝盘在头上,插着一支最不起眼的木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装扮,却绝不会让人小瞧了半分去。

  太后左手边坐着一个黄色宫装妇人,外罩的大袖衫上俱是用金线绣的花鸟鱼虫,端的是一个华丽大气。

  右手边坐的是高芸,略带担忧的望着她,看的苏芮然心都化了。

  太后看苏芮然知礼数的样子,满意的笑着点点头,一笑通身的威严消了几分,倒像了民间普通的老妇人。

  “然丫头,过来。”

  苏芮然听着顺从的踩着台阶走到太后面前。

  “太后。”

  太后牵上苏芮然的手,左看右看,怎么看怎么比自己几个公主满意,转头对高芸说:“芸儿,你养了一个好女儿啊,宫里那么多公主,都被然丫头给比下去了。”

  “太后只夸她吧,宫里金枝玉叶,然儿哪里比得。”高芸笑笑,听到夸自己孩子,没有人会不开心的。

  “母后既如此说,不如将然丫头许给我家阿瑾吧。”那妇人开口,听她如此说,苏芮然反应过来,此人正是名扬天下的女将军平阳长公主,想来也是,有资格坐在皇太后身边的也不会有别人了。

  太后没有说话,平阳侧着头玩弄自己身上的流苏,高芸笑着开口,“若你舍得阿瑾入京,我自然应,但若不舍,我也是不舍得然儿远嫁的。”

  平阳心中吃惊脸上却不显,自从思茵去世,高芸便和自己生了嫌隙,见面礼数跪拜一样不差,生硬的不能再生硬,只万万没想到,今日能为了女儿来跟自己搭话示好。

  她向来不会拒绝高芸,不管是之前还是以后。她们三个当年不过边疆一小城的懵懂孩童,打小儿一起长大,还相约要嫁到一块儿,高芸又是她们之中岁数最小的,她和思茵更是处处让着。

  她有时总是在想,当年父皇起势反这个天下究竟为何,若不是进了这个长安城,这个太极宫,想来她们也不会走到如此地步。

  一时之间,屋子里都没有人说话,太后笑着让亦清将自己屋里那个盖着红布的托盘端过来,亦清应了,转身回屋端了出来。

  “然丫头,来,这是外祖母送你的见面礼。”太后将红布掀开,露出里面的一对翡翠镯子,看样式也是常见的。

  “这是平安镯,我啊,希望你日后平平安安的,长成一个标志的大姑娘。”太后说着说着亲自给苏芮然带上。

  翡翠镯子乍一看不起眼,细看也是极好的,苏芮然细细端倪,眉眼之前闪过一丝疑惑。

  “怎么了,可是不喜欢。”太后看到她的神色,问道。

  “没有,谢太后赏赐,臣女很喜欢,只是……”苏芮然跪谢。

  “只是什么啊?”太后瞧着苏芮然喜欢,也乐意哄着,说话都温柔了几倍。

  “我瞧着怎么有几分熟悉?”苏家也有翡翠铺子,她也是经常去的,对翡翠颇有研究,猛的想到什么似的,“对了,太后,您看,正是这个。”

  高芸脸色一变,却也来不及组织将自己怀里的项圈取了出来。

  太后和平阳望过去,金项圈底下坠着一块残缺的玉环,两人看到这玉环脸色俱是一变。

  “太后,您看,是不是很像。”苏芮然也注意到在座的三人脸色都不好,但她还是咬咬牙问下去。

  她早就意识到她脖中这块打小带着的玉不简单,但苏府之人皆闭口不提。她爱玉爱翡翠只不过是想探讨这块玉的来历,但皆无所知,她便猜,这是宫里的东西。今儿得了机会,她是要问到底的。

  大殿之中,三人久久没有说话,苏芮然佯装惶恐的跪在太后脚边,太后笑的勉强,招呼邓顺海过来,“先送然丫头过去吧,认识几个玩伴去。”后半句是对苏芮然说的,拍拍她的手,让邓顺海将人送出去。

  亦清也跟着出来了,一路上见苏芮然低着头,久久不出声,心疼的说,“小姐安心去吧,不碍事的。”

  “谢谢姑姑。”苏芮然闷声回了句,真烦,这玉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

  苏芮然坐在轿辇上又开始晃晃晃的路程了,晃的整个人昏昏欲睡。

  突然轿子一个急停,将苏芮然的睡意给甩出去了。

  听到外面邓顺海尖细的声音,“请二殿下安”。

  殷邵宣的声音传来,“公公这是要去哪里啊?”

