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六十一章:遇刺

第六十一章:遇刺


  入目可见的是约莫五六个麻衣大汉,脸上俱带着猥琐的笑容。

  苏芮然觉得不对,拉着唐汝舟要从侧边绕过,被一个大汉突然伸手拦住。

  二人皆是一惊,苏芮然咽了咽口水,看着横在自己脖子前的粗壮的胳膊,佯装镇定,“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各位这是要做什么。”

  “好俊俏的小娘子。”其中一看就是领头的人带着恶心甚至有些变态的笑容挥挥手,众人向她们逼近。

  苏芮然护着唐汝舟缓缓往后退。她们也不小了,男女之事都懂一些,都很清楚若是被抓到会发生什么。

  “汝舟,你怕吗?”苏芮然低声对唐汝舟说。

  “不……不怕。”她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紧紧抓着苏芮然的衣袖,话都是磕巴的。

  “那好,一会儿我说跑,我们就分开跑,都不要回头,往山下跑,可好?”苏芮然能做到的只是止损了,能跑一个是一个吧。

  “好。”唐汝舟放开紧抓着苏芮然的手,应道。

  “想不到出门打个猎还能遇到这种绝色,今儿真的便宜了我们兄弟几个。”领头的人笑的龌龊,搓搓手向她们二人走进。

  “你们不是猎户吧?哪家来的?”苏芮然盯着领头人突然问道。

  那几个人被她问的一愣。

  就在此时,苏芮然将唐汝舟用力一推,大喊一声“快跑!”

  唐汝舟被推的一个趔趄,撒腿就往山下跑。

  那几个人反应过来,起身要追,苏芮然笑道,“你们是要玉环吗?在我身上。”

  说完往相反方向跑去。

  领头人原地纠结片刻,挥挥手示意人往苏芮然方向追去。

  苏芮然听到身后繁杂的脚步声,便知道自己赌对了,刚刚那人伸手拦她,她看见手上的茧子,知那是常年练剑的人才会有的,猎户根本不可能。

  而自己进京来行事低调,除了张家从未得罪过旁人,更何况前几日,玉环进了张后的眼,这些人此行只能是为了这半块玉环。

  苏芮然奋力跑着,所幸后山地势险峻,都是第一次来,她跑不动,他们也追不上。现在只盼着汝舟快些下山找人来了。

  ——————

  唐汝舟知道苏芮然把人引走了,往山下跑的飞快,她的脑海里只回旋着苏芮然那句“不要回头,往山下跑!”

  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擦都擦不完,都怪她,非要来看什么秘密基地,要是然然出了事,她万死都难辞其咎。

  “啊!”不知道脚下什么东西将她绊倒在地,挣扎着爬起来,继续跑!

  就这一路,唐汝舟仿佛跑了一年,连滚带爬,衣衫褴褛,身上大大小小血淋淋的伤口。终于看到了……

  “小和尚!小和尚!”唐汝舟用尽最后的力气向了尘扑过去,这次不为情也不为爱,“了尘师父!”

  了尘不可置信的看着浑身是伤的唐汝舟,连忙伸手抱住了,“唐施主,得罪了。”

  “可是出了什么事?”在了尘的记忆中,这位大家千金,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高高在上,宛如星辰一般的璀璨,何时如此过?

  殷邵宣跟在了尘身后,今日他又来寻了尘讨茶喝,听闻苏芮然来寺还去了后山,特意守在后山山口打算来一波“偶遇”。

  没有看清状况,只当唐汝舟又投怀送抱,还打算调侃两句,走进一看唐汝舟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浑身青紫,环顾四周没有看到苏芮然,连忙问道,

  “发生什么了?怎么就你一个?然然呢!”

  “去……后山……救……救然然……后山……”唐汝舟话都说不明,只不住的重复这几个词。

  “后山那么大,你让我去哪找啊!”殷邵宣担心到不行,一挥袖子就要上山。

  被了尘拉住,“去半山腰,有棵梧桐树,应该就在那个周边。”

  当年他是在那棵梧桐树下救的唐施主,听寺里的小和尚们言,唐施主每逢进寺,必去那棵树下看看。

  “嗯。”殷邵宣应道,“你送她回去疗伤,让奕辰带人上山。”

  “好。”

  见人飞身往上消失不见,了尘低声道了一句“阿弥陀佛”,又对唐汝舟道了一句,“得罪了。”将人背了起来。

  ——————

  苏芮然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用完了,大声喘着粗气。

  全靠她脑子灵活身形小,只往狭窄的地方钻,那些人太过壮实,要想追上她必须得费点力气了。

  可她的力气也是确确实实比不上那些人,跑了这么久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看着人离得越来越近,苏芮然简直欲哭无泪,让你偷懒,让你贪玩,就是不学武,现在连跑都跑不动。

