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五十九章:所谓伊人,出幽迁乔

第五十九章:所谓伊人,出幽迁乔


  此后几天,苏芮然闲的很,绣绣花,听听戏,偶尔还和殷邵宣传上几封信。

  高兴了和唐汝舟去找找张牧晴的不痛快,不高兴了也和唐汝舟去找找张牧晴的麻烦,反正每日里过的充足有意思的很。

  张家从王家纳了一个庶出姑娘过来,因为是皇帝赐的,又是平妻,不大不小也摆了几桌酒席。高老侯爷也似那日中秋宴所言,举家大小去讨了杯酒,苏芮然瞧着,张浩德正房王氏的脸黑的跟炭一般。

  今日得闲,唐汝舟下了一个帖子,邀苏芮然高静姝去慈恩寺烧香拜佛,高静姝看了一眼帖子就推辞不去了,原话是这般说的,

  “听她的烧香拜佛呢,去了慈恩寺怕是连佛的边儿都摸不到,就被她拉去找那个小和尚,叫……了尘来着的。要去你去,我不去,和她走一遍慈恩寺,腿都要断了。”

  苏芮然一听,也要辞,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唐汝舟撞个正着,打包抓上了马车。

  “哎呀,你就跟我去嘛,听说今日澄观大师在慈恩寺开佛会,你也听一耳朵,长长佛性。”

  唐汝舟双手合十,满眼哀求。

  “你看我还跑的了吗?”苏芮然无奈看了一眼窗外,都已经出了东市。

  “嘻嘻嘻。”唐汝舟傻笑,“你今儿就陪我去一次,明儿上刀山下火海我也陪你。”

  “哼。”苏芮然仰头娇哼一声,“你今日去是为了佛会?”

  “不然呢!”唐汝舟一拍大腿,豪放的不行,“我给你讲,澄观大师都说过我是很有慧根的,那是天生的佛性啊。”

  “说实话。”苏芮然不信的瞪过去。

  唐汝舟要说的满腔佛理被苏芮然这一晚给瞪没了,“这……这不是了尘小师父也要上去讲禅嘛……”

  苏芮然转过身去扒在车窗上,“我就知道,乔姐姐怎么没同你一起来?”

  “嗨。”唐汝舟一摆手,“今儿夏家人上门了。”

  “为何事?”苏芮然问。

  “还能是什么事,如今夏子昊有功名在身,也老大不小了,怎么着也该成个家了。今日夏夫人特意带了几个好日子进府了。”唐汝舟回道。

  “只是可怜了晏唯宇那小子,不仅抱不得美人归,还得亲自送美人出嫁。”

  “嗯?”

  苏芮然听此瞬间将头从窗外转过来,看向唐汝舟,“这关晏小公爷什么事?”

  “顾家青壮都在边疆,家里是女人主事,难免被人看轻,三书六礼若有了差错,那还得了。所以今日晏唯宇一大早就赶去了顾府,作为姻亲撑个场子。”

  “哦。”苏芮然点点头,后来又想,“还是不对啊,抱得美人归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唐汝舟一脸不可置信。

  “不知道。”苏芮然摇头。

  唐汝舟一脸“你哪个山沟沟来的”的表情。

  “我以为你知道呢?”

  那得从八年前说起了。

  晏唯宇那时还不是满城皆知的纨绔子弟,那年他不过七岁,却也是出口成章,享誉京都的神童,试问当时谁不羡慕晏国公后继有人。

  晏唯宇第一次见顾伊乔是在母亲的办的牡丹花会上,当时他觉得无聊,爬上一颗房高的大树,耷拉着半条腿扫视底下的情形。

  不屑的撇撇嘴,这些人呦,整天这宴那宴,也都不嫌烦。

  头枕着双臂躺下,忽看到人群中的一个素衣少女。在众多穿金戴银恨不能将家里所有首饰都挂在身上的贵小姐中,这样一个不施粉黛的少女就尤为突出了。

  他就这样躺在树上盯着那少女,直到一个命妇将人拉走才收回视线。

  闭眼小憩,耳边都是纷纷扰扰的人声,心生不快,好烦好烦,因为这个牡丹花会,看书的地方没了!练武的地方没了!现在连睡觉的地方都莫得了!

  睁开眼,侧头一看,见素衣少女站在树下抬头看他,视线相对,笑颜如花:

  “这么高,你不怕吗?”

