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六十六章:是苏家姑娘吧

第六十六章:是苏家姑娘吧


  苏芮然努力,殷邵宣也在努力,娶温家姑娘这件事,殷邵宣想都想过,他幼年时就认定了苏芮然,还能逼他去选别人呐。

  但这他也做不了主,全有才那里透出来的口风,说殷帝松了口,体恤温老鞠躬尽瘁一辈子,打算选一个儿子,用侧妃之位纳温家姑娘。

  这侧妃也不行啊,哪朝哪国有正妃未纳侧妃进门的道理,张相这几日尽在殷帝跟前晃荡,想要为殷远封避过这一劫。

  可怜殷邵宣朝堂之中举目无亲,所幸老太后还说的上话,平阳公主也还未回北平郡。

  有这两个殷邵宣还有的操作空间,天天往百福殿跑,端茶倒水,殷勤的不行。

  今日刚进百福殿,太后便将他叫了过去。

  “宣儿,你过来。”太后叫住了四处忙活的殷邵宣。“过来陪我坐会儿。”

  殷邵宣暗道“正戏来了”,乖到不行的坐到太后身边,瞟了一眼旁边的平阳公主。

  平阳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殷邵宣微不可见的点点头。

  “宣儿,这温家姑娘你认为如何?”太后将殷邵宣搂在怀里问道。

  “孙儿没有见过,自然不知如何。”殷邵宣回。

  “你应该见过的,她时常来宫里陪哀家,你和她一起玩过的。”太后继续说,温家这个姑娘她是喜欢的,模样好,学问好,样样都好,就是个多灾多病的。

  可她也没几年活头了,她的话现在皇帝还听几句,日后可说不定了。现在总想替殷邵宣把路铺平坦些,不然孩子还小,外祖没了,朝中没有助力,多少人等着看笑话呢。

  “哎呦,母后,那时候宣儿几岁,怎么会记得。”平阳接到殷邵宣的眼神,打着哈哈开口。

  “我都忘了,那时候宣儿还没桌子高呢。”太后轻笑,而后抱紧了殷邵宣,“那我将温家小姐叫进宫来,你见见可好?”

  殷邵宣没有说话,又给了平阳一个求救的眼神,这种时候他只能指望着这位亲姑姑给自己替自己说句话了。

  “有什么可见的,温家姑娘如今还病着,叫进宫来也不怕过了病气给您。”平阳就不懂了,太后怎么就打不消让邵宣纳温家姑娘的念头呢,这半截入土的姑娘怎么敢娶,不说生儿育女了,怕是风大点都能给刮倒了。

  “你别说话。”太后白了平阳一眼,叫她来是想让她帮忙一起说服宣儿的,不是来叫她来拆台的,这自己劝一句,她回一句,像什么样子。“你听听宣儿什么想法。”

  “宣儿,温家的事你应该知道了,你这几天变着法儿的来我这儿,意思哀家也懂,只是天下书生尽是温老门下,你若呐了温家姑娘,自是好的。”

  “祖母,你的心我知道。”殷邵宣回答,“只是我心中确实有人,是我宁死不愿负的人,这温家姑娘,我娶不了,您得帮我。”

  “你想好了?”太后一听这,脸色瞬间不好了,“你父皇已经答应了温老,他的女婿只从你和封儿之间选,你若不从,那便是你大哥了。”

  “如今张家如日中天,若再有温老助力,你这条天子之路可就不好走了啊。”太后继续说,“虽然现在世家里支持你的不在少数,但皆是看在你外祖的面子上,他们也都不是傻的,若封儿得势,转头去支持封儿也是可行的,到底看中的都是各家利益。”

  “孙儿想好了。”殷邵宣直视太后说道,“若我真呐了温家姑娘,才是对我心仪之人的不尊重,也是对温家姑娘的不公平。”

  “是哪家的姑娘?”太后问。

  殷邵宣没有说话,他如今还不想说。

  “母后,你又何必问这么多。其实这件事是你糊涂了,你想想,若宣儿乱了规矩,未立正妃迎了侧妃,那日后必是一个污点。”平阳见殷邵宣油盐不进的模样,连忙上前周旋,“可若宣儿以正妃之位娶温家姑娘,待她没了,哪家愿意把姑娘嫁过来当续弦。”

  “是哪家姑娘?”太后没有理平阳,又问了一句。

  “是……”殷邵宣再想如何说,如实说了怕太后为难苏芮然,胡编乱造一个人怕是一眼就被太后给看出来。

  “是苏家姑娘对吧。”太后开口,语气不明。

  “是!”殷邵宣一咬牙回道。

  “猜到了。”太后如释负重一般躺在贵妃榻上,“那日中秋宴我便看的分明,你护着她。”

  “真是孽缘。”太后叹息,“你可知她项上的半块玉环是何意思。”

  “知道。”殷邵宣回答,“那时母后生前与苏夫人以玉环为证定下的婚约。”

  “你知道?知道就好。”太后听殷邵宣说知道还有些震惊,而后笑了笑。

  “所以说,她是板上钉钉的王妃,怎么都跑不了,你为何不先纳了温家姑娘?”太后不知怎么想的,想了这么一个法子,“你若不知怎么说,把她叫进宫来,哀家瞧着她是个性情好的,哀家可以跟她说。”

  “不了,皇祖母。”殷邵宣还是拒绝了,“孙儿先前说过,这对然然不公平,她嫁我的时候,就应该八抬大轿十里红妆轰轰烈烈的嫁给我,而不是担着侧室先进门或是做续弦的嘲讽嫁给我。”

  “殷邵宣!”太后一拍桌子!“这不行那不行,我看你是被一个女人迷晕了头!那你说,日后,你争不争皇位?有哪个皇帝不是三宫六院的。怎么?你还想纳一个妃请示苏芮然一次?”

  “或许百年之后,史册上会有一个六宫只一皇后的皇帝——殷邵宣。”殷邵宣这样回道。

  “孙儿来此,只为不纳温家姑娘来的,无意惹皇祖母生气,既然皇祖母不想帮忙,那孙儿就去想别的法子了,孙儿告退。”殷邵宣行了一礼向外走去。

  一转身看见高芸站在屏风之后,想起刚刚一句句对苏芮然的告白,还有点小害羞,点点头快步出了百福殿。

  “母后……”平阳给太后顺气,“殷家人皆是情种,你又何必逼他。”

  “哀家……”太后叹了口气,“罢了罢了,由他去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