  “送苏小姐去蓬莱山。”

  “正巧,本殿也要去那里,不如本殿替你一程吧。”殷邵宣那个巧的不行的甚至显着夸张的声音出来,苏芮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这……”邓顺海的声音有些为难。

  “这什么啊这,祖母那里片刻离不了人,你还在外面晃什么,本殿好心帮你,你还不领情不是?”殷邵宣声音满满的仗势欺人。

  苏芮然掀开轿帘,撇了一眼殷邵宣,他还颇为无辜的望了望天,“邓公公,你先回吧,有二殿下送我,左右也不会出什么事。”

  邓顺海一脸吃了屎的表情,被奕辰转了个身打包送走了。

  “你来做什么?”左右也没别人,苏芮然说话也没多客气。

  “好无情哦。”殷邵宣佯装受伤,“枉我还听说太后召你,急急忙忙的赶过来。”

  “你过来干什么,你不来我还有轿子坐,你来了,我就得用脚走。”虽然听殷邵宣这般说,心里还是甜津津的,但今天依然是嘴上不饶人的苏小然。

  “祖母起初是不是为难你了?”二人并肩而行,殷邵宣望着苏芮然侧脸说。

  “你怎么知道?你去告我状了?”苏芮然望回去。

  “哪能啊。”殷邵宣双手背后,“这得去问问令尊了。”

  “我爹?”苏芮然一脸不可置信,他爹一辈子都呆在并州,还能惹到太后不成。

  “嗯。”殷邵宣摊手,“你怕是不知道,当年令堂的亲事是太后一手操办的,原本想订的是她本家的侄子,也就是当今大理寺卿梅大人。”

  “然后呢?”苏芮然听的有趣,总觉得自己父亲当年在长安定也是风云人物。

  “然后苏大人一朝进京赶考,慈恩寺一见钟情,有了功名,两家都想着欢欢喜喜的把亲事给办了,可太后不许啊,太后不许,皇帝就不能应。”

  “后来呢后来呢?”殷邵宣吊人胃口真的有一手,话说一半,苏芮然都要急死了。

  “后来,太后信佛嘛,苏大人写了三百六十五字清心赋献上。名为清心,实为倾心,三百六十五字,字字倾心。”

  “哇……”苏芮然由衷的感叹出声。

  殷邵宣看苏芮然羡慕的样子,心里酸的冒泡泡,“你也不用羡慕。”

  “什么?”苏芮然听不真切,问道。

  “无事?祖母找你可是为何?”殷邵宣开口问。

  苏芮然本想照时说,见殷邵宣的样子,眼睛滚了几圈,“找我啊……给我赐婚啊。”

  “赐婚!”殷邵宣声音突然大了,满脸不可置信。

  “对啊,北平郡王世子,好亲事。”苏芮然睁着圆滚滚的眼镜看着殷邵宣。

  “你应了?”

  “为何不应?世子诶,日后我就是那郡王妃。”苏芮然满脸无辜的看着殷邵宣。

  “哼!”殷邵宣看着面前满脸狡黠的少女,心中好笑,狐狸尾巴都藏不住,还来骗我,却还是佯装生气的甩袖转身。

  “你去干什么?”苏芮然出手紧紧抓住他的袖子。

  “我去求皇祖母收回成命。”殷邵宣说得郑重其事。

  “傻子吧。”苏芮然跳高刮了一下殷邵宣的脑袋,“说什么你都信。”

  殷邵宣没有动,定定的站着笔直。

  “走了。”苏芮然用力扯着殷邵宣向蓬莱山方向走去,嘴里还嘟囔着,“不仅轿子做不成了,还得拖着你这么大块头。”

  殷邵宣嘴角含笑的任由苏芮然拖着,她拖一步他便动一步。



  ------题外话------

  耶耶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