  “哎呦。”一块突出的石头将人绊倒在地。她一路跑来,珠钗首饰已经掉的差不多了,身上也有被树枝划的大大小小的伤口,这一摔,彻底将腿都嗑破了。

  母亲,哥哥,静姝姐姐,真的是天要亡我啊,苏芮然坐在地上恨不能学学楚霸王仰天长啸。

  人家楚霸王还身材魁梧,宁死不渡乌江呢。她倒不想死,可是连个让她渡的乌江都没有。

  “停!”苏芮然伸手喝住要继续靠近的众人,可惜瘫坐在地上没有丝毫威慑力。

  即使没有威慑力,也让领头的人止住了手下,这个小丫头贼的很,一路让他们吃了不少亏。

  “我说,你们累不累啊?”苏芮然瘫坐在地上,没有任何形象可言。

  “苏小姐,我们也是奉命行事?”领头的抱拳行了一礼。

  “不装猎户了?”苏芮然此言一出,他们便知被套路了。

  其中一人气愤的站出来,“大人,听着小丫头嚷嚷什么,直接上前抢了不就成了?”

  “停!”苏芮然又是一声大喝,叫人都看过来,打着哈哈笑道,“我把玉环给你们,能不能放我走?”

  “怕是不能了,苏小姐,上头有令,不留活口。”

  “那也行。”苏芮然认命一般的叹了口气,“那我都要死了,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上头?是谁。”

  “恕难从命。”

  “诶……”苏芮然还想拖些时候话刚出口,被领头人打断,“苏小姐也别再问了,我们没读过书,嘴上功夫比不得。”

  “啊?”苏芮然一声苦笑,“那能不能,留个全尸?”

  “自然,会体面的。”领头人应了声,拔刀向苏芮然砍过来。

  苏芮然眼睁睁看着带着白光的光向自己面部而来,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认命的闭上眼睛,除了父母亲友,不知为何,想起了那个人。

  要死了要死了……

  “铮”

  刀剑断裂的声音响起,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发生,苏芮然微微的半张眼睛,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神祇,她大概明白为何唐汝舟会对了尘如此心动。

  生死之时的救赎,就是神明。

  他对她,与她对他都是一样。

  殷邵宣回头,将苏芮然扶起来,轻轻抚去她脸上的碎草污垢。

  苏芮然抬头看他,被人追的时候她没哭,摔倒的时候她没哭,甚至刀剑要落她身上的时候她没哭。此时,不过殷邵宣看了她一眼,就泪如同下雨一样,止都止不住。

  殷邵宣轻笑,将苏芮然花脸猫一样的脸擦干净,“还是跟小孩子一样。”

  领头人不可置的看着自己断裂的刀身。

  底下的人全都聚过来,将二人围住。

  殷邵宣将苏芮然护在身后,转身一刹那,浑身的气场都变了,什么温柔体贴,轻声细语,只余一身肃杀之气,“谁派你们来的。”

  领头人没有说话,提刀上前。

  殷邵宣嘴上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侧头看苏芮然,轻声道,“把眼闭上。”

  苏芮然点点头紧紧的抓住殷邵宣,她怕了,真的怕,怕死怕急了。

  殷邵宣手指翻转,一把短刃显于手上,天知道,他赶过来的时候看到刀离然然不过一寸,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些人,都该死!

  苏芮然闭着眼睛,跟着殷邵宣移动,耳边都是阵阵风声及人的痛呼声,她纠结不已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殷邵宣出手不似苏言之高车祈那种小打小闹,不似侍卫之类有来有往。

  他出手,没有花里胡哨的招式,招招狠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狠。刀刀进肉,刀刀见血。

  殷邵宣回头,那些人残肢断手的躺在他身后。

  他扬起一抹温柔的不能再温柔的笑容,如果忽视掉浑身的血的话,那会事情郎最真挚的告白。

  “然然?”殷邵宣见苏芮然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伸手要抓她的手。

  当时的苏芮然不知在想什么,面对浑身是血的殷邵宣,不自觉的缩了一下。

  殷邵宣并没有抓到,他脸上莫名的笑容,垂下头,“是有点脏啊,然然不喜欢脏。”

  他垂着头,眼中暴虐万千,他喜欢母后,母后走了;他喜欢然然,然然也会嫌弃他吗?他不能接受苏芮然离他而去,他可以温文尔雅,也可以嬉皮笑脸,但若是然然也不要他了,他要怎么做……

  “脏死了,动手也不知道注意点,以后要是再这么多血,别想碰我。”苏芮然从怀里取出一块手帕,缓步上前,轻轻擦去殷邵宣脸上的血秽。

  “啊……”苏芮然一身惊呼。

  殷邵宣将人牢牢抱在怀里,将头埋在少女脖颈处,久久没有放开。



  ------题外话------

  求收藏,求评论!

  求求大家了,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鞠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