  晏唯宇当时是恼羞成怒,从树上一跃而下,留下一句“要你管”转身而去。

  事后他佯装无意的打听了一句,听母亲讲是顾家的姑娘,叫顾伊乔。

  所谓伊人,出幽迁乔。

  她父母大抵希望她一生遂愿,顺风顺水吧。

  再见是在朱雀街上,晏唯宇买通门房溜了出去,那是他第一次自己一人,不是晏小公爷,不为上学,只为去见见长安城的风景。

  他带足了银钱,踏步朱雀街,看什么都稀奇,糖人、风筝、糖葫芦、卖艺的。

  稀奇什么就买什么,一路逛着,竟去了西街。西街鱼龙混杂,不似东街全是达官贵族之辈,在这里有郊外村落起早来贩卖的菜农,有缺斤少两的商贩,有插着腰和屠夫撒泼的妇人。

  晏唯宇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在人群中艰难的挤着,忽看到围成的一个圈的众多少年,好奇走过去。

  三五孩童聚在一起,分享自己得的如何优秀的斗鸡。兴致来了,还让其下场秀上一秀,赌的也不大,不过一根糖葫芦,几文钱。

  晏唯宇集中精神盯着圈内的斗鸡,他喜欢这个游戏,他从未见过。

  “诶,你看好哪个?”旁边一个少年看晏唯宇许久了,一见其穿衣打扮就知非富即贵,便也撺掇他下注。

  起初他们只不过是想骗骗晏唯宇身上的糖葫芦,小泥人。可人总是贪得无厌的不是,慢慢就看上了他身上的配饰,钱财。

  晏唯宇好不懂,明明他看好的那只斗鸡斗志昂扬的,怎么就每局拉跨了呢?

  不一会儿,身上的钱输光了,连腰间的玉佩都被拿去了,晏唯宇发现了端倪,大喊,

  “不对,你们作弊!你们给它喂了药!”

  见事情败露,那些人不退反进,狞笑着一群人将晏唯宇围住,

  “小子,你玩不起是吧?”

  如果是现在的晏唯宇,见时机不对,卖个乖跑了,秋后算账也不迟啊。可那时的晏唯宇,一根筋认到底,更是个读书读傻的书呆子。

  只嚷嚷着,“作弊!作弊!”

  被几个人按到地下打也不改口。

  在晏唯宇想今天是不是要交代在这儿的时候,听到一声熟悉悦耳的女声,

  “京兆尹来了。”

  西市里的小人物一听京兆尹,不跟老鼠见了猫一样,撒腿要跑,却被京兆尹带来的官兵逮个严实。

  晏唯宇眯着眼睛看到京兆尹庞大的身躯挡在他前面,带着谄媚的笑容,“小公爷?小公爷可还好?”

  借着他的手站了起来,果不其然,看到抱着斗鸡的顾伊乔,一见他,笑着迎上来。

  “小公爷。您瞧,这就是您看好的那只斗鸡,果然是个品质好的,可惜被下了药。”

  “你不必安慰我。”晏唯宇觉得丢人甩袖要走,感到一阵阻力,见顾伊乔拽着他的袖子,一时紧张,话都有几分磕巴。

  “没有……不是安慰,真的,你看的很准的。”

  “我知道。”晏唯宇别扭的小声回了一句。

  少女低头轻笑,笑的晏唯宇有几分恼了,转身又要走,又被拽住。

  顾伊乔将斗鸡交给晏唯宇,他的手拿过笔提过枪,那里抱过这种东西,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一脸求救的看着面前的少女。

  “小公爷若是喜欢斗鸡,可以领这只回去养,左右它的主人也不要它了。”

  “我……养它?”

  “是啊。”

  顾伊乔话音刚落,就见她的丫头满脸泪水的扑了过来,才想起来,她刚刚急着去叫京兆尹,倒忘了告诉那丫头一声。

  晏唯宇抱着斗鸡目送少女要走远。

  “我叫晏唯宇。”

  此次之后,“小宇”二字便伴了他整整八年。

  ——————

  “想不到晏小公爷还是这等深。”苏芮然带着几分遗憾的开口。

  “是啊。”唐汝舟灌了一杯茶水,“你别看这小子现在狂的跟啥一样,当年也纯的很呢。”

  “那怎么乔姐姐就定亲了呢?”苏芮然继续问。

  “谁知道呢?”唐汝舟也叹了一口气,“也算门当户对,我们都以为晏唯宇会早早下手订下来呢。”

  说不遗憾也不可能,至少晏唯宇也算他们这一圈里知根知底的。那夏家的公子,平日里都没有打过交道,传的倒是好,可谁又知道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或许下过手呢,只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乔姐姐只当小公爷是弟弟。”苏芮然唏嘘不已,说是年少情意,可顾伊乔比晏唯宇大三岁不止,自然思虑也多点。

  “也没准儿。”唐汝舟突然兴致来了,“别看晏唯宇现在不成器,当年也是少年成名。可自从三年前,就成了这幅模样,还有就我给你讲的那些事,在长安城里是禁的。”

  苏芮然点点头,想来三年前定是发生了许多,造成了如今这个局面。



  ------题外话------

  我的第一对副cp也要开始了,萌萌的小公爷和乔姐姐!

  这只斗鸡便是被大将军斗死的那只。

  求评论,求收藏!

  求求大家了,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鞠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